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旗锐评】小兵杂谈:美伊开战对中国的影响

注:此帖原系小兵为参与某军事刊物的读者互动栏目而作,略有修订

――――――――――――――――――――――――――――――――――――

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不妨将之分解为四个问题来一一分析和作答。

问题一:以我国现有力量,能对中东石油资源施以强有力的控制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虽然国内不少军迷都热切的期盼着我们的军事力量有朝一日能够进入中东地区,但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目标都将是水中月镜中花。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们决不可像当年的秦帝国和前苏联那样,以耗尽国力江山倾覆的惨烈代价去追求完成远远超越自身力量的所谓“宏图大业”。从近些年发生的许多事例中我们都可以看出,中央对这个问题是有清醒认识的。最近的例子莫过于“嫦娥一号”升空,当西方国家大肆鼓噪中国参与“太空军备竞赛”之时,我们异常冷静的对外宣布“中国的探月工程有自己严格的时间表,不会受外界干扰”——这就叫“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说到底,“输出革命”早已成为历史尘埃,假如现在还有谁希图建立全民动员的战争体制,并鼓动中国同西方展开全面对抗的话,那么这人不是思想保守就是别有用心。

军事上既不可行,若依靠我们的外交和经济实力是否可能达成目的呢?很遗憾,同样没戏。石油作为一种价格弹性较低的商品,它的主要利润不是来自产量,而是来自于价格。中东各欧佩克产油国虽然实现了油田的国有化,但它们能获得也不过是一些份额油和红利而已,真正掌控中东能源市场的依然是西方石油大鳄

不仅是经济问题上缺乏话语权,在外交层面中国对当地的影响力也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比如被称作“中东问题核心”的巴以冲突,在整个冷战结束前可以说跟我们都没什么直接关系(这里的“关系”指的是深度介入而非空泛的道义支持),因为当时中国跟冲突一方的以色列甚至连外交关系都没有建立(1992年两国建交)。即便等到2006年黎以冲突爆发时,我们也依然居于旁观者的位置。在整个冲突过程中我们不仅是对当地局势束手无策,而且由于某些至今无法言明的因素,还导致了一名中方军事观察员的遇袭身亡。虽说出于义愤和承担国际义务的考虑,事后我国政府表示将向黎巴嫩增派维和人员,但我们在中东地区的无助和乏力由此已可见一斑。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甭说咱们,就是对当地影响力颇大的欧盟还不是一样拿以色列没治吗?

中东无强国,霸权西方握。回溯历史,该地区半个多世纪的风云变幻已经充分印证了这一点。在中东,对于任何可能崛起为西方强大对手的宗教或民族主义政权,美国及其盟友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与高压态势,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前者甚至不惜花费巨资豢养出像前伊朗巴列维政权和以色列这样的“御用打手”。而在必要时,西方国家也会直接从幕后走出,亲自在中东上演一出出“全武行”。事实上在美国眼里,中东只有“盟友和敌人”这两种角色,而不存在所谓的“地区霸主”。即便是当年的伊朗巴列维王朝和如今的以色列,它们虽也号称“中东宪兵/警察”,但归根到底都只不过是美国这个后台大老板的马前卒罢了。换言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美国绝不允许除自己之外的第二个国家掌握中东局势的主导权。同样的,当作为中东传统强国的埃及在放弃反美反以政策,进而被纳入美国的“盟友体系”(该体系迄今已囊括了中东多数国家)后,其“政治上被打压,军事上遭威胁”的状况便很快结束了;此后,伊朗和伊拉克这两个“不安份”的潜在强国便取代埃及的位置,成为西方下一轮要对付的目标,而且后者照例是使用那套“文武相济、软硬兼施”的惯用伎俩。

这就是中东的政治生态,你不服也不行。

问题二:中东石油资源对我国而言就那么致命吗?

从专家学者到海内外媒体,人人都在高喊“中国石油饥渴症”,在他们的强力“忽悠”下,似乎现在的中国简直分分秒秒都离不开进口石油,更好像只要中东石油产区一乱套,中国就立马会趴架似的。但问题在于,可曾有人仔细分辨过此种说法的真伪么?

要破解这个谜团,关键在于搞清楚“中国石油依赖进口”与“中国能源消费构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有数据显示,我国现在的能源消费构成仍然以煤炭为主,占到消费总量的2/3以上,尽管这样的结构并不合理,但国情使然,这一状况(煤炭为主打能源)恐怕在未来二十年内也不会发生根本性变革。举个生活中最简单的例子,当笔者端坐于电脑前敲打这篇文章时,细数家中所消耗的各种能源,竟然统统与石油无关——暖气(来自火电厂)、电力(来自火电或水电)、天然气(来自西部)、太阳能(来自老天爷)……可以这么说,我们与其操心远在万里之外的中东石油,还不如多关注一下山西、内蒙的煤炭生产或者新疆、青海的“西气东输”呢。如果讲得再透彻一点,支撑我们中国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的,从来都不是啥子中东石油,而是来自中西部省份的廉价能源!

还有,我们也不要听风就是雨,一提中东石油就把眼前的南海争端给忘了——须知周边各国现在每年从我南海地区开采出多达5000万吨石油!相当于大庆油田的年产量!如今国人整天被那些热衷于炒作噱头的强势媒体牵着鼻子走,很多同胞都养成了“目光远大,胸怀世界”的思维惯性,虽说这也未必就是件坏事吧,但我还是请诸位莫忘记——咱们自己可有一大堆家务事急等着料理呢。“周边不靖,中国不宁”,我们在管他人瓦上霜之前,还是先扫尽自家门前雪吧

诚然,作为“现代工业血液”的石油确实是我们这样一个制造业大国须臾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而占世界石油储量2/3的中东,似乎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我们应加以高度关注的地区。但问题是——在中东局势充满变数的今天,又有哪个国家会傻到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中呢?实际上,也正是考虑到当地所潜藏的诸多不稳定因素,近些年来中央才会坚定而果断的全面铺开我国际能源战略的新一轮布局,比如在中亚、南美、非洲拓展能源后备区等。虽然目下看来这些举措遇到的各种阻力也不小,但相较于充满不测风云的中东,更出于我们自身和平崛起的综合考量,这些困难终归要克服。退一步讲,即便国际油价真的因中东战云密布而暴涨,我们不正可将之作为推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优化改革的外部契机吗?从而借力使力,化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毕竟,任何国家的崛起都不会是温情脉脉、和风细雨的曼妙之旅,早一点儿经受狂风恶浪的摔打和洗礼,肯定没坏处。

更何况,除了煤炭以外我国在大力发展的还有生物燃料、水电、核电、风力、地热等各种石油替代能源项目,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所明确提出的“建设循环经济,显著提升可再生能源比重”,不正反映了中央在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方面的某种战略取向吗?据一份国内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每年产生农作物秸杆约10亿吨,其中至少5亿吨被白白烧掉或废弃,相当于1亿吨车用燃油,比国内全年车用油总量还要多。这还仅仅是作物秸秆,我国其它可供开发的绿色生物原料还包括棉籽、甘蔗、玉米、麦麸、油桐等等,可以想象,如果我们能够比较充分而科学的回收利用好这些可再生能源,并将之转化为新型环保燃料,那么所谓的“石油危机”真的就如某些人所渲染的那般可怕吗?别忘了,至少现在中国的石油产量能满足自身一半的需求,再说我们还有30天的战略储备呐

所以说,即便美伊开战,只要我们应对及时,措施得力就酿不成什么大麻烦。而且就算波斯湾被交战国封锁,恐怕最着急上火的也不会是我们,因为中国对当地石油的依赖程度总赶不上印度和日本吧?

问题三:中国和伊朗在经济和军事上关系到底有多密切?

笔者承认,伊朗是中国的军火大买家,且付款及时信用良好,而我们则是前者的重要石油输出国,但这又能说明或解决什么问题呢?暂且勿论中国和伊朗关系有多铁,就说咱们跟美国吧,尽管中美之间的政治和经贸关系比前者要紧密得多,但我们还不是照样该翻脸就翻脸,该掐架就掐架吗?

其实,中国并不怎么认同伊朗的建国理念(政教合一,奉行***原教旨主义),大家之所以能做朋友说到底也不过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罢了——中国需要伊朗的石油发展经济(经测算,来自后者的石油不会超过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3%),而伊朗则希望得到中国在军事技术和国际道义上的支持和帮助,仅此而已。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国家利益”,中伊之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我们不妨扯得再远一点儿——如果这年头还有谁相信“中朝友谊牢不可破”的话,肯定会被人看成无知和幼稚,甚或是居心叵测。同理,伊朗和我们也压根就不是什么两肋插刀的铁哥们,让中国为一个自身势力范围之外的国家充当保护伞,别说这种火中取栗的事情本就费力不讨好,即便是我们想干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错,伊朗的战略地位确实毋庸置疑,但对于我们而言又能代表什么呢?在中国海军仍属于一支近海防御力量的时候,在人民空军远程战略投送能力依然不足的时候,在祖国统一大业尚未完成而周边局势又极其复杂的时候,我们空谈伊朗的战略位置如何如何优越有意思吗?再说了,咱们如此关心人家的战略区位优势,莫非还想学美国不成?真要那样的话,我们恐怕跟那些满脑子帝国思维的好战分子也就没啥区别了。可能有人会不服气,觉得一旦伊朗被美国控制必将构成对我的战略包抄——关于这个问题,笔者反倒没有那么悲观——在过去的中美对抗时期,我们所面对的仇华反共包围圈那可真是铜帮铁底,光兵锋直指我国的局部战争就不下三四场,当时的东南亚各国更是顽固反华的桥头堡,但我们还不是一样挺过来了吗?而当前的国际局势早已今非昔比,我们所处的周边环境也较从前有了根本性的改善,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流,全球依存程度日益加深的今天,如果还有哪个国家企图拉帮结伙威胁中国、欺负中国,那只会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痴心妄想。更何况,今日之中国不但国力迅速增强,国际影响力也在与日俱增,可以说,即使有个把国家冒险同中国对抗,我们也决不畏惧。

问题四:美伊对抗,需要中国扮演何种角色?

我们经常讲“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此笔者需要强调一点,这种说法乃是包含有若干前提的:1、自身力所能及;2、道理黑白分明;3、行为顺应潮流;4、举措合乎利益。其中只要任意一条不符,咱就没必要主动把自个送到火上去烤。关于这四条我们下面还可以作进一步的分析。

所谓“自身力所能及”,其实就是笔者行文伊始便提及的第一个问题,此处恕不重叙;“道理黑白分明”是处理国际关系时需要我们认真把握的,即“不能出于个人好恶或意识形态之争而故意忽略乃至歪曲事物的本来面目”,比如,911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抛弃前嫌,在反恐问题上坚定支持美国就充分体现了我们极强的原则性;“行为顺应潮流”是指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应当充分考虑国际影响,并自觉顺应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例如在人类渴望摆脱核扩散阴影的今天,伊朗仍继续奉行核边缘政策而罔顾国际社会的高度关切时,我们就不可能仅仅出于某种狭隘的考虑而一屁股坐到伊朗一边;至于“举措合乎利益”也不难理解,就是说我们在担负起国际义务的同时,也理所当然并理直气壮的要求获取相应的回报,当然,这种回报既不是急功近利的索取更非赤裸裸的掠夺,而是一种正当的利益交换,其目的是为了谋求与别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共赢。

依据上述四条标准来看,“我们在美伊之间究竟应充当何种角色”其实已无悬念而言。中国所应采取的态度和立场概括起来就是十六个字——稍安勿躁,积极斡旋,力争和平,见好就收

遇到国际争端,我们自个一定要先心平气和,切不可感情用事拍脑袋作决定。唯有保持理智的态度与清醒的头脑,我们才能理顺利害关系,确定轻重缓急,把握问题实质,进而作出最合乎实际的选择。那么反映在美伊对抗的问题上,我方就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即“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避免战争,但决不强出头,始终保持与国际主流社会的共进退”。

至于某些国人出于朴素的反美情绪而对伊朗表示无条件的支持,笔者并不赞成。因为这样做既无必要更无可能——首先,美国攻打伊朗同样需要进行一番复杂的利弊权衡,可以说在当前遭遇诸多因素掣肘的情势下,美国高层要下定这个战争决心是不容易的。但如果美伊之间打不起来,又何来“支持伊朗”一说呢?总之,单边主义引领下的美国鹰派,他们的算盘珠子可不是由我们来拨的。

其次,我们尚无法排除以色列先发制人,单方面攻击伊朗的可能性。在关乎自身生存大计的核扩散问题上,以色列对中东各敌对国可从不手软。如果说空袭前萨达姆政权的法制核反应堆已属陈年往事,那么以色列空军轰炸叙利亚核设施不就是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么?正如前文所言,连西方都没咒念,我们又能拿这个好战的“袖珍超级大国”如何呢?

再次,不加分析、无原则的支持伊朗,非但无法彰显我们作为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形象,反而有可能得罪更多的朋友。游离于国际体系之外的伊朗不仅被西方国家视作邪恶的化身,即便在中东地区它也同样不受待见。虽然阿拉伯各国出于自身安全和经济利益的考虑,反对美国对伊朗动武,但这并不等于它们会支持后者。作为伊拉克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主要海外支持方,伊朗和沙特之间的矛盾可谓由来已久。而在近期美以可能攻打伊朗的风声越来越紧的情况下,沙特等海湾国家开始大量采购军火以备不时之需,更是其对伊朗怀有戒心甚至敌意的一种表现。

而且我们注意到,先前伊朗在道义上并不输给西方国家,如今却由于一个强硬派总统内贾德的口无遮拦(当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也不过是宗教保守当权派的传声筒而已),搞得自己有些灰头土脸——所谓“核危机”原本只是个策略问题,伊朗却较起真来,甚至在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血腥历史上放狠话,这恐怕就有点失策。也许有人会说伊朗威吓以色列是为了团结穆斯林,树立自己的“反美斗士”形象,但问题在于对伊朗素来抱有戒心的中东各国,是不可能在这风口浪尖站到伊朗一边的。本来自己是西方殖民侵略与后续制裁的受害者,现在却由于民族主义的高涨和宗教信仰的狂热,不注重宣传策略,反倒教美以抓到了把柄,令持中立态度的欧盟恼火不已,乃至让一国内政变成了安理会的议案,而这对伊朗而言就实在有些得不偿失了。

红旗近卫军(铁血ID:强国近卫军)

修订完成于2007年12月14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