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 正文(修改版)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了那么多事,还好,暑假结束前,家里又恢复了正常,趁刚开学的一段时间学习任务不太紧,自己也该放松放松,把丢失的快乐拣回来。周洁这么想着。好久没有范义勇的消息了,有些奇怪。女孩子就是这样,虽然她对一个男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可也希望这个男人能时不时的围绕在她身边。


临近国庆的一个周末,周洁没有和往日那样回家吃饭,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有节目,晚点回。和几个同学美餐了一顿后,直接到了江南区新开张的“美佳娱乐城”,离自己学校不太远,几站路。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没什么钱,今天有富家同学做东,大家都很兴奋,周洁一进娱乐城,就惊奇地东张西望,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到这么高档的地方唱歌。


娱乐城里面分三层,中间是个迪厅,罗马式玻璃地台,里面透着彩灯,天花顶十几个射灯配合着震耳欲聋的节奏高速悬晃,十几个男女在舞池里尽情跳动。舞池两侧的金属悬梯直接通往二、三层的包间,包间里灯很多,但光线依旧很暗,只为点缀气氛,粉红色和蓝紫色的光让人浮想联翩,多少有一点暧昧。


同学们边喝边唱,潇洒走一回,周洁好久没有这么放松心情了,经不起大家的劝说,迷迷糊糊里就已经几瓶啤酒下肚,脸色泛起了红霞,话也多了起来,扭动着腰肢,舞动起来。


玩到一半,周洁有些感觉了,连忙出去找厕所。这时的大厅越来越吵,午夜的激情,让跳舞的人越发疯狂,周洁脑子发沉,向卖酒小姐问清洗手间的方位后,就晕晕乎乎地扑了过去,快到厕所时,旁边的一个包间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很艳丽的中年女人,穿着性感,V领开的很低,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脸蛋抹着浓重的粉底,却依然挡不住岁月侵蚀的痕迹,周洁看的出,她应该就是社会上所说的“妈咪”。


包房里传出许多女孩子轻声嘻笑的说话声,周洁好奇的往门里偷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让周洁的酒醒了一半,是不是看错了?还想再看一眼时,门已经关上。


周洁出来以后,身体略显轻松,用凉水洗了洗脸,让自己清醒一下,不会是她吧??心头疑虑重重,不会的!我一定喝多了,眼花了,看错了!她怎么会在房间里面?周洁尽量说服自己,但回到包房的时候,她已经没什么心思和大家一起happy了,一个人提前走了。


坐在回家的车里,周洁紧锁眉头,胸口像堵了一块大石头,看着窗外,有些无奈。


自己和她也没见过几面,也许真认错人了!周洁自己安慰着自己。可如果真的是她,该怎么办啊?她怎么会去干这个呢?唉!烦死了!早知道不去唱歌了!算了,还是回家问问哥吧,看他有什么办法。


周洁到家时已经很晚了,但周亚昕还不见回来,父母早就休息,他们对周亚昕的这种昼伏夜出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了,不知道儿子在外面干什么,也不敢问,孩子大了,管不了了,只是嘱咐他注意安全而已。


周洁带了一身的酒气和疲惫走进洗手间,打开热水,脱掉身上的衣裤,一头乌黑的秀发向瀑布一样披散在光滑的后背上,喷头里“哗哗”的暖流,覆盖着自己雪白的躯体。周洁喜欢淋浴时对着墙上的镜子欣赏自己,胸脯虽然不太丰满,但也挺立而健康,平坦的小腹,圆润的大腿,都让周洁觉得自己是个很耐看的女孩。


可今天,她好像少了点心情,娱乐城的那一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从门缝里看到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孩真的是她吗?周洁在热气腾腾的洗手间里沉思了好久……


“咣”的一声关门声,周洁思绪断开,哥哥回来了!她胡乱的抹干身上的水滴,披了一件宽松的卡通内衣走了出来,看到周亚昕正“咕咚咕咚”大口的喝着凉水,估计是酒喝多了烧心。


“哥!才回来啊!”周洁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恩。”周亚昕没心思说话。见周洁半天没言语,侧头看着他,周亚昕意识到妹妹好像有事:“怎么了?” “哥……我……”

“你什么了?”周亚昕从没见过妹妹说话如此吞吐,

“说啊!急死人!”周亚昕嗓门陡然高了些,“你小声点,爸妈都睡了,进我屋说!”周洁拉着哥哥进了自己的闺房,周亚昕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妹妹上初中以后,自己就很少再进她的房间了。

“哥,我今天去唱卡拉OK了,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

“恩!好像是……长枪的女朋友,娟子姐姐。”周洁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告诉哥哥。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能唱,她就不能去唱啊!?看到长枪了吗?”周亚昕不以为然。

“不是的!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娟子好像在干三陪。”周洁一脸严肃。

“娟子在当三陪小姐???”周亚昕睁大了眼睛,

“你怎么知道她当小姐?她大学还没毕业呢,再说,娟子家里很有钱的,长枪都帮她父亲做事,应该不会为钱当三陪啊!你没看错吧!你在什么地方看见的?”周亚昕不太相信。

“我们学校附近的美佳娱乐城,新开张的……” 周洁把去“美佳”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周亚昕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比较棘手了。


长枪和自己是大学时代的同室好友,为人本分,读书人论死理,要是知道娟子瞒着他干这种事,后果不堪设想……不行!这个事我要管,周亚昕打定主意,一定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第二天一大早,周亚昕就给长枪打了个电话。

“长枪,我啊~~!周亚昕啊!对对!忙什么呢?我想找个时间,大家好久没聚了!怪想的!对了,你把娟子也带上吧!”


“我可以!不过娟子可能不行,她说她同学在外地找了一个实习的单位,我都好久没见她了,电话也没通几回,她老说忙。”

“她没说什么时候回啊?”

“可能还有段日子吧!具体时间不清楚!没事,甭理她,我们聚我们。”

“那也行!到时候再通知你!拜拜!”周亚昕听出了点眉目,长枪也许真被骗了,人太厚道没心眼也许还真是件坏事。不管怎么说,先找娟子本人再说。


一夜没睡,范义勇和几个同事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刚刚回到值班宿舍,昨晚青武区一家四星级酒店的保安部和门口候客的一个出租车司机因为一点小事发生了摩擦,双方都不让步,结果差点造成群体冲突,所有警察都被通知紧急事件,前往事发现场调解。


范义勇屁股刚刚碰床,电话就响了,范义勇心里一阵乱骂,一看是周亚昕的,没办法,接了。

听完周亚昕的描述,他也担心起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两人商量干脆晚上直接去“美佳”,临走前,范义勇找了一张朋友们旅游时的合影。


晚上七点多,范义勇载着周亚昕一起去了江南“美佳”,这个时间对于那些喜欢夜生活的人来说还比较早,估计娟子还没被客人点走。


两人一进门,一位咨客甜甜的迎了过来,“先生,几位?“ “两位,有包房吗?”

“有的。” “要个小包!”

“行!这边请!”咨客把他们带到靠后的一个小包间,路过迪厅的时候,大厅里洒来一片渴望的目光,热辣而挑逗,也不知道这些小姐里有没有娟子,估计就是她在,也看不清两人的样子,光线太暗,最多只看到两个移动的剪影。


周亚昕和范义勇进了包房,一个年轻的男服务进来倒茶。范义勇叫住他:“帅哥,过来,问你个事?” “老板,什么事?”

“你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娟子的小姐??” “对不起,没听过,我才来几天!”小男孩很聪明,不敢乱说话,


范义勇估计娟子没用真名,拿出那张照片:“见过这个人吗?”范义勇把照片递给男服务生,男服务生一眼就看出来了:“哦!她啊!她不是雪儿姐吗?要叫她来吗?”


范义涌和周亚昕互看了一眼,递给服务生二十块钱小费,范义勇说:“去和你们妈咪说一声,叫她一个人来陪,明白吗?”


那男孩很知趣:“恩!放心吧!”出门前,又多问了一句:“不多叫个小姐来陪?我们这里小姐很漂亮的。”周亚昕笑了笑:“谢谢!不用了,快带雪儿过来吧!”男服务生应了一声,关门走了,地板里随即响起了他一路小跑的脚步声。


几分钟后,妈咪风情万种的扭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笑的很灿烂,可当她看到这两位“特殊”的客人时,顿时花容失色,忍不住“啊!”了一声,呆在了门口没敢进,妈咪没察觉,一下子凑了过来,弯着腰给坐在沙发上的范义勇点了支烟,胸前两个雪白的乳峰差点贴到了范义勇的脸上,范义勇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美景”,忍不住笑了。


周亚昕熟视无睹,目光冷峻地看着门口的娟子,“妈咪”看见客人眼神有异,还以为是被小娟迷住了,连忙招呼小娟赶快进屋伺候。小娟不敢当着“妈咪”的面有所动作,尴尬地坐在了周亚昕身边。范义勇再次拒绝了“妈咪”好意,没有多叫小姐,“妈咪”失望的走了。


范义勇叮嘱包房外的服务员暂时不要提供服务,等有人叫了再进来。


包房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周亚昕和范义勇没有说话,看着小娟,小娟一直低着头,双手使劲的搓着自己的衣角,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不一会儿就泣不成声,她努力的捂着嘴巴,害怕外面的人听见,但她自己已经承受不了朋友们这种无声的压力。


“说吧!怎么回事!?别说你是光为了钱?”周亚昕开门见山,回避不是办法。小娟抽泣不停,把自己经历的一切说了出来。


一个月前,小娟参加朋友酒会,酒会上认识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是一个地下乐队的主唱,人往台上一站,嗓音带有磁性,人也帅气十足,一下子就把酒会上所有的女孩吸引住了。


酒会结束以后,那个男孩出人意料的出现在娟子面前,恳求娟子赏面和他一起宵夜,娟子盛情难却,就答应了。宵夜时,两人边吃边聊,那男孩谈吐幽默、才华横溢,说今晚演出的歌曲,都是自己原创,娟子越发对那个男孩佩服地五体投地,在那个男孩的怂恿下,娟子很快就醉成一堆烂泥。


第二天上午醒来时,娟子发现自己独自躺在一家酒店了,昨晚的那个男孩早已不见。自己怎么来的这里,她不记得,当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她什么都明白了,顿时后悔不已,心如刀绞,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知如何面对深爱自己的“长枪”,在酒店的浴室里,她努力想洗净自己身上的屈辱和痛苦,但于事无补,越洗心越痛,她曾想过报警,但女人天生的名誉感让她下不了决心,她反复思量,最后还是决定隐瞒这件事。


但恶梦并没有结束,没想到几天后,那个男孩突然打来电话,让她准备八千块钱,说自己急用,娟子当然不允,结果没想到,那男孩说,如果不答应,他将会把娟子和自己那晚在一起激情的照片,还有她的姓名和手机公布于众。


娟子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卑鄙之人,那个男孩在她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又撒了把盐,她没有选择,再次向现实低头,她不敢向家里人要钱,只好找同学和朋友东拼西凑了五千多给那个男孩送去,恳求那个男孩放过她,但那男孩不同意,强迫她写了张欠条,威胁她必须在一个月以内将剩下的三千元送到手,不然,依旧会公布他们之间的秘密,娟子万念俱灰,痛苦不堪,最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有背着“长枪”和父母,利用课余时间,偷偷跑到离家较远的“美佳”做起了三陪小姐。


听完了小娟的叙述,范义勇破口大骂,要带小娟去报警,但小娟不愿意,她不敢想象“长枪”知道了此事后,会发生什么。而周亚昕反而显得相当平静,安慰了一下小娟以后,提出了一个让范义勇都难以相信的想法,他要求小娟必须主动告诉“长枪”事情真相,如何决择,让“长枪”自己把握;她如果不说,他也会把这事告诉“长枪”;第二,小娟和“长枪”结局如何,暂且不说,但她现在必须离开夜总会,至于那个男孩,周亚昕看了一眼小娟,冷冷地说:“这事算我摊上了!”


小娟抬起被泪水冲花了的粉脸,说了声:“谢谢!昕哥,求求你了,千万别让长枪知道这事,求你了,帮帮我吧!”周亚昕不为所动,冷笑一声:“你不用谢我,我不是帮你,我是帮我弟兄。我可不想我兄弟戴着绿帽,连自己都不知道。对不起,我办不到,你不用求我,你还是求得长枪的谅解吧。”


范义勇有点陌生的看着周亚昕,但没说什么,转身安慰小娟,帮两个人打了个圆场,说先送小娟回家,让她自己考虑几天。小娟此时除了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范义勇搀扶着全身无力的小娟和周亚昕走出了包房,快出“美佳”大厅时,被“妈咪”和几个保安追上,说他们还没付钱,范义勇掏出警官证在他们面前晃了晃,警告他们不要妨碍警方执行公务,对方无奈,只好放他们离去。


他们把小娟送回家,安顿好以后,两人肚子有点饿了,又找了个大排档喝了几杯,范义勇对周亚昕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对小娟有点过了,非得让长枪知道这事吗?太残酷了吧?”


周亚昕头都不抬:“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小娟得认,长枪也得认,没人回避得了,自己做错事就得自己扛,我们这些做兄弟的,不知道这事则罢,知道了不帮,我周亚昕做不出来,我们只能做这么多,是分是合,得看他们自己的缘分。”


范义勇“哦”了一声,没再说话,一肚子心思地喝起酒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