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祸起萧墙 第三节 借刀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山就是台湾的纱帽山,这雨就是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这楼就是军营里的首长办公楼。


京城的联络点被查抄,前朝淑妃的行踪暴露,龙天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这个消息晚一天得知,那么他已经在去京城赴职的路上了,一旦踏进了福建泉州港,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窝藏谋逆的死罪,此时的龙天除了焦虑之外,又有一种虎口脱险的庆幸,很显然这个时候他已经彻底打消了去京城的念头,没有人会傻到自投罗网的地步。


“那,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上官云薇已经六神无主了,她想出去自首,不过龙天的口气容不得任何怀疑,他是绝对不会让上官云薇去白白送死的。


龙天深锁着双眉,神情非常严肃,心中却是一刻不停地在谋划着,“你是说我们?我的问题你不用担心,现在关键是你的问题,这样吧,你赶紧回去收拾一下,然后住到军营里来,暂时就编入女兵排吧,记住语蝶是排长,你要绝对服从她的命令”。


上官云薇无奈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有了自己的主张,只能按照龙天的安排行事,缓缓地站起身,上官云薇习惯性地双手合什,准备向龙天道别,不过却被龙天挥手阻止了。


“你也不要再做什么出家人了,因为你根本就是凡心未了,还是重新做回你的上官云薇吧,那样我觉得更好,你说呢?”,龙天关切地说道。


“嗯”,上官云薇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龙天的建议,头一低走出了办公室,她的脚步显得异常沉重且紊乱。


送走了上官云薇,龙天开始紧张地盘算着应对之策,他已经在起草战备令了,虽然他不愿意与朝庭开战,但是龙天相信,远在京城的朱棣这个时候一定在调兵遣将,不日就可向台湾出兵,“以战止战”,这是龙天最真实也是最无奈的选择。


倭国京都的幕府后花园内,足利义持正与斯波义将对奕,棋盘上黑白分明地显示足利义持已经到了收官的阶段。


“嘿嘿嘿,斯波君,用中国的一句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呀,想不到这一石二鸟之计真的大获成功,斯波君真是劳苦功高啊,嘿嘿嘿。。。。。。”,足利义持发出了得意的奸笑声。


斯波义将手执白子,面对败局已定,却迟迟不肯投子认输,听见足利义持的称赞,他无奈地摇头苦笑了两声,“将军阁下,用此计也是情非得已,兵书上说‘攻心为上’,所以老臣先命人在中国散布民谣,用以制造混乱,以扰乱明朝皇帝的心思,然后再将明朝国子监这个建文帝的联络点通报给锦衣卫,将祸水东引,明朝皇帝在得知建文帝有可能在小琉球之后,一定会派出大军进行征讨,这样我们就能坐山观虎斗,借明朝的刀去杀那个杀人王,或者借杀人王的刀去削弱明朝的实力,中国的三十六计将它称做‘借刀杀人’,总之无论谁杀谁,对我们大日本国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攻心为上,这是斯波义将从《孙子兵法》中学到的,借刀杀人,这是从《三十六计》中学会的,斯波义将戎马一生,对于中国的兵法和计谋早已经了然于胸,作为徒弟,他现在要“以彼之计还施彼身”,一场中倭之间的师徒计谋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当然这只是一个开端,在斯波义将的庞大计划里,还有更多的计谋和策略,而且这些也无一例外地都是他从中国学会的。


所谓百密一疏,身在倭国的斯波义将还是算漏了一招,那就是他还是太心急了,否则如果再等上十天半个月,当龙天真的到京城做他的“兵部医生”时,那个时候这招借刀杀人之计可以提前完成使命。


不过正所谓世上有药千万种,独缺一味后悔药,当斯波义将后来得知这一消息时,他气得浑身发抖,差点没去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姚广孝回京之后,将台湾之行的所见所闻所感面陈朱棣,一提起台湾的繁荣与巨变,姚广孝自是唏嘘不已,言语中对于龙天的才干颇为赞赏,不过自始至终,朱棣始终一言不发,脸上冷得能结冰,姚广孝越是讲得唾沫横飞,朱棣心中的忧虑就越重。


在得知龙天已经同意到京城赴任之后,朱棣的脸上才开始阴转多云,他捋了捋长须把姚广孝称赞了一番,然后与群臣一起,等待龙天的到来,不过朱棣的心中却仍然浓云密布,那首民谣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耳边回旋激荡着,让他日夜都不得安宁。


四月二十日,锦衣卫收到密报,称位于夫子庙的国子监内隐藏有前朝余孽,数年来一直密谋犯上作乱,在请示了朱棣之后立即对国子监展开了大规模搜捕,共逮捕了十多位嫌疑人,其中包括司业(副校长)一人,很快在锦衣卫的酷刑之下,便暴露了上官云薇的踪迹。


在得知淑妃的行踪后,朱棣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虽然他很想抓住淑妃,进而找到朱允文的下落,不过如果真的找到了朱允文,那么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所说的“禅位”就必须要兑现,否则他对天下臣民无法交待,这才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急之下他再一次急召姚广孝入宫商议。


“姚爱卿,你看这事该如何决断啊?”,朱棣在介绍了一下情况之后,焦急地开口询问道。


姚广孝显得异常惊讶,脸色也随之灰暗了下来,他很明白朱棣心中的顾虑,不过这件事情是不能拖泥带水的,否则定会惹出祸端来。


姚广孝沉吟了片刻后说道:“陛下,这事是否属实?据臣所知锦衣卫时常胡乱抓人,进而刑讯逼供以致屈打成招者屡见不鲜,这事恐来不得半点虚假啊”。


朱棣没有迟疑,他给姚广孝递过一张信函,几行隽秀清丽的字迹跃然于纸上,姚广孝仔细辨认了一番之后终于点了点头,“没错,是前朝淑妃的手书,老臣对她的手迹印象颇为深刻,宫中还留有不少她的书画,行文挥毫确有大家风范”。


“姚爱卿,此事千真万确,不过朕此时颇为头痛啊,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所以想听听姚爱卿有何高见”,朱棣又一次把皮球踢给了姚广孝。


姚广孝此时的心情非常沉重,他知道朱棣想干什么,之所以要他来拿主意,无非是让他帮忙想个万全之策,一方面可以除掉淑妃和建文帝,消除七年来的心腹之患,另一方面还要遮住天下人的耳目,不致于给天下人落下话柄,后一条才是最关键的,否则朱棣早就派兵出征台湾了。


“陛下,微臣以为此事不能大张旗鼓,要秘密地进行,如果大动干戈必定会引起世人的注目,恐对陛下不利,所以微臣以为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请陛下再下一道严旨,令小琉球龙天限期将淑妃等人秘密解送至京城,第二步,如果龙天抗旨不遵,则可酌情调兵征讨,不过要以龙天造反为名,而行征讨之事,陛下以为如何?”。


“唉,真是君臣同心哪,朕也是这样想的,既然姚爱卿亦如此说,那就照此办理吧,一方面差人传旨,另一方面即刻着兵部拟定军令,征调福建长乐水师及临近各卫所,准备兵发小琉球,姚爱卿,这件事朕思来想去还是交由你来操办吧”,朱棣说完起身离去,姚广孝跪送在地,迟迟都不愿爬起来,等他感到双膝麻木之后,猛一抬头,脸上的汗在大滴大滴地垂落。


明朝自开国以来,军队的规模和实力都是首屈一指的,常备军达到了二百万人之多,这在当时全国总人口才五六千万的情况下,能拥有这样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实属不易。


明朝水师的实力也是异常强盛,光是战船的型号就达二十余种,水师的装备以福建制造的福船(又称宝船)居多,福船高大如楼,底尖上阔,首尖尾宽两头翘起,选材主要为福建的松、杉、樟、楠木等,福船共有六种型号,而用于海战的福船主要是一号和二号,一号称大福船,柁楼三重,底尖上阔,首尾高昂,能容纳百人,但因吃水太深,起止迟重,机动性能不好;二号称小福船,比一号要稍稍小一些,两种型号的福船经常搭配在一起混编作战,明朝水师装备的各型船只超过三千艘,光是战船数量就接近一千五百艘,其规模和实力在当时堪称世界第一。


可怜的姚广孝刚刚回京没几天,凳子还没有坐热,又不得不再次前往台湾颁旨,此时他已经是七十五岁高龄了,虽然腰板还过得去,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来回折腾啊,不过尽管如此,姚广孝也不得不遵命从事,一来皇命难违,二来象这种涉及君王隐痛之事除了他之外,满朝文武中就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五月初四,姚广孝再次轻车简从来到台湾,这一次龙天直接将他引进了纱帽山军营,宾主就座之后,姚广孝从怀中掏出了密旨双手捧到了龙天面前,出乎意料的是龙天并没有接。


“姚大人,客套话我就不说了,姚大人去而复返,想必一定是有十万火急之事吧?这样,姚大人请暂且收回圣旨,我先猜一猜密旨中的内容如何?”,龙天平静地说道。


“哦?莫非龙郎中有未卜先知之术?”,姚广孝惊奇地问道。


龙天微微一笑,“姚大人,龙天不才,不敢妄言什么方术,但姚大人此番前来,一定是受皇命所迫,否则以姚大人的高龄,何以如此舟车劳顿啊?”。


姚广孝轻叹一声,龙天的话确实说到他心里去了,从姚广孝个人的角度出发,他根本不愿意跑这趟差事,年龄倒不是主要的,而是他对皇宫之内的宫帏之争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


“姚大人,我姑妄猜之,你呢,也姑妄听之,皇上一定是得悉前朝淑妃在台湾,于是急遣姚大人奉密旨前来,皇上一定是想让龙天将淑妃一干人等秘密押解至京城,是吗?”,龙天的脸色开始变得阴沉下来,语气越来越冷。


姚广孝略一沉吟之后,微微地点了点头,尔后开口说道:“龙郎中只猜中了一半,不是押解,而是护送,圣上在得知淑妃未死的消息之后,心中倍感欣慰,希望能早日见到淑妃,并妥善安置,龙郎中怎么会有此等奇谈怪论呢?想我主圣上文成武德。。。。。。”,姚广孝还想继续说下去,不过耳边传来了龙天的冷笑声。


“哼哼,姚大人,这儿没有外人,你我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什么‘护送’,什么‘安置’,恐怕皇上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在下不妨再行猜测一番,如果姚大人此行空手而归,相信朝庭的大军很快就要兵临台湾了吧?姚大人,在下猜得可对?”,龙天冷冷地说道。


“这个,这个。。。。。。”姚广孝被龙天这一番抢白之后,顿时语塞了,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之色。


龙天的语气越来越冷,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姚大人是忠义之士,对你在下不想隐瞒什么,不错,淑妃是在我这儿,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马上安排你们会面,不过如果要让龙天送淑妃羊入虎口,恕龙天不能从命,姚大人,你也一定知道淑妃此去的结局如何,那将又会掀起新一轮疯狂的杀戮,到时候别说是‘诛十族’了,十一族、十二族都会出来,试问姚大人,你情何以堪啊?”。


姚广孝颓废地坐在椅子上,半晌都不吭声,龙天所言句句是真,姚广孝久经官场又博通古今,他怎么会不明白朱棣想干什么,要不是皇命难违,他真的不想接这趟为难的差事。


“轰,轰,轰。。。。。。”,室外传来了阵阵强烈的爆炸声,桌上的茶杯都开始摇晃起来,姚广孝猝不及防,吓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龙天站起身走到了姚广孝的面前,“姚大人不必惊慌,这是我的部队在例行训练,如果姚大人有兴趣的话,不妨随龙天一起前往检阅如何?”。


“哦?部队训练?好,好,那就有劳龙郎中引路了”,龙天的话激起了姚广孝的好奇,他也时常听说台湾武警部队的战斗力异常强悍,特别是朝倭之战后更是传得神乎其神,此番进得军营,正好可以近距离地观察一番,以一睹军中风采,所以他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


在得知姚广孝去而复返之后,龙天特意为他安排了一出好戏,戏名就叫“敲山震虎”,为了把这出戏演足,龙天甚至从特勤支队调来了五门迫击炮,在火炮射击场上进行实弹训练,张小海的侦察大队担纲了这出戏的主演。


从姚广孝步入军营开始,他就一直在留心观察着部队的情况,一切都只能用“奇特”两个字来形容,奇特的军装,奇特的武器,还有奇特的军礼和军姿,军营门口的哨兵巍然持枪挺立,俨然一副雕塑,姚广孝被武警部队的阵势惊呆了,心中开始拿明朝最精锐的京军与之相比较,不过最终他还是得出了初步的结论,两者根本不在同一档次上。


如果说姚广孝的比较只是流于军容表面的话,那么接下来就该进行深入对比了,战斗力,这才是判断一支军队优劣的关键所在,火炮训练场上,张小海远远地看见龙天走了过来,一声令下,侦察大队的三百多名战士很快就集合完毕,个个昂首挺胸,人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杀气。


“报告首长,侦察大队正在进行火炮实弹训练,请指示”,张小海快步跑上前来,对着龙天行了一个军礼。


“继续训练”,龙天严肃地回了个军礼。


“是”,张小海敬了个礼,转身跑到队列前,“继续训练”。


肩上的AK47、腰间的手枪、挂在身后的手榴弹,还有架在地上的五门迫击炮,姚广孝看得目不暇接,马枪就已经够让他惊叹不已的了,没想到现在他又看到了更为奇怪的火器,特别是地上的迫击炮,姚广孝一听是“火炮”,立即就想起了明军装备的黑漆漆沉甸甸的重炮,眼前的这五只薄铁管,姚广孝怎么也无法将它们与“火炮”联系起来,倒是和明军装备的铜火铳颇有些相似之处。


侦察兵在调整完射击诸元后,从弹药箱里取出了一枚尾翼弹,张小海朝着龙天看了看,龙天轻轻地点了点头,张小海会心一笑,“准备射击”。


“姚大人,这回可要站稳了,刚刚姚大人所听到的爆炸声就是从这里传过去的”,龙天一想起在办公室里姚广孝惊慌失措的样子,就有些忍俊不禁,于是上前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嗯,好的,好的”,姚广孝的眼睛一直就盯在迫击炮上,无心地回应着。


张小海大喝一声,“预备,放”,只见炮手将炮弹放入了炮口,稍顷“嗵嗵”五声沉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远处传来了“轰轰”的爆炸声,姚广孝只感觉地上有些轻微的抖动,远处几缕尘土高高地扬起,这种阵势再一次让姚广孝目瞪口呆,只见他的嘴巴张得老大,露出缺了两颗的大黄牙,半天都合不拢嘴。


龙天一直在旁边细心地观察着姚广孝的一举一动,看到他这副样子,忍不住心中暗道:“这就把你唬住了,一会儿再给你看场好戏”。


“张小海,立即安排一个排的战士进行手榴弹投掷训练,用实弹,明白吗?”,龙天大声下令。


“是,二排,手榴弹投掷训练,用实弹”,张小海回应一声之后,集合队伍移师到手榴弹训练场。


这边的火炮训练已经结束,姚广孝当然不能放过另一出好戏,不经龙天邀请,他自己就跟着二排的屁股后面走了过去,而且与战士的步伐保持了高度的一致,龙天被姚广孝的举动笑弯了腰,这一次龙天没有陪着他去观摩,而是让姚广孝自己一个人去看戏。


随着远处三十多颗手榴弹的爆炸声接连响起,这出“敲山震虎”的大戏暂时告一段落,姚广孝又跟着队伍齐步走了回来,他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有惊叹、有赞赏、还有深深的焦虑,不停地在喃喃自语,“神器,神器。。。。。。”。


“怎么样姚大人?看了我的部队训练后有何感想啊?”,两人又重新回到了办公室里,龙天趁热打铁,在姚广孝的耳边旁敲侧击。


姚广孝两场大戏看下来,已经有些不能自已了,这两出戏让他看得实足过瘾,不过在看戏的过程也让他很是有些隐隐的阵痛,军容风纪相比,武警部队赢了,战斗力相比,武警部队又赢了,姚广孝自是唏嘘长叹不已,他现在已经开始为朱棣担心了,如果真的派兵征讨台湾,在姚广孝的心里,仗还没打就已经分出胜负了。


“龙郎中,真想不到贵军的战力竟有如此强悍,真乃神兵天降,难怪龙郎中会扬威朝鲜,威震倭奴了,姚某佩服,佩服”,姚广孝竖起了大拇指,由衷地发出了惊叹,从训练场上走下来之后,他已经彻底相信那些关于龙天及其部队的传言了。


龙天浮起了得意的笑容,客气了几句之后,话锋突然一转,“姚大人,去年在朝鲜,龙天只凭借区区的八百将士,就将倭寇杀得片甲不留,不妨告诉姚大人,龙天手中现有一万兵力,是否可敌百万大军啊?”。


龙天话里有话,姚广孝已经听出了弦外之音。


“一万?”,姚广孝开始在心里盘算开了,八百人歼灭倭国六万人,如果再乘以十,那。。。。。。姚广孝开始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第二天一早,姚广孝带着遗憾和忧虑,匆匆启程返回京城,行程显得格外仓促,龙天只是礼节性地送出了台北镇外。


“首长,我们有一万人吗?”,送走了姚广孝之后,警卫排长王小柱疑惑地问了一句。


“哼哼,对我来说,五千人和一万人没有什么区别”,龙天遥望着姚广孝行色匆匆的身影,冷冷地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