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三十五节  神枪手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三十五节 神枪手连

陈连长爬在一幢二层平房的楼顶上,怀中抱着一支毛瑟步枪,看着下面的警察一连。黑洞洞的枪口,不时从宋局长的脑门上划过。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心中极端蔑视这位宋局长。如此枪法,也就只配吓唬吓唬平头百姓。

宋局长一说撤,整个连队,便拼了命的往后跑,连阵地上的轻重机枪都不要了,有的甚至将手中的步枪都扔了,只求跑得快一点。

警察一连,之所以如此表现,一半是由于陆机给他们的许败不许胜的命令,另一半则因为他们真的被鬼子吓坏了。鬼子那精确的枪法,给他们带来了巨大恐惧感。

不过,这一切落在兄弟部队的眼中,也就难免被人瞧不起了。

在这第四道街垒的后面,就是陆机所布置的伏击点。这后面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周围是高低不齐的建筑。这些建筑高的六七层,矮的也有三四层。无论外观还是建筑结构,都比外面的那些土坯房要好多了。显然是沈阳的富人们所居住的。在这周围,埋伏着二千多人。其中在一线,担任主攻是三个警察连,和一个神枪手连。在二线的是十二个人数过百的工人厂卫队。

鬼子见警察一连跑得狼狈,丢盔弃甲,不疑有诈,一路紧跟着冲上了街垒,又毫不迟疑的冲下了下去。没跑几步,发现眼前豁然开朗,又见那些连鞋都跑掉了的警察,还在广场的中央,便嚎叫着追了过去。边追边开枪。日军在跑动中的枪法,仍很准,不时有警察仆倒于地。

由于广场的周围都被封死了,只有穿过广场,才有一条生路,警察一连唯有拼了命的跑。由于广场上无遮无掩,这段长度不过三四百米的直线距离,几乎变成了一条死亡之路。

战场演变成这样,中国一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点,但这是难以避免的,因为陆机也有没想到,这支孤军深入的日军,还有胆量兵分二路。如果不打上一次狙击,将这二路日军吸引到一起,就难以全歼敌人了。

平田跟着联队部爬上了街垒,视野开阔了很多。见前面是一片空荡荡的广场,狐疑起来,假如四周埋伏另敌军,他的这个联队恐怕就要交待在这里了。刚想下令,停止追击,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半圆形的火力点上一重二轻,三挺机枪,以及数具尸体时,停止追击的命令,变成了“杀格格!”

陈连长的枪口套在了平田的脑袋上。这个平田虽穿着一身普通的军服,也没有配戴军衔,但他手中的指挥刀,还有周围的日军的表现,暴露了他的身份。

平田刚冲下街垒,心中没由来的产生一阵心悸,感觉自己好像被蛇盯上了的青蛙一样,停下了脚步,抬头往陈连长的潜伏的楼顶上看去。

“呯——”

陈连长手中的枪跳动了一下,枪口火光一闪,一股硝烟从枪栓和枪口冒了出来,将陈连长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亦真亦幻的蓝色。

子弹从平田的前额穿入,在他的脑袋里翻转打滚,将他颅内的一切,搅成浆糊状。最后又咚的一声,撞在颅内壁上。平田大嘴张着,两只眼珠好像要掉出来了,惊讶的神色,凝固在他的脸上。

周围的警卫,一见平田遭到狙击,全都扑了上去,用身体将平田压在底下。

陈连长没兴趣再去关注平田的死活,哗啦一声,拉动枪机,将第二发子弹顶上膛,然后勾动板机,将平田身边的一名上尉,送到了“天国”。

陈连长的枪声,就是行动的命令,埋伏在广场同围的几百支,步枪、手枪、轻重机枪,一齐吼了起来。

日军打头的几个鬼子,见那些警察穿过广场,从一条狭窄的巷道里钻进去,就消失不见了,正要跟着追进去,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枪响,接着“哗啦啦”的一阵响,巷道两边的楼房上,落下一大片沙石和木头,甚至还有高档家具,顷刻间就将巷道堵得死死的。

发觉上当了,却晚了。

暴露在广场上的二百多鬼子,找不到任何的隐蔽之处,无论是采取何种方式,站着、趴着、蹲着,都将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子弹的轮番“问候”。

警察们的枪法,的确烂得可以,三个警察连,三百多支枪,一轮子弹射过去,也没打中几个鬼子。不过,地利上的优势,弥补子射击精度的不足。这次打不中,下次再打,反正鬼子无处可藏。就像和尚头上虱子那样,明摆着。

鬼子的大部份伤亡,都是那些操纵重机枪的神枪手队,造成的。这个神枪手队,不得不叫人口服心服。太神了,无论什么枪,在他们的手中,都乖得像儿子,指哪打哪,绝不含糊。一些警察见自己打了半晌,一个也没有中,干脆扔了枪,心甘情愿的为重机枪运送弹药。

察觉中了埋伏,走在最后的联队本部,转身要逃。

想逃没那么容易!为了封住这个口子,神枪手连专门布置了二挺重机枪呢。两片扇形的子弹追来,如同一道密不透风的金属射流,鬼子要么别触到,一旦触到,立刻被打成碎片。

鬼子毕竟训练有素,枪打得贼准,再加上中国这一边,神枪手太少,给了鬼子以还击的机会,中国一方开始出现了伤亡,有好几挺重机枪,竟然被打哑了,火力顿时弱了很多。

残余的五六十个鬼子,得以向街垒上冲去。

不过,鬼子一冲上街垒,也只有叫苦的份。不知何时,街垒的另一边,塞满了汽车。这些汽车上装有沙袋,架着轻重机枪,只要鬼子一露头,密集得让人喘不过气的子弹就射了过来。

被四面包围中的平田联队残余,就像热锅上的冰块,越来越小,最终挥发干净,只是时间问题。

这些汽车,不用说就是李大为所率领的汽车突击队了。听到枪声一响,就围了过来,将鬼子的后路,堵得水泄不通。

现在这个汽车突击队,可不是卫华所拼凑的那一支土制“装甲车队”了。七十多辆车上,竟然架有五十挺重机枪。不要说太奢侈,谁叫仓库里的重机枪太多了呢?如是不是因为,懂重机枪操作的人太少,李大为说不定,在每辆车,架上十挺八挺的。

五十挺重机枪一齐扫射,日军还有活路吗?别说活了,连骨头都被打碎了。

正当汽车突击队,痛快淋漓的屠杀平田联队时,后面突然传来了枪声。

作为接应的,鬼子步兵第3旅团赶到了。

鬼子这个旅团,是一个缩编旅团,兵力仅相当于一个完整编制的联队,有三千八百多人,黄黄的一大片,从数条大街上齐头并进,铺天盖地。转眼间,汽车突击队,就有被反包围之势。

李大为,真想骂娘,那些负责侦察的人,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后面来了这么多鬼子,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这就是素质的差距了。那些侦察兵,昨天还是平民,今天才摸到枪,绝大多数是文盲,看到这边打得热闹,全都赶来了,浑然忘记了,还要警戒鬼子的后续部队。再者,陆机也是第一次指挥这么多人作战,没有经验,没有就侦察人员的素质问题,进行专门的指导。

李大为,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后面,咬着牙,吐出了个字——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