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月薪一万,我把一年的青春贱卖给老总

四年的大学生活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很值得留恋,而对我来说,却是越早结束越好。一切源于我和袁浩的那段没有结果的感情。

因为一段不成功的恋情,我开始不喜欢这个城市,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就回到了成都。我想在那边发展要比这边机会多,还有,离开长春,也就是早些忘记他。我的伯父和伯母是做小买卖的,在成都开了个小吃店,我那个表弟帮着打理。没找到工作前,我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的。 店里不忙的时候,我就拿着毕业证复印件四处应聘。在成都找工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有的工作适合我,薪水却很少,不适合我的,薪水相对却很高,让我很难选择和满意。没有太好的选择我是不想难为自己的,虽然我在重庆像灰姑娘一样生活着,但这一切并没难倒我,我对未来很有信心,因为,我手里有比文凭更重要的东西——青春。


几个月后,我在报纸上看到,市里有家知名的企业在招聘老总秘书,我学的是中文,就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去应聘。


那天,在一群穿着规规矩矩职业装的应聘人中间,扎着马尾、穿牛仔裤、背双肩包的我显得特别引人注目,我很后悔,怎么不穿老气点来应聘。填完资料,轮到我进去面试的时候,我的心已经灰到了极点。但那天好像命运之神给我开了一个玩笑,那个被称做王主任的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问了几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问题,就告诉我:“你明天直接来公司上班吧。”


我深感意外,回到家里把一天的遭遇告诉家人,伯父、伯母和表弟也都感觉奇怪。伯母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要当心啊。我点头,心里有些不安。但是第二天上班出奇的顺利,我只是负责处理老总的文件和接听电话,而我居然没见到老总,听说他在外地开会呢。那个叫王主任的人是负责给我派发任务的,很严肃一个人。一个月很快过去,我还是没见到老总,听人说他在外地办事,那个说这话的人还很神秘地说,老总在外地有很多家。我似乎明白他的所指了。

就这样,我悠闲地度过了一个月,月底,我拿到装工资的信封一看,居然有2000元。这真是意外的惊喜。上班的第二个月,我终于见到了老总,四十多岁,外表斯文,只不过那双看人的眼睛像钩子,让人很不舒服。


那天,我进他办公室,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询问,只是问了句是不是新毕业的大学生。我说是,他就没再问什么。


我以为一天就这样顺利过去,到了晚上,他突然邀请我出去吃饭,我实在猜不出他的意图,毕竟他是老总,我不过是他的手下,年龄又相差近20岁。怀着这份忐忑,我还是去了。在那家环境幽雅的餐厅,他突然问我:阿铃,我给你出道选择题,如果有人一个月给你10000元的话,你会做他的情人吗?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许久,才说道:不会,因为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他笑了,继而又问道:如果那个人是我呢,我想了想,还是摇头,并委婉地说,自己不配。而他却很自信地说,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他呢。


回到家里,我辗转反侧,不是为别的,而是为他说的那10000块钱,这对我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想着伯父和伯母那么辛苦,店里三个人忙活,一个月却才剩下不到1600块钱,如果我做了他的情人,那么全家人的生活就都可以改善了。钱绝对是个好东西,对我这样一个住在贫民屋,坐公车都要算计的女孩来说,实在是个无法抵挡的诱惑。


那天早上醒来,突然有个念头出现在我脑海,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站在公交车上,我的思想开始动摇。


等到了公司,我已完全做了金钱的俘虏。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头都没抬,问我是如何考虑的,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我同意你的建议。他说我最吸引他的地方是我的青春和毫无心机,但他也用金钱和虚荣的匕首刺中了我。


一个星期后我们都如愿以偿,他得到了一个新情人,我搬进了他为我买的公寓。他带我去参加各种宴会和聚会,那些人都是在成都叫得出名字的人,也许是我们俩长得有点像的原因,很多人都把我当成了他的私生女。这让我感到有些羞恼,但我有什么权利去抱怨呢,或许这比情人的名字还要好些。


但很快,我也发现他除我以外,在别的地方还有女人,每月都会看到他吩咐会计给她们打钱。他的妻子在湖北老家,带着个女儿,每天靠打麻将打发日子,还有个女人在深圳,他在那里给她开了个美容院,她给他生了个女儿,另外一个女人不确切在哪个城市,但好像是不能生育。我问他,和我在一起是不是为了让我给他生个男孩,他笑着说我聪明,但我心里却很不舒服。


因为我并不是这么想,我只是想从他手里多攒些钱,生孩子那是不可能的,我可不想为他陪葬一生。


在和他同居近一年的时候,他似乎发觉我的想法,而我就干脆和他明说自己不想和他在一起了,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接受他。他非常生气,说我浪费他的钱财,说了些要我赔偿的话。正巧他胃痛的老毛病犯了,我陪他去医院诊治,或许是我精心照顾他让他良心发现,他说我可以走,但不可以再待在成都。我想了想答应了。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长春,虽然我曾经那么恨这个城市,但对于我来说现在它是唯一让我熟悉的城市。我以为自己回到这边,会一切重新开始,可真正回来却无法开始生活。因为过惯了之前的奢侈生活,甚至觉得眼前太清冷。我有过想找个年轻的男孩过正常生活的冲动,但哪个小男生能做到给我优越的物质条件,我的人生开始到了从没有过的矛盾期。现在,我就像一件被抬高身价的奢侈品,连最基本的爱的能力都已失去,我还将怎样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