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38、记者招待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38、记者招待会

李至把接待张福禄和刘富贵的过程看的很普通,也就是客气有加,和穿越前的时代没什么区别。在那个时候,哪怕就是一个捡垃圾的找上门,也得客客气气的端茶递烟,好言好语的接待着,对人家的问题给予答复,那里有什么贵贱尊卑的分别?没接待好别人一冒火,去市政府上访,少不得挨一顿批,要经常有人上访的话,估计饭碗都得打掉。

不过他倒没注意现在的时代可不一样,尊卑有别、上下分明、礼制森严,这些给人当幕僚的,或者当下属的,在上司面前可不能算是人,只能是奴才。卑躬屈膝,连眼睛都不能正视,否则就是失礼。能和上司一桌吃饭那可是天大的面子啊,不是非常亲近和相信的人是绝不可能的,所以那两人感激涕零,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不过对于吉林新政的人员来说,基本上没在官场混过,不知道那么多规矩,所以对李至的态度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到了第二天,李至一身军装,和朱道等人到了抚顺城内的剧场,早上文艺团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早就搭好了台子,点亮了电灯,泡好热茶,就等招待会开始。很多记者都不曾听说过这新鲜东西,就是在国外,政府要发布新闻也是通过熟识的报社直接发,没听说过有当事者和记者一起谈话,由记者自由提问的,大家都很兴奋,兴冲冲的早早来到剧场,议论纷纷的等李至等人的到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李至等6人从大门走进来,等候了一会的记者们纷纷站起来,向李至等人鼓掌,特别是那些年轻的中国记者简直把李至当成了这个时代的偶像,年轻有能力位高权重不说,还有个情圣的外号,不管怎么看都是完美的偶像。

李至等人笑着向各位记者打招呼,然后坐到台前,记者们一拥而上,七嘴八舌的就问起来。李至见都还不习惯这样的场合,连忙站起来大声喊到:“各位记者先生请坐,不要挤!我们一个一个的来,有问题的请先举手,同意后就可以提问了!”

记者们听了,都自觉的找个位置坐下,高高的举手,李至点一下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请这位先生先提问吧!不过提问前请自我介绍一下。”

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站起来,激动的有些颤抖,顿了下心神才道:“将军,我是上海日报的记者潘文生,请问这次和俄国的冲突真是的误会吗?”

李至笑道:“潘先生不必紧张,对于这次和俄国军队的冲突,是误会也不是误会。说是误会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赢了,否则的话就是挑衅和犯罪,我想各位联系下多年和洋人的交往就可以得出正确的结论。”

接下来的一个记者站起来问道:“我是香港公报的记者程红,请问将军,能详细的介绍下这次战争的经过和结果吗?”

李至看了下朱道,朱道站起来道:“在下是关外军队副司令,这次战争的起因是俄人欲强夺我本溪的土地和财产,经过就不细说了,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俄97师放下武器参观了我们的军营,增援的2个师无功而返。”

“哈哈!”下面的记者都心领神会的笑起来。另一个记者问道:“这次和俄国人的条约只是个公开的声明,将军认为可以保证东北人民的安全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各位要相信我们东北军的将士有信心、有能力保护我们的百姓和土地!我们不会屈服于任何势力的欺压和奴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们中国人是有这个志气的!也是有这个能力的!”

台下的中国记者听了李至的话,都站起来激动的鼓掌,大家脸上都挂满了自信和狂热的神情,朝廷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赔款割地,国人早就被洋人打的失去了信心,今天能在这里听到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还有什么比胜利更能鼓舞国人的士气和信心的呢?

这时,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站起来道:“黄将军,你好,我是德国新闻报的记者凯伦,你们只不过取得了一场不大的胜利,总体上来说,你们的实力是非常的弱小,能对付几十万的俄国军队吗?”

李至笑道:“这个问题,可以让你的同胞科特先生回答你,他是我们军队的教官,也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科特站起来道:“各位,我在来这里前是德军上校,我可以非常负责的说,中国军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军人之一,他们和德国的军人一样,勇敢而顽强!这支军队目前主要装备的是我们德国的大炮和武器,他们的战斗力,即使在欧洲也是强大的!我训练了他们差不多所有的军官,我了解他们,他们有欧洲人所缺乏的牺牲精神,能毫不畏惧的面对任何死亡!那怕只有一个手指头能动,他们也会拉着敌人陪葬!同时,他们又非常的聪明,有高超的战术和谋略!所以,我可以这样告诉大家,任何选择与这支军队为敌的人,都将付出惨重的代价,等待他们的只有失败!”

在场的中国人听了科特对军队的平价,都信心十足的欢呼起来。

德国记者听了,赶紧在笔记本上记录,并非常认真的问道:“科特先生,你说差不多所有的军官都经过了你们德国教练的培训,那么现在有多少德国教官在这里服务呢?”

科特回答道:“现在一共是276名德国军人在担任教官,涵盖了步兵、炮兵、工程兵等兵种,非常的全面。他们和我一样,都非常欣赏这些中国学生,认为单从军人来说,这些士兵无疑和德国军人一样优秀。”

另外一个洋记者站起来道:“黄将军,我是路透社记者海莲娜,我想问的是,你们在日俄战争中间,是否真的会选择中立或者倾向于那方呢?”

李至回答道:“日俄两国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作战,无论从那方面来说都是非正义的,对我国百姓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极大的损失,这是我们中国军人的耻辱!目前我们的朝廷采取的中立政策,我也会同样执行,不过这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这次和俄国远东方面军签订的协议一样,不得抢劫中国百姓和财产和危害他们的生命安全,否则将会面临我们的惩罚。”

海莲娜听了,继续问道:“可是中国目前的情况非常的糟糕,大半个国家都是半殖民地状态,你们的朝廷目前面临的债务已经需要还到本世纪末!你们用什么保证你们的惩罚?或者说,你们有什么能力去实现目标呢?”

海莲娜的话问的在场的中国人都低下头,确实现在的中国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叫板的本钱,国家已经成为列强的半殖民地,经济衰弱民不聊生,一次胜利改变不了中国的命运和形象。李至沉呤片刻道:“拿破仑说过,中国是一只睡着的雄狮,我想,这几十年来的枪炮声应该足以惊醒它了!我们的能力就在于我们几千年不断的文明传承,和我们亿万中国人要求独立、自由的愿望!”

海莲娜听了,笑道:“黄将军,你说的非常精彩!所以我会向我的上司申请留在你们这里,希望我能见证一个古老文明的崛起!”

李至笑道:“欢迎你,海莲娜小姐,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你会发现我们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接下来的记者们询问了关于经济和新政等方面的内容,蒋秋长和姚进举、周江等都做了详细的解答,那些中国记者对这里的普通农民都能解决温饱问题非常的惊讶,当听说基本上每个勤劳的农民都有足够全年食用的细粮,一年还能开几次荤都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的中国,绝大多数农民连粗粮和野菜、甚至糠壳等都不能过一年!

彭岚则宣布了新闻采访的规定,所有的记者必须在关外政府办理采访证件,否则不予接待,另外对军队和一些兵工厂的采访则必须事先申请,同意后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才能前往,其他农村和城市居民、普通民营工厂则可以自由的采访。

海莲娜在下午就利用抚顺的有线电报向路透社发回了她的采访报道:“……中国真是个奇异的国家,这里充满了东方的神秘和不可思议。几年前连一支外国军队都无法抗衡的中国军队,一夜之间仿佛变了样,那些严谨的德国军人对这里的军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们对付俄国的经历仿佛也证实了这一点。……可是在中国广阔的土地上,这样的军队并不多,在我来关外之前的南方,那里的中国军队和以前一样的虚弱,大量的士兵吸食鸦片,大多数都骨瘦如柴,拖着肮脏散乱的辫子,这样的军队能有什么用呢?可是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有大量的鸦片兵,居然也有打败俄国、被一向优良精锐的德国军人赞叹佩服不已的军队。要知道德国军人一直以严谨和正直著称,他们不会说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只会实事求是的直说,而且如果真的是软弱的士兵,那些骄傲的德国军人们会愤然离开的。……这个国家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叫自相矛盾,现实中也是一样,很多地方的官员都腐败落后,军队糟糕透顶,可同样之这个国家的关外,官员们都勤劳廉洁,军队机智勇敢,这真是一个活生生的自相矛盾。所以我决定继续留在这里,看看这个有趣而神秘的国家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也许,说不定拿破仑陛下说的中国狮子真的会出现呢?不过即使真的出现也不必紧张,因为中国这头狮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是一直虚弱的病狮子,想康复的话还有很多非常困难的事要做。”

记者潘文生和程红专门来到李至的办公室求见他,李至也没什么忙碌的事,就接待了两人。

潘文生首先激动的对李至道:“先有将军下跪求婚,惊世骇俗,开风气之先河!今有运筹帷幄灭骄横俄军,大长国人志气,一扫几十年来阴霾,众多有志之士都钦佩向往不已,我两人不才,也拿的动钢枪,希望将军能留下我们,为中华复兴流一滴微弱之血!”

李至笑着看两人道:“两位手捏钢枪却不自知,还来找我?不是舍本逐末吗?”

程红奇怪的问道:“将军何意?”

“两位难道不知秃笔一支,杀人于无形吗?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笔下定人生死,还定人身前身后名,这不是比钢枪还厉害的武器吗?现在的中国死气沉沉,腐朽落后的思想还大行其道,广大的民众只知逆来顺受,不知官府之外,还有民族和国家,对我们民族面临的生死浩劫还无动于衷。我们中国要想成为真正的雄狮,必须依靠几亿百姓的支持和觉醒,只靠少数先行者是行不通的!必须唤醒民心、争取民心,当几亿民众都站起来为自由富强努力的时候,就是我们中华复兴和崛起的时候!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谁能完成?就是你们,这些手握笔杆子,书写锦绣文章的人!你们说,你们手里面的不是武器是什么?”

程红和潘文生听了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对李至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方知昨日之非也!请将军放心,我等必定为民族自由和强盛奔走呼号,不负将军今日之教诲。”

“教诲谈不上,不过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任何事都是积少成多,从量变到质变,今天你们也听到了洋人的口气,这两个洋记者算是客气的了。我们中国的地位是靠自己争取,尊严靠施舍是要不来的。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就要担负起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神圣的职责,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被人看不起,不能让我们的同胞再被人肆意的欺侮,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必须用我们的鲜血和行动建立一个伟大的中华!”

程红和潘文生站起来神圣的喊道:“为中华之崛起虽万死不辞!”

李至也郑重的走到两人面前,紧紧握着他们的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李至愿与两位共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