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独立”面临摊牌 俄美暗中角力结果难料

12月10日是联合国指定科索沃未来地位谈判的最后期限。这一由欧盟、美国和俄罗斯三方加上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双方的谈判最后完全失败,关于科索沃未来的国际摊牌眼看无法避免。

一方面是科索沃阿族自治政府在美国和欧洲主要国家的支持下,公开表示将在明年5月之前宣布科索沃独立。华盛顿多次表示会马上承认科索沃为独立国家。另一方面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重申俄罗斯坚决反对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认为这一行动以及他国支持科索沃独立,都是违背国际法的行为。如此一来,科索沃的单方面独立如同箭在弦上,不仅会得到美国承认,大部分欧盟国家看来也会被迫跟进。但是因为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科索沃的独立至少在短期内无法受到联合国的承认。

所以科索沃的单方面独立,会导致俄罗斯和欧美之间一场迫在眉睫的国际较量。 油价提高了俄国影响力。科索沃在西方严密控制下的“条件独立”,是美国和北约的既定方针,旨在必行。新近国际谈判失败之后的科索沃阿族政府和美欧的动向,可说完全在意料之中。但是这两年来因国际能源价格高涨,使得俄罗斯的国际影响力激增,不能不对巴尔干局势引进新的变数。从“文明冲突”角度,作为塞尔维亚主权领土的科索沃“独立”,是苏联瓦解之后东正教文明一蹶不振的自然结果。就是当年南斯拉夫内战,也有罗马教廷大力支持天主教的克罗地亚对抗东正教塞尔维亚这一关键因素。

如今科索沃要宣布独立,欧洲内部的东正教国家希腊和罗马尼亚尽管内心很不情愿,却无力出头,只有东正教蕞尔小国塞浦路斯在欧盟内部高唱反调,可见一斑。

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文化摇篮,正如中国的黄河流域,如今眼看当地塞族尽被“民族清洗”,而成为无法染指的他人卧榻,塞尔维亚朝野上下情何以堪。同时,莫斯科眼下与塞族“同仇敌忾”,除了百多年来的东正教加泛斯拉夫主义的同盟关系,也牵涉到俄罗斯文明自身的最早摇篮乌克兰,目前正在华盛顿的运作下“离俄入欧”,不免触景伤情,而对塞族人的悲情产生共鸣。科索沃“独立”,也是大国操纵“民族自决”的最新案例。允许科索沃一省可以“自决独立”,而波斯尼亚的塞族地区却被剥夺“自决权”,实在是彻底的双重标准。这一大国操纵的最新“自决独立”游戏,因此值得北京细致观摩。 出全力抗衡美国的蚕食当然。

美国和北约内定科索沃“独立”的一个重要条件是不许出现“大阿尔巴尼亚”。这在科索沃宣布独立之后,会产生相当大的麻烦。《纽约时报》近日披露:科索沃自身的“国家认同”并不存在,科索沃“独立运动”向来是阿尔巴尼亚人的造反运动。就是“科索沃解放军”,原先也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独裁领袖恩维尔·霍查的创造。必须人为制造“国家认同”之外,“独立”后科索沃的最大问题还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科索沃解放军”不仅曾被美国国务院列为恐怖组织,更实在是个杀人越货、逼良为娼、走私毒品的黑帮。今年3月,《国际先驱论坛报》曾经引述联合国驻科索沃警方发言人的话说:“科索沃不单是一个受到犯罪组织影响的社会,而是一个植根于犯罪组织的社会(a society founded on organized crime)”。科索沃在西方支持下单方面宣布独立之后,莫斯科与华盛顿以什么方式具体摊牌,是个有趣的题目。


尽管国际油价高涨,俄罗斯的经济和军事能力仍然远在西方之下,所以无法最终制止科索沃的“独立”。但是莫斯科会最大限度地利用科索沃这一“劫材”,在国际棋局上会有大动作,尤其是从格鲁吉亚和外高加索,到里海和中亚地区,抗衡美国的蚕食。

在巴尔干,科索沃北部边界局部重划,使得塞族集居区“回归祖国”,看来是俄罗斯能够为塞族人争取的最大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