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遭 遇 盖 章

遭 遇 盖 章


按照国家人事部门,招录公务员都要经过报名、笔试、面试等等一系列的程序,最后,由人事部门层层下发文件,直到县市人事局。由人事局向用人单位印发分配通知。至此,被招录的人员就基本上可以称作准公务员了,为什么说是准公务员呢,因为按照规定,还有一年的试用期,试用期满后才是国家正式公务员。走到这一步可谓过五关斩六将,实属不易。

我所在的部门目前承担着本单位的组织人事工作。昨天,接到人事局的通知,说你单位新分配的几名人员可以报到了。根据以往的惯例,在正式通知被招录的新人上班之前,还必须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工作要做:办理编制、工资等有关手续。要不然光干活不发工资谁愿意。这个手续说麻烦也不麻烦,简单的说,就是给一份表格盖章,一式三份;繁琐一点的地方就是要往返好几个部门盖章。

事情就出在这个盖章上。一说起盖章,大家就很敏感。

这份表格一式三份,每份上除了用人单位的一个印章以外,还有编委、财政、人事三个单位需要盖章,没有注明哪个部门盖章的先后顺序。以往,这些工作有专门负责这项业务的同事来处理,今天就这么不凑巧,这个同事一大早就出差了,还有两个财务人员在进行业务培训,部门就剩下我和去年才参加工作一个内勤。我也是刚到这个新岗位没几天,除了这些手续上标明的需要盖章的部门,这里面有什么名堂我也是两眼一抹黑。所以,我就对内勤说,你到这些地方去办理这些手续吧,不过要抓紧时间,最好赶在下班之前把事情办妥,这样今天就可以通知新同志明天一早统一来报到,要不然还要耽误一天,现在各个部门都很缺人手。

小内勤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给我打电话来了,听话音明显是受了委屈。内勤诉苦说:“我现在人事局,盖章怎么这样麻烦啊,这上面可没特别说明盖章的顺序。可这里的办事人员说必须先到编委,然后才是他们。可编委离这还远着呢。”我大概算了一下,按照这个说法,先去编委,然后回头再到人事局,之后再到财政局,最后把所有的章子盖完还要到人事局,给他们送一份完整的手续,来回光溜圈子了,时间就白白浪费在跑空趟了。我给内勤回话说,你在原地等着,我马上就到。我本想,不管怎么说,我毕竟在行政单位工作了这么多年,在各个单位或多或少也混个脸熟。可一到地方我也愣了一下,这个小伙子我也不认识。只好给人家说好话,可这小子软硬不吃,坚持不干。无奈之下,我就去找主管他的副局长,这个副局长说,反正是坐车嘛,你就先跑编委吧。这个主管的领导看来很是支持手下的工作。没辙。按照人家的吩咐去做呗,也许是有了什么新规定我们没有掌握吧。

我一路上都在认真领会人事局的那个小伙子的讲话精神,不知不觉就到了编委。前来办理同样一件事情的人很多,当时还有些纳闷,怎么编委也是这么忙啊,后来稍一思考就明白了,各个行政单位新招录的公务员都是在这几天接到的分配通知,相关手续也就集中了。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先核对编制,再加盖公章,然后再确定编制,虽然时间等得长了一些,但一切总算比较顺利。临走时我就随便问了一下编委的一个领导,是不是有规定必须先来编委盖章,编委的领导说没有这样的规定,至少是他没有听说过。这时,我的想法就不由的多了些,但是没有时间细问了,马不停蹄再次直奔人事局而来。刚走到人事局的大门口,看到了我原先的一个同事,这个同事早在五六年以前从我们单位调出去,到另一个单位担任领导职务,但是现在哪个地方高就,还不是十分清楚。由于是老同事了,平时关系也很好,就热情的打招呼,问他前两天的这次调整把他安排到哪儿了,他调侃说:你太官僚了吧,我还没走几天你就不关心群众了,你哥哥我就在这里――人事局。我说你不好好干你的领导,来人事局干什么,他说人事局就缺他来当局长。我顿时肃然起敬,一个敬礼说:报告局座,失敬失敬。两人就在那哈哈大笑了一番。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怎么踏实,就又打趣了一句“难道他们说得都是真的”,他有些不耐烦了,推了我一把说:别耍贫嘴了,来这是不是找我来了,我知道这几天你们在忙着办理公务员手续,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跑腿的,兄弟你只管吩咐,保证好使。我一听他说这话,心里那个郁闷呐,心想,你怎么就不早些让我碰上,现在才等到这份迟来的爱。刚想就一个小时前的遭遇诉诉苦,可话到嘴边就拐了弯,突然意识到不可以那么随便打人家的小报告,对我和面前这个同志加局长来说可能就是随随便便的几句玩笑话,说完了就完了,可是对人事局的那个小伙子可能就是没完没了。我还是问了局长同志关于盖章子的问题,有没有先后,他说没有什么先后,反正那张表上的四个章子一个不少就行,如果少盖一个公章,顺序排得再整齐也没用,怎么方便怎么来。他不说“方便”倒罢了,一说“方便”,我当时心里可真不怎么“方便”。

之后互相道别,也没告诉同志加局长我具体来做什么,就直奔拿公章的小伙子而去,把已经盖过编委公章的表格递给了他。没想到他又冒出来了一句让我实在是忍无可忍的话:再到财政局去盖公章,最后才是人事局……大家不难想象这句话给我的“打击”有多大。我的那个同志加局长的办公室就在楼道的另一端不远,我当时真想一步跨过去把他“揪出来”和面前的这个“小兄弟”讨个公道。可我看他实在太年轻了,也许我“揪出”他的局长之后很快就放开了,可他的局长要是“揪住”他不放,那我这良心一辈子都过不去。忍了又忍,决意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来“战胜困难”。开始耐心的给他摆事实、讲道理,这期间小伙子一声不吭,看到我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小伙子终于开了金口:“大哥,你别说了,你说再多我也做不了主,我也是刚工作不久,我们副局长就是这样安排的,我得听领导的……..”。听了这话,我愣在那里好半天,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但是有一点,我庆幸自己幸亏没有在同志加局长面前“抬举”这个小兄弟,要不然可就大错特错了。

最后我说:“小兄弟,这样好不好,这个公章你先给我盖上,我立刻就到财政局加盖最后一个公章,然后把盖过全部公章的表格,你留下属于你工作需要的那一份。这样谁也不知道,如果有人问你盖过公章了没有,你就说按照领导的指示,打发我到财政局盖章去了。”

小伙子小心翼翼的把公章给我盖上了。

从财政局回来,一切手续都已办妥。给小兄弟送表格的时候,我对他说,办事的确要有原则,但是原则,有的时候有顺序,有的时候没有顺序……

不知他是否理解我的“讲话精神”……



本文内容于 2007-12-14 6:06:05 被中国哮天犬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