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难忘军旅之再说吃的故事

前段时间在论坛写了一篇关于在部队生活中吃的故事,很好笑的是居然被我们本地的一家报纸采用了,虽然作者标明不是我,也还是很高兴,至少这位老兄(或者是小妹)也对我们的军队的生活感兴趣。

在前文的回帖中看到,很多人觉得部队很辛苦,条件很差。我倒不这么认为。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要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在你年轻的时候,去锻炼一下自己,并不是没有好处,况且,也许是我的写作水平实在有问题,才引起了大家的误解。

饮食是人生存的基础。

这次来说说两次拉练中吃饭的话题。

我是在北方当兵,冬季来了,部队组织我们进行拉练,就是全服武装把部队拉到野外,锻炼部队的野外战斗能力。

浩浩荡荡的部队开始开拔了,我那时在连队当卫生员,也很老实,除了和战友们一样背着全部的装备外,我还得背一药箱,白底红十字的标志很是显眼,在公路行进过程中,老有老乡很和善的开玩笑:卫生员,来,来坐自行车,我捎你一段。

我当然是不敢去坐的。

北方的野外很美,白雪覆盖着大地,只有我们走过的地方才现出泥泞。

刚开始时大家都很兴奋,从部队院子里走出来了,加上都还是年轻人,也不觉得累,一路上大家还拿雪偷偷的打雪仗。

慢慢走到了中午,饥饿和疲劳都来了,大家都没精打采的,终于听到带队干部的通知,就地宿营。

唉!累死了。

其实最累的是炊事班,炊事班的战友开始忙碌了,要在野外准备各连战友的中餐。

大家还都是很关心,累了半天,中午能吃点什么呢。

前后大家都到炊事班去关心了一下,结果带来了一个特别不好的消息,炊事班走得太仓促,早上准备的菜没带来,我的天,这可怎么办。

咱连部的人得为连首长想办法呀。

我和通讯员迅速跑到附近农村去侦察了一翻,终于发现农村中正有一户人家在办婚事。

军民鱼水情真好啊,老乡顾不上婚宴,也顾不上我们的纠缠,答应原价卖给我们几斤豆腐。

我们又把村子小卖部里的火腿肠全部买了下来,终于让大家吃上了饭菜。

你以为会有表扬吗,这次拉练回去,我们是挨了批的,野外训练吗,怎么能到老百姓家里买吃的呢。

当然炊事班也没好果子吃,被我们也是一顿臭骂。

后来我调到了团卫生队。

也许是运气太不够好,师部到我们团来检查,发现作风纪律不够好,就通知我们拉练,不拉别人,专拉小散远单位,我们又没拉下。

卫生队是后勤单位,平时基本没什么训练,因为我们还对外服务,所以考核起军事来,我们就显得很稀拉了。

团队精神当然还是没丢的,炊事班在拉练过程中,还要把锅抬上,抬锅的工具就是一把小工兵锹。

因为和拉练一样,我们还要在野外吃饭。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很讲义气呀,一人换一会。

因为锹把太短,在后面抬的那个人得撅着屁股。

具体我也记不太清了,在后面的路途中,好象是我换了上去,再没有人来换我,累呀,现在想起来还累!

到达目的地后,炊事班就开始做饭了。

这次没问题,菜也带了,我也不会自做聪明了。

望着炊事班的兄弟趴在地上,望着那似乎怎么也烧不起来的火,真是酸水直冒。

我发现这地方离我们一营不远,就自告奋勇的提出我去找点干柴火去。

运气好呀,一营刚刚开饭,我几乎是冲到我在营部食堂吃饭的老乡面前,一把夺过了他刚打好的饭,在他惊讶得还没回过神来,就把一把把那碗饭吃了下去,说明情况后接着吃了一碗。

那老乡一直在旁边看着我吃。

那时在心里有一个感觉,连队的伙食真是改善了,四菜一汤,还每人一个鸡蛋(鸡蛋我没吃他的,这玩意只有一个)。

回去当然不敢说呀,兄弟们还没吃到饭。

很不好意思的说没找到柴火,然后和大家一起坐下来等饭吃。

再吃到嘴里的饭就没什么滋味了!就是感觉太饱了,撑得慌。

其实,部队的生活多滋多彩!虽然也有苦的地方,但是,不知道苦,怎么能知道甜呢!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22:17:28 被songz_l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