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三章 第一节:出卖者的命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


直到对方挂断了电话,杰克·托马斯仍然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汤姆刚才那种幸灾乐祸的话语,现在还回想在耳边。尽管当初他早就意识到,向他们妥协是一件极其愚蠢又错误的事情,回想起来要多么的愚蠢就有多么愚笨。恨自己为什么要为他们提供出需要的消息呢?原因是赌场那个地方对他来说,太具有吸引力了,可以说它将他牢牢地吸引住。

他现在与曾经就一直这样侥幸地认为,不可能自己的手气会永远地差下去。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他曾经还对那里的所有玩法做出过研究,并且由此得出了一套可行的玩法方案。但问题是:他一直就没有赢过。

为此,他欠下了赌场,一大笔的赌债。现在他把思绪收回到面临的事项上来,回想起自己当时是处在万般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不得不供出实情。因为当时有一个让他做梦都想获得的希望,一个对他今后来说是绝对有利的条件,那就是所欠的债务时钟停止了计息的运作。

还有一种特别知晓的情况,是迫使他做出该种决定的动力来源。他很了解他们是怎样去对付不受欢迎之人,他们使出的对付手段让人不敢想象。杰克顿时感到疲惫不堪,在机械式地走往房中去的时候。在他身后的过道口,出现了黑人房东太太,她将他叫住。在她的手里拿着一部移动电话机的话筒。

“托马斯先生,有您的电话。”

又有电话,它会是谁打来的呢?是不是与刚才所接电话的内容相同?最后他从接与不接的踌躇思考中拿出了一个决定来。转身走到过道口,伸手从房东太太的那双干瘪的手中,将电话筒拿过来,懒慵地放在耳边。一双沉愁的眼睛,直直地瞅着过道另一侧的那扇没有关合的房门,由他现在置身站立的地方朝里面望去。屋里有一位女郎正在脱衣服。他妈的!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因为前一个电话已经让他的心房惊悸不已,现今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自然引起了他的火气来。

托马斯冲着电话筒没有好气地厉声喝问道:“你是谁!”

电线相联接的受话人那一方,听到他的说话口气一定是给弄懵了。长时间里没有回话。他妈的!也许是占线。“喂!喂!”杰克·托马斯连续地大声喝问了几遍。突然他发现了疏误一个关键性的技术问题,关于占线的理论常识他十分清楚。因为他曾经在电信局里工作过,即使没有那段工作经历,也同样知道,因为他是一名杰出的电器工程师,只是命运对他不公平,在二个月前让他失了业。可是电话中确实没有一点声音。他不耐烦地把电话扔还给了房东。并且焦急地朝房东问道:

“刚才的电话是找我的吗?”

“是的。”她回答,脸上升起了一片疑惑。“您有问题吗?托马斯先生!”

“是什么声音?”

“你是说电话里的说话声?”黑人房东眨着一双不知所措的大眼,很快她摇了摇自己的头,马上明白对方是在问及那个方面,“电话里头是一位先生的说话声音。”

“真奇怪,我接时为何没有声音呢?”

“但是我接时,对方就是这么问的,那位不知名的先生在电话里头这样地问道,请问杰克·托马斯在吗?亲爱的太太!此人很有礼貌。”

“是女的话声,还是男的说话声。”

“是一位先生!我刚才不是已经对你说过了吗?”

听到此话之后,他的额头开始冒出了紧张的汗水,并且伴随着浑身上下,出现了颤抖的状况。他顿时感到了危险。“托马斯先生!您怎么啦?”

没准是自己的脸色极不好看。他想。“滚开!”他对房东说。

疾步走入房间里,把门关上。金发女郎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瞅着她的姘头。凯瑟琳是一个身材苗条,皮肤白得让人着迷。并且身型小巧,玲珑,颇有几分妩媚的妖艳女人。她的肩膀光洁细嫩,嘴唇微红,略呈图形,灯光照在裸体的身躯上,闪烁出肉质性的迷人光彩。此时此刻,她半闭着眼睛,沉陷在马上拥有一件皮毛大衣的喜悦里,因为站在面前的人正睁大眼睛观看着自己,此人答应了此事。

她比别的女人更能满足自己的欲望,杰克内心里评价道。然而今天他不行,没有了激情。原因是恐惧早已打消对她产生的兴趣。

“你犯不着同房东太太过不去。”她说道。

托马斯朝她摇了摇头说:“我不能呆在这里。”

“为什么杰克!”

“不为什么。”

“哦!我的上帝!这话是我听到过最让人感到憋气的话语。”

“对不起!凯瑟琳。事不因时啊!”

“亲爱的,来吧!别错过良机。快将你那宝贝拿出来吧!”凯瑟琳走临到他的身边,双手吊着他的脖子,圈着他往床边挪去,“我敢肯定,你会令我满意的。”

“噢!凯瑟琳!我知道这一点,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对你迷恋不已。”

“来吧,亲爱的,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兴奋。”

她要紧紧地抓住一种瞬间即失的意念,因为男人的承诺会随着激情的消退而消退。那件皮毛大衣仍旧挂在商店临街的大窗中,她每次路过商店的时候,它总是轻易地将她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噢,不!--。”

“别说啦!亲爱的!”

“一件性质相当严重的事情,我需要考虑。”

“你不需要在这件事情上花心思去考虑。”她将自己的下腹不停地抖动。意思十分明确地告诉他,她的小妹妹同样具备思考的能力。

杰克·托马斯没有回答,只是摇着头。他知道对方已经将他的话意理解错啦!

她欲火高涨,“来吧!”很快将身上仅有的裤衩脱去。

她喜欢男人看到一丝不挂的女人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一副猴急的样子。她每一次总是设法做到,并且努力达到该种程度。因为这样让男人在完事的进程里,比平常所需时间要短得多。她让他们过快地得到满足,是因为存在一种更有说服力的动机。接下去她就可以再去寻其他的目标。生活就是这样,任何的一件事情都得努力去争取,生活容不得你去等待。

“这不行,今晚不行。”

“难道你不满意?你知道我懂得一切花样。只要你提得出来的花样,我都会!”

“对不起,还是改天吧。”

凯瑟琳真有一点弄不懂。“来吧!”可是他仍然摇头不由地使她冒出怒火来,“你今晚是怎么啦?你这该死的混蛋!”

杰克·托马斯拨开她的双手,避开如火一样燃烧的眼睛。手颤抖地将领带整理好。“我要马上离开这里,也许会在今天晚上还要离开该地区。”他伸手提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说不定他马上就要来了。刚才的电话是他有意的探试,我很懂得该种方式方法。”

“你说的是谁?”凯瑟琳十分不解,“这里没有人来,这是你对我说过的。我也没有其他约定相会的人要来。”

“亲爱的!是一个中国小子,我不得不去防范。我不敢保证他不会找上门来。”现在他惊恐万状地穿上大衣,凯瑟琳侧躺在床上,望着他的一副恐慌模样很感兴趣。

“他是谁?”她问,“你刚才所说的那个中国小子是谁?”

“此事对你无关紧要。”

“但此事已经搅乱了我今晚的生活。”

“这都是迈克尔做的好事。”

“迈克尔!迈克尔是谁?”

杰克顺口吐出的怨言,使凯瑟琳追问了起来。他后悔自己说走了嘴,如果让局外人知道可不是一件好事。他不管她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立即朝门口走去。

“迈克尔,迈克尔就是:迈克尔·莫雷蒂吗?”

他早以跨出了房门,然而听到女友这般说的话,在门边不由地停住走离的脚步,转过身来对着她,满脸冰霜,“你不应该记住,亲爱的!”

“这为什么?”凯瑟琳嘴角向上翘,脑袋摇了摇。

“不为什么。”

“但是碰巧我认识他,杰克!”

“听着!凯瑟琳!别指望他会给你带来什么好运。听我的话,以后装着不认识他,记住他将是一个不好的兆头,你明白我说得意思了吗?”

“我想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的。”

“非常好,凯瑟琳!”

真是难以置信,对于他在离开时说的话,她仅仅在床上做出一个耸肩的姿势。杰克·托马斯走出。有一阵子的时间里,她静听着他急步走下楼去的脚步声,真希望他能够回来。随之传来了汽车发动时,引挚发出来的微弱起动声,直到汽车行驶的声音在街头消失。她才茫然若失地下了床,踱到门口将门重重地关上,然后朝酒柜走去。这一夜真他妈的糟糕!全乱了套,该死的托马斯!该死的电话!还有这该死的夜晚!

杰克·托马斯估计的一点也没有错,有人利用老一套的方式方法。刚才朝他打来电话寻问,然而在电话里并不作声的人。正乘坐出租朝这里赶来。

那是一辆深褐色的奥佩尔牌汽车,该辆出租车快速行驶在,窄小、肮脏、而且到处都充满了危险的哈莱姆区。这个地方在晚上,尤其是在夜晚将近午夜的时候,哦,上天呀!说不定前面突然出现不可预测的意外,也许可以看到可怕的前奏,例如有一辆破烂的汽车拦住了道路,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拦住了行驶的方向。当你下车去清除的时候,这个可不敢肯定啦,因为不敢保证,不会在某个黑暗的地方不会,突然冲出几个黑影来,同时也不能保证,身体不会受到某种尖硬的东西给顶住。

亲爱的先生!有两种选择摆在您的面前,您是要命呢!还是要钱!去他妈的文明建议。可能会比这种说法在语态上更为礼貌一些,但是不管怎样,反正结果是不好受的。

驾驶这辆半新不旧的汽车司机,记忆犹新。他可是多次经历过这种遭遇,以至如此,他的左脚不太灵活就是出于这种原因。而经历过的那一次,令他一辈子都不能忘记。这对于今后每当驾车行驶到这个区域的时候,他的内心里就特别地提醒自己别停车。宁肯放弃赚钱的生意。他可是一个意大利人,有着西西里人的血统,他很谨慎。目前正想离开这个令人厌恶的城市,但是需要一笔钱,是衣锦还乡吗?不!当然他是很希望回到十分贫瘠的西西里岛上去。在十年前,他同许多充满冒险精神的人一样,带着渴望能发迹的雄心来到了美国,可是没等到他完全适应这个环境,就早以碰得头破血流。

今晚的破例行为完全是因为,车上坐着的乘客愿意出高价,需要将他送到斯特拉斯寓所,并且一路上不停地要求加速。于是他把车开得飞快。然而对车上的乘客,他是感到十分奇怪的。意大利司机利用经过一家夜总会门口的机会,凭靠那瞬间即闪即失的光亮,他朝车内的反视镜里刷了几眼。目的在于了解一下这位旅客的形态,可是对方一直没有取下墨镜。但是这一点也并不能阻碍他去对一个人,在形象与外貌上的描绘能力。尽管他在该方面上掌握的技能,并不是特别的得心应手。可是通过一年多,当出租汽车司机所积累起来的经验,使他知道该从什么方面去着手。首先,他从对方的肤色与衣着方面着手,在上车前,基本细节他几乎全都记住了下来。乘客是一个六英尺四寸高的人,对于这一点他并不怀疑会估计错误,因为他本人只有五英尺八寸高。此人是一个东亚人,不论他的英语说得多么的地道,他可以从对方墨镜下露出来的鼻梁,以及下巴上判断得出这个结果。

此人真的有事?或者该人是一个怪人。夜晚竟还戴着墨镜!意大利司机很想知道他到哈莱姆区来干啥?对于居住在这儿的人,司机是很了解的。此处大多数居住的是黑人和波多黎各人。汽车濒临斯特拉斯寓所的下坡路时,司机放慢车速,让汽车滑行到公寓门口,这是一座方形的老式建筑物。

“到了!”司机说,“这就是您要来到的地方。”

意大利司走下车来,跛着脚走过来为他拿开了车门。乘客从车上下来,司机把车门关上后继续朝乘客说道:“先生!还需要回程吗?”他接过车费很恭维地提醒对方,“如果有事那就尽快地办好,这个区域可不是您呆的地方,先生!”

“谢谢!”话声刚一落下,此人早已置身于台阶上。跛着脚的意大利司机,从对方的手势里得到一个不需要回程的明示,他拿开车门,钻进车里将它开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