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事实将证明,第二套房贷细则揭开了有效、或者预期有效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的独得之秘。久违的"一刀切"似乎成为最终击中要害的正确手段。

央行和银监会11日发布了一个"补充通知",规定以借款人家庭(包括借款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为单位认定房贷次数。借款人家庭除人均住房面积低于当地平均水平者,无论第二次申请的是商业贷款还是公积金贷款,概莫能免。此"补充通知"所补充的"通知",即9月27日,央行、银监会发出的《关于加强商业性房地产信贷管理的通知》。"通知"规定,借款人第二套住房贷款首付款比例不得低于40%,商业用房购房贷款首付款比例不得低于50%,贷款首付款比例和利率水平应随套数增加而大幅度提高。

"通知"下达后,媒体纷纷报道,职业投资客放盘明显增多,前期上涨速度较快的一些城市房价明显下调,银行受理相关贷款申请明显减少。当接到"补充通知",银行房贷部门更认为,"情况不妙"。谨慎的评论称,市场在"观望"。乐观的评论称,市场已现"拐点"。也免不了有评论称,中国楼市"崩盘"在即。

为什么第二套房贷抬高门槛惊了投资者?为什么以央行、银监会统一解释代替各商业银行自定细则惊了银行?这两位一惊一乍,为什么市场、价格也应声而动?

答案尽在"一刀切"。

从政策执行角度看,"一刀切"约束了商业银行灵活机动的空间,使管理层对其经营活动的干预更刚性,无转寰余地。更刚性的干预限制了第二套房贷中市场力量的作用,管理层也是情非得已。中国内地商业银行内部管理和风险控制的水平如何,央行、银监会最了解。接受银行零售服务的普通人都感觉得到它们与国外同类企业的差距。次级贷款危机爆发后,大家发现,在市场经济中久经考验的"最优秀"的银行家和"最先进"的风险控制模式也会决堤。美国教训表明,金融系统对低级别信用的"信任"及其造成的金融企业自身信用损失,无疑是玩火、纵火。中国经济是万金之躯,货币政策当局宁可"一刀切",也绝不敢放任银行以身犯险。

从政策目标对象看,"一刀切"既打击了投资性需求,也碰伤了自住消费需求。有报道分析,投资者会算成本,不合算就跑了,自住者多出一成首付,多还几分利息,咬咬牙还会买。这类让自住者承担调控成本来打击投资者的"苦肉计",虽令人不寒而栗,却道出了房地产调控面对的实情:投资性需求源于对房价上涨的预期,房价上涨的预期来源于对自住性需求的预期。楼市不同于股市,最终接盘者一定是自住消费者,而不是投资者。自住者力不能支,投资者才可能撤退。

反思,如果"一刀切"确实减少了银行房贷发放过程中潜伏的问题,可见之前银行信贷对房价上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一刀切"确实暂时抑制了投资性需求,可见自住性需求没得到有效满足果然是房价上涨的底基。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