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7年12月,日本侵略军侵占南京。进城后,对无辜居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进行了长达六个多星期的血腥大屠杀。日军在疯狂杀戮的同时,还大肆奸淫妇女,进行大规模的抢劫、焚烧和破坏。据不完全的统计,集体屠杀中国军民19万余人,零散杀害居民仅收埋的尸体就达15万多具,被屠杀总数达30万人以上。

这场大屠杀,是在日本当局策划与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等战犯的指挥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的。其手段之残忍,行为之野蛮,令人发指。

南京暴行发生之后,时间中国人民和世界正义人士的极大愤怒和谴责。英国《曼彻斯特卫报》记者田伯烈在所著《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中,称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是"现代史上破天荒的残暴记录","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杜廷谴责日军"把南京变成一座恐怖的城市。"

然而,在日本却有人否定历史事实。日本拓植大学讲师田中正明便是其中的一个。此人于1984年6月出版一本名为《"南京大屠杀"之虚构》的书,想把南京大屠杀从历史上一笔勾销。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证明南京大屠杀的人证、物证俱在,南京大屠杀是历史事实。

沦陷前夕


1937年7月7日,日军蓄意挑起"芦沟桥事变"。8月13日,又制造了"上海事变"。由此,日军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并疯狂地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

南京当时是国民党政府的首都。进攻南京,动摇中国人民的抗战决心,迫使中国屈服,是日本统帅部早已暗中策划的事情。所以日军在攻占上海后,马上把进攻的矛头指向南京。

南京当时拥有人口100余万,日军入侵前夕虽疏散了部分人口,但尚有50万以上,如加上军队和外地的难民,约有60-70万人口。12月13日,日军占领南京。

一、沦陷前夕的人口

臭名着著的日本拓植大学讲师田中正明在《"南京大屠杀"之虚构》写到:"南京当时总人口不过20万,而且还有欧美人混杂其中,却有几十万人被屠杀了,这种主张真是令人喷饭!""当时南京有军人10万、居民20万,只要不是将全体军民斩尽杀绝,就不可能屠杀了数十万人"。"当时南京只有20万居民和5万宜城部队。怎么会有30万人被杀呢?"等等。

那么,南京当时究竟有多少人口呢?请看现保存于南京市档案局中关于解放前南京市历年人口的统计。

南京市历年人口出年死亡统计表

年别 人口数 出生数 出生率 死亡数 死亡率 附记

十七年 476526 1183 2.38 4419 8.88

十八年 524969 2422 4.65 5943 11.38

十九年 577098 6153 11.20 7584 13.81

二十年 653948 10848 17.75 11504 18.80

二十一年 657617 8148 12.97 9006 14.34

二十二年 726131 12262 16.88 9062 12.48

二十三年 747410 17157 22.96 12848 17.18

二十四年 879079 19812 22.5 10058 18.3

按年度计算

(注:表中各年加11年为公元年。)

从表中可知,南京市人口在1919年就超过50万,1937年1月南京市人口统计为1015697人。1937年6月为1015450人。、

上述人口数字为平时正常情况下之统计,说明南京是座拥有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

此后,因日军侵占上海,形势日趋紧张。国民党政府内政部曾于1937年10月16日给南京市政府发函,询问人口数目,以为疏散人口上。内政部公函内容如下。

"案查本京户口统计,前据该厅呈报至二十六年(1937年)六月份,计为二十万一百六十户,一百零一万五千四百五十口。自倭寇侵略,战争发生以来,本京人口,纷向各处疏散,其移动情形,当有稽查,究以迁至何处为多?本京人口截至现在止尚有若干?事关户口统计,除分令首都警察厅外,相应咨情贵市政府查照迅予确查见复,嗣后并请按旬咨报过部,俾资查考为荷。"

南京市政府于1937年10月18日批示:"令各区迅速查报,以凭汇复。"

由于形势吃紧,事务繁忙,各区在接到市政府通知后,反应不一。早者于10月27日报告,迟者于11月3日报告,有五个区一直未见报告。

现只有南京市七个区户口和人数统计。

七个区的统计数字表明:仅七个区的统计,人口即达373092人。

另外五个区虽然未报,我们可以根据资料推算出来。

伪南京市政府于1940年11月曾上报事变前南京行政结划与人口数。现抄录如下。

该统计未注明具体月份,据分析可能是1937年上半年统计数字。因为6月以后未见如此具体的统计。对照上二表,因避难外迁,各区人口都有大幅度减少,从表中分析,城内区外迁人较多,第二区只留下原有人口的42%,城外外迁人较少,孝陵区为原有人数的74%,浦口区则为95%。

现所缺第一区、第七区(城区)仅按留下的最小比例42%计,燕子矶、上新河、陵园三区按74%计算,则结果如下:

第一区人口:56488人

第七区人口:32090人

燕子矶区人口:46969人

上新河区人口:38336人

陵园区人口:5303人

小计:179186人

所以可以说,所缺五个区的人数最少为17.9万人。如再加上原统计的七个区,则南京沦陷前夕的总人口最少为55万人。这样,我们不仅知道了沦陷前夕的总人口,而且知道了当时人口分布的大体情况:城内约36万人,城外19万人;城内36万人中,安全区约20万人,其他区域约16万人。

下面两个材料,可作为上述统计数字的佐证。一是南京市政府1937年11月23日(南京失陷前的20天)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部的公函。

这封公函的"事由"一栏写道:"据本府专员郎奎第签报出率遣送本市难民会议情形,兹将本市遣送难民路线人数及区域函请查照办理由。"

公函正文如下:

"查关于将来本市难民遣送问题,前准贵部召集各关系机关开会讨论,本府当经派专员郎奎第出席在案。兹据该员签报开会结果四项,其第一项称:'请本府将遣送路线人数及区域即日呈函后方勤务部,以便照办'等情。据此,自应照办。查本市现有人口约五十余万。除一部能自动离京,一部事实上决不能离京者外,估计将来需要遣送难民约二十万人左右……"

1937年11月18日,蒋介石在高级军事会议上坚守南京。11月20日撤掉下关至浦口间的渡轮。这样,南京市关于有组织的难民遣送计划,因为蒋介石政府决意坚守南京而未付诸实施。这封公函再一次证明南京市当时人口在50万以上。再一个材料是伪南京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王鸿恩1939年4月27日在"上海朝日新闻座谈会"上的发言词。其中一段说:

"现在先就南京市民众在事变当时所受的痛苦情形,作一下简单的报告,南京市人口在事变以前,即党政府的全盛时代,计有人口一百零七万之多,及至事变后,人口骤减至十七万之数,相差几达九十万,此中原因,固然是一部份的民众受了蒋介石的恶意宣传,相率逃避,而其中的一部份则因误会或种种不可避免的关系而罹难散失与牺牲","据事变后调查统计人口减少的情形,其中二十余万人口,包括军民,是随党政府人员逃走的;其中二十余万人口,系有钱的商民,因受了党政府的麻醉宣传,相警伯有,而避难于各埠;还有几十万人口,或则原在南京谋生而返原籍,或则死亡失散了。"

这位伪政府的官员,承认南京原有107万人口,并明确地说出40万人口的去向。剩下的67万人正是南京沦陷前夕的总人口数字,但其中尚包括部分返回原籍的市民。王鸿恩的发言也证明当时南京市人口有50~60万。

这一切都表明,日军在南京屠杀的三十多万中国人是绝对无法掩盖的。

禽兽

杀人取乐,日军进城后兽性大发,滥杀无辜,花样翻新。有的往难民身上先漆汽油,后用枪扫射,枪弹一着人身,火光随之燃起,被弹击火烧之难民,挣扎翻腾,痛苦之极,日寇则鼓掌狂笑,引以为乐。有的令难民脱光衣服,破冰入水捕鱼,看着一个个难民在水中寒栗万状,手舞足蹈。有的把难民杀后割下人头,挑在枪上,漫步街头,嬉笑取乐。有的故意放火,诱人救火,却用绳子绑起救火者,将其抛入火中。有的把人捆在电线杆上,下面堆起干柴,慢慢烧烤,待人烧焦,才狂呼而去。有的割去难民的耳鼻,有的挖出难民的眼睛,有的把难民当成活靶,有的肚皮被扒开了,小便也割了去,有的……

他们用锥子和针,向我们同志身上直刺,直刺成了血人。被难同志有时叫骂怒视,他们会连眼睛也刺上两锥子,最后是用刺刀把喉咙穿破,血象泉水一般地涌出来,'皇军'便在旁边拍手叫好。

"对整批被俘的老百姓,'皇军'如果用不着他们,便把他们赶到空地去,让他们各挖一个土坑,跪在坑沿上,不跪的话,就是照腿上刺一刀,那当然就跪啦!于是,'皇军'就对准他开一枪,这么一来,尸体就倒到坑里去了。"

"南京东关有个大粪池,兽兵硬说里面藏着东西,在那严寒深冬,天气十分凛冽的时候,集合了三十多个难民,勒逼下去打捞,稍有难色,就是一枪。结果打死十几个人,下去冻死十几个人,兽兵乃鼓掌大笑,得意而去!在南京有一个池塘,兽兵勒逼老百姓下去摸鱼。你想天气积雪盈尺,下去也是死,不下去也是死,结果打死了二十几个人。南门外,有一次兽兵开差要走,在驻地捉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缠足老太婆,他们故意开玩笑,把大树锯去三分之二,留下一节木椿,乃强扶老太婆站在上面,你想那样大年纪的缠足人,加以兽兵的威吓,即使在平地上也站不稳当,何况在那样高约丈余的木椿上呢?他们扶上去跌下来,拍手大笑,如此三四次,把老人跌死了,他们仍然拍手大笑,这简直是灭绝天理惨无人道的野兽!同时,又把年纪大的一位老先生,用绳子吊在树上,他们走开约三四百米,然后轮流比赛射击,看哪一个先把绳子射中,使老先生跌下来,则谁就胜利;可怜那样大的年纪真梦想不到这种死法!都是因为向老人索'花姑娘'而不得,而以泄愤的惨酷手段!"

尸骨如山

日本法西斯在南京进行大屠杀时,力图掩盖其所犯罪行,长期封锁南京的交通和消息,"禁止携带照片文件出境",甚至不允许救济难民的粮食和药品运入南京。1945年8月,日本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更梦想逃避应得的惩罚,于18、19两日在南京焚毁文件,销毁犯罪痕迹。在日军军营里,火光冲天,被毁文件的灰烬,四处飞扬,无数列车从沪宁线各地载来掠夺物,分给各部队,某些不便转运的掠夺物,则被廉价出卖。1946年开始日本战犯时,日本帝国主义者又拒绝提供材料,战犯闵村宁次公然声称:"关于调查南京被掳失踪市民下落事,查南京当时第16师团中岛部队(包括大野部队)尔后调往菲律宾,参加吕宋登陆作战,1944年美军进攻雷伊泰岛之际,该部队驻第一线守备,全部战死。故上项调查恐难期讯确。"中国日本帝国主义毁灭罪证,拒绝提供材料,要得到一个完整的统计是不可能的。

各街各巷到处都是被杀的人,有的是刀刺的,有的是刀砍的,有的是枪杀的,有的是火烧的,有的是奸后又杀的。东一堆西一堆,左一个右一个,不忍看不忍见。数多女人的身上没有衣服。新码头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是被日本人用刺刀刺在阴户内死的。

当时被害同胞尸体的掩埋工作,主要是由几会慈善组织进行的。

世界红╬字会南京分会成立于1923年,该会设董事长一人,副董事长二人,常务董事五至六人,均由会员大会推举之。下设总务、储计、防灾、救济、慈业、交际等六个股。慈善事业分永久慈业和临时慈业两类。临时慈业含救济、掩埋、收容、医药等项工作。当时掩埋队队长系欧阳都麟,下为两个班,一个是收尸班,一个埋尸班。埋尸班人数较多,有99人,班长叫高瑞玉。欧阳都麟1947年曾作为证人,向南京军事法庭递交了两份红╬字会掩埋队埋尸具体统计表。高瑞玉现在还健在,成为掩埋尸体工作的活证人。

该掩埋队从1937年12月22日开始正式工作,至1938年10月30日结束工作,历时10个多月,共掩埋尸体4.3万余具。从掩埋尸体统计表中可以看出:掩埋地点达50多处,大都在城外,主要收尸地点为中华门外、水西门外、下关、上新河、幕府山等地,特别是下关,仅在鱼雷营、草鞋峡、煤炭港三个点就收尸万余具;工作方法大体采用就地就近掩埋方法,掩埋尸体中有男也有女,还有小孩。

关于红╬字会掩埋尸体的情况,有以下两份材料可资证明。

第一、 高瑞玉作证:红╬字会确系从事过大量的尸体掩埋工作。

高瑞玉:性别男,1985年81岁,民族汉,1937年住址为户部街52号,现住址为白下区龙王庙后17号。以下为高瑞玉的证词: "我叫高瑞玉。南京沦陷时,日军进城后杀人如麻,大街小巷到处是死尸。十字会负责将遗体集运到雨花台西侧宪兵操场,我当时担任掩埋作。十字会规定,男女分埋,坑深二丈左右,为长方形,每10个尸体埋一层,每层上面覆盖芦麻和泥土,然后再一层层往上垒,堆满为止,至今尚可找到尸坑的痕迹。" 伪内政部的报告肯定红╬字会掩埋尸体4万余具。

崇善堂掩埋尸体11万余具

南京崇善堂成立于清嘉庆二年,是一个历史较长、财产较厚的慈善团体。崇善堂在难民区内组织了"崇字掩埋队,"下设四个分队,每队设主任一个,队员一人,固定工役10人。崇字掩埋队自1937年12月26日开始工作,至1938年4月结束工作,前四个月主要以市区为主,将尸体运至掩埋地点,共收埋尸体7500余具。1938年4月基本在乡区收殓尸体,采取就地掩埋,所以工作速度加快,共掩埋10万余具。

崇字掩埋队共掩埋尸体112267具,其中男尸109363具,女尸2091具,小孩813具。

南京有个红╬字会,另外还有个红十字会,有些人把这两个组织混为一谈,其实是两个组织。红╬字会是国际组织,全名是"世界红╬字会南京分会";而红十字会是中国的国内组织,全名为"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

从掩埋队工作统计表分析,一队在1938年1月6日以前(1937年12月24日开始)已在和平门外一带联合乡人共埋尸体5700余具,二队在1938年1月9日以前(1937年12月24日开始)在下关一带埋尸3200余具。两队于1938年1月正式开始工作,一队工作到翌年5月,计埋尸近7000具;二队工作到翌年3月,计埋尸6700余具。两队共埋尸22671具。

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

掩埋队第一队工作按月统计表

月份 掩埋人数 其它

一月 2131

二月 1728 畜类 7匹

三月 2344 马 26匹

四月 484

五月 300

总计 6987 畜类及马33匹

附注:在民国二十七年一月六日以前本队已在和平门外一带联合乡人共埋军民尸体五千七百零四具,因非本队单独工作故未列入统计。

埋尸一队主要收尸地点是中山桥、挹江门附近、三叉河附近、护城河附近、和平门车站,龙江桥、鱼雷营一带,上元门、煤炭港、江边一带等处。

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

掩埋队第二队工作按月统计表

月份 掩埋人数 其它

一月 2175 畜类 10匹

二月 2924 畜类 11匹

三月 1636 畜类 3匹

总计 6735 畜类 24匹

附注:本队在民国二十七年一月六日以前已在下关一带掩埋军民尸体三千二百四十五具,因该时尚未得日军正式许可,故未列入统计。

"本分会掩埋队自二十六年(1937年)十二月间起即在下关沿江及和平门外附近一带从事掩埋工作,综计在此六阅月内,共掩埋军民尸体二万二千六百七十一具。此项尸体多数系掘土掩埋,用棺木者只有数百具。"

同善堂掩埋尸体最少7000具。

同善堂和崇善堂是两个组织,南京的慈善团体很多,还有培善堂、兴善堂、普善堂、合善堂等等。是主要的掩埋尸体机构,还有一些是个人自发去掩埋尸体机的。

刘连祥等人掩埋尸体3240具。

芮芳缘等人埋尸体7000具。

南京市各慈善团体(个人)掩埋尸体统计(部分)

掩埋尸体组织 掩埋队人数(人) 收埋尸体日期 收埋尸体数(具)

世界红╬字会南京分会 最多达600名 1937.12.22~1938.10 43071

崇善堂 4个队固定工役48人 1937.12.28-1938.4 112267

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 2个队 1937.12-1938.5 22671

刘连详等人 最多达104人 1937.12.16-1938.1.30 3240

芮芳缘等人 集难民30余人 1938.1.4-1938.2 7000

同善堂 不祥 1937.12-1938.2 7000以上

总计 195249

杀掉全部俘虏

于1937年10月29日正式编成的华中方面军由松井任司令官,下辖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是朝香鸠彦,第10军司令官为柳川平助。除第101师团守上海外,华中方面军的部队几乎全部参加了进攻南京的战斗。11月25日,日军占领无锡后,即策定兵为三路进犯南京。12月1日下达攻击南京的命令。

12月5日,朝香鸠彦到达前线,听取了第16师团长中岛的汇报。中岛对他的上司讲: "日军已攻破了南京周围所有的环形防线,约30万左右的中国军队大概就要全部被包围,逃不出南京城了。"朝香鸠彦听后,回到司令部。"发出了一连串由他个人盖章签署的命令,上面有'机密,阅后销毁'的字样。命令十分简单:'杀掉全部俘虏'"。"杀掉全部俘虏"正是日本当局用恐怖手段迫使中国屈服的具体体现。

从现在发现的历史资料看,杀掉全部俘虏的命令是执行得十分彻底的。师团一级部队中,有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的日记;旅团一级部队中,有第13师团第103旅团旅团长山田的作战日志;联队以下部队中,有当时的战斗详报。这些历史资料均无可置疑地证明:军以上司令部确有杀掉全部俘虏的命令,而且各部队都传达贯彻了,将俘虏一批又一批地集体杀掉了。

中岛日记

南京城12月13日失陷。日军进城后,即按着松井的作战纲要,开始扫荡。下边是中岛12月13日的日记摘抄。

"扫荡俘虏 ……

"近几日,溃败的敌人,大部分逃进我第16师团作战地域内的森林和村庄,其中有从镇江西要塞逃过来的人。俘虏到处可见,达到难以收拾的程度。

"因采取大体不留俘虏之方针,故决定全部处理之。然对1千、5千、1万之众,解除全部武器都很困难。唯一办法,是等他们完全丧失斗志,自己排队来降,较为稳妥,这帮人一旦闹事,将难以收拾。 "故而用卡车增派部队,对其进行监视和引导。……

"据知:光是佐佐木部队就处理掉约15000人,守备太平门的一中队长处理掉1300人。现集中在仙鹤门附近的约有7000-8000人,而且俘虏还在不断来降。

"处理掉这7000-8000人。需要一个相当大的壕沟,很不容易找到。所以预定把他们先分成100人、200人一群,然后诱至适当地点处理之。"

师团一级指挥官都说是上级的方针,并带头执行,为"处理"俘虏而绞尽脑汁,这就有力地证明南京大屠杀是一次有计划有组织的政治犯罪。

日军就是以捕杀俘虏为名,挨家挨户捕杀居民。闯进国际难民区对鱼民进行"甄别"、"审查",诬难民是俘虏,成批成批地抓捕,然后 将我同胞集体杀掉。中岛日记中也露出日军不仅屠杀俘虏,而且屠杀普通居民的蛛丝蚂迹。由于"进城扫荡时连技师和工人都处理掉,造成无人开动机器",而使南京长期断电断水。

山田日志

这一份材料来自田中正明自己的《虚构》一书。田中先生本意要证明"杀掉全部俘虏纯属无稽之谈",却无意中泄露'天机'。该书叙述第13师团第103旅团在幕府山俘获14000名俘虏,山田旃二旅团长"对处理俘虏深感头痛"。下面是书中的原文: "这一天,军司令部派宪兵军官检查俘虏是怎样处置的,山田少将陪着看了成群的俘虏。山田少将问:'喂,杀掉他们吗?'因为他在此之前刚接到参谋长关于'杀掉俘虏'的命令。……"

上述的上万名中国俘虏,就在军参谋长这一道命令下,全部被"处理掉"了,造成了南京大屠杀中最大的"草鞋峡惨案"。

屠杀!屠杀!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城。日军进城之后,都干了什么呢?让我们看看目睹日军在南京暴行的外国人是怎样评述的。

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杜廷报道: "日本军队因其在南京的大屠杀及野蛮行为,失去了一次难能可贵的获得南京中国市民和外国人尊敬与信赖的机会。"

"日本军队占领后的三天中,事态的发展出人意料。大规模的劫夺,对妇女的暴行又对普通市民的虐杀,居民被逐出自己的宅院,集体处决俘虏,强拉成年男子等,使南京变成一座恐怖的城市。" 上述两段话张自杜廷1937年12月17日在上海发给《纽约时报》的急电。

《纽约时报》于1938年1月9日登载杜廷于1937年12月22日发自上海的航讯。报纸的大标题是:"南京侵略军处刑二万"、"日军实施集体大屠杀--包括普通市民在内,死者三万三千。"

杜廷在报道中说:"占领南京,对于日军来说,在军事上和政治上,都极其重要。但是它的胜利,由于野蛮的残暴行为,由于大量处死俘虏、在市内的抢劫和强奸,由于杀害普通市民,也还由于出轨行为的蔓延,变得黯然无色。"

据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调查核实,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以上。中国军事法庭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调查,核对研究,最后判定集体屠杀19万余人,零散杀害15万余人,被害人总数达30万以上。

一、集体屠杀19万人

1942年,菲律宾等九国政府在英国伦敦开会,发表了惩治战争犯罪的宣言。当时的中国政府曾备函声明日本侵略军在中国所犯下的种种罪行应同样受到惩罚。

日本投降后,南京国民党政府于1945年12月6日成立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此外,在南京等十城市设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及战犯拘留所。1946年2月15日南京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南京成立。该法庭成立后,立即开始对日军在南京制造的大屠杀案进行审理。

有关国际法规定,日本的甲级犯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乙、丙级战犯则由受害国军事法庭直接审理、裁判。所以,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由远东军事法庭负责审理,乙级战犯谷寿夫、丙级战犯田中军吉、向井敏明、野田岩等,由南京国民党政府军事法庭负责审理。

中国南京军事法庭对315起控诉案进行了详细周密的调查,查证的集体大屠杀而被毁尸灭迹者共有28案,被杀人数达19万之多。

现从《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中摘出一段。

"日本军阀以我首都为抗战中心,遂纠集其精锐而凶残之第六师团谷寿夫部队、第十六师团中岛部队、第十八师团牛岛部队,第一一四师团末松部队等,在松井石根大将指挥之下,合力会攻,并以遭遇我军坚强抵抗、忿恨之余,乃于陷城后,作有计划之屠杀,以示报复。"

在28案中,主要有下列18起。

(1)1937年12月15日,日军在司法院难民区搜捕平民1000余人,被解除武装的军警400企婚,总计2000余人,全部押至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复用木柴、汽油焚烧。

(2)1937年12月15日下午2时,在挹江门姜家园南首,将居民300余人或用机枪射杀,或纵火烧死,无一幸免。

(3)1937年12月15日,日军将所俘军民9000余人,押往海军鱼雷营用机枪密集扫射杀害。

(4)1937年12月16日,日军将华侨招待所难民5000余人,押至下关中山码头,用步枪、机枪射死,尔后又把尸体推入江中,毁尸灭迹。

(5)1937年12月16日上午10时,在中山北路前法官训练所旧址,将平民吕发林等100余人,拖至四条巷塘边,用机枪射杀,无一幸免。

(6)1937年12月16日上午,在鼓楼五条巷四号难民区内,日军将被俘军民石岩、王克村等数百人,驱集大方巷广场上,以机枪射杀。

(7)1937年12月16日,在傅佐路12号,日军将平民谢来福、李小二等押至大方巷塘内枪杀,罹难者200余名。

(8)1937年12月17日,日军将逃至三叉河放生寺及慈幼院的男女400百余人难民和被解除武装的军人,用机枪扫射,予以杀害。

(9)1937年12月17日,日军将从各处搜捕来的军民和首都电厂工人许江山等3000余人,在煤炭港至上元门江边,用枪杀、火烧而死。

(10)1937年12月18日,日军在下关南通路以北,将被俘军民300余人,集中该处麦地内,用机枪射杀,无一幸免。

(11)1937年12月18日,在大方巷难民区内,日军将青年单耀亭等4000余人,押送下关,用机枪射杀,无一生还。

(12)1937年12月18日夜,日军将圈禁于幕府山下的军民57400余人,用铅丝两人一扎,驱至下关草鞋峡,先用机枪扫射,继用刺刀乱戳,最后浇上煤油,纵火焚烧,残余骸骨均投之于江中。

(13)1937年12月19日上午,在龙江桥口,日军将被俘军民500余名绑扎后,以机枪射杀,纵火烧毙,尚有气息者,更以刺刀刺死。

(14)1937年12月,日军在上新河,将从各处逃来的难民和散兵2873人,用机枪扫射,予以杀害。

(15)1937年12月,日军在燕子矶江边,集体屠杀待渡江逃难的难民和解除武装的士兵5万余人。

(16)1937年12月,日军在城外宝塔桥及鱼雷营一带,屠杀被俘军民3万人以上。

(17)1937年12月,日军将被俘军民500余人,在九甲圩江边等处枪杀。

(18)1937年12月,难民5000余名,士兵2000余名,在中华门外附近凤台乡、花神庙一带,被日军屠杀。

此外,还有10案是日军在古楼四条巷难民所、五条巷、北圩、太平乡、中华门外西街、石观音、扫帚巷、小心桥、消灾庵、通济门外四方城龙华寺、武定门外正觉寺、南门外方家山长生寺等处,集体屠杀了近万名的居民、僧人、尼姑等。

上述28案,经南京军事法庭反复查证,证据确凿,有案可查。 时间:大部发生在15~18日,其中15日、16日屠杀尤其频繁。 地点:多发生在下关和沿江一带。 手段:一般先用枪杀,然后毁尸灭迹。

下关地处城西北方向,经南京市最宽大的中山北路,出挹江门,便可达码头,从那里可以乘船北渡长江,逃离南京。所以在南京沦陷前夕,有成千上万的人拥向下关及其江边,其中有军人,也有南京城内及城郊附近的难民。这些人本想到这里觅船渡河逃跑,却无船只,故在此地彷徨,后来便成为日军屠杀对象。这一带既属城外又交通方便,且临长江,遂成为日军一个理想的屠杀场。

主要屠杀地点:下关、中山码头、草鞋峡、燕子矶、观音门、紫金山、雨花台、汉西门外、上元门、三叉河、上新河、煤炭港等。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