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淞沪战役期间,曾有一个日本亲王在前线被中国军队击伤。这个被击伤的亲王便是日本 海军大佐伏见宫博义。


伏见宫博义亲王时任海军第三驱逐舰队司令。1937年9月25日,他在指挥日舰与中国军队进行炮战时,因座舰岛风号被中国军队一发75毫米山炮炮弹击中而受伤。


根据1937年9月26日日本海军省发布的“公表”,对此战有如下描述:“伏见宫博义王殿下以第三驱逐舰队司令之职,在指挥属下驱逐队遂行某重要任务之时,于黄浦江溯江行动中,在上海日本邮船公司浦东栈桥附近,与附近仓库中隐藏敌军发生战斗……战斗进行到下午3时40分,敌卑怯一弹击伤殿下左臂,幸伤势不重……”


这个伏见宫是何许人也?说起来,此人在日本皇族中,地位还颇为显赫。他是伏见宫博恭王(曾任日本大本营军令部总长)的长子,其母为幕府末代将军德川庆喜的女儿德川经子。日本的皇族中,有四大历史悠久的世袭亲王世家,史称“四亲王家”,即伏见宫家、桂宫家、有栖川宫家和闲院宫家,他们可称是日本贵族社会的主要支柱。其中,伏见宫家地位最高。


那么,这个皇族之后,怎么会送到战场上呢?从情况看,日本海军大约只是想让他到战场来镀镀金。由于实力悬殊,当时的中国海军,对日本舰队根本构不成致命的威胁。中国海军的主力为“拱卫京畿”,将八艘巡洋舰中的七艘集中在江阴,而这位伏见宫博义亲王指挥的第三驱逐舰队主要活动于上海黄浦江面。不料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根据日方资料,伏见宫博义王被击伤的时候,正是在岛风舰上。按照日本《读卖新闻》的报道,其战斗经过远较日本海军的“公表”要险恶得多。而这次击伤日本亲王的炮战,在中国方面的文献中并无专门记载——原因是立功的中国炮兵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炮打出了如此一个稀奇古怪的战绩。


说起来在当时的浦东战区,日军炮火占据绝对优势,这一段战线,双方隔黄浦江对峙。中国军队右翼军团55师330团的团长,一度担任炮兵指挥官的孙生芝回忆,即便不算日军陆军部队的炮兵,单计算航行在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部队,其实力就远远超过中方——“当时领空、领海已经为日本飞机和军舰所左右,敌人军舰在30艘上下,每舰有大炮12门以上,30艘军舰共有360门炮,力量比我们强得多。”


但在如此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浦东的中国炮兵部队,却打得相当出彩,不但在阵地防御中屡立战功,使日军在这条战线上始终无法跨过黄浦江一步,而且不时主动出击,发动对日军的炮战。


这支炮兵部队行动诡秘,胃口奇好,从吴淞的仓库到停泊在英美烟草公司对面码头的出云号装甲舰都在它的打击范围,而且炮术又奇佳,哪怕是藏在建筑后面的日本军舰也不乏被它像打篮球一样一炮吊中的经历。日军对这支中国炮兵部队的炮为何打得如此之准始终不得其解,隔山打牛这种活儿即使在武术界也只是传说。因此,这支部队在当时中国的报道之中,有“神炮”之称。


但中国这支不大的炮兵怎能产生如此奇妙的战果?这就要提到中国炮兵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有趣的是,这位中将炮兵旅长,竟然曾经是四川一个中学的数学老师。他就是浦东中国炮兵部队的总指挥官,国民党军炮兵第二旅旅长蔡忠笏。


说是第二旅,其实真正拨归蔡忠笏的只有第二团第二营,总共只有八门75毫米博福斯山炮。实际上在前线的火炮,总共只有六门。


这个营怎么能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打出这个战果呢?和老蔡的战术对头、机动灵活大有关系。蔡忠笏的招数其实很简单,就是“隐蔽出击,打了就跑”八个字。


说来简单,做到可不容易,这背后正透出了蔡忠笏的炮兵专业功底。“打了就跑”还好说,山炮本身就易于搬运。而“隐蔽出击”可就不容易了。老蔡有办法,他的炮布置十分分散,而且发射阵地和隐蔽阵地不在一个地方,平时把大炮隐藏在竹林、沟渠之中。任你狂轰滥炸,我不还击,你就找不到目标。


等要打了拉出去就打———进入阵地不用试射么?老蔡还真不用试射。第一是他训练出来的炮兵的确非常熟悉这种炮的性能,训练有素。但这还不是主要的,关键是离目标近,黄浦江宽度很多地方只有三四百米,老蔡的炮都放到最前沿去打。离得近了,好的炮手的确不用试射命中率也不低。


说了半天,这蔡忠笏到底何方神圣?淞沪战役,中日双方投入兵力数十万,蔡忠笏一个小小的旅长,似乎也快赶上“芝麻绿豆大的官儿”这种水平了。不过,这个旅长可不同于一般的旅长,说起来,国军在淞沪战区的实际总指挥官陈诚上将,还是他的老部下呢。


蔡忠笏,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堪称国民党军炮兵元老,先后追随过黄兴、孙中山,黄埔军校成立时任少校教官,是北伐军炮兵部队总指挥官。此人虽然资格老,但一生大起大落,忽而当中将师长、炮兵司令,忽而离开部队去教书摆摊,而且这种起落都不是因为政治上站错队之类的大问题,境遇之奇,也算天下少有了。


前面说到他教数学,就是在许崇智军中干得不爽,1921年干脆去当了教书匠的事情。这一次击伤伏见宫,可说是他布的局,但遗憾的是真正开打的时候,他已经被调回南京做炮校高级研究员去了,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起落。真正打了伏见宫的,是9月中旬接替了蔡忠笏职务的原炮二团团长蔡培元,但他用的战术,还是老蔡留下来的,所以,老蔡对这次战斗的贡献,可称功不可没。


接替蔡忠笏的蔡培元接管浦东的炮兵指挥后,他并没有墨守成规,其中最大的创造,就是展开了水上炮兵游击战。


由于吃了一个多月的亏,日军对于浦东中国炮兵恼恨异常,还击的速度和力度大为加强。这种情况下,在日军眼皮底下再打了就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水上炮兵”,就是蔡培元和另一个炮兵指挥官孙生芝的创造。具体的做法是用小汽艇后拖一艘木船,船上装山炮一门,炮弹二三十发,以浦东蜘蛛网一样的港湾河汊为阵地,频频袭击对岸敌仓库、码头和舰船。


综合这些信息,这位伏见宫博义王被击伤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中国军队先以一艘“炮艇”袭击了停泊在栈桥的日军舰艇,日军挨打后马上还击,中国这门炮已经打完了开始跑路,让日军误以为它已经被打掉了。看到敌人“沉默”了,在江上巡逻的伏见宫带着第三驱逐舰队冲过来打死老虎。不料正中第二艘中国“炮艇”的下怀,当时就挨了一顿爆打,岛风号“身先士卒”,所以舰桥中弹,伏见宫以下多有伤亡。混乱中,中国的炮兵乘机跑掉,但并不知道自己打中了一个亲王。


按照日军报道,伏见宫此战仅仅负轻伤。然而,《日本天皇的阴谋》一书里面则提到一年后这位殿下死于负伤引发的并发症,看来伤得并不是那么轻。


这位亲王一年后因呼吸困难,请医生注射缓解针剂一个小时后死去,言下之意好像是大夫打错了药。这种情况和奥运射击冠军打错靶一样不可思议。如果看这位殿下后来的任职轨迹,就会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伏见宫本来已经内定转任第六驱逐舰队司令,负伤后却很快改为到日本海军学校担任教官,做一份闲职,直到莫名其妙的死亡。


联想到这位博义王殿下原来在日本皇室中是出了名的身体好,当众和别人相扑表演的主儿,怎么会在42岁盛年就猝然死亡,那一发75毫米山炮炮弹到底给这位殿下造成了怎样的“轻伤”,就很耐人寻味了。(摘自《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