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听说,我昨天回来过

梦,很长的梦。

路,延续不断的路。

一路走来,发现是风景无限,我一直以来都是以为路边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没什么值得我欣赏的,可到了今天我才知道,原来路边的风景也不错。

无忌的童歌还在唱着,迷人的花还开在路边。

我一路走过,走过雪山,走过黎明,走过黑暗,走过夕阳,却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了。


有的时候,梦,很短暂;有的时候,梦,很漫长。

当自己在梦里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原来还在梦里边,可是却总是在哀叹着梦太短暂了;当长期都在混沌中,想醒也醒不过来的梦却是很漫长的。不知道,梦,在何方?今夜,我将身在哪里?是否还是难以入眠的夜晚?

虚幻的人生,不实的梦。


雪,飘飘的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一壶酒,一把生满了锈的剑,一双永不停止的脚步。

其实,旅途不需要别人的陪伴。

我孤身独行在太行山上,山上铺满了雪,人走过,留不脚印,马骑过,看不见痕迹。一场很大的雪,一场令人心碎的雪,竟然就在眼前飘下来了。有点冷,真的,有点冷。腰间的葫芦还有酒,我喝了一口,算是热身吧,解下腰间那把染满了鲜血的生锈的剑,当是扶手吧,昔日的光芒已经消失在了锈里面。很大的一场雪,把整个太行山都覆盖着,把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白色的世界里。

回首,看看身后。发现身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和我同行,很孤独的旅途,很寂寞的路途。

雪,已经飘撒在我的长发上,有些已经借着我的体温已经化成了水,有些,还停留在黑发上,一个衣裳不整的过客,一个寂寞的剑客。

前路漫漫,何时才是尽头?寂寞的路途,什么时候才可以到尽头?

踏雪太行前,欲行冰塞川。以前那个叫什么李白的疯子的诗在今天我还记得,呵呵。

继续艰难的走着,路边不时的有几只被冻僵的野兔在滚出来,我看也没看,这世界就是那么残酷,谁叫你一出生就注定了自己的命运?谁叫你要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既然来了,就应该不择手段的活下去,哪怕是放弃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想到这里,我不禁看了看天,想 起了遥远的一些事情,想起了以前的日子。可是,回忆在这里根本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更别说是慢慢的想了,一瞬间的记忆在飘过,一朵剑花在眼前闪过。

一个蒙面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横着雪白的剑在面前。

我冷笑。

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女扮男装。

她说,纳命来。我说,我不杀我不知道的人,不杀女人。她突然就怔住了,我哈哈大笑。

风,刮过来,很大,很冷。

她的面纱已经吹落了,露出了一张秀气的脸庞。我怔住了:很美的女人,很让人心动的女人。 就在那一刻,我心动了。

她突然说,我知道你是秋枫,天下第一杀手,我姐姐是不是你杀的?我摇头,我突然间记起了那个叫霜的女人,那个女人是帮我挡了一剑,致命的一剑而死的。我说,我和你姐相遇,纯粹是偶然,可是她为我而死,算是我杀的吧。她说,我是她妹妹,纳命来吧。

我站在那里不动,我说,你来吧,等你。飘下的雪花,飞来雪白的剑。

手中生锈的剑将再一次喝血。

我轻轻的一挥,挥下了阵血雨,很腥,很红。她的手臂已经被我伤了,伤得不是很浅。她停下来了,瞪着我。

我说,我不想杀你,你走吧。我转身就走了,身后,是一片雪的世界。

我的脚步慢慢的停下来了,身体很热,糟了,我中毒了。我忽视了那个女人。突然,前面又是一点剑花,我的速度躲闪不及,已经中了,血,在一滴一滴的洒在雪上,很刺眼。她看着我,说,你也有今天。我苦笑,说,你要杀就杀吧,反正我也不想走出这太行山。她怔住了。

泪,就在秀气的脸滑落,很轻,没有声音。

我闭上眼睛说,你来吧。

她举起手中的剑,却迟迟不见下手,我睁开眼,看见她把剑扔了,坐在雪地里。

我走过去,扶起她。一行血滴在雪地里,很红,很红。

雪,还在不停的下,身后没有留下痕迹,没有留下我的血,只有雪还在下着。


梦,很长的梦,梦了我几个世纪。

听说,我昨天回来过。

我从梦里醒了,彻底的醒过来了。

昨天,我真的回来过吗?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23:58:11 被战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