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39、袭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39、袭击

那些记者们在抚顺附近转悠了几天,发现蒋秋长并没有吹牛,这里的农民确实比中国其他地方的农民日子过的好,家家都有余粮,户户都有冬衣棉被,现在的百姓都忙着播种,个个都喜笑颜开,对未来充满希望,和其他地方的农民满脸的绝望和饥饿之色简直是天大的反差。现在很多地方的农民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大多靠野菜和借贷维持生计,很多全家都没有一身衣服,出门都要轮流穿,这里至少每人都能有换洗的衣物。听说不少农民农闲的时候就去修路做工,手里面有现钱,小孩子全部到新式学堂免费读书,所以这里的百姓对以李至为首的新政官员都非常的拥护。

一个记者看了后,仰天长叹道:“这才是中国未来的道路!几千年的所追求的盛世也不过如此,倘若中国处处如此,国力之强盛怕那些列强加在一起也不如!”

这话传到蒋秋长和周江的耳朵里面,这两人也兴致勃勃的认为确实如此,还找李至说笑,李至却苦着脸摇摇头道:“你们没有考虑中国的国情啊!中国有几亿农民,咱们这关外才几百万而已,对我们的财政压力有多大你们是深有感触的!在咱们中国,让一部分地方和一部分农民先解决吃饭问题是比较容易的,可要想全国都如此,没有20年的努力,想都别想!在国内其他地方,第一大难题就是土地问题,大量的土地集中在少量地主和恶霸劣绅手里面,我们怎么办?强行没收分配还是政府收购?强行没收会造成极大的破坏和反弹,并让列强有指责和打压我们的理由,外部环境恶劣,政府收购后分配想都别想!中国人对土地的热情是超乎想象的,卖人都不卖地!”

蒋秋长听了心也凉了半截,知道自己是一时高兴过了头!中国的农民问题千头万绪,除了土地兼并,还有族权大于王法等棘手问题,几千年的传统可不是说破就能破的。这关外大部分是移民,来自四面八方,还没有土地和宗族等问题,可在其他地方这些问题就是头疼的事了。

周江也郁闷的说道:“确实如此啊,这中国太大了,需要解决的问题又太多,现在最关键和紧迫的事就是推翻殖民主义和封建主义两个大问题,其他的土地、民生等问题也棘手的很,如果一味的采取强硬手段对付兼并土地的地主等,势必对这一层人造成极大的打击。可如果不如此,又无法改变占人口绝大多数农民的生存问题,不解决农民问题,中国的未来就没有出路,我们也得不到最广大人民的支持。”

李至道:“解决土地问题,我有个初步的打算,你们可以考虑下是否具有可行性。首先,必须限制地租,现在农民的绝大多数收成都被地主和官府剥削了,即使我们不收取税赋,农民也得不到实惠,所以我们第一规定地租不得超过土地出产的10%,灾荒年免受,第二对收取地租征收不低于40%的个人所得税,第三鼓励地主投资工商业,政府可采取债权的方式收购土地,把那些地主的收入从地租转移到工商业上去,第四就是规定农民借地主的粮食和金钱,不必支付高额利息,只能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收取,另外利息不得收利息。”

蒋秋长道:“这样的办法温和一些,要不那些地主没了生路会起来拼命的。”

周江摇摇头道:“你们没见过地主是吧?单说那个10%的地租就不会同意,照样和你拼命。现在那个地主的地租不在60%以上啊?遇到灾荒年成,农民借地主的高利贷,利息又生利息,一辈子都还不清!地主剥削农民的法宝就是地租、高利贷。”

“所以说枪杆子里出政权!”李至笑道:“只要绝大多数人民支持我们,军队的战士支持我们,就不怕那些少数的既得利益者翻天!要反抗最好,一次性解决,免得麻烦。”

俄国从北安车站出发的1000多剿匪的士兵很快到了左强等人袭击火车的地方,在追踪高手的带领下,向密林深处追去,这些俄国士兵一半是骑兵,拉着6门山炮,分成前后连路,耀武扬威的在小兴安岭内横冲直撞。左强等人不敢正面迎敌,一直带着俄国人在森林里面转圈,俄国人对地形不熟悉,又是深山老林,经常看到前面是背着枪的土匪,就在对面的山头上,兴奋的俄国人拼命的追去,结果在山林里面绕了半天才追到对面山头,那里还有人影?这些俄国人可不知道中国的山区居民有个谚语――望山跑断腿!明明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想追到身边可就为难咯,这山高沟深的,一下一上,半天时间就没了。

就这样俄国军队在小兴安岭内和江东复仇队的战士们玩起了藏猫猫,在筋疲力尽、心灰意冷的时候又看见了土匪的踪影,等追去一看,那些狡猾的中国人又跑到另外一个山头了。连续在树林里面钻了20多天,俄国人已经没了耐心和士气,可惜又不敢就这样回去,找不到回去还能交代,可就在眼前转悠不打几下回去,肯定被恼怒的库罗巴特金司令给丢到军事监狱去。

随着俄国人和江东复仇队的战士逐渐的深入森林内部,俄国人的补给逐渐的困难起来,森林里面的动物被大部队的动静早吓的逃跑了,只能靠运输队不停的来回于铁路和营地之间,就算偶尔弄到个猎物对1000多人来说,也没什么大用。

同样麻烦的还有江东复仇队的战士们,俄国人虽然补给困难,好歹还有运输队在一直补给,可复仇队的却没有办法可想,这山林人烟稀少,即使有几个老百姓,都是打猎为生,穷困潦倒,也没什么可支援复仇队的。幸好大家分成三队,每队才30多点人,原本很多人就是猎户出身,对这山里面的东西熟悉,抓些野物挖些野菜也能勉强对付过去,现在时间是初夏,不比冬天,还是能找到些果腹的。

谢利带着一个队绕到一座山上,看夜色已晚,放好警戒后找个山洞休息。大家围着两口大锅,锅里煮了半只獐子和一些野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谢利见除了放哨的,其他战士都在,于是给大家说道:“我们和俄国人在山里面也转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大家日子过的艰难,饥一顿饱一顿的,还经常转移,不过我们要相信,俄国人比我们好不到那里去!他们也是疲惫不堪,士气低落,我们现在是和俄国人打游击战,所以不能让俄国人吃面包我们啃野菜!俄国人的就是我们的,明天开始,我们去伏击俄国人的后勤运输队,打他一家伙,粮食弹药全都有了!”

战士们早就转的不耐烦了,听说要主动向俄国人下手,都来了兴趣,满是青绿野菜色的脸上也浮出了兴奋的红光。

“就是嘛!这吃穿都有俄国人送,咱不去拿对不起人家老毛子!”

“那些东西都是老毛子从他们国家上万里路运来的,别人多客气,咱们也不能不领情啊,明天就去把礼收了吧!”

第二天,谢利带着自己队的34个战士绕一个大圈,躲过俄国人大部队的警戒和搜索,向俄国军队后方的运输线跑去。俄国人被袭击怕了,现在走那里都是成群结队,运输队也不分开,全是130多人一起行动,赶着近160匹骡马,驮着东西沿着大部队开出的路前进,而且到地势险要的地方还要停下来,派出十几人的侦察队把两侧山头搜查完毕才动身,搜索宽度近一公里。

去侦察俄国运输队情况的战士跑回来,向大家说了情况,所有人都皱紧眉头,这俄国人也学聪明了,这下要想借地势伏击估计不行了,如果强攻,伤亡大不说,自己这34人还未必能打的过俄国人。考虑半天后,一个战士道:“咱们不是有100多颗地雷吗?俄国人怕地势险要的地方,咱们就在他们认为不会有埋伏的地方打。”

“可俄国人不是派出很多侦察兵吗?要他们先引爆的地雷,我们不是白忙活?”

谢利突然道:“有了!先前不是看过楚天放他们的队伍吗?那些人的隐蔽技术可不是一般的高,我们把地雷全埋成拉发的,埋伏几个战士到路边的乱石和草丛里面。俄国人对地势险要的地方看的仔细,其他地方也很马虎。”

打定主意后,谢利等人立即行动起来,在俄国人运输队必经的地段选了个临河的段落,埋了60多个地雷,负责拉火的战士躲在河岸的草丛下,看到俄国人要到的时候就躲到水里面去,把头藏到河边的草里面。剩余的战士一反常态,不埋伏到路边的山腰上,偏偏埋伏到河对岸的灌木丛中,用乱石和岩石为掩体,躲在后面静静的等俄国鬼子经过。

正当在水里面准备拉地雷的战士冷的瑟瑟发抖,就听见河边的道路上传来一阵马蹄声,大家顿时来了精神,睁大眼睛,连在河边准备拉火的战士都不在发抖,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溜到水里面,脑袋藏在河边茂密的草丛里。

这些俄国士兵被打的伏击了N次,已经是惊弓之鸟,小心谨慎,先是十几个骑马的士兵来回观察,然后在河边的山腰上也钻出了几个巡逻的人,路上和山上都确认安全后,俄国人的运输队才丛后面走过来。前面开路的继续前进,负责保护和警戒的俄国人紧紧的端着枪,眼睛四处梭巡,特别是河对岸的灌木丛更是俄国人关心的地方,突然几个俄国士兵端起枪对着河对岸的灌木丛就开枪,清脆的枪声在山间回荡!

和谢利埋伏在灌木丛的战士以为被发现了,把枪一摆正就准备还击!谢利连忙低声喊道:“别慌!毛子兵乱打枪,是想打草惊蛇呢!要是真发现我们还不鬼叫啊?”

果然俄国人胡乱的开了几枪,见没有动静,也转头看其他地方了,运输队经过如此这般的谨慎后,才牵着大批的骡马进入了雷区,几百只骡马的蹄踩的地面烟尘弥漫,声音惊天动地。谢利见俄国人的运输队已经完全进入了地雷的范围,把手中的毛瑟手枪一举:“拉火!打老毛子!”

听到命令的队员们立即瞄准走在路上的毛子兵开火,灌木丛中顿时被步枪射击的硝烟所弥漫,挡在枪口前的树枝和树叶被打的四散飞开,子弹飞过不到50米宽的河面,准确的击中对面的俄国人。毫无防备的俄国士兵被打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十几个人被子弹击中,飞溅的鲜血很快被地面的泥尘所覆盖,人也重重的倒在地上。

伏在河水里紧紧拽着地雷拉火绳的几个战士见对面埋伏的兄弟已经开打,不再迟疑,把手里的绳子狠狠的一拉,顿时在300多米长的道路上腾起了接连不断的烟柱,很多地雷都是设置的连环雷,转眼间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爆炸开去,几秒钟的时间,还没来得及组织对河对岸的谢利等开始还击的俄国人就被60多颗地雷炸的人仰马翻。道路两侧全是残缺不全的骡马肢体和俄国士兵的血肉,甚至几只露着白生生骨茬带着血淋淋肌肉的手臂飞过了小河,落到伏击的谢利等人身边,把伏击的战士们吓一大跳。

被突然袭击和猛烈的地雷炸的死伤惨重的俄国人又被谢利等人的步枪火力压着打,这伙运输队原本就全是轻装的,步枪大多是老式的单发步枪,射速极低,在面对使用英国连珠步枪和自动毛瑟手枪的伏击者无法取得火力上的优势。在不到70米距离的战场射击上,这边的伏击者占了很大的便宜,持续的火力不断的将还击的俄国人打倒,空气中全是浓烈的血腥味,对俄国士兵来说,简直就是死亡的气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