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们是海军航空兵中的水兵


●他们是和平年代硝烟的见证者


●他们坚守着全军唯一的内陆水上轰炸靶场——


初秋的江南某机场,一架架携带实弹的新型轰炸机凌空出击,紧急机动至某水上靶场突击“敌岛”。“攻击!”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枚枚航空炸弹如离弦之箭穿破浓浓云雾,砸到“敌岛”上。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顿时,湖面颤抖,水柱冲天。战机刚掠过投弹区,便收到地面指挥人员反馈的信息:准确击中目标!


这次复杂气象条件下低空密集轰炸训练任务的圆满完成,标志着某飞行部队精确打击能力又攀新高!而其背后,却是一代代42年如一日在靶场默默奉献的官兵。近日,我们走进了位于某地的东海舰队航空兵某场站水上轰炸靶场。


靶场就是航空兵的“磨刀石”


水上靶场位于水乡深处,水域面积800多平方公里,靶场就在湖中心的一个无名岛上。从1965年组建以来,一代又一代的靶场官兵长年与湖水相伴,同靶标相处,先后保障了三代10余种机型的战机的轰炸、投弹、布雷等训练任务,为航空兵部队战斗力的提升作出了巨大贡献。


现任场长吴鹤群向我们介绍,水上靶场主要担负轰炸靶标的维护、管理、警戒以及为飞机导航、靶场的气候测量、弹坑的平整等任务,确保飞行训练顺利进行。靶场官兵中有观测、汽艇驾驶、报务、气象、电台五个专业,就像一个“小飞行场站”。靶场在平时的轰炸保障过程中,各类人员必须提前到位,其中对空电台必须提前1小时开机,随时准备接收飞行员发出的信号;观测班提前2个小时到达观测哨位;汽艇班提前3个小时出艇巡逻警戒,清理靶标周围3000米以内水域的渔船,清理干净以后利用移动电台向指挥所报告;轰炸完毕后,由观测人员将轰炸成绩报告给飞行员。


这天刚好有空弹实投任务;我们登上警戒汽艇,随同警卫人员去湖上执行警戒任务。站在高速开进的汽艇上放眼望去,湖面上烟波浩渺,天水相连。指导员李中明说:“没来过靶场的人,也许会被靶场的神秘所吸引,认为湖上的生活一定很浪漫,蓝天、白云、碧浪、飞鸟。可靶场的真实生活却远不是那么回事。”


冬冷夏热是水上靶场典型的气候特征。炎热的夏天对靶场官兵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在湖上巡逻警戒,汽艇班的战士要经受住头上太阳晒、脚下水汽蒸的煎熬。湖面的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巡逻艇内的温度则高达60摄氏度,人坐在艇里,不一会就浑身湿透,衣服跟洗过的一样。而每次保障飞行任务,官兵们在艇里一呆就是6、7个小时。靶场的岸上观测哨比较简陋,加上湖上的蚊子个大性猛,观测班的战士在观测计算完一组数据后,手上腿上全是被蚊虫叮咬的包。


汽艇班士官刘力说,前年初冬的一个上午,部队接到紧急任务,要将几天前飞机投放的水雷训练弹打捞上来。虽然有专业的打捞船,但是仍然需要人潜下去把训练弹周围的淤泥挖掉,并将绳索套在训练弹上。汽艇班5个战士轮流下水,刘力是汽艇班水性最好的,于是主动承担了潜水套绳的重任。刚刚清理过淤泥,湖水相当混浊,几次潜下去又浮上来,鼻子、嘴巴、眼睛、耳朵里全是泥巴,加上天冷水寒,冻得大家直打颤。但是谁也顾不了那么多,简单冲洗一下就又跳入了水中。等水雷全部打捞上来的时候,全班战士都累得筋疲力竭,冻得说不出话来了。第二天,全班人员都病倒了,盐水挂了一个星期。


空中力量的战场支配力主要通过对地攻击来实现,而靶场就是锤炼航空兵部队对地攻击能力的“磨刀石”,每一次保障任务,都是战争的“彩排”。


水上靶场在夜间轰炸科目保障过程中,汽艇班要在轰炸前一个小时提前上岛,将靶标上的煤油桶点着,这叫“点灯”。正常情况下,点燃油桶一次可以保障夜间轰炸5个小时。2003年初春的一个下午,靶场接到“子夜轰炸”科目保障任务后,立即进场准备。当一切准备就绪后,靶场上空天气开始阴沉下来,由于没有接到撤消或者行动顺延的通知,汽艇班的官兵一直坚守在警戒区域待命,1个小时、2个小时……直到4个小时过去了,当大家都以为飞行已取消时,却接到“飞行顺延,飞机40分钟后到达靶标实施轰炸”的命令。这时,油桶中的油马上就要烧完了,情急之下,时任指导员吴新平带领汽艇班的战士们,摸黑爬到靶标上给“导航灯”续油。官兵们脱下身上的棉衣,浸湿后把“灯”盖灭,待“灯”熄灭后重新加上油,再把“灯”点着。初春的深夜,气温只有零下4摄氏度,寒风袭来,官兵们冻得直打哆嗦,但是为了不耽误飞行,他们咬紧牙关,在一只手电筒微弱灯光的照射下紧张而有序地完成了“续油”任务。20分钟后,看到战机飞临靶场上空,准确命中目标,大家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靶场就是和平时期的战场


靶场就是和平时期的战场。这里常年弹声隆隆、硝烟弥漫,训练高峰期,投掷的炸弹和鱼雷数以千计。就在这种高风险的保障中,官兵们面临着生与死、苦与乐的考验。


寒冬腊月,水上靶场天寒地冻,整个湖面都封冻了,冰有一尺多厚。北风刮在人的脸上如刀扎针刺一般,官兵整天在野外保障,脸上的皮整片地脱下来,擦脸油护肤霜都不管用。一年冬天,从码头到靶标岛的5.8公里航道全部被封冻,两艘警戒快艇被冻在冰窟中。靶场接到上级通知,第二天就有飞行保障任务。场领导一声令下,全体官兵从天不亮就开始抱着木柱、抡着铁锤、铁钎下湖破冰前行。几个战士在破冰中因木棍断裂,跌进零下5度的湖水里,却没有一个人要求下“火线”。每个人的手上都磨出了几十个水泡,浑身又酸又痛,直到下午2点多才抵达靶标,将保障物资运抵指定区域。上级首长称赞:“在你们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在关键时刻体现出来的过硬的战斗精神,来源于靶场官兵近半个世纪点滴的培养。靶场地处湖堤脚下,出入必须从堤坝上走,每逢下雨,堤坝土路上全是雨水和泥浆,自行车根本不能骑。一次,司务长刘开忠和副场长一起冒着倾盆大雨起早到镇上买菜,走到后来鞋子根本没法穿,两个人只有光着双脚,每人挑着两个箩筐,深一脚浅一脚,来回整整蹒跚步行了80多里路,直到晚上6点多才把菜挑回来。


2001年5月,士官邱长振的父母遭遇车祸,父亲的腿受了重伤,母亲的胳膊摔断了。当时正逢飞行旺季,靶场气象专业只有他一个人,邱长振强压悲痛,没有向组织提任何要求。直到飞行训练保障任务结束后,他才向党支部请假,想回去看一看父母。


水上靶场所在地区的地下水矿物质含量超标,常年在这里工作的官兵不同程度地患上了胆结石、尿结石等疾病。一次,观测班战士马勇中午吃饭后肚子疼,他以为过一会就没事了,就照常上了观测哨。谁知到了晚上,他的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豆大的汗珠湿透了军装,最后终于倒在了哨位上。官兵们拆下门板,冒着大雨赤脚抬着他送到10多公里外的地方农场医院。经检查,是尿路结石紧急发作。出院那天,看着排着长队来接自己的战友,结石疼起来都没有流一滴眼泪的马勇,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两行热泪。正是这些年轻的靶场兵,以他们稚嫩的肩膀,把责任连同生命一起扛在了肩上,在一次次考验中,锻造出了过硬的战斗精神。


靶场所在湖区鱼类资源丰富,渔业生产兴旺,沿湖地区共有1000多户、近万名渔民,他们长年生活在渔船上,主要以养殖和打渔为生。随着地方渔业和养殖经济的飞速发展,国防利益和渔民的切身利益矛盾越来越突出。


水上靶场不应仅仅是磨砺御敌之剑的“磨刀石”,而应成为促进经济发展、军民和谐共享的“沃土”。场站站长、政委带领靶场官兵一方面深入到沿湖渔民家做思想工作,讲清没有强大的国防就没有人民幸福生活的道理,另一方面采取得力措施,保证各项渔业生产活动的绝对安全。同时,他们还利用靶场拥有气象、导航、观测的便利条件,给广大渔民传授湖泊的水文气象知识以及靶标附近湖水流速等知识,支援他们的水产养殖和渔业生产。


一次,官兵正在执行巡逻任务,发现渔民老王正在警戒区域内打渔,大家一边劝他离开,一边帮助他在警戒区域之外找到一处适合打渔的位置。炸弹爆炸之后,受到惊吓的鱼群正好钻进了老王的渔网里。那次,老王打的鱼装了满满一船。从那以后,老王对靶场的官兵特别信任和感激,平时还帮着做其它渔民的思想转化工作。


平时,官兵特别注意遵守群众纪律,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不惊扰渔民的养殖和渔业作业,巡逻艇出入港口码头总是低速行驶,不鸣喇叭,不拉警报;在湖上巡逻警戒时,遇到渔船主动减速,碰到渔民在船上休息,马上关掉引擎滑行。这些细小的动作,充分体现靶场官兵对渔民真挚情感,赢得了广大渔民的尊重与理解。每年大年初一,场领导总是走上渔船,挨家挨户地走访拜年。农忙季节,官兵主动帮助附近村庄帮助农民抢收抢种。打渔旺季,大家轮流帮助有困难的渔民收渔,运鱼、晒鱼等等。


日久天长,靶场官兵用行动、用真心感动了越来越多的渔民,大家支持国防事业的意识明显增强了,不但理解而且非常支持靶场的工作。尤其是靶场官兵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总是热情地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官兵度过难关。


去年6月,靶场的发电机突然坏了,而第二天就要保障飞行训练。就在大家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附近农场的莫师傅闻讯赶来,二话不说,趴在地上就干开了。莫师傅一干就是7个小时,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钟,终于修好了发电机。


一次,在离靶标不到200米水域,巡逻艇的螺旋浆断了,船失去了动力。再过不到一个小时,飞机就要飞来执行轰炸任务了,情况十分紧急。就在这个时候,正在收网的渔民周以柱放下网绳,开着渔船赶到出事地点,将巡逻艇拖出了警戒区域。等老周再回去收网时,网里的鱼已经都跑光了。老周却笑着表示,个人这点损失算不了什么。


军民相伴创和谐,共筑海防振国威。水上靶场的军民们以这样崭新的姿态,实现了部队战斗力建设和渔业经济建设的双赢!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