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一夜我选择了逃离

为了生活我四处漂泊,我就寄居在那个城市的角落里,一座小楼房上。我右侧隔壁住着一对大约30多岁的青年人,但院子的人很少见到过他们的样子,因为他们大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像故意不让大家见到庐山真面目。我也只是知道那男的开一辆广汽丰田,我一直纳闷这么有钱的主为什么不到大酒店开房,来这作甚?难道这里偷情更加刺激愉悦,或许吧。后来的事实推断证明我是多么的英俊有才!

那天,晚上夜里23点我才刚刚进入梦乡。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一阵刺耳的音乐声吵醒,我仔细辨听原来是飘自隔壁的神秘人物,我心里暗骂深更半夜不去睡觉有毛病啊?算了吧,忍让一下吧,毕竟退一步海阔天空!我试着把头深深地埋进被窝,试图摆脱那令我心烦意乱的噪音,结果是收效甚微、无济于事。我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因为我平常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来打扰正在悍然睡觉的我。我忍无可忍,终于鼓足勇气试着敲下墙壁来警示她,希望她能注意影响并有所收敛。但嘭嘭的十几敲打下去后,对方并没有任何反应,当然也没有什么改变了。可是一天的劳累加上工作的压力,让我不能就此“息事宁人”。 我仿佛听见隔壁门开的声音,莫非她要出来透透风,或是忍不住到厕所去。其实我只是想让她立即关掉音乐就OK了,于是我驻留在她必定要路过我的门口。我委婉的说到能不能把声音关小些,她很不以为然的冷淡反问吵着你了?我弱弱的说有点吧,她不屑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了,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

双方达成协议,交涉过后音乐声果然销声匿迹,我内心且喜终于可以安心睡个大觉。但没有想到的是刚才的故事只是一个序曲,单相情愿换不来永久的安宁。这时墙壁传来她命令的声音,让我过去陪她聊聊天、说说话。我说这样深更半夜、孤男寡女恐怕影响不好,她反击道你怕什么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这人怎么这么想?骂我龌龊不是更好,我心想。她口气愈加强硬,问我到底过不过来,我坚持道还说不过去,她说好,我睡不着我会继续开音乐的,谁也别想睡!我晕,什么人啊,想让大家活的好点都有意见?!最后我还是屈服于她的蛮不讲理,决定到曹营一走。

我过去后一直离她很远的地方站着,屋内关着灯漆黑一片,借助月亮黯淡的余晖,我朦胧的感觉到她穿着睡衣坐在床边,我们就这样一直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她说自己很郁闷,原来她喝了酒,我也闻出来了。几个回合她就被我开导的开怀大笑,笑得那么爽朗,我不知道这是否缘于我赖以为荣的沟通术,还是她故意设的陷阱。她让我别傻呆呆的站着,也一起坐到床上来,我坚持站着不为所动。她淡淡地说我有那么可怕吗,坚持到最后我还是做到了床边。她用手轻轻抚摸着我那张稍显稚嫩的脸,说我很帅气,我说也许是快乐的心境让我如此吧,我趁机说既然现在你都眉开眼笑了,我也应该回去睡觉了。她故意用手拂起那妩媚的秀发,并把小手放在我的后背,试着用头靠近我的身体,看来她要把我套牢。可惜最后,或许是自己不够坚定,我听从于她躺在她的身边。过了几分钟,她突然脱掉睡衣,我惊出一身冷汗说干什么啊,她说不干什么,你紧张什么呢?我想我不会已经是她要的猎物了吧,但发觉自己已无法逃脱 ……期间我一直想离开这个肮脏的鬼地方,但都被她抱死牵住,天亮之前我终于逃离了虎口,永远不再回去。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那女的不过是一时寂寞找个快乐罢了,我也不会因此而缺失什么东西,甚至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只不过是现在社会这种情况普遍的很,有时为了满足自己的一时之需,双方立即一拍即合,而后第二天谁也不认识谁,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3天后,我搬离那个地方。我是一个生性胆小的人,我不想哪天真的因为此而纠缠不清。我也不愿意每天再看到伤悲的住处,回忆到自己的卑劣过往,让自己深深陷入自责之中而不能自拔。我还很年轻,不想再继续这消耗青春的游戏,我选择了所谓的逃避,一个还算正确的逃离行动。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15:37:02 被yjlhy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