老兵亲述:我在现代级驱逐舰上服役 (完整版)

我在现代级驱逐舰上服役 (完整版)


译者:网友飞雪


这个稿子是俺当年费了9牛2虎之力翻译出来的,现已将其整理后的精华版在《现代舰船-军事广角》上发表,感谢《现代舰船-军事广角》对小可的文章垂青。


介于网上到处引用我的文章,本人将其完整版一并贴出 。(《现代舰船-军事广角》是收录外文军事媒体优秀文章的杂志,感谢收录我的文章,这也是对我工作的认可)我算是《现代舰船-军事广角》的俄文译者吧 欢迎给予指正。俺翻译此文的初衷是让大家了解前苏联海军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对中国现有的现代有个对比,可笑的是《世界新闻报》的记者的文章竟然在俄罗斯采访了这名水兵大哥,可惜我和这个水兵大哥书信来往中,他没有讲述这段有意思的采访往事.......


给个链接自己看吧:http://www.cnwnews.com/Html/soce... 0/10/203120263.html


我在“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上服役


原文作者:Alexander Noskov



(前苏联水兵,本人感谢他的写作,为我们了解现代级驱逐舰以及前苏联海军的真实情况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服役在海军,1983-1986


我于1983年5月11号到1986年5月21号在曾在前苏联海军北方舰队服役。而且被分入了前苏联海军第一艘现代级“现代”号上。在那以后的3年里,或者更准确的1196个日夜里,有很多让人难忘的回忆……


下边是几个在这3年里的发生我身上的故事梗概:


1983年5月15日--我来到第七训练支队,接受历时5个月的学习。


1983年10月19日--从训练支队被分配到苏联北方舰队,4天之后被分到现代级驱逐舰的首舰“现代”号上服役。


1985年1月14日--我所在的现代号被编入一支分遣舰队出航地中海,执行战斗任务。


1985年2月28日--当我的现代航行至纬度41度30分经度16度37.7分的意大利附近海域时,我在战舰上度过了我20岁的生日。


1985年3月9日--我的现代顺便拜访了施普里特港(前南斯拉夫)。


1985年7月8日--经过4个月的航行后完成战斗任务,返回北方舰队驻地。


1985年12月4日--我被授予25天的休假。


如果你对于战斗舰艇的人员编制不是很清楚的话,下边就是现代级驱逐舰人员编制的大概情况:


BT-1(领航室),BT-2(导弹枪炮支队),BT-3(水雷和鱼雷支队),BT-5(轮机支队),BT-7(通信和电子战支队)。


上边都是正式名称,但是对于水兵而言,平时挂在嘴边用的最多的,还是水兵们自己根据各个支队的特点而命名的简短的“昵称“:


BT-1(领航室):“辊轴”, BT-2(导弹枪炮支队):“带角的”,


BT-3(水雷和鱼雷支队):“罗马尼亚人”,BT-5(轮机队):“油腻”,


BT-7(无线电技术支队)“战舰乘客”


现代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苏联海军有4支舰队:北方舰队,黑海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太平洋舰队;对于它们,海军官兵也进行了有趣的命名:


北方舰队: “真正的舰队”


太平洋舰队: “也算是舰队”


黑海舰队: “或是或非的舰队”


波罗的海舰队: “曾经的舰队”


当然这个命名是按照他们的实力而命名的。


舰队里流传着这样的名言:


“ 过去的战舰是用木头做的,但是水兵是用钢铁做的。


现在的战舰是用钢铁做的,但是水兵是用木头做的。”


这些都是我在“现代”号驱逐舰上服役的时候战舰上最通俗的表达。我现在还记得,在战舰上人们为什么不说“走向海洋”而是“走进海洋”。如果真的只有一个巴伦兹海的话尚可这么说,但是还有很多海域。所以叫走进海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这里还有很多其他的命名:


经纪人—— 军官餐厅的炊事员


经纪人办公室——军官餐厅的厨房


迪士高舞厅—— 洗碗机


海军军官的时间—— 午饭后的午睡


色拉油—— BT5支队(轮机支队)的水兵(在某些时候也叫“肉”)


.......


我所服役的现代级“现代”号导弹驱逐舰是(956型),其编号461号,1976年开始建造,于1978年下水。1980年夏天在波罗的海进行海试。1980年12月25日被签于合格证书。这种导弹驱逐舰被设计用来消灭敌人的战舰,执行战斗护航任务,和运输任务的。


我在“现代”号上服役


我进入海军的第一张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很多年过去了,我永远的离开了“现代”号驱逐舰。一些事情我已经淡忘了,但是有一些却永远难忘!我努力的回忆在驱逐舰上服役时的琐碎的那些故事,为那些感兴趣的人讲述我的过去……


1983年10月,在天寒地冻的克里米亚半岛上。刚从军列走下的我,碰见了几个刚入海军时训练支队同期毕业生。我们步行走了相当远,走进一个建筑(大概距离北方舰队的军站10公里)。


在最初的几天里,一点头绪也没有,记忆里边印象深刻的只有寒冷的夜晚,难以下咽的食物。我记的特别是第一个晚上,我们这些没有一点经验的北方舰队新水兵,被领到一个半地下室的简易木屋里边。屋子里边没有床,只有用木头板子支起来平台,间隔均匀的列在屋子里边。领头的上士让我们紧紧地排成一列背靠着板子床边。等他将我们排列的差不多时。突然刺耳的命令响了起来!


“一,二,三,坐下!!”


我们坐下...那些来不及坐下的人,也没有占不到位子的,只好睡在水泥地板上。当时晚上室外的气温0度左右。我很幸运占到一个向阳的地方。我紧紧地压在我的战友身边。我的身体开始变得暖和。等午夜过后,在睡梦中的我像被抛在岸上的鱼一样感到窒息,我猛地挣开眼睛,我才意识到屋子里边水兵太多,太拥挤了,以至于屋子非常闷热。我马上起身打开窗户,在窗外大口呼吸。这时我发现屋里的水蒸气大量的向窗外涌。我打开的这扇窗户就象澡堂子的窗户一样!不到5分钟我又把头伸了回来,因为外边很冷。我只好忍耐这样的夜晚,差不多每个夜晚还没有入睡我就盼着早上快点来!天天痛苦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自己将会被分配到哪个战舰上?终于一天我们的支队宣布了名单和人数,听到我的名字后。我兴奋的走向那群幸运的人堆里。等待着登上我将会在那里度过3年的军舰。曾几何时能忘记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望着北方舰队的驻地码头里那一艘艘巨大而优雅的战舰,那种激动兴奋和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选择!那是多么神奇的感觉!


从码头到码头,从战舰到战舰,我的支队,不知道减少了多少人。我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想看看我即将服役的战舰,并且即将在上边度过我两年半不轻松的海军生活!


我们坐着一艘小艇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摩尔曼斯克的卡里卡海湾造船厂,等待我们的战舰。我们的驱逐舰停泊在码头之前,军需人员已将“现代”号的泊位前堆放满了各种待装上舰的军需品。第二天需要我们完成这些搬运工作。


当时任海军司令来现代号视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始的时候,我们为维护战舰而工作,主要是为战舰补油漆。先用刮削器和金属刷子将锈垢去掉,然后用毛刷或者滚轮刷刷上油漆。我慢慢的熟悉了维护战舰的方法。在战舰进船坞之后,我们天天为他装载弹药。那是我们的日常工作,我们负责搬运前主炮的炮弹。早上船员们起床后需要做集体体操,晚上睡得死沉沉的。搬运弹药的任务很枯燥,特别是为战舰舰炮搬运炮弹的工作,着实累人。我很不习惯这样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但是后来慢慢发现自己明显强壮起来,我的手臂上的肌肉象注了铅水一样,硬邦邦的很坚实。慢慢的我已经融入到了新的水兵生活中…...


随后我被分配到了BT-7支队(通讯和电子战支队),在我的支队又分为通讯分队和无线电技术分队,两个分队。在无线电技术分队又下辖6个组。分别是:导航雷达组,火控雷达组,战舰综合雷达组,无线电电子对抗组(电子战组),水面辅助装备组,和我所在电子声纳组。(前面的照片里有我的组所有同仁的照片)。


总的说来,在我服役的那个时候,我们组的军官是失败的。所有驱逐舰上的水声侦测和反潜方面的军官是没有什么前途的。这就是我们这些现代级驱逐舰上的声纳兵得到的共同命运。我们的军官不会升官,只是默默地等待发退休金!我想至少相对于大型反潜舰的军官而言,在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上服役的声纳军官是没有什么前途可言的。所以这里一般分配来的军官都是失败者。


我们的组长是一个身体健壮,但是非常萎靡的,颓废不振的这人。他实际上每天睡在自己的舱室里边,就像冬天的熊一样呆在自己的窝里,即使用烟熏也熏不出来的那种。他事实上不服从导弹军官的指挥。所以在水兵里得到些声望。在我服役期间,他就像我们所说的“忘了螺帽”一样,经常不在自己的战位。这种最高的境界就是:有一次训练时,当战斗警报拉响后。他在自己的舱室大声地向导弹军官报告了声他已经进入战位,并且在他的战位开始收索工作。但是事实是他在自己的舱室里所这话的时候,甚至连站已没有站起来,而是躺在自己被窝里向导弹军官报告的。而在声纳中心操作室里的声纳组组长的战位,则由旁边的7号战位的兄弟帮他全权负责了。上级指挥军官竟然不知道我们的组长竟然没有上战位……而我们的组长则伴着自己的不满和怨愤在被窝里睡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接下来的一个组长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物,中尉荷伊。他原来在一艘大型战舰上服役。后来来到我们现代号,但是有一次在战舰哨位处,和我们一个水兵发生冲突他踢了一个水兵一脚,但不幸的是这个战果的代价却是被别的水兵帮他画了两个熊猫眼圈。后来听说由于他父亲在海军权高位重所以后来才息事宁人。但是他的海军前途也受到影响。荷伊是个很有天赋的声纳军官。这也是为什么在军官餐厅里边,经常被人称赞的原因.后来他逐渐修复了和我们水兵的信任关系。我们已很努力让他能过得去。后来他被调到“巴库”号航空母舰(1143型的第三艘)那时我服役的时候“巴库”才开始刚刚开始建造。


还有很多故事关于我们的班长。他虽然不是军官,但是对于我来讲他确是我的直接上司。班长都是任命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水兵。当然我也需要讲述一下他——海军准尉 列夫廷。当我刚来到“现代”号驱逐舰的时候,我被分配到海军准尉列夫廷那一班工作。实际上他愿意来声纳支队,是因为这儿可以拿到比较高的工资。准尉列夫廷是一个矮胖的,懒惰的,似乎永远没有激情的人。他几乎一点也不懂水声学,这让我不可理解。当我在舰上服役的时候,我们水兵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情。通常在工作日中,我们的班长躲在声纳中心的舱室里,坐在他的战位上打盹,来努力躲避战舰指挥官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像铁一样焊在椅子上。在这时如果万一战舰指挥官突然视察声纳中心的话,这小子可就......


现代号第一任舰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