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近年来,不少广州市民发现,身边来自非洲的黑人越来越多。本来泛指外国人的“鬼佬”,几乎成了黑人独享的代名词他们就住楼上楼下,会跟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买菜、挤公共汽车、“抢”出租车,甚至会向年轻的女市民发出约会邀请。


据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透露,目前在广州常住(6个月以上)的外国人数已达5万,其中可统计的非洲人就有2万多。但这个数据显然不包括数量不详的隐居群落。据统计,目前在广州的黑人每年以30%~40%的速度递增,有人估计总数已达20万之巨。


这是广州步向国际化的一个标志。人们知道,数量庞大的非洲黑人促进了中非贸易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广东产业升级。然而,黑人“版图”中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也正在发生。


庞大的黑人“版图”分布如何?他们每天在过怎样的生活?专家直指,对黑人“部落”管理难度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近两周,本报记者在广州洪桥、永平街等地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并请教有关专家学者,揭开目前在中国越来越活跃的“黑人部落”面纱。


在广州,越秀区以洪桥为中心,黑人群落形成了经济和劳务的两种依附关系;而在一些城乡接合处,有着人数众多的非洲“黑工”,他们依靠每月多则千余元,少则一两百元的收入生活。


他们群居在一个特定的区域,为躲避管理几天不出门,靠方便面和矿泉水度日;他们有着自己特有的信息传播途径,能在20分钟内把警察查护照的消息发布到数以千计的群体;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黑人强奸案也直线上升;他们还诈骗、抢劫、贩毒……却从不想回到自己的家乡。


做“倒爷”:主攻“低端”产品


Felly来自刚果,是活跃在洪桥天秀大厦的“国际倒爷”之一,名片上写的是刚果驻广州一家贸易公司的首席代表,而他在跟记者介绍自己时,却说自己是公司的老板。显然,Felly想把自己跟那些日夜流荡在洪桥“工”的黑人劳工区别开来。


Felly的办公室在天秀大厦B座15层,一个景观不错的位置。20多平方米的客厅陈列着各色商品样本:摩托车、电视机、录音机和音箱。聊天间隙,他打开电脑,放了首最喜欢的中文歌《两只蝴蝶》。


才28岁,Felly已经有10多年的经商史,到广州已四年,中文说得很好,也能听懂粤语。他有着商人的精明和谨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Felly只谈自己的事,对其他则缄口不言,比如非法入境的非洲人。


像很多非洲“倒爷”和劳工一样,Felly一开始去了香港的“重庆大厦”一个被称为亚洲最具国际化特色的大楼,但香港的东西很贵,待了近6个月来到广州。


Felly是个“生意精”,以前曾在迪拜做生意。后来看到有人大包小裹地从中国携带商品回国出售,这样的一次淘金之旅,除去机票、食宿和当地海关不同名目的“罚款”,净赚上千美元没问题。刺激之下,Felly也来到了中国。


现在Felly的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摩托车、电子、服装。记者发现,那些样品中,除了摩托车外,收音机、电视机基本上都是旧货,是中国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用的产品,其中录音机还是在中国市面上几乎绝迹了的卡带机。


虽然这些产品在中国已经过时,但并不影响他在刚果的销路和利润。“在这边1000元的进货,在我们那边可以卖到2000~3000元。而且可以直接从广州通过轮船运输。”Felly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Felly的生意是洪桥非洲黑人采购的样本主要是低端产品。就天秀大厦而言,大多数商铺经营的是纺织品,而且质地非常普通。偶然有些电子产品,也是二手货或者过时产品。


曾长期调查非洲黑人群落的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告诉记者,广东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过去十几年,产能是过剩了,很多公司库压了大量的旧货,被洪桥下的天秀大厦、陶瓷大厦、秀山楼等中非贸易集散地很好“消化”了,就像当年中国一些不法商人通过走私渠道从欧美、日本等市场大量进口二手车是一回事。但就广东而言,这对产业升级和促进中非贸易是很有帮助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