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前必须要划条止损线


现在很多投资者或者说第四代股民,不知道风险为何物,因此在此谈谈防范风险有其必要性。一笔交易必须设立一个止损线,“止损线可能就是你的生命线”。

在市场面前,不可能永远判断正确,人人都会遭受失败,为此,我们要面对失败。索罗斯深谙风险的重要,因此他成为驰骋世界的金融大鳄。里森固执自己的经验和教条,一味追加投资,妄图扭转大势,便搞垮了巴林银行。


我们没有止损而丢失的金钱,统计起来,一定能堆起一条很长的公路,我们必须要学会如何输钱,这比学会如何赢钱更为重要。事实上,即使你只对一半,你也应该赢。关键在于每次搞错的时候,要将损失减到最少。这让笔者想起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人以偷为生。小偷的儿子对他说:“爸爸,我要像你一样以偷为生,你教我怎么偷东西吧。”小偷看看儿子尖嘴猴腮的模样,好逸恶劳的个性,心想若不学偷,这孩子日后或许会饿死,便答应了。一天晚上,小偷带着儿子来到一户人家,在围墙上挖个洞,爬了进去。他们找到储存间,小偷就叫儿子进去找一些值钱的东西。儿子一进去,小偷便在外面将储存间的门锁上,同时跑到天井大喊大叫,吵醒这家人,然后自己从墙上的洞溜了出去。这家人知道遭了盗窃,全家都出来查看。当他们看到墙上的洞,便以为小偷已经溜走了。主人便叫佣人点上蜡烛,到储存间看看不见了什么。小偷的儿子在储存间千万遍骂他的爸爸。当他听到有人要到储存间查看,更是吓得腿都软了。但是他没有什么办法,只好躲在储存间的门后。佣人一打开门,小偷的儿子便冲出来,一口气吹熄蜡烛,推开佣人,拔腿就跑。这一家人就大呼小叫地在后面追。在逃跑的路上,小偷的儿子看见有口池塘,便拾起一块大石丢到水里。在这家人围着池塘找偷儿的时候,小偷的儿子已回到家中。他正想指责爸爸,小偷已先开口了:“儿子,告诉我你是怎么回来的?”听完儿子的叙说,小偷说:“孩子,你已经学会当小偷了。小偷的本事不在偷,而在于危急的时候怎么逃。”


市场上常常听到这样懊悔的话语,“如果我早这样,就会少亏点钱。”“如果我不犹豫,我将狠赚一把。”然而接下来的市场便淹没了说这些话的人,却又回响起另一些人的感叹。的确,我们的优柔寡断和贪心,耽误了数不清的机会和好局,不能自控的结果,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可能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可能一次失误断送几年或几十年来的辛苦。让我们看一下常用在期货市场,说明一般投资人在作出决定时拖延耽误事情的典型例子吧。


有一个人,他设了一个诱捕火鸡的圈套,用一连串玉米粒引火鸡走入一个门上装枢纽的大笼子。他远远地用一根绳子联在笼子的门上,当有足够数目的火鸡进入笼子时,他能把绳子一拉关往。但是一旦他关上,除非他亲自走到笼子前就不能再打开,但这样会把尚在外边的火鸡吓走。


一天,他已见到有12只火鸡在他的笼子里。接着有一只火鸡溜出来,剩下11只。他想:“刚才有12只的时候,我应该拉绳子关笼子的。也许再等一下,它还会走进去。”当他等这第12只进笼子时,又有2只火鸡走出了笼了。他又想:“我应该满足,有11只也好,只要再有1只火鸡跑回笼子,我就拉绳子。”当他在等机会时,又有3只火鸡跑了出来,结果他落得个双手空空。


他的问题,就在于他无法放弃原来已快到手的火鸡数目,想象其中一些还会跑回去。这种态度,正是典型的投资人无法认赔卖出的情况。他不断期望自己的投资标的能恢复原价。教训是:为了减低市场风险,停止数你的火鸡。


我们不是神,我们是人。我们应记住一位金融巨头的忠告,“警悚者生存”。既然高利润对面是高风险,我们就应在可怕的风险前面划上一条止损线,它可能就是我们的生命线。


对于我们普通的投资者而言,脱离了风险承受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来谈风险是毫无意义的。就像冲浪一样,不会的人觉得风险很大,但是冲浪的高手却觉得这是锻炼身体的好方法。投资者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定,别人不处在你的位置,不能帮你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