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精英大逃亡

自伊拉克战争结束4年多来,近1/10的伊拉克人逃离了自己的祖国,在约旦和叙利亚等邻国艰难求生。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伊拉克精英阶层,也被迫加入了这股越演越烈的难民潮。在伊拉克重建举步维艰之际,它却正在丧失自己最宝贵和最优秀的人才。

人才流失并不是伊拉克战后出现的新问题。在萨达姆时期,由于长年遭受制裁和高压统治的压抑,不少伊拉克精英阶层选择迁居海外。但伊拉克当前经历的大规模难民潮,却是源于遍布全国持续不断的暴力活动、长期不稳的安全局势、急剧恶化的生活条件、无法保障的生存安全以及由此衍生的对国家未来的无限失望。

逃出巴格达

据联合国难民署和伊拉克有关机构的最新统计,战争结束以来,已有420万伊拉克人沦为难民,其中200多万人在国内逃难,另外约200万人逃往邻国叙利亚和约旦。目前,叙利亚境内有大约140万伊拉克难民,约旦境内的伊难民人数则在50万到75万之间。

在这逃往国外的200万难民中,不都是身无分文的草根阶层。据统计,每周都有数以百计的伊拉克中产阶级移居国外。

在约旦首都安曼,目前已有近25万伊拉克人取得了居住签证;而在对不分国别的所有阿拉伯人都实行免签证的叙利亚,这个数字更加可观。

其实,伊拉克的富裕阶层在战前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安曼,现在大多在那里定居下来。这其中包括与萨达姆政权有联系的伊拉克人,如萨达姆的女儿莱格德——经常有人看见她驾驶着蓝色宝马跑车行驶在安曼的街道上。

伊拉克的中产阶级难民在出国避难前,一般都做足了经济准备。他们变卖自己在巴格达的房产和汽车,以便在安曼或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买房租房。不过,这一切都得在十分秘密的情况下进行,并通过约旦的银行进行交易。某小商场的店主亚希尔说:“如果有人知道我要到国外,而且还带着大量现金的话,被绑架的风险就大了。”

然而,即使成功进入了约旦或叙利亚,这些伊拉克难民也是挣扎求生。他们除了要面对所在国政府不断升高的居住许可门槛,还得听凭所在国移民和雇佣政策的摆布。几乎所有伊拉克难民对约旦的移民政策都颇有微词,因为约旦政府只给予他们三天至一周的旅游入境许可。

来自伊拉克纳杰夫的机械工程师卡迈勒说:“他们很少给予伊拉克人居住许可,我们只能以非法劳工的身份,拿着极低的报酬,但是雇主们喜欢这样。”

这样的待遇,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的巴格达中产阶级来说,显得尤为耻辱,因为巴格达的中产阶级一直自视为阿拉伯世界的城市精英。

“爆炸和杀戮足以让任何人离开”

奥马尔贾瓦德是一名律师,为巴格达“绿区”的一家英国公司工作。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离开伊拉克。贾瓦德说:“我认识的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伊拉克人都离开了。安全的原因要大于经济上的考虑。”

在伊拉克,安全的缺失不只是新闻报道中的爆炸、冲突和死伤人数。对于贾瓦德来说,安全就是祈祷每天在去工作的路上不要被绑架,不会遇到自杀式炸弹袭击和不被来路不明的流弹击中。

37岁的马希尔马哈茂德是一个成功的进口汽车经销商。他担心妻子和4个孩子早晚会被人绑架,所以打算今年秋天举家迁往约旦的安曼。马哈茂德说:“爆炸和杀戮足以让任何人离开这个国家,政府的作为没办法让人安心地留在这里。”

此外,战后4年多来,伊拉克人的生活条件始终得不到改善,远远不如战前的水平。以巴格达的电力供应为例,现在巴格达每天平均供电时间仅为2.4小时,而在战前这一数字是16~24小时。巴格达夏季平均气温一般都在45~50摄氏度,它的600万居民要在缺少空调、电扇的环境里,熬过长达6个月的漫漫酷暑。

对于仍留在国内的伊拉克精英阶层来说,担心自己和家人遭到绑架和暗杀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离开迟早将成为他们的选择。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科学家、医生和大学教授们,在横行无忌的武装分子面前,变成了绝对的弱者和勒索赎金的理想目标。

教派归属不同也成了留守精英们遭到杀戮的诱因。为获得事业发展而曾加入复兴党的逊尼派阿拉伯人,时常成为什叶派武装袭击的对象。逊尼派武装为了打击什叶派主导的政府,也把枪口对准了什叶派精英。

近来,巴格达的医生成了这种绑架和仇杀的最大受害者。愤怒的病患家属在病人无法救治而死亡以后,直接枪杀他们的主治医生。武装分子持枪威胁医生立即救治受伤的同伙。这样的事情不时地在巴格达的医院和诊所里上演着。医生们现在去医院工作时不得不随身携带着武器。

塔里克巴赫贾特医生是巴格达一家医院的负责人,他的前任不久前被武装分子枪杀了。他说:“没有人能保护我们医生,我担心某天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打算迁居国外了。”

“真正输掉的是伊拉克的未来”

伊拉克正在流失的大量精英,包括医生、教师、律师和商人,他们正是伊拉克重建和走向稳定未来所必需的中流砥柱。有人担心,他们的离去,将会留下一个思想真空,一个可能被宗教极端分子填补的真空。

巴格达大学英语系主任阿卜杜勒贾瓦德教授说:“我热爱我的国家,但是现在狂热分子和极端分子横行霸道,我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贾瓦德现在举家迁到了约旦。

缺少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阶层带领国人重建和恢复稳定,伊拉克的未来只会比现在更加黯淡。而现在,伊拉克人已经开始经历精英流失带来的无助和伤害。

据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统计,伊拉克2003年前约有34000名医生,现在约12000人已经离开,另有2000人遭到杀害。卫生研究机构Medact的研究报告指出,医生数量的急剧减少,导致伊拉克人得不到最基本的医疗救治。一半伊拉克儿童遭受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而痢疾和呼吸道疾病等极易得到治疗的疾病,因无法及时救治,导致了大量儿童死亡。

伊拉克的高等教育系统在阿拉伯世界曾经首屈一指,但随着大量教师和高级知识分子逃离伊拉克,这一高等教育系统严重瘫痪。据有关机构统计,自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共有12000多名教授逃离伊拉克。一名伊拉克政府官员曾说:“我们最终将沦为一个没有知识的社会,而一个没有知识的社会又何谈未来呢?”

20岁的萨米尔巴希姆是巴格达一私立大学的学生。他说:“最好的教授都离开了这个国家,我们失去了最优秀的专业人才,真正的输家是新一代的学生——而他们正是伊拉克的未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