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二章 第三节:获得义弟内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3/


“你能想象得出,他会找到杀害他义弟的凶手吗?”克拉拉问道。她往杯子中倒着咖啡,“杰克·托马斯这个下流坯,此人可是你的朋友呢!”

唐基·科达注视着女友的嘴巴,它一张一合。至于她所说的话题,现在对他来说犹如一种弦外之音。她将近说了十分钟,像一个未成熟的女孩子,不意间吐出为发生关系后的种种担心。事实上他明白她是在为自己担忧,自然也暴露出她的整个心境举棋不定。克拉拉端着咖啡来到他的身边,紧沾着坐下来,手搭在他的肩头上,想借此来安慰他,此后便是轻揉着他的头。无法掩盖地露出内心的忧郁来。

唐基·科达是一起谋杀事件的知情人。在这起谋杀事件发生之前,他见到了杰克与迈克尔·莫雷蒂巧遇在一起,对什么事情谈论了许久。他对杰克同此人认识是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十分地镇惊。丑名昭著的迈克尔·莫雷蒂!是一个刽子手。此人曾经以一次刺杀一位机要人员而末逞,但因此而得以成名。他投靠纽约市中的一个大家族,老牌黑手党家族--安东尼奥·格拉卡特拉斯。在这个家族中充当一名杀手。许多的国家都留下了他的事迹,干事干净利落,从不留下证据,许多国家的司法部门由于证据不足,从而对他免予起诉。

自打见到这两人在一起之后,他就预感到可能会出事,没想到事情果真发生了。只是怎么也联想不到,他的好友之死,而不是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一辆从街道上窜入人行道来的卡车,将他碾死。当时卡车跑了。直到几天之后,警察在一条公路上发现了该车,后经过查证,这是一辆被偷窃的车子。并且得出一种推论是;偷车贼对驾驶不在行。弃车的方式解释为,不想让出事的车给自己增添麻烦。

直到同好友的哥哥见了面之后,从对方的问话里才知道了事情的复杂性。

东方人很注重义气,尤其兄弟之情便是如此。

“你看清是一辆车冲上人行道?”苏轲强烈地压住内心的悲伤问道:“看清车内坐着的家伙是何模样了吗?”

唐基·科达将看到的一切都叙述出来,同时也把猜想说出来,让对方去掂量与分析。

“杰克·托马斯是干什么的?”

“拿皮条,私售毒品的贩子,”唐基·科达归纳地说,“走私或给赌场当跑腿。”

“他们是怎么认识我的义弟的?”

“完全在于我的原因,”唐基费力地说道:“我欠了杰克一笔钱,但数目并不多。”

这个东亚人静听他说下去。“我与您的义弟同处在一个车间里工作,”他不敢看视对方的眼睛,“您的义弟帮了我许多忙,是他将我从赌场派来的打手中解救了出来。事实上我早以不欠杰克的钱,是您的义弟帮我了结了此事,了结了根本就不存在的债务。”

对方点点头。唐基立即接着说:“我想一定是因此与杰克一伙结下了仇,虽然表面上没有结仇的痕迹。但是杰克这人我了解,如果给他伍佰美元,他会把他的母亲卖给马戏团。”

“他们怎么找?”

“找杰克!他会知道的。哈莱姆的一幢公寓,在那里有他的一个女友,那地方也是他经常呆的地方。斯特拉斯公寓!”他去过一次,也见到过杰克的女友,现在想起她来,认为女郎的确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谢谢!”苏轲回答。

记住唐基!记住他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光芒。现在回想起那种目光简直有一点不可思议。因为那双黑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目光是那么的深思熟虑,坚定又残酷,简直如同毒蛇一样射出令人生畏的光芒。这会儿他估计朋友的死可能有更大的事情牵连。唐基从朋友表哥的目光中很明显地得出来。

最后他走了,留下让唐基·科达无法做出决定与行动的问题。克拉拉就一个劲地责怪他,问他为什么会与这些人交往。太滑稽了,无法回答。到底这是一回什么样的事儿呢?他不知道,显然克拉拉也不可能对此事做出很大的帮助。真见鬼!暗暗骂咧着。此时克拉拉要求他抬起腿来,她要打扫地板,她总是忙的不可开交,什么都想立即办好,但什么都办得不理想,抽笨的很。一心想把房间的地板打扫干净,一尘不染,而偏偏将咖啡杯给撞倒,让那棕色的液汁流洒一地,不过他很欣赏她的皱眉样,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她不会烦他,她沉陷在自己不小心的过失中,这样就有一点时间来考虑该在这个事件中扮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

“你不是懦夫对吧!”克拉拉荡了荡那头如火一样的长发,“你应该干一点事。”

“可是……!”他说不下去。

“哦!唐基!我明白你的担忧!”

“这就对了。”他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他是你的朋友对吗!”她蹲坐在男友面前的地板上,头倚在他的膝盖上,“你应当为此事出一把力,你应该为朋友而战!要惩罚他们,亲爱的唐基!”

“可是你是知道的,我没有同他们抗衡的力量。”

“这个我知道,但是你会找到办法的,我亲爱的唐基!你会找到办法的,不是吗!”


纽约夜晚十点钟。

在哈莱姆区的一幢外表肮脏的寓所里。被人称之为无懒的杰克·托马斯正好接到一个朝他打来的电话,他的心中一阵发憷,不由自禁地升起一种恐慌的情绪来。他万分地遗恨自己一番没完没了。如果当初不接这个该死的电话那该有多好,但是他不幸接了电话。

有人在电话中向他这样问道:“是杰克吗?”

“是我!有什么事吗?”

“你还记得上周间发生的事情吗?”从电话里,杰克·托马斯听出是赌场打手,汤姆给他打来的电话。

“我不记得,你指的是哪件事。”

“别这样杰克·托马斯,你心里是明白的,你知道我指的是那个方面的意思。”

“汤姆!我早已全都告诉了你,同你们作对的那个小子,他就住在休斯顿街上的一幢,整洁的小公寓里。你别再来打搅我。”

“我是这样说过?”

“是的,你曾经就是这样向我保证过。”

“哦!让我好好想一想,”从说话的口气里,让人仿佛觉得上周许下的承喏,好像是十年前。“哦,杰克!我现在记起来了,我是曾经是这样向你承诺过,是的,一点也没有错。听我说托马斯先生!”

“那么你为什么要朝我打来电话?”

“一种原因,一种坚定的、不可推卸的原因。”汤姆在电话的那一头愉快地笑着。“给你打来电话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摆脱不了干系,明白吗?杰克!”

托马斯感到自己目前行走在沼泽地带,因不小心踩空了脚,身体陷入了沼泽之中。“我……,听着!”他仿佛如同陷阱中的困兽那样,发出极其绝望的呻吟声来。“听着汤姆!我完全与你们两讫了,这是你们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因为你们想要的东西,已经从我的嘴中将它得到了,以后请别再来打搅我,它同样也是你们向我保证过的。”

“别激动,托马斯先生!” 汤姆在电话的那一头说道。

“不是激动,是愤慨!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对不起,杰克·托马斯先生。”对方不以为然地说,“情况确时是这样的,你的确没有从那起事件当中摆脱出来,彻底地摆脱干系那是一种幻想。当然,这并不表明我们同你曾经达成的那份协定已经无效了。我再一次地向你说明,杰克·托马斯先生!打电话来的目的,只是想顺便地问一问你,你想知道那小子如今的命运吗?”

他打了一个寒颤,“对于他的命运如何,在没有得到事实证明之前,我是不会下结论的。但是我有一种肯定的思维,而且仅凭想象就能够猜想得出来。他如今所处的环境并不好过,是的,我坚定我的认为,他现在一定不好过。”

“很不错,托马斯先生!你真是料事如神,你应该尽管地发挥出你的想象力。”

对方慢条斯理的语态令他再一次气愤起来,冲着电话吆喝道:“还有什么事吗?汤姆!”

那头传来的话音仍然是不紧不慢,“别这样火气冲天,杰克!的确让你说对了,我确实是有事找你,你一定急着想知道原因,啊!是的,你很想知道,要不然你为何显得这样不耐烦。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事情的主要原因还是针对你的告密,请原谅!不过没有其他的词绘能够更确切地表达出这个意思,只有告密能够确切地形容出你的行为。”他哼笑了一下,杰克的腿肌在抽动,这时汤姆在电话中加重了语气,“听着,托马斯!他还有一个义哥。”

“我不懂你说的意思。”

“想一想他们的兄弟情义。”

“什么兄弟!”该话让他感到很离谱,但是对整个话意思索了起来。

“东方!东方人最讲究亲情与友谊。你我对该方面都是很了解的。他们把兄弟间的情义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并且可以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经对方这么一提,托马斯浑身顿时颤抖了起来,是呀!他怎么能摆脱干系呢?由于他的告密与出卖,他的义哥有理由找上门来。想到这里,陡然间里汗毛全都直立了起来,而且此时此刻,在他的耳边仿佛有一种警告的声音响了起来。并且由此引发出一种,无法克制的恐惧,迅速地涌遍了全身。

“那么汤姆!你将告诉我什么呢?”

“你会被他的义哥给宰掉。”对方哈哈大笑,“让上帝来帮助你吧!可怜的杰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