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450年,明景帝景泰元年,八月太上皇(英宗)得释还京师,居南宫。。。。。。


“你知道什么叫太上皇吗?”英宗朱祈镇从摇篮里抱起一个婴孩轻轻地问道:

“呜,呜。”婴孩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回答。

“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太上皇就是皇上的父亲,现在我就是太上皇,但现在的皇帝不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弟弟。”英宗说完后轻轻地将婴孩放回到了摇篮里,随即缓步走了出去。

院子里很安静,只有几只不识时务的叫禅在有气无力地鸣叫着。

“乓、乓”院外突然传来连续的打击之声,英宗眉头一皱,口中说道:“外面因何事发出巨响?”

一个小太监急忙跑到大门口透过门缝向外观瞧,不一会小太监跑了回来,跪在英宗面前回道:“回太上皇,外面来了好多人在砍树。”

英宗微微一笑,口中喃喃说道:“我又不是猴子,难不成会顺着树枝爬出去,又或者是什么人爬进来?”

夜晚降临了。

饱受整整一天砍树声干扰的英宗终于可以平静一会儿了,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英宗心里却因为另一件事而忿忿不平,究竟是什么事让英宗生气呢?说来可真的有一点让英宗难以接受,下午刚刚得到的通知,从今天起南宫每天每人的膳食银子从一分减到五厘而且不再供应四季衣服,其它的应用之物也相应减半。。。。。。

究竟是当太上皇好还是在蒙古当俘虏好呢?英宗经常自己问自己这个看似很可笑的问题,自己在蒙古的时候还享受每两天进羊一只,七天进牛一只,逢五、七、十日还可作筵席的待遇,没想到在自己的国家自己的皇宫里竟然过得如此的凄惨。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英宗已经在南宫里住了八年。。。。

天微微地亮了起来,英宗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蓝天,这天真的好蓝,就好像几年前自己被俘的那一天的天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自己在敌人手里还有一点点的自由,还有几个同样被俘的大臣叫自己皇帝,而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一干后妃和这些年来生出来的十几个皇子皇女。

“太上皇,太上皇。”急促的喊声由远及近地传了进来。

英宗在床上皱了皱眉,他实在是想不出会是谁这样的喊叫,这里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外人来过了。伴随着一声声“太上皇”进来的是一群人,这可把英宗吓了一跳,难道是皇帝要对自己下手了,想到这里,英宗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们是谁?”英宗警惕地问道:

“太上皇,我是徐有贞啊。”一个最先扑进来的大臣跪在地上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其他众人也七嘴八舌的报起了自己的名字:“我是石亨啊,太上皇”、“太上皇,我是曹吉祥啊。”…….

英宗彻底被搞糊涂了,而站在一旁的几个妃子则早已吓得发抖起来。“你们要干什么?”英宗继续问道:

“我们是来恭请太上皇复位重登大宝的啊。”徐有贞跪在地上说道:

“什么?”英宗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回太上皇,皇帝现在已经病入膏肓,而太子又已过世,现在正是您重登皇位的最好时机啊。”徐有贞的几句话引来众人一番符合之声。

“果真如此。”英宗虽然有些心动但还是半信半疑,谁敢说这不是一个圈套呢?如果自己一答应会不会立即就有刀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呢?

“太上皇你看。”有人突然间喊了一嗓子。

英宗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老太监手里捧着一件金光闪闪的龙袍向自己跪行过来。

“有请太上皇早日复位,救万民于水火。”老太监声嘶力竭地喊道。英宗看着老太监手里的龙袍,情不自禁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了起来,八年了,已经有八年没有见过龙袍是什么样子的了,说实话都快忘记是什么样子的了。

惶思间,一滴眼泪从英宗的眼角悄悄地滑落了下来。这泪里有太多的故事。

众人见英宗陷入沉思,当下站了起来,也不管愿意不愿意强行地把龙袍给英宗穿戴起来,接着牵着英宗的手就往院外奔去,慌乱间竟然连鞋子也忘记穿在脚上。众妃子在惊诧间目送英宗离开了南宫,她们只是隐隐约约听见英宗在出大门的一瞬间喊了一句“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这是英宗在南宫做为太上皇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