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情亲情友情征文]是谁损伤了爱情的大脑

记得是在一个湿淋淋的下午,在冲澡的地方第一次看到洋梨(杨离)挤出水的青春。

他是用一张罗嗦的嘴巴喷着六种颜色的唾液深深刺痛着我那无奈的心。

“绿裙白纱衣,红伞一伊人。本约黄昏后,谁知中午吻。”

我甚至还没反映过来,杨离手与嘴相接的地方又接连发出无数响声,比宿舍同胞们常玩的手掌击光腚的穿透力还强N倍。

“老弟,我搞定了。……呆什么呆?我是说我把蛛蛛搞定了。祝贺我呀,我现在是全校最爽的爷们。”

事情就是这样,我彻底明白了。就是那个随便就能把她掐死的朱卿,她该死的防线怎么会这样脆弱?记得蛛蛛这个名字还是老子起的呢,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收缩才干,让寝室的哥们都天天“亲亲”。

那真是一个郁闷的下午。

当晚,除洋梨外,全寝室头痛、肚疼、发烧、咳嗽,反正没去上自习,也没去练篮球或足球。欣慰的是看着那三个人照镜子、读诗歌、听哀乐,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衡与安慰。

我们开始议论,为什么会是那个傻冒“折”了这朵鲜花?比起他,我们更是世间才华绝世、潇洒绝伦、勇猛顽强的优秀青年。当初结友好寝室,可是冲我们四人来的,怎么最如意的一个反倒给那小子霸了?老大、老五都在不停地抱怨挑室友(我们五人是经一年的相互考察自动结合的,而且硬挤走了另一个“软蛋”)挑到了不讲道义的。蛛蛛是多好的女子啊!

那晚,洋梨没回来(直至很多年过去,不管他怎么解释我们始终都认为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四个人在两斤猪头肉的照料下,喝光两瓶白酒,就兴致嫣然地谈起了一些“下三烂”的目标。后来还真付诸了实践,在“四骚客”的光环下风光了两年,毕业时被全班投票选举为“四个下三烂”。另一个小崽,嘿嘿,因为曾到几千里外的天山找温暖半个月,后被人举报,背了个处分去找工作。看到他的下场,我们四人集体庆幸那个不该下雨的中午蛛蛛不是叫的我们。

反正,我们要走了,想带走一片云彩,那是混蛋。五个人挤眉弄眼一番,然后有一个幸运的被另外四个半真半假地揍了一顿,以此作为给母校最后的留恋。

江湖一晃是十年。十年江湖让我们紧张于赚钱、谈爱情。五人(都同意再加一个)竟然没有一起聚会过。一想起种种找不到另一半的苦痛,洋梨自然全得买单——他与蛛蛛的儿都到处打酱油了。又过了五年,三十七、八的我们在老五号称专机接送的召唤下,终于得以全部飞往千里之外的一个温泉相聚。

洋梨也是一个人来的。他三口酒下肚就从眼睛里流了出来。老五事先在电话里声称还要揍他,却再也动不了手。相反还只能用“你都已经尝过一遍了,老子现在还是光棍,不活了?”之类的话来安慰他。

这个温泉的晚上,我发现大老爷们其实也很善于拉家常。听洋梨漫谈与蛛蛛的十一年婚姻梦,“十年定律”把三个“新婚”搞得目瞪口呆。

是家规太多,还是爱情衰败?

是工作太忙,还是脾气变怪?

是粗心大意,还是心不在焉?

是儿子太皮,还是奶奶惯坏?

……世间之事,真无奇不有,爱情也会被摧残于“鸡毛蒜皮”。

“老了,蛛蛛老了。”看着蛛蛛牵着儿子的照片,我心里还是闪过一丝泪酸。

“早知这样,你还不如给我们又一次机会。”老五真是个二百五。

没料到洋梨却十分冷静:“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也喜欢她,可当初你们干什么去了?只会装傻充楞,是谁损伤了你们爱情的大脑?”

……

黎明又已轻柔到来,预报今天中午又有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