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吮吸--南京人心中的南京大屠杀

血色的吮吸/我很痛--是谁让王耿教授老泪纵横的?



血色的吮吸


最后一滴奶水

哭泣着

在刺刀的挤压下

在被攻陷的

城墙的崩溃中

在婴儿的

饥渴和涕叫中

沁出母亲的

乳尖


那个

在惊恐中

发出绝望的

哀嚎的

异国兵士

那个兽形的

枪刺

狞笑着

又,刺了过来


突刺的穿透声

响彻了

七十年的城市

在南京上空

我的母亲

就这样,无力地

颓然扑倒在

依然颤动着的

还在哭泣的

大地


她惨笑的魂

忽然昂扬着头颅

探望着

怀抱中憩梦里的

孩子

将自已美丽的乳

和她

青春的瑰丽

献给我

最后的吮吸


她妩媚的笑靥

凝固在

仲秋和处冬的

交界

上世纪

一九三七

最极寒

最凄美的

破晓


妈妈的乳

甘冽的清香

用生命中

最壮烈

最沉重的遗嘱

召唤我

不要背叛

那些

余温尚存的

乳,那

黎明前的

血色





说明: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的七十周年祭,追悼亡魂的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城。入夜,市民们点燃了三十万支泣血的红烛,寄托浩劫中往生的三十万亡灵。正在奋笔疾书他已开工三年、再有数年方可付梓的史学巨著《氏族世系学—传说时代中华氏姓始祖的信史重构》中的鬼谷七十七世孙王耿教授,忽然被多年陪伴他闭门造车的,那台老掉牙的电视机的一个画面所震撼,己处在全天悲奋状态极点阶段的鬼谷先生顷刻间再也强忍不住泪水,遂于老泪纵横、泣不成声的唏嘘咽塞中中断论述而涂成此诗。


题记:诗歌《血色的吮吸》的题材,取裁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发生于南京大屠杀中的一个真实的历史画面:一个今存的南京市民的母亲在被日本军人刺中心脏、扑倒于地时仍温暖地怀抱着她的不到两岁的幼子,就在她生命即将结束的瞬间,她忽然挣扎着撑起她伟大的身躯,将胸部哺喂于婴儿的吮吻之中。电影《南京》《屠城铁证》《一九三七》等均有稽于是。今天刚刚再建落成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十组大型铜雕中亦有载塑,画面磅礴,至具震撼。铜雕由中国雕塑学院院长、南京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吴为山教授创作。




昆明诗人余地割喉自杀!

他想在家专心写作,但是生活并没有给他专心写作的环境。他的妻子被查出患有肺癌,他的双胞胎儿子中的一个因为心脏问题需要接受手术治疗,对于一个仅靠稿费生活的人来说,他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余地《诗人》


在这个年龄,

诗来找他,

像一个送葬的人。

面对敞开的坟墓,

他醒悟,

诗意像一道黑暗。

诗人,

来自何方,

去向何处?

他写着遗嘱。


余地《远行》


还有什么不能放下?

如果再来一次。

他只有一种选择,

祈祷上帝的骰子,

正好落在自己面前。

一片发黄的树叶,

被风吹落,

他听见了那种轻微的脚步。

它将逐渐地腐烂,

化成泥土。

他早已知道,

根本不必恐惧。

在闭上眼睛之后,

将开始又一次远行。

--

在结束与妻子姚梦茹的争执后,他突然安静下来。

“好了,没事了,你去洗澡吧。”余地,这个刚满30岁的诗人,坐在客厅那张单人沙发上,低着头,瞥了眼扔在一旁的菜刀,哑着嗓子对妻子说。

15分钟后,当妻子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时,半躺在沙发上的余地已经满身鲜血,他刚刚用那把菜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他自杀了。

许多年以前,一个叫做余新进的青年,挑着一担行李,离开老家湖北宜都姚家店村,只身来到昆明,他要寻找自己的诗歌和文学的梦想。很快,他给自己起了笔名“余地”。

那时,他不会想过,会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10月19日,余地死后的第15天,身患肺癌的妻子姚梦茹,带着出生百日的孪生儿子平平和安安,回到山东淄博的娘家,几天前,她的母亲,因为心脏病去世。

“我和姐姐这几天都在忙着料理母亲的后事。这段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突然不想见任何人,就一个人,守着孩子,静一静!”面对《新世纪周刊》,姚梦茹,这个23岁的年轻女子,一脸悲怆。


“这将是本年度云南文坛最惨痛的一个事件!”

10月7日中午,正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的女作家半夏在论坛留言感叹:


“诗人余地

离我们而去

不给朋友

诗人

一丝余地 ?”老作家李霁宇,这样表达了自己的哀伤和惋惜。


--余地《刀》:


最后一夜

一把刀子正在缓慢地移动。

所有的血液正在渐渐地凝固,

一把刀子的光芒竟是如此的寒冷。

没有人看见一把刀子,

正如他们始终无法看见自己。

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一把刀子,

它的弧线如此优美。

一把穿过天空的刀子,

它始终不肯生锈。


学妹 14:42:23

可能生锈就好了!也是无奈

鬼谷七十七世 14:43:07

没办法的

鬼谷七十七世 14:43:23

迟早的事

学妹 14:43:32

是的

鬼谷七十七世 14:43:38

还有跳搂

学妹 14:44:15

不过要是有人关心帮助就好了

鬼谷七十七世 14:44:26

还有在鼓楼广场花坛水龙洗裤头

鬼谷七十七世 14:45:22

这是他们美丽幻想或悲壮人生的一部分

鬼谷七十七世 14:45:50

是他们人生乐章的转捩点

学妹 14:46:17

谁?你吗?你现在活的还是不错的了!别无病呻吟了

鬼谷七十七世 14:46:43

他们因此让他们和他们的诗真的活了

学妹 14:47:36

这就是人死流名啊

学妹 14:47:48

鬼谷七十七世 14:47:59

悲壮和苦难的情绪由民族和百姓的感觉而生

鬼谷七十七世 14:48:48

其实跟自已的经济或情感状态无太大关系

学妹 14:49:15

但是基础

鬼谷七十七世 14:49:23

最多只是诱因或起爆点

学妹 14:49:35

是的

鬼谷七十七世 14:49:52

背景只能是民族和百姓的感觉

鬼谷七十七世 14:50:29

这个报导歪曲了余地的价值

学妹 14:51:11

每个国家都会有这样的事的!只是能否做的更好

鬼谷七十七世 14:52:14

富强而繁荣的社会,潦倒而绝望的诗人,这不单单是诗和诗人之死

学妹 14:53:13

他们应该是属于感情脆弱的弱势群体

鬼谷七十七世 14:53:17

我很痛!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1:15:29 被鬼谷七十七世孙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