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三章 第二节:曼哈顿的深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

被意大利人评价一番,并且称之为东亚人的这个人。他在门口边稍候了片刻之后,才走进这幢公寓。他一闪身溜进过道的阴影中。顺着一条狭窄的通道向上走了一截陡直的台梯后,便是通往位于上方一层楼的楼梯口。他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在扶手栏杆边愣住了。需要进行判断。从上面与之相对的房间里,传出求欢的兴奋呻吟声。不!要找的人是呆在右边的房间里,而不是左边的房间中。

通往前去的过道里的公用电灯光很弱。他悄然地在木制的地板上移动脚步,到达门口之后。他侧耳静听一下,在房间里纵深处的某个地方,短暂地发出砰砰的声音和溅水声,肮脏破败的大楼,在这幢贫民住宅楼宇里,陈腐的雪茄烟蒂的气味,恐怕是各种气味中最好闻的。而此时此刻,他相似明白了什么。这个东亚人的脸一下子绷紧了起来。

他叫苏轲,年级才三十多岁,模样英俊不俗,身材修长,头发乌黑,突然间绷紧的脸面却给人一种粗犷凶残的感觉。他取下墨镜放入口袋里,由双眼里射出的目光扫视四周之后,最后落到面前的一扇房门上。他不知道要找的人还在不在。时间不早了,但也不能太迟。他轻轻地转动柄把,门开了。他灵活地欺身进去,片刻就知道要找的人已经离去。一个烂醉如泥的女郎听到了响动,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来打量他。

苏轲没有过多去注意她,走往各个房间去搜查一遍,没有杰克的影子。他重新回到女郎的身边。并认真地看了她一番,正想离去时,女郎在地上一个滚动,拦住他的去路,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大腿。

“别走,亲爱的,今晚我感到非常的寂寞,我需要抚摸,我更需要性爱,明白吗?”

一定是杰克·托马斯突然离去刺激了她。“我明白!”他回答道,蹲下身去捧起她的脸,“告诉我,杰克是不是刚走不久?”

“别浪费时间,我敢肯定你比杰克在女人身上的功夫更胜一筹。”

对方没有作答,凯瑟琳继续地说:“你希望怎样个玩法?”

他把她的脸推开,“能告诉我一个问题吗?”

“你说吧!”她乞讨般地说道,双手将此人的脚腿抱得更紧了。

“杰克·托马斯!我要找他,告诉我他是为什么走得?”

“你问这干吗?”女郎将脸粘贴在脚腿上来回地擦着,舌头不停地转动与伸缩。她一心想让来人知道,她的舌头比身体上那个隐秘的部位,更能够让人销魂。

“你知道假如他回来了呢?你知道这个意思。”

“你真机灵,”她报以刺耳的尖叫,手在摸索着对方裤子的拉链,“他不会回来啦,也同你一样害怕有人前来。”

“是真的吗?”东亚人把她的双手握住。

“不是对你说了吗?有人来找他,喔!他接到一个电话,干吗还愣着,到床上去。”

还是来迟了,杰克·托马斯这狗杂种很精明。苏轲觉得不能在此多呆一分钟。他推开纠缠的女郎,朝门口走去。

“别走,混蛋!”后面传来了历声嘶喝的声音。

凯瑟琳再一次重重地将房门关上,不知道该往那个方面去生气。看来今天就这样地白白浪费了一个晚上,如此的冷遇可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情。她不由地回首丢了一眼,房间中央摆置的大钢架床。要是换到其他天里的这个时候,上面已经是好事连台上演了。并且钢架床也是相互配合,吱吱呀呀地发出响声来。

她踵跌地来到了床边,从床头柜里摸出手机。在这天晚上她曾经有一个非常好的计划,该计划中的内容是,她将接待伺候两个人,先前的一个人,他自然是离去的杰克·托马斯。她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用尽所有的手段,让他尽快地达到满足,然后将他打发走掉。接着就是去接待第二个相约之人,那人就是迈克尔·莫雷蒂。现在她醉眼松松地看了一眼钟表,想打一个电话去招呼他,但是考虑到现在时间又过于早了一点,原因是约定的时间段是深夜二点钟。

与迈克尔·莫雷蒂的相识,的确像她对杰克所说的那样,相识不到一个星期,相识的过程也是在不经意之间。然而与他相约这还是首次,说真的,她不了解此人,但也不想去了解他。只是杰克·托马斯临走时的叮嘱话语,让她回味无穷。

而此时的迈克尔·莫雷蒂正在一处建筑物里会见相约见面的人。

他们是几名来自香港的客人。他有一点不喜欢其中的一个高个单瘦的人,因为此人所持有的口气,让人觉得此人是这里的主人,自己仿佛是他的走卒。尤其指使人的气质,让人听起来极不舒服,出于看在钱的份上,才使他没有露出鄙视与轻蔑来。

“现在我们履行曾经许下的诺言。”瘦高个从随从的手中接过一只黑色的手提箱,将它放置在茶几上,然后将它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钞票,快乐地扇着这次纸币。“这是给你的报酬,迈克尔·莫雷蒂先生!要知道我们的老板在这方面上肯花大钱,这个你明白。”

他谢意地伸手接过钱来,把它们塞进口袋里。在他的一身之中,还不曾有过如此容易地获得一笔钱呢!用车子将一个人行道上行走的少年人撞死,就这么简单。他做的非常成功,如同一场意外的车祸,肇事的司机跑掉了。迈克尔·莫雷蒂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这时候瘦高个朝他点了点头,报以一笑后,走到沙发边的箱子中,又从里面拿出了两叠钞票放在桌子上,并且相对地摆放好。迈克尔·莫雷蒂射出贪婪的目光,尽管这样,可是心里思忖开了,难道又是有事情叫他去干?只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那两叠钞票在顾主还没有加以解释与说明之前,他自然会产生出一些估计的想法,莫非这笔钱是分别给汤姆与杰克的,他俩在整个事件中都起着一定的作用。杰克负责引诱,汤姆创造必要的条件,为此他暗暗衡量了一下,感到自己的钞票要比如今拿出来的钞票厚许多。

“迈克尔先生!您还有一些细节没有注意到。”

“还有一些细节!”听了此话之后,他不安地环视房中的所有人。

“您一个人不想享有这笔钱吗?”对方用狠狠的目光盯着他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先生!”迈克尔问道。

然而在内心里是挺明白对方话里意味着什么。一个人享有这笔钱:这无疑是向他暗示,让他去除掉汤姆和杰克。如果猜测是正确的话,他喜欢去干这种事,钱对他来说,是越多越好。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如果能拥有别人所没有的,并且永远也达不到的数目,那将是多么的美好,简直太妙了。但是迈克尔并不傻,这也许是一个圈套。

“哦,别误解。迈克尔·莫雷蒂先生!”瘦高个继续说道:“还有一项事情可以使你获得比现在多十倍的钱,您愿意干吗?”

“在没有明确是什么样的事情之前,我不敢说我能有把握。”他提防着回答。

事实上迈克尔恨不得立即从房间中飞出去,因为他不能保准他们不会翻脸吗?因为他曾经为教父充当过一回这样的角色。将为一个为他们干完事,向他支付最后剩余佣金,趁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开枪射杀。如今的迈克尔警惕性特别高,这不是闹着玩的。他后悔自己没有约定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因为大家都清楚,这不是同商人在打交道。这是在玩火,随时有可能会因玩过了火,得到自焚的悲惨下场。

“您非常的胜任,迈克尔·莫雷蒂先生!”对方赞许地说。

他可是一点也没有放下警惕之心,“我历来对任何的事情都感到能够胜任。”

“好的,迈克尔先生!不过有一点可以坦白地告诉您,那就是您不干已经不行啦。”

“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几乎跳将起来,手伸进口袋里,抓紧枪柄。“我想我听到了带有威胁的意思。”

“别这样,迈克尔!我们是在谈一笔交易呢!”

“别动,我想我说的很认真,对不起啦!我不得不得怀疑。”

瘦高个朝他报以爽朗的一笑,“我理解您的这种本能表现,但是我可以告诉您,的确没有必要担心,如果说透了,您确实不干已经是不行了。”

“为什么?”他看到了面前之人朝一旁的手下人做了一个手势,他走到了一边去。

“因为您杀害了他的义弟!瞧,麦克!我这么说简直太难听了,在一定的程度上有一点不负责任。应当说是您不意间用车子撞死了一个人,它完全是属一种过失的行为。”对方神态诡秘地说。他闻听之后,差一点咆哮了起来,但是与此同时,他又发现了感兴趣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叫我继续干下去?”

“您真行,迈克尔!猜得非常正确,我的确有这种意思。”

“迈克尔·莫雷蒂立即自如了起来,因为危险不会降临到他的身边来了,他们还想利用他。他很快恢复常态,用两只手指夹住高脚酒杯,把它递到嘴边呷了一口酒,“如果价钱谈妥,我会考虑的。”

“给您一笔相当可观的报酬。”

“要知道,没有人想早死!我需要为自己的安全去考虑。”

“这笔钱足够您花一辈子!”

沉默了一阵长时间,他再也承受不住金钱产生出来的巨大诱惑,“那么--怎么样去说,才算是谈妥了呢?”

终于上路了。香港人,那位瘦高个暗暗压制住内心的高兴,他下达了指令。“我俩的交易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不论是那一笔交易。这是我首先想要向你说明的事项。”迈克尔明白,这意味着要他去除掉杰克与汤姆。

一直坐在一旁静听他俩谈话的一个矮个子,此人操着不太流利的英语说道:“在这里有必要提醒您,迈克尔先生!您的对手不是一个平凡的人。”

他朝说话之人别了一眼,继而耸了耸肩。脸面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态来。在他的印象之中,他认为中国人总喜欢去把对手做过高的能力估计。实际上,迈克尔同不少被人称之为不平凡的中国人打过交道。从得到的经验使他很笃信,他们这么做的方式,好像是想让人知道,他们办事是稳健的。

“我能办妥,多少价钱?”他问。

“哦,价钱是相当高的,只是在此之前,我想给您看一样东西。”瘦高个从随从那里接过一件东西,那是一张裁剪下来的报纸。迈克尔想象不出在它的里面会隐藏着什么秘密,可是屋中的人都是一幅严肃的神态,他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从对方的手中将它接了过来。

这是一份过时了的报纸,虽然他无法看懂那上面印刷的中文字。然而还附带了一份英文剪报,在这张报纸上还刊登了一个人的图像,这对他来说是很熟习的。曾经一度美国的报刊与电视台连续报道过,报纸在迈克尔的手中哗啦地合上。

“难道你们是与他过不去?”

他的声音颤抖,他再一次地展开报纸认真地看了一遍,一点也没有错,因为这是他曾经一度命令自己记下的事情。在弹丸之地的香港,几年前发生了一件震惊的事件,警察一举摧毁了一个犯罪组织--青龙帮!这个帮会组织无事不干:恐怖,暗杀,绑架,走私,贩毒,同各国的黑手党都有或多或少的交易来往。但被一个叫苏轲的警探巧妙地打入进去卧底多年,在适当的时候配合警方铲除了这个组织。

“对!”瘦高个咬牙切齿地回答。

“看来找着他了?”

“不止这些,用车撞死的那人是他的义弟。”

迈克尔知晓了,“我确实小瞧这件倒霉的事。”

“听您的意思,您将放弃一大笔钱?”

迈克尔犹豫不定,最后一咬牙回答道:“我可以从你们的手中挣到两笔钱。”

对方朝他摇了摇头,“其实您能挣到所有的钱,只要一个小小的策略。”

“您的意思是--。”他不懂,对于如何赚大钱,该方面才是真正地将他吸引的事情。

“利用美国黑手党来除掉他。”

“看来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周全的计划?”

对方提及的话让迈克尔陷入沉思中,在他那灵敏的脑袋里,快速地对提及的事项,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他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