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2倍于敌的兵力,居高临下、出奇不意发起进攻,结果歼敌1700余人,我方伤亡1500余人。”看到这个结果,林彪半晌说不出话。


25日凌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4000余人乘汽车100余辆,附辎重大车200余辆,沿灵丘至平型关的公路西进至预设战场。


当时,115师并不了解这支将要倒大霉的日军的情况,不知道他们将面对的对手是被日本人称为“钢军”的日本第五师团,在日本人眼里,那是与115师的前身、北伐时被称为“铁军”的叶挺独立团一样有着特殊荣誉的不一般的部队。更不知道日军的师团长是日本陆军大学的高才生,熟读《孙子兵法》,精通现代兵学的日军名将板垣征四郎。不过,可能也正因为如此,这只日军太过猖狂大意了,行军时,队伍前方不设尖兵探路,两翼没有搜索部队警戒,大摇大摆,甚至是有说有笑地进入了115师面前的山沟,完全没有意识到死亡正在前面等着他们。


7时半,日军全部进入第115师预伏地域。


115师抓住战机,立即命令全线突然开火。随着林彪的一声令下,两侧山坡上顿时弹如雨下。在第一轮枪声中,日军最前面的几辆汽车就被击毁,堵死了狭窄的出路。当时任685团团长的杨得志将军回忆:骄横的日军遭到意外打击,不知所措。伏击部队即刻乘敌陷于混乱之机,适时发起冲击。第685团首先从关沟以北高地迎头截击,歼其先头一部,封闭了日军南窜之路。第687团将敌后尾部队分割包围于蔡家峪和西沟村,并抢占韩家湾北侧高地,切断了日军的退路。第686团第1、第2营冲向公路,于小寨至老爷庙之间,与麇集在公路上的日军展开激战。


这时,被打懵的日军显示出确实是训练有素的部队,在失去指挥的情况下,自觉形成小组,3人一组,背靠背,与我军十几个战士拚杀。我方战士杀伤3个敌人,也差不多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一些班排一级的小股日军,居然很有战术意识地寻找我军薄弱环节,主动寻找有利战机。其中一股日军利用地形、地物的掩护悄悄接近我685团一营的机枪阵地,突然发起进攻,竟然把我军的一个机枪排的阵地夺了过去。并且,被打晕的日军开始清醒过来,迅速集结,凭借汽车作掩护,运动着朝公路附近的制高点冲去。


说到当时的细节,杨得志将军仍然记忆犹新:“鬼子最前面的汽车已被打坏,着了火,后边的汽车、大车、马匹等相互撞击、走不动了。我想他们大概没有想到,会在大白天遇上这样突然的勇猛的打击。‘皇军’的精锐师团惊惶失措了。应当说板垣21旅团还是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他们从懵懂中一清醒过来,其骄横、凶狠、毒辣、残忍的本性就发作了,指挥官举着军刀拼命地嗥叫着,钻在汽车底下的士兵站出来拼命往山上爬。敌人想占领制高点。我立即命令各营占领公路两侧的山头。这时1营已在刘营长的带领下冲上了公路,他接到命令后,马上指挥1、3连,向公路边的两个山头冲击。山沟里的鬼子也在往山上爬,可是不等他们爬上去,迅速登上山头的1、3连紧接这又反冲下去,一顿猛砸猛打,把这群鬼子报销了。这个营的4连,行动稍慢一步,被鬼子先占了山头。连长在冲锋中负了伤,一排长就主动代替指挥,他用两面夹击的办法,很快把山头夺了回来,将鬼子逼回沟底全部消灭。”


当杨得志的685团掐住日军一字长蛇阵的蛇头时,张绍东的687团在乔沟一线按住了蛇尾。


第687团9连副连长郭春林回忆:战斗打响时,埋伏阵地下面的乔沟里堵满了日军的辎重车,我们只需向下扔手榴弹就行了。开始鬼子拼命向沟两侧的山坡上爬,结果刚一露头就被我们的火力干掉。鬼子们没有办法只能躲在夹沟两旁的凹处,我军火力难以发挥,战斗暂时沉寂了一刻。没过多久,我们右侧突然响起了疯狂的机枪声,从声音可以明显听出来不是我军常用的马克沁重机枪和捷克式轻机枪。原来一股日军利用我军视线的死角偷偷爬上一个小山陵,并在那里架起一挺机枪。我马上命令连里最勇敢的同志2排长秦二愣带领10余名战士去消灭掉那股敌人。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左臂像被火烫了一下,这是我在8年抗战中第一次负伤。秦二愣果然不负众望,在那个小山陵底下用全身力量将一束手榴弹仍了上去,一下就炸死了几个鬼子,其他的鬼子全被镇住了,仓惶逃往山下。我连顺势向沟里冲锋,与日军打起肉搏战。一个鬼子看我受伤不能拼刺刀,向我扑过来。我刚要用驳壳枪向他射击,秦二愣从侧面猛扑过来,一刀将其刺倒。我看到秦二愣已经多处负伤,劝他下去休息。他什么也没说就向一群鬼子冲去,结果被鬼子包围。等我和其他战士赶到,他已经被鬼子刺倒。我俯身去摸他的心脏,希望他还活着,但是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事情发生得这样快,令人不敢相信,全连最勇敢的同志,也是我最好的一个战友就这样牺牲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