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礼汉老人和妻子周爱仙讲述当年遭遇。

脚从18岁烂到83岁


王礼汉老人的烂脚是用一块长约20厘米、宽12厘米的蓝色旧布条绑起来的,由于王礼汉夫妇没有收入,生活过得很贫困。


几十年来,王礼汉老人用来包扎伤口的都是一些没有经过消毒的草纸和用旧衣服剪成的布条。当老人将布解开时,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臭味在整个房间里弥漫。


老人的外孙女胡萍告诉记者,她外公每次解开包扎烂脚的布时,她都不敢看,闻到那股臭味时,连饭都吃不下去。


据王礼汉回忆,当年侵华日军地面部队走后,村里100余个村民就有60余个开始烂脚,现在还活着的只有两个人。


王礼汉老人告诉记者,他的脚从18岁一直烂到现在的83岁,痛苦伴随了他的一生。


所住村庄曾遭日军轰炸


从玉山县城到岩瑞镇田畈村梅花墩自然村仅有5公里,而该自然村就在离老飞机场不到1000米的地方。王礼汉老人的家就在这个小村庄里。据王礼汉的妻子周爱仙介绍,她丈夫从一出生开始就住在这个村子里,丈夫家的房子当年被侵华日军炸毁后,在原地建起了简易房,直到解放后才盖起了新房子。


据了解,1942年4月,美军对日本的东京、名古屋等城市进行的首次空袭震动了日本朝野。日军统帅部根据战争的需要决定立即发动“浙赣作战”,妄图彻底摧毁浙江前线的衢州、丽水、玉山机场。


日本731部队大本营参谋部作战科科员井本雄男的《井本日志》(第19卷,8月28日)记载了具体实施方案:“广信(注:上饶):鼠疫(1)毒化跳蚤,(2)释放经过注射的鼠;玉山:把鼠疫干燥菌混入米中,目的:鼠→跳蚤→人。”侵华日军的目的是在玉山飞机场附近制造无人区。


今年79岁的周爱仙告诉记者,她的娘家住在距离梅花墩不到3里路的关山桥村杨家棚小组。


周爱仙回忆说,她记得自己14岁那年,十余架飞机来轰炸飞机场,飞机上的机枪不断地将奔跑的村民打死,村里十余间房子只剩一间没被炸倒,她一个3岁的妹妹就是因为来不及逃跑,被倒下的墙给活活压死。几天后,又来了几架飞机撒下鹅毛般的东西,飘得到处都是,之后,村里的大人和小孩都开始得病,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去。


求医问药伴随老汉一生


周爱仙告诉记者,解放后,她曾陪丈夫到医院看过多次,1989年,女婿还把他送到上饶市的一家医院治疗,花了1000余元,但没有太大的效果。平时主要是用草药敷和盐开水冲洗,有时打几针。求医问药伴随了老汉的一生。


“外公的烂脚每年上半年都会流出许多脓血,用来包扎的旧布每每被脓血染湿,数十只苍蝇轮番到布上吮吸脓汁,赶都赶不走。”胡萍告诉记者,作为一名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的晚辈,她希望国家强大,外公的遭遇永远成为历史。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19:50:54 被ivwjeai00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