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大屠杀70周年之日本舆论

记者:在南京大屠杀70周年之际,根据您的观察,日本舆论对该事件的纪念呈现什么特点?

邱震海:日本是低调的,事件对它来讲是不光彩的,日本国内有一股势力不愿意去正视这一事实,一些右翼势力甚至是否认的。

记者:随着时间流逝,像东史郎这样为当年罪行深感内疚和忏悔的日本老兵逐渐去世。您认为,今后日本社会深刻反省战争的声音会不会更加弱化?

邱震海:肯定会。东史郎是个别现象,相信未来这代人去世之后,日本社会深刻反省战争的声音肯定会弱化。

日本主流社会认为侵华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但对这场战争及其根源,没有在精神层面上经过一场彻底的、脱胎换骨的梳理和反思,所以日本人到现在为止都无法说清“谁对战争负责”。

归根结底:第一,与日本民族个性有关。日本是东亚民族,是一个暧昧的民族,缺乏德意志民族的那种彻底性和思辨性。第二,美国因素。美国在战后需要利用日本,作为亚洲的一个反攻基地。美国最后决定保留天皇,整个知识界没有对战争进行一场彻底的洗礼,基本上战后就这么模模糊糊下来了。当然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日本一些左倾力量比较强大,那个年代很多人还是对战争感到比较羞耻,但对为什么去发动战争没有真正从事物的根源上进行深刻的反省,对战争的消化是不彻底的。

几十年来,日本从一个战后废墟变成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经济上的自信心在急剧增强,年轻人和政治家都成长起来,就觉得让过去了的战争就过去吧,不要再去追究了。日本的历史观存在着巨大的错误乃至模糊,大部分日本人缺乏思辨能力。要去追究细节,问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到底错在哪里,很多日本人是不明白的,这一点让我感到非常震惊。

根源在于未经灵魂拷问

记者:尽管有着强有力的事实证据证明南京大屠杀,但日本右翼势力一直企图否认。您认为,日本不能深刻反省南京大屠杀和二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邱震海:根本原因在于日本没有经过一场脱胎换骨的洗礼和精神更新,没有对自己民族犯过的错误像对待自己灵魂那样进行一次拷问,没有触动一场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为什么在家里是一个好儿子、好父亲、好丈夫,到了战场上就会成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人格绝对是分裂的,但日本并没有经过一场灵魂的拷问。

日本在模糊的基础上崛起是存在风险的。一个民族要正视自己,需要完全抛弃感情的色彩。南京大屠杀死亡的30万个灵魂在天空看着日本人民今天能不能正视自己的灵魂。

此外,日本人是很容易混淆是非的,常在细节里兜圈子。我到日本,就与日本亚洲战争历史纪念馆的馆长、研究员等人,产生了很多严重分歧。例如他们辩称,那张著名的中国人被砍头的照片不是12月的南京拍的,因为被杀者与刽子手都穿得很单薄。还有他们称,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只有10多万人等。同时,他们称,日本没有想灭绝中华民族,所以不认为南京大屠杀是“屠杀”,而只是军人违反军纪的行为,只是战争带来的边际效应。

“魔鬼在细节当中”,日本人非常讲究细节,往往用细节来回避、掩盖其缺乏道德勇气。

不应回避民族历史伤痛

记者: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日本人是不是更有理由宣称“无需为二战为别国造成的伤害负责”、“无需为祖辈的罪行反省”呢?

邱震海:当然是这样的。但这样宣称的日本人不一定就反华,一个主张中日友好的日本人,可能在战争问题上非常模糊。这是一个无奈而客观的现实,且延续了战后60年了,今后还可能将继续蔓延下去。对此中国无法改变。

记者:中国在未来该如何应对日本的“不自省”?

邱震海:说日本“不自省”这个结论可能简单化了。日本存在右翼势力,其历史观是错误的,但不能将这些有错误历史观的日本人都视为坏人,因为这些人群中不少是主张中日友好的。

我们不可能以我们的历史观来改变他们的历史观,他们深受战后60年教育的影响,他们没有经过精神世界的更新。一个有良知的日本人还是会认为这场战争是错误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错的,他也认为应该向中国道歉,虽然对中国一直要日本道歉不理解。绝大多数的日本人认为不应该再发动侵华战争了,其中多数日本人认为应该与中国友好,这些都是基本事实。所以不能认为整体的日本人不反省,否则就会影响对整体日本的把握,也会影响对中日关系未来发展的把握。

我认为,纪念南京大屠杀是完全有必要的,不应刻意去淡化这个抹不去的伤痛。关键是在纪念的时候,我们要以什么样的心态。我们不要去怀着一种历史的悲情、一种受难者的心态,这是我们民族的一段伤痛,不要回避它,把这一客观的事实展现在大家面前,但不是去唤起大家的悲情意识,不是去唤醒大家对日本的仇恨。

更应注意两国结构性矛盾

记者:最近中日关系出现转暖,这种趋势会不会随着日本国内政局的变化而反复?

邱震海:很有可能,现在中日之间问题太多。中日之间基本上是三大问题:历史、现实及未来问题。历史问题太复杂。现实问题一言以蔽之,就是两强并立,这是中日两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一个局面。未来问题是两强如何相处,再加上有台湾、钓鱼岛、东海能源以及两国民族心态等问题。

现在中日处于一个新的历史关口,中国在崛起,日本也很强大,而两国民族情绪又非常复杂,历史上的很多问题还没有厘清。另外,美国既不希望中日开战,也不希望东亚两强联手。因此,中日两国要用智慧来处理彼此关系。

从日本近来领导人演变看,小泉、安倍与福田先后任首相,中日关系的改善就主要靠某一个领导人。小泉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安倍对靖国神社比较淡化,福田手段比较温和,导致中日关系的变化。除领导人个人因素外,还要看到中日之间结构性矛盾的存在,所以中日关系在未来可能会出现反复。

记者:假如某一天日本当局做出了让中国人民满意的自省举动,那中日关系就能够根本改善了吗?还是说,历史问题只是中日关系中的一个面,即使没有它,中日之间的大国博弈也将在很多领域展开?

邱震海:日本当局不可能做出让中国人民满意的自省举动,中日双方历史观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不要期待像福田这样的日本温和派到中国来道歉。我们要降低期望值,这是无奈的,政治是现实的。

历史问题的确只是中日关系中的一个面。中日之间的大国博弈也已经在很多领域实实在在地展开了,只不过其氛围是激烈还是缓和的区别而已。如钓鱼岛、东海能源、台湾等都是每分钟都可能引起中日冲突的问题,还有两强并立,民间心态调适的问题。

近来,在日本不同领导人时期,中日关系各有一个主要矛盾。小泉时代,主要是历史问题,以参拜靖国神社为代表,表现在历史观上的冲突。安倍时代,主要是凸显战略冲突,而相对淡化历史观问题。福田时代,如果处理好的话,历史与战略问题都有可能淡化,但东海问题可能成为中日之间的主要矛盾。

总之,中国要理直气壮地纪念南京大屠杀,这是一段民族的耻辱,但要避免、摆脱弱者的悲情。日本也不应回避它,要有足够的道德良知、勇气去承担,不回避自己民族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更不应该用一些细节来逃避一个民族应该承担的道德勇气。一个不敢正视自己所犯的错误的民族,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健康的、理性的强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