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之脐》第十部《宋之脐》


历史之脐系列,宋之脐


宋朝也是我国历史上争议颇多的朝代。有人说宋朝是我国历史上最软弱的朝代,也有人说宋朝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之一。这个我们暂且不去争论,单看看宋朝这个个体,在它的那段时光中,它的肚脐在哪里显现了。

960年春,后周禁军统帅赵匡胤,谎报北汉和辽朝会师来攻,于是奉命带兵北上,到了开封东北的陈桥驿,遂发动兵变,“黄袍加身”,回师都城,夺取了后周政权,定国号为“宋”,史称“北宋”。 北宋在建立后的第四年,就开始进行统一全国的军事行动。北宋最高统治者认为,当时对辽朝还没有取胜的把握,只能在边境上采取守势;而南方割据政权统治区域大都是物产丰富的地区,这些政权的实力又较为薄弱。因此,其统一战略部署是先消灭南方的割据政权,然后北上削平北汉以及收复幽云地区,即所谓“先南后北”。 979年,宋太宗亲率大军出征北汉,把“十国”中的最后一国灭掉,消除了五代十国分立割据的局面。

相比起宋朝之前的唐末和五代时期来说,宋朝的政策和改变确实是行之有效的。宋太祖通过“杯酒释兵权”的措施,禁军不再设置最高统帅,罢殿前都点检、副都点检及侍卫马步军正副都指挥使的职位,而且把禁军两司(殿前司和侍卫马步军司)分为“三衙”,即殿前司与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鼎足而立,使得“兵无常帅,帅无常师”,防止军队为将领所私有。从此结束了武人专横跋扈的局面。北宋加强中央集权的措施,对解决中唐、五代以来藩镇跋扈的局面,对维护国家统一,起了重要的作用,在客观上也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是,这些措施虽然解决了中央与地方藩镇的矛盾,却种下了“积贫积弱”的祸根。

有人说,总感觉宋朝给人以文弱的感觉,就是因为整个宋朝的治国倾向就是重文抑武。可是宋朝的邻居却是一个个虎狼之国,勇猛彪悍。北宋初时,两度出军攻辽,企图把契丹势力驱逐出长城,可是全都失败了。从此,北宋对辽采取被动防御的方针。以后,北宋对党项贵族的战争也多失利,民族矛盾相当严重,边疆也不断出现危机。北宋与辽、夏每次战争的结果,都是屈膝求和,并奉献出大量银、绢。如1004年,契丹大举攻宋,一直打到黄河北岸的澶州。后来北宋虽然打了胜仗,但最后却订立了屈辱的“澶渊之盟”。 澶渊之盟规定:北宋每年给契丹银10万两,绢20万匹,称“岁币”;北宋与辽朝确立为叔侄关系;双方开放边境贸易等。宋仁宗期间,西夏皇帝元昊对宋方又发动多次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双方损失都很大,结果订立和约。史称“庆历和议”。和议规定:元昊取消帝号,接受宋朝册封;宋方每年给西夏银7.2万两,绢15.3万匹,茶3万斤,称“岁赐”;开放双方边境贸易等。契丹乘机要挟,北宋又增加岁币银绢各10万,先后合计50万两匹。庆历和议订立后,西北边境平静了20多年,到1066年,西夏又开始挑衅,战争又不断继续。长期的战乱使广大北方地区的农民遭受宋、辽和西夏统治者的重重迫害,生产和生活都受到很大的影响。

一个叫岁币,一个叫岁赐。药的名字换了,但是内容和实质都一样。


其实此时,宋朝的肚脐已经显露出来了。整个北宋的后期,从澶渊之盟之后,每年都是在积攒岁币和岁赐,转嫁矛盾给与了百姓,就算北宋灭亡于女真人之手,跑到东南偏安的南宋,也继承了岁币这个负担,而且更加是尊称女真人为父皇。


宋朝的肚脐,不论北宋还是南宋,就从澶渊之盟左右开始了。

有人说了,既然澶州城宋军击败了契丹人,为什么还要与契丹人签订带有耻辱性的澶渊之盟呢?其实看看宋朝的内政外交制度就可以知道了。

刚才已经说了,宋朝是重文抑武,担心的就是唐末和五代时的军人篡政,或者担心戍边的将军形成自己的割据势力或武装集团。以北宋初年为例,戍边于北方的军队,多以当地人为主,而且年龄基本都在四十岁之上,青壮军士大都抽调到汴梁充任禁军,全国其他各地驻守的军队也少得可怜,有时候一座县城只有若干马军和步弓手,全国主要的军事实力都在首都附近,而且禁军的指挥权在皇帝手中。难怪北宋初年的时候,皇帝动不动就要御驾亲征,不是宋朝皇帝喜欢身先士卒,而是他们放心不下将禁军交于他人指挥。皇帝亲征有两个条件,第一,此战定胜,皇帝亲征可大振国威;第二,此战不得败,皇帝亲征已属无奈之举。而宋初的皇帝亲征,基本上都是与契丹人作战,作战了那么多次,还要御驾亲征,就说明哪一次也没有胜利过,基本上可以说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澶州城下,宋军击败契丹军队,除了因为黄河天险的缘故,就是因为毕竟是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契丹军队长途奔袭,以骑兵为主,后勤补给无法跟进,因此也希望尽快了解此战。宋朝也希望契丹人赶紧乖乖回家,不想乘胜追击,如果一员上将率领精兵追杀已经溃败的契丹军队,必获大胜,也许能乘胜收回幽云十六州,然而,皇帝想的如果那样必将派驻重兵戍边,很容易形成藩镇的尾大不掉的态势,不如我们守好自己的东京汴梁,安稳过日子。

于是,澶渊之盟的条款很快的就被定了下来。契丹人乐不得的接受了这一揽子计划回草原了。

澶渊之后的宋朝,开始了“病”后的恶性循环,在北方强敌每年用岁币来扩充自己的实力,积极备战的时候,中原这里只会将压力转嫁给日益疾苦的百姓。不过,另一方面,这样的宋朝却拉上了一个垫背的,就是契丹人的大辽国。由于一味防守的政策和每年丰厚的岁币,使得辽国的日子过得是相当的舒服,渐渐的,声色犬马也代替了刀马骑射,原本彪悍的契丹人越来越多的习惯了享乐和好逸恶劳,辽国也渐渐的腐朽了,这里面不能不说没有宋朝的“功劳”。契丹人的身后,又一个彪悍的民族慢慢的强大了,就是女真人。女真人的迅速崛起,摧垮了辽国腐朽的政权也有宋朝的一功啊!直道以后,南宋养肥了女真人的金朝,也使得女真人能征善战的战士刀枪入库,换上了大酒杯,骑马的屁股坐到了软床上,眼前的鲜血和刀枪换成了四面八方的歌伎舞女,结果曾经强大的女真人的身后又多了一个更加彪悍、更加嗜血的民族,蒙古人。蒙古人灭金,就像女真人灭辽一样,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宋朝的内外政策不仅仅影响着自己,连邻居也被它娇惯坏了,把两个曾经是勇猛无比的马背上的民族硬生生的拉到歌舞升平的座榻之上。

厉害的宋朝啊!


北宋是亡于徽、钦二帝手中,尤其是宋徽宗,荒淫腐朽,他最宠信的官僚是被称为“六贼”的蔡京、王黼 、童贯、梁师成、李彦、朱勔以及杨戬、高俅等人。南宋亡于谁,就不好说了,因为从南逃得宋高宗起,就都是维诺之帝,被背着一起跳入海里的小皇帝怎么能承担起亡国之责呢。


宋朝灭亡的责任在于政策上的失衡,还有就是历史的必然,侧有强邻不是宋朝的错,但是视强呈弱就是宋朝的不对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