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 川 军——闻王铭章师长殉国后写

徐士豪




枉在战场上混了二十几年,


却无一天你们真正见过敌人的面。


现在,真正的敌人一站在跟前,


你们才第一次明白为什么要战。


二十几年的回忆象一条毒蛇:


你们流过的血,徒然换来举国的骂。


现在你们要把自己的血重新估价,


“四川”从现在起也要担起一份“中华”。


门外的世界并不陌生:


每个老百姓都成了你们的亲人。


二十几年来从战争得来的怨愤,


现在仍然是给你们泄清。




现在再不用问谁的首领姓刘或姓孙……,


“百家姓”已给战火融成了一条心!


昔日相打的手现在握得紧紧,


全四川的枪尖只共支住这一个战争!


啊,战争!你们是为了战争才出川!


你们在真正中生活了二十几年


二十几年的操练,二十几年的经验。


就是为了这个伟大的今天!


布一个背水阵在誓节渡边,


筑一座血肉的长城保卫津浦线。


纯熟的技术今天要全部施展,


今天要作一次生平最痛快的战!


冲!一声呼啸,响似沙漠风,


人之流,生过峡江之水的汹涌,


倒了一个,又一个上去补充,


四川健儿生命的源流没有止穷! 流血吗,四川健儿可从不挂念,


这血的雨将要浇息敌人的凶焰!


死亡吗,这是四川健儿的家常便饭,


四川健儿的英灵还要保卫这江山!


四川健儿今天寻得最伟大的死!


四川健儿今天给四川留下最光荣的史!


四川健儿今天给国家做道最紧要的事!


四川健儿今天给人类写了最悲壮的诗!


不管我们的战争打到十年或八年,


不管我们的人马只剩一万或八千,


我们的四川健儿永远记住这誓言:


强敌未灭,永不重返四川!


引自《抗战日报》


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