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山下 第一卷 练兵 第四章 共产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9/


又有两个日本兵被活劈在三江城的大街上,花花绿绿的肠子流了一地,老远就能闻见脏臭的腥味。渡边彻底愤怒了,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噼噼啪啪抽了宪兵队长小泉十几个耳光,吓得刘明泉肠子都要抽筋,若不是在椅子上坐着,恐怕早已瘫倒在地。

“刘主席,你也有责任,前几天你是怎么向皇军保证的”渡边整理了下快要打脱的手套,冷冷地朝刘明泉笑道。

“渡边太……太君….边……太君!”刘明泉努力地想从椅子上站起来,腿却不听使唤,舌头更是在嘴中乱窜。

“共……共产党……”刘明泉咬着舌尖总算挤出了三个字,那两个日本兵是不是被共产党所杀,他根本不知道,但现今只有共产党才能帮他逃过那十几个耳光。

共产党这三个字犹如一记闷棍砸在了渡边的头上,他的弟弟就死在平型关,渡边死死的盯着刘明泉,双眼凶光突显,一把抓住了刘明泉的脖领,把他提了起来,狠狠地说道:

“你说三江城里有共产党?”

“有……有……早就有了….”刘明泉更加结巴了,双手紧紧的住渡边的手,既不敢去掰,也不敢挣脱。

“巴嘎!为什么不报告!”渡边一把把刘明泉推倒在了椅子上。

“去,把他们全部抓起来,杀……全部杀光…..”渡边指着门,大声冲刘明泉吼道,双眼充满了血丝。

刘明泉象得了主子的特赦令一样,从椅子上蹦起来,连滚带爬出了办公室。

滚出办公室的刘明泉仍然惊魂未定,在当汉奸以前,他即是国民政府的秘书长,又是三江城国民党党部副主任,跟共产党打了多年的交道,所以是相当了解。

“如果共党成了皇军的心腹大患,那我手中岂不又多了一张王牌。”刘明泉想到这里,又沾沾自喜起来,因为说道对付共产党,在三江城他说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但眼下共产党又在哪里?他们无处不在却又行踪飘忽,刘明泉一阵抓耳挠腮,突然想到在城西的监狱里还秘密关押着几个共党嫌疑犯,那是要当作礼物献给皇军的,这几天一高兴竟然忘记了,恨得刘明泉直想抽自己大耳刮子,连忙喊上卫兵,得胜似的朝城西奔去。


在城东的一处宅院里,十多个共产党正秘密进行着撤出三江前的最后一次会议。

张国中有点魂不守舍,自从欧阳彤若回到麒麟镇后,满脑子都是欧阳的影子,几次想去麒麟镇,却走不开,他有点害怕,害怕欧阳真的成了徐家大院的儿媳。

“张副书记,请你谈一下泰州的情况。”三江地委书记刘瑞民看了张国中一眼,张国中是他培养的干部,知识分子,对党忠诚,革命热情高昂,一直就是三江地委年轻人中的一面旗帜。但今天张国中竟然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显得心不在焉,这让刘瑞民感到非常不满,口中的小张也成了张副书记。

刘瑞民的话把张国中从欧阳彤若的身上拉了回来,国家危亡在即,自己竟然还沉浸在儿女情长中,张国中顿感羞愧万分,站起来说道:”我们必须狠狠的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你谈谈泰州的情况!”刘瑞民挥了下手,打断了张的话。

“日本人绕开了麒麟镇,直接占领了泰州,县委遭到汉奸胡安的破坏,两名同志牺牲,遵照地委的指示,我们已将国立中学的一部分学生组织了起来,成立三江地区第一支抗日游击队……”

“很好…….”刘瑞民扶了下眼镜,对张国中的不满一扫而光,“经费,枪支的问题你们怎么解决?”

“既然日本人绕过了麒麟镇,那我们就过去,相信在那里能筹到足够的经费和部分枪支。”

一听这话,刘瑞民更高兴了,他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有胆,有谋,有识。

“但我们缺乏军事斗阵经验,更缺乏军事人才。”张国中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个不是问题!省委已经给我们派来了一些军事干部,而且以相当便宜的价格从国民党的溃军中购买了些枪支弹药。”

“军事干部?”张国中瞥了一眼旁边的几个商人打扮的人, “难道是他们?”

“小张,你继续!”

“按照中央的指示,我们今后的斗争将以麒麟镇周围的农村为主,以玉溪山为依托,成立农村基础政权,组建统一战线,建立抗日根据地。”一说到麒麟镇,张国中心中一痛,狠狠的瞥了旁边的白云龙一眼。

白云龙是麒麟镇白家的单传儿子,二十有五,浓眉大眼,为人颇为豪爽,因在平型关大捷之后,吵吵嚷嚷地要加入共产党,在麒麟镇得了“百疯子”的绰号若不是白家财大气粗,又加上国共合作,恐怕早被投进监狱了。但在认识了刘瑞民以后,他却不再提共产党了,而是专心帮父亲打理生意,并按刘瑞民的指示,暗中以白家工厂招工的名义收容了一批青壮难民,那购买枪支的经费也是出自他手。但在张国中不明白,这么一个资产阶级的纨绔子弟怎么就成了同志了呢?他们不正是纯正的布尔什维克的革命对象吗?。

接下来,刘瑞民宣布了成立三江抗日游击支队的事宜,游击队受三江地委领导,一名叫郭东的老红军担任了支队长,张国中任支队政治委员兼任泰州县委书记,让张国中不满地是白云龙竟然也担任了支队的副队长还兼任副政治委员。

就在日本人占领泰州的两天后,张国中把一部分泰州中学的师生拉出了泰州城,与白云龙的难民队伍合并,成立了三江地区第一支抗日武装—三江抗日游击支队,下辖三个中队,郭东带来的三个军事干部担任了队长,全队200多人,100余条枪。当天晚上,郭东与张国中带领着两个中队,杀奔了麒麟镇,虽然大多数人还没有学会怎么用枪。

麒麟镇是安静的,连往日熙熙攘攘的运河也安静了下来,甚至在镇子的中央就能听见镇子西边的潺潺溪水,整个麒麟镇如同一个刚经历分娩剧痛的产妇,静静地躺在夜色中。

徐家大院灯火通明,兄弟三人,正坐在大厅的两旁,丧父之痛依旧挂在脸上。

“日本人怎么绕过去了?”徐家胜首先开了口。

“明摆着,关上大门逼我们当汉奸。”徐家茂解释道。

“休想!我一营的弟兄可不是吃干饭的!”徐家才身上的军装在灯下显得更加不协调。

其实他那个所谓的营在这几天中已经跑了大半,两个连长竟趁着徐四爷大丧的间隙,拉着队伍投奔了泰州的胡安。

“老二,你还是把你身上的军装脱下来吧,省得让人看着心烦。”徐家胜不耐烦的看了徐家才一眼。

徐家才自知理亏,也未与大哥争辩,父亲的过世有他们“国军”一半以上的“功劳”。

“父亲去了,作为大哥,我有保住徐家大院的责任,我觉得咱们还是分家吧!”

徐四爷死了,徐家胜原形毕露了。

徐家胜的这一句话,让家茂和家才两兄弟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分家?”

“父亲的尸骨未寒,你怎么能这样。”

“大哥,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只有分家,才能保住徐家大院!”徐家胜缓缓而道。

其实徐家胜在内室李氏的鼓动下,早就想分家了,自从家茂回来以后,就一直就暗中倒腾,徐家有多少家底只有他最清楚,现在自然是分家的最好时机,

三兄弟一通大吵,连后院的丫鬟佣人都惊醒了,徐家才更是火冒三丈,一脚踢碎了一张水曲椅子,要不是徐家茂死活按着,徐家胜恐怕早遍体鳞伤了,徐家胜虽满脸恐慌,却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分家。

徐家茂尽了全力,才让徐家才坐了下来,不一会的功夫,陈管家阴着脸抱着一摞账本,走进了客厅。

房契、田产被一股脑的搬到了桌上,花花绿绿,摆了一大桌子,徐家茂也暗而一旁的徐家胜看得脸都绿了,咽了口吐沫,结结巴巴的说道:“两位兄弟……就这些了……”一不留神差点把“咱们分了吧”说了出来。

“呵……大哥什么时候结巴起来了。”徐家胜斜了一眼徐家胜,嘲笑道。

“这些东西我不要,既然大哥想要,给折个价吧。”徐家茂的心思根本没在这些东西上。

“三弟不要,我也不要!”

徐家胜一听这话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但父亲大人刚丧,还是要做点面子,于是抹了一下口水,撇开了腔。

“父亲啊……您把这么大家业留给了孩儿……让孩儿……”

“够了!”徐家才一掌拍在茶几上,茶碗蹦起老高。

“折价……这好说,只是这乱世的物价……”

“只求大哥赏几个,够我们两兄弟吃饭就行。”徐家茂冷冷地说道。

“好,那就按两位兄弟的意思,这些房产、地契我们分成三份折价,米店、布店、存货分别折价。”

“徐婷的那份呢?”徐家茂冷笑道。

“他一个女孩子家,没资格分,早晚给她找个好人家…..”

“就大哥你有资格?”徐家才掏出了手枪,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好….好….给她一成。”徐家胜一看这架势,软了下来,这也在麒麟镇开了先例,分家,哪有女人的事。反正这些年徐家胜的私藏也够支付了。

成家难,分家易,不一会的功夫,偌大的徐家就被分成了四份,家茂和家才两兄弟各分得4万大洋。

徐家胜得意极了,强咬着舌头没让自己笑出来,徐家至少有一半的家产到了他的手中。

“等等……还有!”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管家开了口。

“还有?”三兄弟同时吃了一惊。

“四爷三年前就开始窖银……在后花园。”

陈管家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本小账册,徐家胜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窜了一起来,抢过了账册,一看之下,只想拿头撞墙,竟然有八万之巨,惊得他只想拿脑袋撞墙,账本的最后一页,有徐四爷的亲笔手书:谁分家,谁不得!

“这….这….怎么可能。“徐家胜语无伦次,直感到天旋地转。

“大少爷,您做的哪些事怎么能瞒地过四爷的火眼。咱们家可是三江第一粮商。”

当三兄弟把窖银挖出来时,徐家胜瘫坐在地上,闻讯赶来的李氏更是嚎啕大哭,象被人抢了孩子般。

还没等李氏哭完,郭东、张国中的人马就跟徐家才的连队在徐家大门外对峙上了。

“大哥,现在你是徐家大当家!”

“大哥,您看着办吧!”

徐家才招呼人把银元抬进了库房看管好,与家茂抬起徐家胜向大门走去。


张国中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见国民党士兵,他本不应该来麒麟镇,但为了欧阳他还是来了,同时他还要会一下徐家茂,一想到徐家茂在他和欧阳面前求饶的场面,张国中也来了豪气。

“谁挡我们谁就是汉奸、卖国贼!”张国中拨开了众人,挤了过去。

“鸟毛灰!”

连长郑三用驳壳枪顶了一下帽檐,迎了过去。

这郑三原是泰州的一个屠夫,天生神力,三百多斤的肥猪一骨碌就能搬到杀猪台子上,对徐家才可是忠心耿耿。

“再走一步,老子蹦了你。”郑三抬手把枪口对准了张国中。

张国中心中一紧,如果停止不前就是示弱,但那愣头青万一开枪。

“不能示弱……不能示弱……”张国中暗自鼓劲,又上前迈了两步。

“狗日的!”

啪!那郑三手一沉,一枪打在了地上上的青石板上,顿时火星四溅。双方一阵稀里哗啦的拉枪栓声。

就在这时,徐家三兄弟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张国中松了一口气,但一见徐家茂,眼睛里就冒了火。

徐家茂也楞了,他怎么看都觉得眼前这个人眼熟。

“都是自家兄弟,都是中国人,别伤了和气,里面请,里面请。”徐家胜连忙打起了哈哈。

张国中狠狠地瞪了徐家茂一眼,跟着众人进了客厅。

他有点失望,欧阳彤若并没有在客厅里。

郭东说明了来意,言短意明。

徐家茂瞧此人然面沉似水,目露精光,绝非等闲人物。

各自介绍之后,徐家茂这才知道先前这个熟悉的人竟是张国中,他隐约记得徐婷曾经说起过这人,但一想到他是共产党,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老同学,这好说……好说……”徐家茂接过了话茬,“中华男儿自有守土抗日之责,你说是吧,大哥!”

张国中却不认这个老同学。

“你们认识?”郭东问道。

“嗯!”张国中回答极冷。

“那请贵部开个数目。”徐家胜笑了,又有了鬼主意。

“三千大洋!”郭东也知道细水长流。

“好!”

谁都没想到,徐家茂抢先答应了,立马吩咐人从库房取来三千大洋。

张国中没话说了,却不想走,他在寻找着机会,队伍要上玉溪山,再见欧阳彤若,那可难了。

“欧阳彤若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有几件事情我想给她交代一下。”

张国中万般无奈,只好编出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用了,张校长,什么事情我转告我嫂子。”徐婷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客厅。

“大人插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快把你嫂子叫出来。”徐家胜幸灾乐祸的说道,对于欧阳彤若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我说不用,就不用!”徐婷把头扭到了一边。

郭东暗叫不好,连忙给张国中使了几个眼色。


徐家茂顿时明白了,眼前的张国中就是欧阳彤若心中那个人,虽然他曾经答应过欧阳彤若,但作为一个男人,也有一股醋意涌遍了全身。但转念一想,他似乎更应该成全他们。

“张政委执意要见二嫂,所谓何事?”没等徐家茂开口,徐家才哈哈笑起来,“哈哈,早听说贵党共产共妻,难不成这是真的。”

欧阳彤若相貌那可是男人见了都眼馋,徐家才一年前丧妻,对欧阳彤若也有了点想法,常借看徐婷的理由往泰州中学跑,毕竟当时徐家茂音信全无,嫂子续嫁小叔子,在麒麟镇不算什么。但从徐家茂回家之后,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对这个三弟总有点不冷不热。

“胡说八道!”郭东一拍桌子,喝道,“我们的兄弟在前方拼命,有人却在后方造谣中伤,甚至不放一枪,把三江城让给日本人,要不然哪有你我见面的机会。”

郭东一阵冷嘲热讽,一下子戳到了徐家才的痛处。

“告辞!”郭东一拱手,率众离开了徐家大院。

张国中无奈之下,也跟了出去。

其实欧阳彤若就在客厅屏风后,她几次想冲出去,但却忍住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等张国中走了以后,她偷偷地望了一眼,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咬着被角,哽咽起来。

麒麟镇一行,令游击队收获颇丰,不仅搞到了几十条枪,还有万余大洋,这令郭东吃惊不小,连连暗叹麒麟镇的富庶,但更让他庆幸的是这支队伍,几乎全由爱国学生和充满仇恨的青年难民组成队伍,有着远大的未来。一路上他一直盘算这今后的计划,等到驻地的时候,已经胸有成竹了。他也觉察道了,眼前的这位搭档,似乎跟徐家大院有些瓜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