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披露:赫鲁晓夫批斯大林可能出于公报私仇


2007年12月13日 14:03:23 来源:中青在线-青年参考


赫鲁晓夫批斯大林是在报私仇?


1956年2月24日,苏共20大宣告闭幕。当夜,苏共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突然通知代表再次开会,并作了关于斯大林搞个人崇拜问

题的“秘密报告”,世人为之震惊不已。那么,赫鲁晓夫为什么要批判斯大林?有人认为,赫鲁晓夫是一心为公,是为了使苏联走向光辉的民主社会。也有人认为,赫鲁晓夫纯粹是公报私仇,是在替自己的长子列昂尼德-赫鲁晓夫“报仇”。最近,一些当事人的回忆给“报仇”说增加了新的论据。


1.赫鲁晓夫之子好喝酒


俄《论据与事实》周刊最近的连载文章披露,“报仇”一说还得从苏联遭纳粹德国入侵初期说起。


斯捷潘-米高扬是苏联政治局委员阿纳斯塔斯-伊万诺维奇-米高扬的长子。斯捷潘回忆:“伟大的卫国战争初期,我正在古比雪夫(今已更名为萨马拉)医院接受治疗,因此认识了一名也在疗伤的上尉——赫鲁晓夫的儿子列昂尼德-赫鲁晓夫。在此后的3个月里,我和他几乎每天都能见面。”


按照斯捷潘-米高扬的说法,列昂尼德是个善良的好同志,遗憾的是他喜欢喝酒,经常在旅馆里喝酒打发时光。


他接着回忆道:“尽管我几乎滴酒不沾,但也经常泡在那里。此外包括一些姑娘在内,还有其他客人也在那儿。列昂尼德经常喝醉,但从不胡闹。相反,他醉后变得更加善良,而且很快就会睡着。”


2.误杀战友被送上前线


由于当时的战局对苏联非常不利,一些主要艺术团体也和很多重要机关一起,从莫斯科转移到了古比雪夫。因此,斯捷潘-米高扬和列昂尼德-赫鲁晓夫有机会结识两名舞蹈演员——年轻漂亮的瓦丽娅-彼得罗夫娜和丽莎-奥斯特罗格拉茨卡娅,并且和她们成了好朋友……


斯捷潘说:“后来我离开了古比雪夫,悲剧就是那时候发生的。我先是从列昂尼德的一个朋友处得知此事,这个故事后来又得到瓦丽娅-彼得罗夫娜的证实。按照他们的说法,有个从前线回来的水兵参加了他们的集会。当时大家都已喝得‘很高’了,聊天期间有人说列昂尼德是个神枪手,那个水兵不服气,就顶着酒瓶子让列昂尼德用手枪打。”


列昂尼德拒绝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开了枪,一枪打掉了瓶嘴儿。可水兵认为这还不够,强调要正中瓶子。列昂尼德又开了一枪,这回打中的却是水兵的脑袋。按照当时处罚空军官兵的一贯做法,他被判8年徒刑并被送上前线。列昂尼德改学驾驶歼击机,之后不等腿伤痊愈就上了前线。


临行前他曾到过莫斯科,并且和斯捷潘见了一面。不过后者当时并不知道误伤的事,列昂尼德也没有说起。


后来,斯捷潘听检察机关的一些熟人说,“8年徒刑、送上前线”的判决太轻了。按照他们的说法,战时发生类似的流血事件,罪犯应被判处死刑。如果没有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干预,列昂尼德可能不会受到宽大处理。


3.曾开汽车“抢”美女


和米高扬相比,瓦丽娅-彼得罗夫娜对此事所知也不少,她后来成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莫斯科市委书记亚历山大-谢尔巴科夫的大儿媳。


她回忆说:“那时正值卫国战争时期。我还只是个20岁的舞蹈演员,随剧团转移到古比雪夫,并在1941年底至 1942年初结识了也在那里的斯捷潘-米高扬和列昂尼德-赫鲁晓夫。尽管是可怕的战争期间,但剧团的活动从1941年 10月起一直没停过——每天上午彩排,晚上演出。但只要一有闲暇时间,我们就聚在一起。”


回忆起和斯捷潘、列昂尼德的相识经历,瓦丽娅说:“一切从斯捷潘-米高扬看到我在舞台上的演出开始。当然,他很喜欢我,所以想和我认识。他经常来看演出,看我在《唐-吉诃德》里跳吉格舞。斯捷潘认识奥莉佳-瓦西里耶夫娜-列佩申斯卡娅(苏联著名舞蹈演员),就请她帮忙和我认识,但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后来有一次,我正在去涅克拉索夫大街食堂的路上,一辆汽车突然在身边停了下来,一个人从车上跳下,把我拉了上去,汽车随后疾驰而去……坐在车里的正是斯捷潘?米高扬和列昂尼德-赫鲁晓夫,而等待我的是和他们——两位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儿子令人难以置信的相识。”


在瓦丽娅看来,斯捷潘和列昂尼德都非常有意思。后来,瓦丽娅又把他们介绍给好友丽莎-奥斯特罗格拉茨卡娅,于是她们就经常见面——那时丽莎和斯捷潘是一对,她则和列昂尼德是一对。”


瓦丽娅回忆说:“列昂尼德和斯捷潘喜欢开车拉着我们兜风。当1942年的春天来临时,他们开始带着我们到城外郊游。我们喜欢到森林中玩。列昂尼德有一把手枪,我们经常拿来练射击——他和斯捷潘把小木板抛向空中,我们就用手枪射它们。我的射击水平很高,能够打中这些小木板:芭蕾舞学校有军事科目,我还曾因此获得‘伏罗希洛夫射击手’纪念章。”


瓦丽娅强调:“斯捷潘几乎滴酒不沾,列昂尼德虽然安静、平和,却喜欢喝酒。不过,我从未见过他喝多,从来没有!可是,有关他经常喝得大醉的说法却听得实在太多。列昂尼德有个朋友叫彼佳,他当时住在旅馆里。彼佳在酒厂工作,他带了很多瓶过来,经常用它们招待我们。”


“当斯捷潘-米高扬和丽莎-奥斯特罗格拉茨卡娅去了莫斯科后,列昂尼德和马戏团表演马术的女演员建立了联系。此后,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我和他再也不见面了。”


瓦丽娅说,后来,列昂尼德打死了人,“再后来,有人告诉我列昂尼德去了莫斯科,结果被父亲送上前线,并且牺牲了。”


4.成了德军的俘虏


事实上,列昂尼德并不是牺牲在前线,事情的经过要更加复杂。《莫斯科晚报》曾在1995年1月4日报道,列昂尼德醉酒误杀人并不是第一次犯错误。在乌克兰基辅,他曾混迹于土匪之中。后来那伙土匪被政府抓住处决了,但列昂尼德却因为父亲是乌克兰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而逃脱了惩治。


当列昂尼德在古比雪夫又犯罪后,赫鲁晓夫请求斯大林饶恕他的儿子,斯大林答应了。时值战争初期,列昂尼德戴罪上了前线,但他没在惩戒营当士兵,而是当上了飞行员。在第一次战斗中,列昂尼德驾驶的歼击机远离长机,向德军的方向飞去——他失踪了。


后来,列昂尼德当了德军的俘虏,并向敌人妥协,成了纳粹德国宣传战中的王牌。


为此,期大林下了死命令:要不惜代价把列昂尼德从德国人手里弄回来,送到莫斯科。苏联的反间谍机构“除奸队” 通过各种努力,终于将列昂尼德“偷”了出来,送到莫斯科。


根据“除奸队”收集到的列昂尼德的犯罪事实,莫斯科军区军事法庭判处列昂尼德死刑。


5.赫鲁晓夫向斯大林下跪


对此,赫鲁晓夫的心情可想而知。有人说,他曾央求期大林、贝利亚等领导人从宽处理。


曾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第九局(该局负责苏联最高领导人警卫工作)副局长的米哈伊尔?多库恰耶夫,透露了一些相关细节。


多库恰耶夫回忆说:“战争期间,赫鲁晓夫有一次从前线打电话给斯大林,坚持请斯大林接见他。得到同意之后,赫鲁晓夫飞到莫斯科,斯大林接见了他。在斯大林的私人秘书波斯克廖贝舍夫离开房间后,赫鲁晓夫提出请求。


“据说,赫鲁晓夫开始哭泣,接着号啕大哭,说儿子错了,应受到严惩,只是不要枪毙……但斯大林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什么忙也帮不上。’赫鲁晓夫双膝跪地,爬到斯大林脚边,后者没料到这一举动,也有些惊慌失措。


“斯大林往后退,赫鲁晓夫也跪爬着跟上去,哭着请求给儿子减刑。斯大林要赫鲁晓夫站起来,并伸手去拉他,但赫鲁晓夫已失去控制。无奈之下,斯大林只好叫波斯克廖贝舍夫和警卫人员。他们冲进办公室,结果见到了令人难堪的一幕。”


在警卫人员和医生帮赫鲁晓夫恢复神智时,他嘴里还反复念叨着:“原谅我儿子,别枪毙他……”


6.政治局开会决定


另据俄罗斯《祖国历史》双月刊2007年5期报道,曾任克格勃第二总局第一副局长的退役少将瓦吉姆-乌季洛夫也透露了一些相关情况。


在军事法庭对列昂尼德作出判决后,赫鲁晓夫又向政治局的各位领导人求情,要求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重新判决。


在会上,“除奸队”负责人阿巴库莫夫介绍了列昂尼德的犯罪事实和军事法庭的判决。接着,莫斯科市委书记谢尔巴科夫第一个发言。他强调,在法律面前必须人人平等。他说:“如果当官者的儿子犯了罪就能得到宽恕,我们怎么向人民交代?”谢尔巴科夫主张维持原判。通常情况下,这种会议中,第一个人的发言至关重要。


贝利亚接着发言,他提到列昂尼德在基辅和古比雪夫的犯罪事实。他说,列昂尼德已被饶恕了两次。随后,其他人也发表看法,一致同意维持原判。


最后,斯大林说:“应该坚持并同意大家的意见。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儿子身上,我也会怀着一个父亲深深的悲痛接受这个公正的判决。”会后不久,列昂尼德就被处死了。


7.在斯大林死后复仇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不久后,赫鲁晓夫上台,那些曾决定列昂尼德命运的人多数大难临头。赫鲁晓夫上任的第二天,莫斯科就取消了以原市长谢尔巴科夫(当时已逝世)名字命名的谢尔巴科夫区,关闭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百货商店,还捣毁了谢尔巴科夫纪念碑的基座。在赫鲁晓夫执政时期,再也没有提到过谢尔巴科夫的名字。接着,贝利亚也被逮捕。他被扣上刽子手和帝国主义奸细的罪名被判处死刑。然而,谁都没见过该案的侦查和审理案卷。


在赫鲁晓夫上台前,阿巴库莫夫上将因涉嫌一起假案被关进监狱。后来事情真相大白,其他人都被释放了,只有阿巴库莫夫在赫鲁晓夫的干预下仍未获释。后来他被作为另一假案“列宁格勒案件”的要犯处决了。


“报仇说”还有一个旁证。1996年,曾任克格勃保卫总局副局长的达库恰耶夫中将曾透露,在苏共20大召开前不久赫鲁晓夫对亲信说:“尽管斯大林已是具僵尸,我也要为儿子报仇。”(特约记者雷怀李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