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的强奸案,差点令我们全团蒙耻!!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size]

(声明:本文为本人原创,忘了点,请版主加分)

1999年年底,按惯例老兵即将复员了,就在这节骨眼上,我团发生了一起令全团蒙羞的大案,这个案子,令我团上至团长政委下至列兵都灰头土脸,夸张点说似乎曾经染满前辈光荣与热血的团旗也在一夜之间变得黯淡无光!

这个什么案子?这是一起QJ幼女案,受害人约7、8岁,就住在部队附近的村子里,一天出村子外玩耍,结果被一穿军装的男人QJ。家长发觉后,立即报案,警方录完口供后,发现嫌犯穿军装,而且案发地就在我们部队附近。心想这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于是就找到团部要求协助查案。据说团长他们听到这个事后,怒不可遏,大骂:人民子弟兵怎么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当下就拍了桌子,严令参谋长率领军务股、保卫处干部查出害群之马,严惩不贷。

根据小女孩的描述,团里立即要求各分队秘密将案发当日所有曾经离开过营区的军人排查出来,并以营为单位集中待命(防备嫌犯心虚逃窜),安排好后,警方立即带着小女孩过来认人。但是小孩子由于年纪小、当时极度惊吓,对案犯的体貌特征没有什么印象,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大家都穿军装,在小孩子看起来基本没啥差别,当时就稀里糊涂地指认了好几个军人(干部士兵都有)。

这几个倒霉蛋立马被纠察带到团部,由军务、保卫等部门会同警方严加审问,结果审完后,却发现这几个兵离开过营区不假,但是他们都是些司务长、炊事员,当天离开营区是到团部后勤服务中心买菜去了,有证人能证明他们全程一起,没有中途离开过,而且调出当天服务中心的交易记录来看,他们也没有作案时间。(这里说一下,我们买菜不用到市场,团部有个服务中心,每天上午当地的供应商会带着货物过来,不用现金交易,签名月结就行了)

这下子案子陷入僵局,指认出的嫌疑人经查没有作案时间,那么是谁干出了这种人神共愤的事呢?经过协商,团部与警方再次详细询问当事人,企图发现更多的细节以找出那个败类。但是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那里能问出更多的东西来!那几天,我们团可是人心惶惶啊,更多的是愤怒,大家都说逮住案犯后,非把他鸡鸡割掉不可,出口鸟气。

后来水转山绕,柳暗花明,小女孩终于回忆起当时她曾经乱抓乱挠,记得在案犯左手上挠了好几道口子!这下可有了直接证据了,团里立即命令,全团以营为单位集合,考虑到或许有人隐瞒或是私自外出的情况,这次调查所有人员必须参加,不得缺席,由团调查组逐个验手。

大家都以为证据这么明显,这次一定能揪出案犯,还无辜者清白,结果验手之后,全团一地的眼镜,因为单单是手上有伤的就有好几十人!其中炊事班人员占了一大半!!在12月的中原,天气已经非常冷了,炊事班天天洗菜切菜做饭,手上不是被冻裂就是被菜刀切伤,没几对好手,这个本来正常,不过那会却成了极大的嫌疑和潜在的污点,大家有一百张口也说不清楚,炊事班弟兄们那个憋屈啊,都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立马揪出案犯,细细地剁了那厮。

当然,这些手上有伤的兄弟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无休无止的盘问,所幸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们的伤是冻伤、切割伤,就是没有抓伤(这个出动了军医做鉴定),而且都没有作案时间。

说到这里讲两个倒霉人,一个是我老乡,那会他全身痒痒(天气干燥,没水洗澡,南方人不习惯),身上抓得到处是抓痕,这人被当作重点对象盘查了好几次,搞得他心理压力极大,压力一大难免就慌张,一慌张调查组就怀疑得越厉害,盘问得更细致……..后来他头发都一把一把往下掉,人都快崩溃了。另一个是我连一个即将退伍的安徽老兵,案发那天私自出去了,结果也一样被查得心惊肉跳,所幸他的一双手虽然粗糙,倒也还算洁白无瑕,这才过了关,不过也令他郁闷沮丧到退伍。

这个案子,直到老兵退伍也没有查出来。有人要问,那到底是谁干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当年我也光荣退伍了,在家里想起这事就郁闷,大约是过了年后,我打电话回老部队,问起这事,老乡说:这事你们退伍没多久就破案了!哪里是我们团的人干的,就是邻近村子的一个混混,穿着偷来的军装去犯事,那鸟人再次犯案时,被逮个正着,一五一十全供了。至于团里有没有修理这个混混,我也不知道。按常理不会,军队一般不会插手地方事务,反正洗清自身嫌疑就行了,不过如果地方知情识趣的话,应该在县电视台播一播这个案子,以挽回我军声誉。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兵时一定不要私自外出,更不能单独私自外出,否则出点什么事说不清楚,还是自己吃亏!

[/size]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14:35:36 被护旗卫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