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太平洋上的潜艇突击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作战背景

1942年6月3至6日,日本进攻中途岛败北,损失四艘主力航母,太平洋战场形势逆转。渴求掌握战争主动权的美军也及时提出了在太平洋展开“防御性进攻”的战略方针,准备给日军以回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3月初,日本在占据了新几内亚后,又于5月至7月间占领了南太平洋上的所罗门群岛,并准备在该群岛南端极具战略价值的瓜达尔卡纳尔岛上赶建机场和其他军事设施,以作为切断美澳间海上来往的前哨。同时日军在位于所罗门群岛南部的图拉吉岛还有一个水上飞机基地,给美军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为确保澳大利亚补给线的安全,减少对澳大利亚的威胁,1942年8月7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向瓜岛和图拉吉岛发动了两栖进攻,这是太平洋战争中美军发动的首次进攻战役。在惨烈的瓜岛拉锯战期间,为了转移日军的注意力,吸引日军部分补给力量,美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命令美军对位于所罗门群岛西北部约1000英里的吉尔伯特群岛中的马金环礁(现在是南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共和国的领土)实施牵制性突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卡尔森突击营”

吉尔伯特群岛自1915年以来一直是英国的一个殖民地,1941年12月,日军占领了该群岛,并在马金环礁的主岛布塔里塔里上建立了一个辅助性水上飞机基地,岛上驻有日军一支小型守备部队,共计43名士兵,指挥官是日军一位名叫金光的军士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挑选来实施这次突袭任务的是美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的A连和B连,第二突击营又叫“卡尔森突击营”,营长是艾文斯.F.卡尔森中校。卡尔森和他的突击队员们将乘坐美海军“鹦鹉螺”号潜艇( Nautilus ,SS-168)和“舡鱼”号潜艇(Argonaut,SS-166)由珍珠港抵达马金环礁,他们的目标是摧毁岛上的日军设施,收集日军情报,并将日军的注意力从所罗门群岛吸引过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鹦鹉螺”号和“舡鱼”号都不是普通的潜艇。它们是第二代V级潜艇的成员,最初分别命名为V4和V6。V级潜艇是美国在一战后开始研制的,其最初的设计理念是作为具备足够速度和续航力的快速潜艇来同美海军作战舰队并肩作战。

到了20世纪20年代中期,为了应对日本在太平洋地区不断增长的威胁,美国海军潜艇的设计理念已经转变成研制具备超长续航力的“巡洋”潜艇,V级潜艇的设计也就随之发生了改变,在此期间建造的V-4和V-6也就成了当时吨位较大的潜艇,水面排水量超过了2700吨,水下排水量也有4000吨,潜艇全长375英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V-4于1928年4月服役,是按布雷潜艇的标准建造的,后来该潜艇被重新命名为“舡鱼”号,之后“舡鱼”又经过了多次改造。V-6于1930年7月服役,一年后被命名为“鹦鹉螺”号,这两艘潜艇都装备有两门6英寸口径的甲板炮,并在突袭马金环礁几个月之前被改装成了部队运输潜艇,除了保留鱼雷管里的鱼雷外,其它地方的鱼雷都被卸载了,在这些鱼雷腾出的位置上架起了上下铺的床位。

“卡尔森突击营”营长卡尔森中校也是一位非常不同寻常的美海军陆战队军官。在一战时他虚报了自己的年龄应征入伍,但等他赶到欧洲时,战争已经结束了。一战后赋闲在家的卡尔森觉得当老百姓实在是很无聊,于是他在1922年再次应征入伍,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参加了在尼加拉瓜进行的清剿游击队的战争,另外他还在中 国服役过一段时间。在中 国服役的最后一段日子里,他见证了日军占领上海的事件以及中 国×××第八路军反抗日军侵略的斗争。就是在这段日子里,他对游击战、小兵团作战以及在战争中如何凝聚民心有了自己的见解。之后由于他强烈表达了一个被认为不恰当的见解,那就是美国应该帮助中 国抵抗日本的侵略,他被迫退出了现役。之后的两年他一直在就这个观点进行写作和演讲,直到珍珠港事件前6个月,他才被允许以少校的身份再一次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10个月后,卡尔森组建了陆战队第二突击营,他约束部队的格言是一个汉语词“同心协力”,主要意思是要该营官兵共同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潜艇出航T

“鹦鹉螺”号和“舡鱼”号1942年8月8日秘密驶离了珍珠港,分头向马金环礁进发。“鹦鹉螺”号潜艇的指挥官是约翰.布洛克曼海军少校,“舡鱼”号潜艇的指挥官是杰克·皮尔斯海军少校,整个特遣队的指挥官是约翰·黑恩斯海军中校,他在“鹦鹉螺”号潜艇上坐阵指挥。舰员除外,这两艘潜艇上共载了211名陆战队员,包括13名军官和198名士兵,其中“鹦鹉螺”号上载了90名,“舡鱼”号上载了121名陆战队员。潜艇本身空间就有限,现在又载了如此多的人员和装备,在长达八天的航行途中,艇上的生存条件简直是让人难以忍受。艇上非常的拥挤以至于艇上的士兵们除了在甲板上进行短暂的训练外只有躺在自己的铺位上,无事可干。由于艇上空气流通不畅,又热,气味又不好闻,晕船的人有一大批。虽然这样,艇上的饮食需要量还是较大,为了填饱这么多人的肚子,伙房兵们不得不整天在厨房忙活。

“鹦鹉螺”号潜艇于8月16日抵达马金环礁附近,抵达后,该艇用潜望镜对马金环礁进行了侦察。在黄昏时,“舡鱼”号潜艇也赶到马金环礁附近与“鹦鹉螺”号顺利会合。黑恩斯中校随即命令部队准备在第二天凌晨3点用橡皮艇把陆战队员们运送上岸。按照最初的计划,卡尔森的突击队员们将在狭窄的布塔里塔里岛靠海的那一侧登陆,登陆点在乌基昂贡岬(Ukiangong Point)东北约5英里处,正好位于主要居住点(礁湖对面)的背部,美军将在两个不同的登陆点登陆。

虽然在夏威夷进行过反复的练习,但第二天凌晨的登陆行动还是很快就变得混乱不堪。这时,大浪不停地拍打着潜艇和橡皮艇,海浪声也非常大,另外还需要将“鹦鹉螺”号上的部分陆战队员转移到“舡鱼”号,这一切都似乎在与卡尔森先前的登陆计划作对,他放弃了在两个不同的地点登陆的计划,命令所有突击队员向同一个地点进发。在此次马金环礁登陆中,美军使用了19艘橡皮艇,虽然当时浪很大,许多橡皮艇的舷外发动机都被水浸泡了,但仍然有18艘橡皮艇于17日凌晨5点载着陆战队员们在预定位置顺利登陆。剩下的一艘不知道登陆计划已经发生了改变,在大部队登陆点西南部约一英里处登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突袭马金环礁

在卡尔森发动此次突袭一周前,日军驻马金环礁最高指挥官金光军士长也没有闲着。在接到日本最高指挥部的战斗警报后,他一直在准备防御工事,其中包括机枪掩体和狙击哨,他还不时地组织日军马金环礁守卫部队进行操练。因此,当卡尔森的突击队员于8月17日悄悄登陆,马金环礁之战随即爆发时,金光军士长一点都没感到吃惊。推进速度相当快的卡尔森突击营的先遣部队成功地到达了布塔里塔里岛的另一侧,他们夺取了一座日军建筑,顺着岛一直向该岛的西南部推进,在礁湖西南部的一个码头上有日军一座广播站,他们准备摧毁它。然而,敌军的抵抗很快就变得更猛烈了,日军骑着自行车,坐着卡车,不断地赶来增援,狙击手们也藏在椰子树上面向美军放冷枪。

这时,卡尔森向停靠在岸边的两艘潜艇发出了炮火支援的请求,虽然“舡鱼”号从来就没有能够收到这条信息,但“鹦鹉螺”号上的6英寸大口径甲板炮总算是派上了用场,面向尤基昂贡岬的日军阵地这下可遭殃了。当岸上的美陆战队员们发现礁湖里有一艘小型运输艇和一艘巡逻艇正在向南航行时,“鹦鹉螺”号的炮火旋即对准了它们,在一阵乱射后,两艘艇都被击沉。

在上午8、9点钟的时候,金光军士长和他的守岛部队仍在负隅顽抗,企图阻止登陆美军的前进步伐。这时,空中出现了日军一架侦察机,“舡鱼”号和“鹦鹉螺”号被迫下潜。紧接着,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日军出动了飞机对登陆美军进行了数次空袭。在第二次空袭中,日军飞机轰炸了布塔里塔里岛,并用机枪扫射了美军,这主要是为了掩护日军两艘运送增援部队的Mavis快艇在礁湖靠岸。虽然最后美军还是摧毁了这两艘大型快艇,但还是有35名日军成功的上岸。

然而,事有凑巧,前面提到的不知登陆计划改变,错误地在大部队西南部约一英里处登陆的奥斯卡·皮特罗斯海军上尉和他的11名突击队员竟然发现他们正好处在这批日军的背后。在成功地消灭大批日军后,他们一鼓作气,摧毁了日军的广播站,烧毁了敌方的建造物以及大量装备。当天晚上,皮特罗斯海军上尉和他的士兵们成功地撤离布塔里塔里岛,回到了潜艇上面,仅伤亡3人。

在当天下午的晚些时候,卡尔森和他的突击队员们开始从容地撤退到了最初的登陆位置,在晚上7点开动了橡皮艇准备返回潜艇。然而,从当天早上开始,海浪就很大,他们乘坐的橡皮艇的舷外发动机不时地浸泡在海水中,几乎就来不及把水舀出去。在返回潜艇途中,许多橡皮艇都翻了,装备也丢了,许多美陆战队员又被冲回到了海滩上。只有7艘橡皮艇,合计不到100名美突击队员成功地在当晚回到了潜艇上。这样就有一半的美突击队员,其中还包括4名重伤员被落在岸上了。当晚,这些落下的突击队员们只与日军一个巡逻队发生了一次短暂的交火。

次日早晨,卡尔森突击营的副营长,罗斯福总统的儿子,詹姆斯·罗斯福少校又率领了4艘橡皮艇载着突击队员们穿过重重波浪回到了仍在海上等着他们的两艘潜艇上。随后,“鹦鹉螺”号潜艇又派出了一艘橡皮艇向布塔里塔里岛驶去,上载着5名自告奋勇的陆战队员,他们准备用绳子将剩下的橡皮艇拉回到潜艇上。不幸的是,还没有靠岸,就有一架日军飞机发现了他们,并用机枪进行了扫射,两艘潜艇被迫下潜,橡皮艇被击沉,5名陆战队员全部丧身。美军被迫放弃了再次登陆的企图,直到18日黄昏,再次登陆才成功,但令人吃惊的是,除了死去的日军,其它日军都消失了。落在后面的这批突击队员们在剩下的时间里到处搜寻金光军士长的指挥所,搜集情报,并对日军的设施进行进一步的破坏。然后乘着夜色,这批突击队员们乘坐4艘橡皮艇赶在午夜前回到了潜艇。没有回来的近30名陆战队员都被认为在战斗中牺牲了,其中一位名叫克莱德·汤普森的中士是美军在二战期间首位荣获荣誉勋章的陆战队战士。

确信所有幸存的陆战队员们全都回到了潜艇上之后,两艘潜艇离开了马金环礁,8月25日和26日,“鹦鹉螺”号潜艇和“舡鱼”号潜艇先后顺利地返回了珍珠港。

突袭马金环礁成功的消息随即传到了美国国内,对非常喜欢听到好消息的美国公众来说,突袭马金环礁之战被宣称为美国海军和陆战队的一个非常辉煌的成就。此次行动的许多参与者都被大肆吹捧,其中有突击营营长卡尔森、副营长詹姆斯·罗斯福、黑恩斯海军中校、特遣队指挥官黑恩斯海军中校(他荣获了海军十字勋章)。FnD4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后续情况

虽然卡尔森营长组织了非常严密的撤离工作,但仍旧有9名幸存的美陆战队员被困在了布塔里塔里岛上面,被日军活捉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瓜加林岛。起初,日军还对他们非常有人情味,准备等待时机把他们送到日本去。然而,日军驻马绍尔群岛的总司令小林仁海军中将最后还是不顾下属的反对,于10月16日残忍地将这9名陆战队员斩首示众。二战后,小林仁中将在关岛被以战争罪处以绞刑。在经过了两年的漫长搜寻工作后,2000年,在此次突袭行动中战死在布塔里塔里岛的19名突击队员的遗体终于被找到,仔细辨认后,这些战士的遗骸被运回了美国,在被宣布阵亡近60年后,这19名战士终于入土为安。现在美国还在试图寻找在瓜加林岛上被日军处死的9名陆战队员的遗体,但由于该岛在战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今该岛早已面目全非,搜寻难度很大。

此次突袭马金环礁中有出色表现的“鹦鹉螺”号潜艇又执行了几次与马金环礁突袭差不多的部队人员和物资运输任务。在整个二战生涯中,“鹦鹉螺”号共成功地执行了14次的战备侦察任务,1945年6月,“鹦鹉螺”号退出了现役,随后就被卖掉后拆除了。“舡鱼”号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1942年年底,“舡鱼”号被派往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同年12月,还是在杰克·皮尔斯海军少校的领导下,该艇在所罗门群岛北部的布干维尔附近执行战备侦察任务。1943年1月10日,“舡鱼”号向日军一支由5艘货船组成的船队发动了进攻,但敌方防守相当严密。当时悲惨的作战场面正好被路过的美陆军一架飞机看到,“舡鱼”号潜艇受到了日军投放的深水炸弹的致命打击,被击沉,艇上无人生还。

1942年年底,英勇的“卡尔森突击营”再次投入到了瓜岛的战斗中,他们在敌后整整活动了31天,是二战期间美军在敌后活动时间最长的一次侦察。1943年,卡尔森被调离突击营,提拔为美第4陆战师的作战科长,并率部队参加了塔拉瓦、瓜加林以及塞班岛的战役。在塞班岛之战中,卡尔森受重伤,二战后,他就退休了,1947年5月,卡尔森因心脏病发作,病故。他在马金环礁以及瓜岛之战中的成功表现以及他满脑子的非常规战的思想给如今美国的特种作战部队留下了一笔丰富的遗产。另外,1942年间,“鹦鹉螺”号和“舡鱼”号潜艇“由海向陆”向马金环礁投放兵力的作战模式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很显然,直到今天,“鹦鹉螺”号和“舡鱼”号潜艇在此次马金环礁突袭中所扮演的角色仍然是美国潜艇部队在执行远征任务时所效仿的对象。

参加行动的潜艇背景资料

“舡鱼”号(V-4,以后改称为“舡鱼”,SS-166)艇长381英尺,宽33英尺6英寸,水上排水量3128吨,水下排水量为4164吨。它是美国海军在核动力潜艇出现之前建造的最大吨位的潜艇,也是美国潜艇中唯一一艘特别设计的布雷潜艇。1925年5月开始铺设龙骨,1928年4月加入现役。艇首有4具21英寸口径的鱼雷发射管,另外还装备2个40英寸口径布雷槽,艇尾有相关的机械处置设备。为了在艇内装载60枚特制的Mark XI型锚雷,该艇大大缩小了机舱体积,使得主推进柴油机只有2800轴马力。在这种情况下,其水面航速为15节,水下航速为8节。另外人员编制8名军官和80名士兵。

“鹦鹉螺”号(V-6,SS-168)按照“巡洋潜艇”的标准建造的大型潜艇,1927年5月10日在梅尔岛海军工厂动工,1930年3月15日下水。该艇长371英尺,艇宽33英尺3英寸,水面排水量是2730吨、水下排水量为3960吨,由两台2350马力的MAN型柴油机提供动力。在试航时,水面和潜航速度分别达到了17.5节和8节,据称水面续航力可以达到18000海里/10节。安装6具鱼雷发射管,其中4具在艇首,2具在艇尾。除此之外,其装备了两门6英寸/53倍口径的甲板炮,这是美国潜艇上装备过的最大的甲板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