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第二十章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一开始长嘴巴王贵有些不忍心:红秀那个女人和张太关系不好,要是进了公安局……要是那个女人真跺跺脚走了,就把张太给坑苦了。

杨丽芳用厌烦的口吻训斥王贵:又不是你老婆孩子个人的事,你管那些干什么呢?只要咱能达到目的,再毒的法子也得使。要不这样做,你什么时候能当上副矿长。你要不下狠心整倒周川,惹恼了姚存胜,他会把你当作周川的心腹放在一块整死,起码会找个错误会把你开除的,让你再回到山区受苦去!

他王贵很害怕,打死他也不愿意再回到贫穷的山区里。当初他王贵生活在山区,连起码娶个女人当媳妇的事都没有想过,不然他也不会养那只小山羊当作妻子。除了他王贵之外,全矿的工人谁有那种人和生畜交配的体会啊!一开始小山羊不通人性,每一次他王贵浑身难受想发泄,小山羊总是摇晃着身子喊叫,就像要杀死它似的。后来,当他搂着那漂亮的小山羊一块睡觉的时候,他竟然忘记自己还是人,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公羊。眼下,他王贵竟然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又为他生了活泼的孩子,他王贵感觉日子就像糖里拌蜜那样甜啊!

他王贵不愿意再失去今天的好日子!更不愿意再去过那种生畜的日子。当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是无法改变周川的性格时,晚上他跪在星光下的黑暗里,对着苍天再三解释:我王贵没有忘记表哥的恩情,我希望我表哥逢凶化吉。……我要按姚矿长说的去做,去做有害我表哥的坏事,老天爷你要原谅我王贵啊,我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

第二天,王贵去丰湖县公安局告发了莲亭和周川……

由于红秀和菊子两个女人没有很好地配合他们,莲亭被无罪释放,周川除了经受一场烦恼之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王贵心里虽然害怕周川,但他知道周川宽宏大度不会和他一般见识。

秃子刘二麻脸张太呢?关键是他王贵下手毒辣,分明要拆散他们两个的家庭,这两个人是不会饶恕他的。就连红秀和菊子那两个女人,也会常常指桑骂愧闹得他和二花不得安宁。

王贵啊王贵,你老大个人做事就那么轻率?偷鸡不着反折了一把米,没把握的事干吗要打草惊蛇呢?刘二张太他们的讥讽挖苦当中捎带着谩骂,妻子二花又吵又闹不解人意,老鼠钻进风箱里,这两头挨挤的艰难日子,叫他王贵怎么往下过呢?

王贵在姚存胜那里仅看到希望还没有得到光明的时候,那周围扑天盖地的压力,使王贵心里生出三分悔意。他面前只有一条宽阔的大道可走,求救周川让他原谅他这个不争气的表弟……

房檐上的雨水哗啦啦地流淌着。长嘴巴王贵站在檐下像一只缩头乌龟,像一只落汤鸡和一条饥饿的丧家犬,犹豫再三终于咬咬牙关,厚着脸皮当当敲响了周川的办公室。

周川扫一眼对方立马就明白了王贵的来意。他用那双凶恶的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盯视了王贵一阵,对方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触发了他那善良的天性,亲自往他水淋淋的脊背上披一件褂子。埋藏在他心底深层的怨恨,化作三分谅解七分同情,竭力使自己的话语变得温和一些,一语双关:我的表弟呀,你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个让人可怜的熊样子呢?

长嘴巴王贵照自己脸上打了一个清脆的耳光,可怜兮兮地说:矿长,我王贵不是人东西!你说我是脑子发昏了还是活到头该死了,刘二和张太他们的家庭事,我哪里该朝外人去张扬呢?结果弄的……

周川一针见血揭了对方的老底:你不是头脑发昏,别看你人长得不咋样,这二年你学得精明得很,耍坏点子他刘二张太两个不如你。小小虫想往哪飞,一抬翅膀我就明白,只不过我不挑明就是。表弟啊,还想哩格楞你表哥?你早着呢!姚存胜想叫你当副矿长,还许愿叫你将来当矿长,你们不弄倒我你怎么上去呢……

长嘴巴王贵哆哆嗦嗦不敢拿正眼看周川那张脸,嘟嘟哝哝道:那是杨丽芳那个熊女人胡说八道的,我可没本事干副矿长,我哪有那个熊本事。

周川冷冷地一笑:你说对喽!你真没那个熊本事。要把我的位子让给你干,那么多的钱加一大群女人,你一看就花眼,干不几年监狱里就是你的家。姚存胜是个什么物件我算看透了,他眼里没有老百姓,只知道巴结上司往上爬!为了他能升官,他敢把整个煤矿赔进去,敢把上千名矿工们的生命献出去。还有那个熊杨丽芳,心眼子歪坏十足的美女蛇!我听说她瞒着姚存胜正准备停薪留职办矿产设备公司,还不是想靠姚存胜这个矿长冠冕堂皇地挖河庄煤矿的墙角?你要是当了副矿长,那女人一张小嘴说几壶是几壶。男人想爬官,女人要发财,你被夹在中间将来还能跑了你?一条贼船正在前边等着你往上爬呢!

长嘴巴王贵连连点头像鸡啄米:是的,是的!说句实在话,河庄煤矿要是没有你坐阵压辙,不会有今天的光景。丰湖县没有河庄煤矿当龙头,全县的经济还要落后十年,这是全县人民公认的。

长嘴巴王贵毕竟是周川亲手培养出来的队长,并且还是他的表弟有一层亲戚关系啊!如果没有姚存胜拉拢诱惑,他们之间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周川郑重地说:你们用不着给我戴高帽子。王贵啊,千错万错你还是我的兄弟,刘二他们是不该那么报复你。二花是个诚实的好女人,我相信她不会叫你走邪路的。要是好兄弟记住我的话吧,无论什么时候不要靠歪门邪道暴富,无论什么时候别做亏心事!

长嘴巴王贵无论如何打不起精神,把头捣在裤裆里连连说是是。他说他一个男人真还不如二花有良心,是她逼着他来的。矿长要是不能原谅他王贵,今天一夜二花是不会让他进门的……

周川明白对方的来意之后大度地一笑:走吧,我亲自到家里送你去。二花要是不做两个菜让咱俩再弄一斤,打这我就不认她这个表兄弟媳妇。

长嘴巴王贵偷眼看看周川那条高高挺着的怪脖子,顿时被对方那宽宏大度的心胸感动了。想想往日里他对自己的培养和关怀,激动而悔恨的泪水一串串从那张丑陋的脸上滚落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