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红领章的误区 难道是我错了吗?

1960年代,我军取消军衔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红五星帽徽和红领章成为所有军人的唯一标志。姑且不论这标志漂亮不漂亮,对那个年代的军人来说对这一颗红星两面红旗不但是熟悉的而且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近来,常常看到有军迷指证说这种红色标志在战场上简直就是靶子,特别容易暴露,而且举证说在1979对越反击战中,我军因此遭受重大损失。对这样的观点我一直是持怀疑态度的,红领章装备部队时间很长,其间至少经过了中苏珍宝岛冲突和79年对越反击,战时并未曾听说有容易暴露一说。况且记得当年有一次不小心把一枚红五星帽徽失落在草地上,弟兄几个梳子梳篦子蓖,找了半天才找到,也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看到的。今天又不小心看到一个弟兄的帖子,说武警的红肩章简直就是战场上的靶子,俺就实在忍不住了,如果俺的估计错了,俺也不能一直坚持错误不是?于是,就在刚才,俺找了一个比武警红肩章稍大一点、颜色稍鲜艳一点的红彤彤的东西,把它挂在灰白色的墙上进行观察。在十米以内的距离上(也就是一般拍照的距离)看上去确实很耀眼、很醒目。然后俺往远处机动,慢慢到大约五十米远,就很难辨认了。再往前走,超过一百米就几乎看不清楚了,超过两百米就根本无法看到了。俺琢磨:在战场环境讲隐蔽就一定是在一定距离之上,如果在三五十米内交火,不说鼻子眼睛都看清楚了,在那山崩地裂的动静之下还讲隐蔽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那么在一定距离上观察,颜色有一定的影响,但起决定因素的应该是物体的体积或面积,俺每次远远的看见俺老婆都是先发现一个人,然后才发现是个女人,最后才看清是俺老婆,从来没有先看到老婆漂亮的大眼睛后才发现有个人向俺走来的。我们常常远远看见一个戴大盖帽的人出现,却苦于无法识别他到底是城管、是工商还是保安就应该是这个道理吧。再说战场隐身的一个主要办法就是把大面积的色块小化,使之难以成整体被观察,穿迷彩服和在脸上涂油彩就是这个道理。破色之后,明亮的色块和前景融合、较暗的色块和背景融合,人就不容易成整体被识别了。因此,战场隐蔽中关键是要想法破坏人体的整体色调,才是不被发现的正道,从这个原理上讲红领章与草绿色军装之间所形成的色差恰好是很好的隐蔽手段,至少面积这么小的色块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琢磨来琢磨去,俺还是认为红领章是靶子一说是个误区,难道真是我错了吗?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16:47:19 被独步高歌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