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二十四章 房中异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自己想要的东西竟然提前就放在柜台上,这实在是大大出乎江若虚预料。江若虚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恐惧已达极点,但声音依然沉着甚至是温和,“很好,谢谢!”


江若虚从柜台上拿起了这两样东西。瓶里的水兀自的晃荡,发出“哗哗”声响。


“多少钱?”


“三块五,放桌上!”女人声音毫无表情,就如同从机器口中吐出一样。


江若虚什么也没有说,把钱放在了柜台上。绿莹莹的灯光下,钱币的防伪头像也发着荧光。江若虚这才看清,其实这不是一张柜台,而是一张沉重的八仙桌,放在窗后充当柜台而已。漆着土漆的桌面非常光滑,上面的刻痕就像在人的皮肤用刀划出伤痕。


江若虚走出十多步,只听得身后身后发出吱呀一声。想是那女人已移来窗前。


江若虚没有回头。


“万 不 可 走 沿 山 脚 下 的 路!”窗内传来女子的声音,一字一顿,虽然距离窗口已经有一段路,但女人的声音却隔得很近,似乎就在身后,且像有形之物,突然,江若虚打了一个冷战,感觉仿佛有一只阴冷的利爪在自己的脊背上重重抓了一下!


江若虚感觉到意念中环身的光晕几乎就要被刺破,这种感觉清晰得就如同面前沉沉的夜色一样真实。江若虚血脉喷张,怒气勃发,只要再受到这样的挑衅,他就会杀回窗外,与窗内“异物”一决高下。这时候江若虚才发觉,在心目中,自己早就将那个披发女人视为“异物”了。


面临如此诡异之境,若是常人早已逃之夭夭,但江若虚却是好胜之心陡增,他心中充满恐怖,但是更有一种强烈的挑战冲动,他真的想走回去一睹那女人的真面容,试一试是自己意念中的光晕牢固呢,还是那种有形的恐怖能刺破他的防护。


但江若虚依然没有回头。


因为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


水和面包都在他的手上。


他一面走,一面高度的警觉着来自身后的第二次挑衅。



郝松林走在在江若虚前面约1千米的地方。


因为在外面公路遇到江若虚那条路上,还有一个人在等着郝松林,他们约定的时间是十点。郝松林看了看手腕上老式的机械表,见时间已不早,心里着急,便只顾急匆匆向前赶路。虽然夜黑路生,但他没有站下来等江若虚,他知道,对江若虚来说,会很快赶上来的。


月亮在云间穿行,时而从缝隙中像下午天上的雨丝一样,洒下一束束蒙蒙的光线,山间的寂静和旷野的萧索这时候便展露无遗了。


郝松林的眼睛此时已经适应了环境,周围不再是刚下车时那样漆黑一片了。一片树叶悄然无息地从路的一边飞来,在郝松林的脸上刮了一下,坚硬的叶边似有锯齿,把脸颊刮得生痛,郝松林刚抬手要去捉的时候,又飘然向路的另一边飞远。


这样的气氛,这样的旷野,似乎在记忆的深处曾经出现过,但当郝松林真的想去捕捉的时候,又如电光火石般远逝。


远远地见前方似有亮光闪烁,如萤火般细小,郝松林心里有些疑惑:荒郊野外的,这亮光既非农舍灯光也不似火光,怪了。这一带,郝松林清楚地记得,是没有人家户的。等行到近处,亮光却不见了。


突然,奇怪的感觉在郝松林心中升起。这是曾经遗忘了多年的感觉。


“北邙鬼谷!”是的,当第一次踏进那个改变自己命运山谷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