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曾经,我们亲历军演

我们部队接到参加军演的消息时,我刚好从街上回连队,一个多小时的闲逛似乎有些没有意思,加上那些人对我报以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眼光,我不得不仓皇逃离都市,回到我熟悉的部队。


一天上午,全连人在团部集合,一位领导宣布完命令后,我们各自回到了营房,由于我站的位置比较靠边,所以,没有听清楚,大概听到了“演习”的字眼,(在这里,大家可能觉得我不算一个合格的军人,连命令都听不清楚,呵呵,我曾经也这么认为。)终于,团,连两级干部的到来,验证了这个消息:“我们连将与其他几个兄弟部队将参加中俄和平使命军演”大家都不禁振奋起来,毕竟是出国,呵呵,我心里也十分的高兴,因为,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参战”不久之后,我们领取到了新的军服和一些类似于“标识”之类的东西,大概过了几天,上级领导在团部检阅了我们,随后,一个夜色蒙胧的晚上,我们全连会同其他几个兄弟部队,一同踏上了奔赴演习场的路程,漫长的火车行程,难免枯燥乏味,每天有续的在火车上整理军容,内务,以及一些体能训练使我们排解了不少的枯燥,之后就是和班里兄弟们一遍又一遍的闹家常之类的,当然,我们班的弟兄们谁家有几个人,大家都心知肚明,毕竟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相互间还有什么隐瞒的呢?就这样,经过几天的旅程,我们到达了目的地XXX军营,在这里,有着其他几个兄弟部队的战友,我们营区的对面就是俄军营区,大家有序的训练着,相互间碰面也只是用几句蹩脚的俄语问候对方,其他的,大家都无从知晓,只知道四个字:服从上级。


终于,振奋人心的时刻来到了,我们连奉命向“敌”滩头阵地发起攻击, 11时21分,XXX舰的前后舱大门刚一打开,强风卷起的巨浪马上将登陆舰的坦克舱变成1米多深的水箱。风雨交加中,“H616”号坦克第一个冲出大门,瞬间被白浪淹没得只剩下炮塔顶部那面飘扬着的红旗。紧随其后,“H615”、“H617”、“H643”……纷纷跃入滚滚波涛之中。


“H001”号战车刚一入水,就被迎面而来的巨浪浇了个劈头盖脸,一排巨浪又将指挥车狠狠地卷起,重重地砸向另一辆战车。危急关头,连长眼明、口快、手疾,一边下令两车进行紧急避让,一边跳上车顶用撑杆将“哥俩”奋力分开。真悬!两车差一点儿就狠狠地撞在一起。



11时25分,两栖突击兵力开始泛水编波,冲锋舟准备实施水际滩头破障。11时38分,指挥部下达命令:“全速前进,迅速抢占滩头阵地!” 11时42分,滩头破障完成,岸上通路打开,我们连抢滩登陆,俄方两栖装甲输送车载着陆战队员直冲高地。多处高地上各色爆炸点显示“敌”火力压制,在我、俄两军战车掩护下,陆战队员们跳下车,踏着崎岖山路的泥泞向山头冲锋。11时50分,两栖战车开火,6枚反坦克导弹全部命中目标!紧接着,从6架直升机上飞出的火箭弹,把山头变成一片火海,我们形成空中、海上、地面立体突防、同步展开的态势。


5分钟后,我军两栖坦克第一波次抢滩上陆,紧随其后,两栖装甲车、步战车抢滩成功。根据上级命令,部队边开进、边收拢、边向“敌”前沿要地快速突击……



12时02分,我军“无名高地”和“51号高地”,硝烟中飘起了两面鲜艳的红旗,直到我们拿下“敌方”阵地,回到军营,我们才知道,此时的我们身在中国胶东半岛,并未出国。



时过境迁,尽管我已经光荣退伍,但想起参加军演的那段日子,我心中仍然心潮澎湃,怀念那段激情似火的短暂岁月。

本文内容于 2007-12-13 14:10:46 被-许三多。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