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遍地是黄金



加利福尼亚早先为西班牙殖民地,1821年墨西哥摆脱西班牙殖民统治独立后,这块土地便归属墨西哥。1839年,一个名叫约翰·萨特的德裔瑞士人经由夏威夷来到加利福尼亚。萨特说服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总督,把美洲河和沙克缅多河交会地带5万英亩的肥沃土地出让给他。1847年秋天,萨特派木匠詹姆斯·马歇尔北上50英里,到美洲河边的萨克拉门托附近建造一家锯木厂,挖掘水道,引美洲河支流河水驱动锯木水车。



1848年1月24日,詹姆斯·马歇尔在巡视锯木水车水道时,发现了一块金黄明亮的东西,而且注意到这种东西遍布河床。马歇尔后来在日记中写道:“我俯身把那耀眼的东西拣起来,仔细看了看,心脏简直要跳出来,因为我敢肯定那是金子,足足有半颗豌豆大小……”



4天之后,马歇尔骑马前往萨特堡,将黄色金属交给萨特。两人找来一本破烂的百科全书,多方对比验证,萨特确定它是金子。然而萨特非但没有欣喜若狂,反而心生忧虑:如果真是遍地黄金,手下的工人会溜进山中淘金,缺少劳动力,自己欲建造“农业帝国”的梦想就难以实现。



最后,萨特和马歇尔定下协议,严守“美洲河附近发现金子”这一秘密。



不过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只是许多人不相信是这是真的,直到商人萨姆·布兰南宣传之后,人们才纷纷出走淘金。



萨姆·布兰南是一家小杂货店的店主,他从美洲河采来金沙样品,装在瓶子里,在圣弗朗西斯科城里向人们来回展示:“金子!金子!美洲河里的金子!”



布兰南的宣传让人们不再将信将疑,大家纷纷收拾行囊,赶往美洲河。“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停了业,海员把船只抛弃在圣弗朗西斯科湾,士兵离开了营房,仆人离开了主人,涌向金矿发现地。农民们典押田宅,拓荒者放弃开垦地,工人扔下工具,公务员离开写字台,甚至连传教士也抛弃了布道所,纷纷前往加利福尼亚。在1848年6月时,圣弗朗西斯科一半的房子已人去楼空,两家报社因排字工人离去和订户的离散而不得不停刊。”数周之内,圣弗朗西斯科城的人口从840多锐减到仅数十人。这股热潮接着席卷了圣弗朗西斯科城北部的俄勒冈和南部的墨西哥。在俄勒冈,仅1848年夏天,就有一半的成年男子,约3000多人,抛下即将收获的谷物南下加利福尼亚。与此同时,有4000多墨西哥人北上加利福尼亚。



扣动淘金潮“扳机”的布兰南不是“雷锋”,他此举并不是为了帮大家发财,而是为自己的小店创造商机。果然,自打宣传之后,布兰南杂货店里淘金用的铲子、斧子和盘子等工具价格猛涨,几天前还是20美分一个的金属盘,猛增到15美元一个。意识到将有无限商机来临的布兰南还千方百计地去筹集货源,以满足顾客们对商品的需求,进而换取大量金沙。就这样,短短9个星期,布兰南就赚了36000美元,成为圣弗朗西斯科城里最富有的人之一。



四十九淘金者



就在马歇尔发现黄金时,美国也刚刚在对墨西哥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加利福尼亚脱离墨西哥,作为一个州并入美利坚合众国只是时间问题,而当西部发现黄金的消息传到东部后,美国政府立即敏锐地意识到此事对于美国扩大地理版图的重要意义,为了支持人们赴西部淘金,使加利福尼亚地区的人口能够达到以州的名义申请加入联邦的法定数额,同时也为了有足够的金钱进行西部建设,当时的美国总统波尔克出面向将信将疑的大众证实了发现黄金一事,波尔克说:“那个地方发现大量金矿的报道非同寻常,若未经权威报道的证实,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纽约论坛报》登载了波尔克的话,该报还用极富扇动性的语言描绘西部黄金资源之丰富:地面上,黄金随处可见,就象我们大街上的泥巴一样……



《纽约论坛报》的报道让许多原本半信半疑的东部人恍然大悟,立即西进淘金。于是,数月前在圣弗朗西斯科的那一幕又在东部上演,几乎所有人都在做着去西部的打算,到处是离散分别的场面……与淘金相关的商品也水涨船高,当时,里是满的《印第安人报》上有一则药膏的广告,声称只要将该药膏涂满全身,爬上山顶,然后顺着山坡滚下来,身上就会沾满金粒。尽管这种药膏价格不菲,约5美元一瓶,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5天的工资,但仍供不应求。



怀揣着发财梦想的年轻人就这样踏上了西进之路,当时许多人的打算是:吃一年的苦,换来今后的富足,值得!由于他们在1849年动身西进,因此在美国历史中,这些人被称为:四十九淘金者。



漫漫西行路



当时,横贯美国东西的铁路还没有修建,摆在四十九淘金者面前的,是两条充满艰辛的旅途。走海路,就得从大西洋南下,绕过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进入太平洋,然后北上到加利福尼亚,总路程上万公里,得在海上航行半年以上。由于路途过长,四十九淘金者事先带的干粮发霉变臭,船上储存的淡水也因放置时间太久而难以入喉,再加上海上长途旅行的单调乏味以及晕船,使得这一旅程如炼狱一般,好在有淘金发财的梦想支撑,才使四十九淘金者坚持到了终点。后来有人又开辟了一条新路,先坐船到巴拿马,徒步穿越大西洋和太平洋中间狭窄的中美地峡(当时巴拿马运河还没有开凿),然后再坐船北上到加利福尼亚。这条路看上去是条捷径,但因为要穿越中美洲疟疾与霍乱肆虐的热带雨林,反而更加凶险,有许多人“出师未捷身先死”,永远埋骨于异国他乡。活着到达太平洋边的人,又因为人多船少,不得不在严重超载的船里闷上数月,有人甚至窒息而死。



而徒步穿越美国大陆到达加利福尼亚也是一件苦差使,2000多英里的路程,多半是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四十九淘金者大都来自城市,许多人的手细嫩得甚至连一个老茧都没有,他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会骑马,不会开枪……总之,他们缺乏在荒野中生存的经验和能力。在长达数月的旅行中,最大的敌人就是缺水。幸好沿路的印第安人对他们还算友好,卖给他们水以及代步的马匹,帮助他们顺利到达西部。



另辟奚径实现“黄金梦”



四十九淘金者到达目的地之后,便开始了紧张的淘金工作。星罗棋布的采金点分布在以圣弗朗西斯科为起点,沿美洲河向北和圣诺昆河向南,形成扇形,再向东一直延伸到内华达山脉。《加利福尼亚人报》描述了当时的气氛:“从圣弗朗西斯科到洛杉矶,从沿海到内华达山麓,到处响彻着喊声:‘黄金!黄金!’”与世界上其它地方的金子不同,加利福尼亚的金子不是深埋在岩层中,而是在地表层,用一个普通的洗脸盆就可以从沙里淘洗出黄金。起初,平均每人每天能有20美元的收入,相当于美国东部工人日工资的20倍。在一个富矿区,人均日收入更是达到了惊人的2000美元,而且没有税收。一时间,西部成为普通人成就梦想的理想之地。



1853年,西部的淘金热达到顶点,加利福尼亚的黄金产值由1848年的500万美元增加到1853年的6500万美元;1851年至1855年美国的黄金产量几乎占全世界的45%,美国由此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金国。



在淘金热期间,由于人口剧增,使得衣、食、住等生活物资供应陡然紧张,导致物价飞涨,生活成本大大增加。四十九淘金者一天的所得,大部分用来支付了生活费用。随着地表层黄金被开采殆尽,黄金越来越难获取,有时站在及膝深的冰冷河水中,1000铲也难获一粒金子,许多人因此入不赙出,便靠偷盗为生,萨特就是因自己庄园内的作物被淘金者偷盗一空而心灰意冷,从此离开了加利福尼亚。



还有一些发财梦想破灭的四十九淘金者铤而走险,拦路抢劫、杀人放火,许多人甚至因此被判死刑。

而有些人并没有因黄金梦的破灭而自暴自弃,他们另辟奚径,同样实现了“黄金梦”。在这些人当中,最有名的当属牛仔裤的发明者李维·施特劳斯。这位当时20出头的德籍犹太小伙子见许多淘金工人的裤子容易磨损,便用帆布做出结实耐磨的裤子卖给工人,后又用一种法国进口的名为“尼姆靛蓝斜纹棉哔叽”的面料取代帆布。李维发现工人常因把沉甸甸的矿石样品放进裤袋而使裤袋线崩断开裂,便用黄铜铆钉钉在裤袋上方的两只角上,同时还在裤袋周围镶上了皮革边。传统的牛仔裤就此定型。



李维的成功说明,在加利福尼亚,遍地都是机会,只要有一技之长,你就不会饿肚子。在这里,一个卖烤肉的妇女可以短时间内挣到18000美元;给别人洗裤子,一打(12条)就可挣8美元。更有趣的是,由于采金区少有女性,一个小伙子在结婚时发布广告,声称交纳5美元便可来“参观”他的新娘子,居然赚了600美元。



淘金潮中的华人



去西部淘金的人当中,除了美国东部的人,还中国人、墨西哥人、爱尔兰人、德国人、法国人、土耳其人等等,其中以中国人居多。从1849年至1882年,约有30万华人(多来自广东和福建)涌入美国,大多集中于西部,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移民潮。初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是为黄金而来,随着黄金开采的难度越来越大,许多华人转而从事如餐饮、洗烫等服务性行业。相对与澳洲墨尔本被称为“新金山”,贫穷的中国农民把圣弗朗西斯科称为“旧金山”,这一称呼沿用至今,成为中国人对圣弗朗西斯科的习惯称呼。



华人首先是在加利福尼亚的矿山工作,并为加利福尼亚等地的经济发展作出了相当的贡献。当时一位美国牧师说:“没有华人劳工,加利福尼亚的制造业一天都不能存在下去。”



然而没有政治地位的华人只能处于被压迫的最底层,美国白人认为工作勤奋而待遇要求不高的华人对他们的就业构成了威胁,便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驱逐华人。迫于压力,1850年,美国政府立法,开始对到西部淘金的外国人征收采矿税,每人每月20美元。美国的强盗也专拣外国人抢,尤其喜欢抢华人,因为他们知道,当地政府对华人被抢事件根本不会过问。为了把黄金安全地带回家,华人将黄金熔化,铸于做饭用的锅铲中,几顿饭下来,锅铲粘满油灰,便不引人注意了。回到中国,再把黄金取出。



华人就是在这样的严酷环境中顽强地生存下来,代代繁衍生息,至今,加州仍是在美华人最大的聚居区。



揭开西部开发序幕



成千上万来自北美、欧洲及中国的淘金者使加利福尼亚的人口猛增。1849年初,加利福尼亚约有人口26000人,到年底已达11.5万人。圣弗朗西斯科是当时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城市”,这座1848年3月只有840人的小镇,1849年初已接近5000人,1850年增至2.5万人。



淘金潮揭开了美国西部开发的序幕,同时使得采矿业成为西部开发的主要行业。采矿业带动了铸造、机械和木材等相关产业的发展,而且促进了为满足矿工生活需要的农牧业、交通运输业的发展,也加快了美国西部城市化的进程。从1849年到1857年,10万淘金者共淘出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黄金,其中一半流入圣弗朗西斯科,使它成为当时除伦敦外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



关于淘金潮对于美国现代化进程的推动作用,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布朗兹在其《黄金时代:加利福尼亚淘金热和新美国梦》一书中指出,淘金热对于美国历史而言,比南北战争更为关键,由此导致自十字军东征以来最为震惊的巨大人口移动,开启了美国现代经济发展之进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