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关于哥们义气的反讽

“生不同生,死必同死”


电影结束之际,又强调的是这句话。搞得投名状倒像是预言一样,是一个宿命的圈把人物命运牢牢套住。


“兄弟杀兄弟者,必杀之”。对投名状贯彻得最彻底的人—姜午阳,边挥到边重复这句话,想送他的两个字是,忠、勇。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忠却都不过是愚忠,从正法作奸犯科的乡亲开始,到下令屠杀苏州城兵士再到亲手杀死自己的大嫂,都只说明了以不变应万变是行不通的。


赵二虎,人如其名。同样给两个字形容他,我想是鲁、莽。从他毫不犹豫地奔去搭救原本已经隔膜的弟兄来看,他这个人既敦实又厚道。只能说的是,德华同志在继墨子之后又捞了个至仁至义的大好人来演,尽管这一次的少了些智慧。


再送庞青云两个字,精、悍。也许不贴切,因为就我个人主观上的看法这个人没法给出评价,不是不能给,而是不想给。精悍二字给他也许更张显褒义,对一个背信弃义之人,对一个给自己哥们扣绿帽子的人按说只应该口伐之笔诛之,但是片子结尾处,当二虎陷入圈套时,青云的一番真挚的情感流露以及后来的掩面大放悲声,这样的情节安排是不是导演本人对这个大反派也偏向于手下留情呢?


还有就是爱情。本片中一个女人搭配三个男人。看似失衡实际平衡的比例。因为这三个男人分别扮演了女人世界里三个角色。二虎敦厚忠实,当然适合做老公。而青云,兼一个偶像和激情的份,是情人。当看到那场,青云对那女人说,“如果我回来,娶你”的时候,我真怀疑,这个女人的脑海里是不是有闪过“二虎死得其时”的念头?然后就是青云在二虎荣归的时候,青云那一脸怅惘莫测的神情,心里又是不是在问,你怎么没死呢?你不死我怎么娶你老婆呢?(残念……)而午阳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当他拿着十字架递给大嫂,笑嘻嘻地说,漂亮吗?从死人身上捡的。天真可爱,表露无疑。但是这样的男人永远不是会被女人向往成老公和相好的人,而只能是弟弟或者儿子。


不过总的来说,《投名状》整部片子就是对哥们义气的反讽,当二虎在酒楼听着“三结义”泪眼滂沱的时候,当姜午阳看见大嫂走进船舱私会的一刻,他们应该都在悔不当初吧。当初,以为跟对人走上了一条阳关道,却没成想不过是上了另一条下不去的贼船。


记得小时侯上思想品德课,老师讲哥们义气不是友情,哥们义气百害无一利,只会引导青少年走向歧途。


这个电影真可谓是现成的反面教材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