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义评论]:中日合作构建“东亚新格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0周年纪念日,本应该写一篇愤慨或悼念的文章,但想到领导们辛勤工作取得的一些好局面不应该轻易破坏,就只好自己默哀和咬牙了。

......三分钟过去,让我们结束悲愤开始工作。

“亚太格局”是个老词,它指的是环太平洋地区的众多国家构成的地区力量结构。在冷战结束后,美国用自己的强大军事实力把太平洋的大部分地区变成了自己的“内湖”(美国的经济衰落并不意味着它自己其他方面衰落,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它还会保持对“内湖”的控制),因此现在要讨论的是美国、俄罗斯、东亚(包括东南亚)、大洋州(澳新)以及高叫“东进”的印度之间形成的“东亚格局”(也叫“西太平洋格局”)。

看看上面提到的国家(世界经济前三强和世界军事力量前几名),我们就知道这一地区的分量;再联系到已经成为公认事实的“21世纪属于亚洲(特别是东亚)”,我们也知道这一地区的新格局如果形成会对整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随着我们的实力逐渐增强,美国在东亚影响力相对下降(后面会进行阐述),俄罗斯将战略重点放在了欧洲和中亚里海地区,以及因为日本新首相上台后提出了“让坚固的日美同盟与亚洲外交共鸣”的新战略等原因,很多专家都在认真考虑中日合作构建新格局的可能性,这篇帖子就来试着分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可能性以及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先看看这一地区格局的历史情况,这有助于我们了解为什么有出现“东亚新格局”的可能性。

冷战中,以美国为首的军事联盟与以前苏联为首的军事联盟是这个地区格局的两大支配者。当时的我们是腹背受敌,两面作战。但在中美关系缓和后,我们暂时加入了美国主导的一方,这样的举动打破了两大集团的势力均衡,前苏联也因此倍受煎熬(我们惩罚了它的“小弟”---越南)。

因为东南亚的民族主义运动兴起以及美国战略力量调整等原因,美国的军事力量从东南亚撤出,这为“东亚新格局”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前苏联的解体很快成就了美国的一超地位,太平洋“内湖”也随即出现。随着美国的战略重点转移(想占领中东)和我们中国的逐渐强大,西太平洋的势力均衡被打破,东盟随之诞生(目的就是应对我们的崛起)。可我们的发展太迅速,而且战略运用得当,东盟对我们的敌意迅速减少,并且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带动了它们的发展,我们的援助和“柔性”外交姿态也让东盟更有依附我们之势。这时的美国感到了威胁,它一面利用各种手段挑拨我们与日本、韩国之间的民族主义情绪进行战略牵制,一边积极讨论重回东南亚的军事战略。可惜这时的东盟已经不太愿意做出公开反对我们的战略选择,并且美国的注意力也被突然发生的“9。11”事件重新吸引回中亚和中东。美国在东亚的“脱先”之举成就了我们的新战略,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感谢那大胡子“拉登”(当然他支持“**”的敌对行动让我们也用不着感谢他了,我们建立“上合组织”就是要打击他建立的国际恐怖势力)。

美国总统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是一大败笔,他的打算是很理想化的---利用假情报获得国内民众的支持一举解决中东问题(当时应该有同时解决伊朗的打算,因为伊拉克战争刚结束美国政府就高调谴责伊朗和叙利亚“窝藏”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惜全世界都看透了他占领“能源产地”的野心,他的战略企图没有达成。随着伊拉克局势的恶化,美国终于陷入了伊拉克泥潭。这不仅仅是对它战争能力的削弱,也是对它国家整体实力(特别是经济)的削弱。这使得它在亚太的存在只剩下军事力量(赖斯经常不出席东亚的会议,即使出席也只谈“反恐问题”,对大家关心的经济发展问题置之不理---它也没有这个能力),但它好几次呼吁建立“亚太民主联盟”妄图利用价值观这幅招牌统一亚洲国家的思想和行动以抗衡我们,但这样的“口惠”确实不如我们的“实质”利益有力量。不仅如此,中国和日本还成了美国最大的两个“债主国家”。于是就出现了西方媒体高叫的“中国要把美国赶出西太平洋”的声音,区内国家也抱着不同的心态开始考虑能否建立新的东亚格局(亚洲统一货币---“亚元”也曾经被人们提到过)。

可见,区内国家与美国实力对比的变化以及前苏联的解体(俄罗斯就更没有力量主导东亚的局势了,它现在忙于应对“北约东扩”和占领里海资源)让东亚新格局的出现成为可能。

现在的情况确实令人玩味。随着日本新首相福田上台、“东盟+3”会议召开、澳大利亚新总理陆克文当选,亚太西半部已经出现了新的政治外交氛围。加上美国被排除在“10+3”会谈之外,日本也曾经提议邀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加入东亚会谈---那空谈的亚太峰会看来要被区内国家的这个“10+6”取代了,这让人感觉“亚太新格局”真象有那么回事似的。

那目前中日是否在合作构建“东亚新格局”呢?

福田的“让坚固的日美同盟与亚洲外交共鸣”新国家战略确实让人们对日本改善与亚洲国家关系(特别是与中国的关系)充满期待。大家都知道,没有良好互信的中日关系,东亚地区的经济和政治融合是不可能实现的(如果我们足够强大那又另当别论)。韩国媒体就刊发过这样观点的文章,中国和日本国内的分析家们也有共同的认识。福田的美国之行让日本国内充满忧虑,因为美国的冷淡态度让日本的挫折感非常强烈,虽然后来美国也增加了对金正日的要价,算是暂时安抚日本不希望很快“赦免”朝鲜的心,但美国不满日本退出“印度洋支援行动”的态度还是影响了美日的“坚固的日美同盟”基础。这为日本更多转向亚洲提供了内在动机。

但我们也要看到中日之间除了被刻意淡化处理的“由历史问题引发的国民情绪问题”,更主要的矛盾是东亚领导权之争以及很难妥协的领土问题。日本提议邀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加入东亚会谈其实就是为了平衡我们的影响力,这也是争夺领导权的实际动作;中日之间的领土问题之争就更加激烈,就算双方把东海和钓鱼岛问题暂时搁置,台湾问题也“搁置”不下来。因为日本比美国更在乎台湾是否在我们手里,那可是它生命线的“七寸”所在。一旦我们面临收台局面,除非日本愿意老老实实甘当“东亚老二”并且放弃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的不合理要求,那美国的“阻碍”行动它是会积极支持的。可这样一来,“东亚新格局”就不用想了,日本还存不存在倒是值得好好考虑一下。

反过来设想,我们能不能成为“东亚老二”以便促成由日本领导的“西太平洋新格局”呢?那就更不可能,因为如果是这样,我们的海洋国家梦就不要做了,台湾、东海、钓鱼岛就成了日本的势力范围,甚至连南海也可能保不住。那大家预测的“以后的时代是海洋时代”就与我们彻底绝缘,我们只能永远在黄土地上靠那越来越少的资源过苦日子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努力成为“海洋大国”的原因,也是为什么美日要尽量阻止我们成为“海洋大国”的原因。

目前中日之间确实没有妥协的余地,日本觉得实力超过我们,外在的战略环境也比我们好,要它当老二确实不现实;而我们为了自己的民族生存和发展利益也不可能放弃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想解释中日之间相互接近和忍耐的原因,那就是都希望对方在“国家发展”的较量中落后自己更多,这样就不用通过战争来解决目前遇到的问题,毕竟战争是双方实力的对耗,最高兴的是美国等国家。

综上所述,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中日合作构建“东亚新格局”还没有可能。我们只有更努力地工作,在前进中解决遇到的各种内外问题,让我们的国家实力得到切实的提高。也许当我们有了更令人信服的能力时,属于大家都能接受的“东亚新格局”才会到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