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网线出了点问题,刚刚修好更新完了,各位见谅。



四、

391高地前,整整一个营的“蓝军”装甲部队进入攻击出发线,数十台装甲车辆的排气管中呼呼地喷着淡蓝色的烟雾,就像是被斗牛士挑逗红了眼的公牛在喘粗气。攻击出发线后两个装步营蓄势待发,“蓝军”发疯了,不做试探性攻击上来就是摆开整营建制的冲击。

孙庆宇放下望远镜说:“政委,看样子“蓝军”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高地,我们是不是分散指挥,避免指挥所遭受一次打击就失去指挥能力。”

话音刚落,空中啸声大作,成群的炮弹在“红军”阵地上炸开,伴着隆隆的爆炸声充斥天地间的硝烟烈火冲天而起。冲击波瞬间把大树的树叶掠光树干推倒,足球大小的岩石像长了翅膀,腾空而起飞过山脊。

山脚下,数台装甲火箭扫雷车摆开队形接近雷区,火光连闪数条白练腾空而起横贯雷区,“轰”一声炸出数条火龙。“蓝军”第一攻击波,立刻分成几个攻击箭头,沿雷区中开辟出来的通道发起冲击。马达轰鸣,炮声隆隆,钢铁的车身反射着凛凛寒光,像巨人手中的利剑直插391高地。

一千米,九百米,八百米,眼看“蓝军”冲击纵队就要冲过雷区。一片死寂的“红军”阵地上有了动静,十几个反坦克导弹小组在山脊背后露出头,射手略一观察,十几枚新型反坦克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直扑行进中的“蓝军”坦克。

“咚咚……”导弹连续命中“蓝军”冲击纵队的首尾坦克,被击毁的坦克堵住了通道,“蓝军”第一攻击波被卡在雷区中不能动弹。一辆88式坦克开足马力猛烈撞击首车,企图推开首车开辟道路。“红军”前沿阵地上突然闪出几名肩扛PF89式火箭筒的战士,瞄准推车的坦克“嗵嗵”地发射完火箭弹,一缩头不见了。

一名躲在坦克炮长入口舱盖后指挥的“蓝军”上尉,举起望远镜一轮就找到顺着交通壕飞速向阵地纵深撤退的“红军”火箭筒小组,接着又在山头上发现了反坦克导弹小组。

“蓝军”上尉大惊,按下送话器大喊:“敌反坦克小组,方位……”

话未说完,他的头上突然红烟滚滚,“蓝军”上尉有些茫然地东张西望。他距离“红军”前沿阵地足有八百米,已经到了88式狙击步枪有效射程的极限,莫非“红军”狙击手隐蔽在雷区里?

上尉倒吸一口冷气:天!这可是演习,他们不要命了,火箭扫雷可是真的呀!


“日!”一发试射的炮弹嚣张地喊叫着落在“红军”阵地上,炸起一团白烟。瞬间,破空大作,成排的炮弹在阵地上炸起道道火墙,逐渐向山脊后延伸。

几辆装甲抢修车把攻击纵队队尾受损的车辆拖开,“蓝军”第一波次车辆全速倒车,退出雷区调整队形。几辆62式火箭扫雷车快速调整位置发射爆破扫雷弹,加宽冲击通道。第二冲击波缓缓穿过第一冲击波队形,再次发起突击。

“红军”指挥所内,一名趴在炮队镜前的参谋抬起头说:“参谋长,敌军炮阵地位置确定,坐标172.6、144.9。”

孙庆宇把视线从隐蔽在阵地后两翼的部队身上收回来,扭头看了一眼举着望远镜一声不吭的秦川说:“命令动力翼伞分队,攻击!”

“172.6、144.9,小鸟出发!”参谋拿起送话器喊了一嗓子。

391高地左翼约三公里外的山头上数十具动力翼伞腾空而起,组成十几个楔形队形,缓缓爬高至3000米高空,关闭发动机向被白色发射烟笼罩的“蓝军”炮兵阵地滑翔。

脚下,“蓝军”阵地一清二楚,带队的“红军”排长拉下头盔上的摄像探头,把图像资料通过微波电台传向指挥所。

五分钟后,“蓝军”热火朝天的炮兵阵地出现在动力翼伞群下,“红军”排长打开单兵电台说:“各组完成攻击后,启动发动机按预定路线返回,准备攻击!”

十几个战斗小组如同暴雨前飞舞的大群蜻蜓,在“蓝军”炮阵地上空盘旋飞舞,投下一个个发烟罐,接着启动发动机急速拔高,向雷区方向飞去。

“蓝军”炮阵地上红烟滚滚,炮兵们惊诧地抬头看着空中。一名调理员冲进炮兵指挥所,对着发楞的“蓝军”指挥员大喊:“立刻命令你的部队停止射击,你的弹药库被炸了!”

“蓝军”防空部队发现了空中漂浮的黑点,三辆PGZ88式双37履带式自行高炮摆成“品”字型在动力翼伞群正前方打出“弹幕”,伞兵头上的红色发烟罐不断被肉眼看不见的激光束点燃。

“扯淡!扯淡!激光对抗装置有缺陷!”“红军”排长大吼起来:“这是钻空子,看不到空中炸点我怎么规避!”

不管他怎么吼,动力翼伞群已经进入伏击圈,伞兵们死命拧着油门奋力冲击,等他们降落时只有五具伞“残存”。

那名排长懊恼不已,蹲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


“蓝军”炮火骤停,孙庆宇猛地一挥手,隐蔽在阵地两侧的部队,三五成群组成一个个战斗小组,利用弹坑、工事躲避着横飞的“弹雨”扑向已经碾上前沿阵地的“蓝军”装甲群。

“全体注意,加快速度,和他们搅在一起!”孙庆宇拿着电台送话器大吼。

“蓝军”攻击部队没有想到“红军”竟然等他们冲上前沿才进入阵地,面对数不清的战斗小组很有些大象打蚂蚁的感觉。“红军”楔入他们的队形,三四个战斗小组围着一辆坦克,各种武器轮番上阵。伴随冲击的“蓝军”步兵打开步兵战车的后门,不是看到一具火焰喷射器对着他们,就是看见一挺闪着寒光的轻机枪。

先头部队陷入混战,后继部队中的坦克赶紧给尾随的步兵战车让开通道,掩护下车的步兵夹击“红军”。

“蓝军”86式装甲指挥车上,一名上校军官放下望远镜,拿起送话器大喊:“二营,给我冲上去,配合一营歼灭正面之敌。侦察排迂回上去,给我把他们指挥所端了!”

数十辆坦克、装甲车立刻轰鸣着冲向“红军”阵地。

冷不丁,空中啸声大作,“红军”隐藏许久的炮群发威了。急促发射的炮弹在“蓝军”前方打出一道火墙,隔断他们于先头部队的联系。“红军”阵地上火光闪闪伴着震耳欲聋的“日日”声,八门107毫米12管火箭炮一个齐射,就把“蓝军”攻击部队的退路炸成一片火海。“蓝军”两个攻击波被炮火切成相互不能呼应的三节,最先突入前沿阵地的三辆坦克,五辆步战车很快被干掉。

“红军”战士在前沿投出大批烟雾弹,借着烟雾的掩护扭头向阵地两翼撤退。几名“红军”摘下“蓝军”的标识佩带好,进入编号为263的86式步战车,强行把连声抗议的司机架出车外,调头向“蓝军”阵地开去。

“蓝军”也开始放烟雾,战场上烟雾弥漫,“红军”失去目标停止炮击,“蓝军”部队趁机撤退,丝毫没有注意到263号86式步战车,正急慌慌地向他们阵地纵深开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