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外交承诺是否过时了呢?

中国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的解放军将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表示,中国的核政策今后将坚持五个基本不变,其中包括中国核力量的防御性质不会变,以及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不会变.但也有学者认为,面对世界军事技术革命的发展,中国需要继续充实和加强有限的核威慑能力。


《了望东方周刊》就世界核环境的变化和中国核政策的未来,专访了中国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彭光谦少将、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军备控制项目负责人李彬教授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朱锋教授。彭光谦表示,目前的世界上准核国家、潜在的核国家、核门槛国家越来越多,同时核技术、核材料、核人才、核武器不断流散,核扩散比以前加快,而恐怖势力运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也在上升。


彭光谦指出,世界核环境的变化对中国来说总体上是不利的。由于核环境复杂化,中国维护国家安全的难度增加了,要对付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大环境变化了,中国很难独善其身。另外中国周边的核主体增加了,这使得中国面临的核环境更加复杂化。


李彬认为,全球「核禁忌」的形成和发展对中国是有利的。中国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因此这种「核禁忌」越强大对中国越有利。


当记者问到中国今后的核政策是否会做调整时,彭光谦表示,中国的核政策今后将坚持五个基本不变。


第一,性质不变。中国核力量的防御性质不会变,永远只会用于维护国家安全,不会对外侵略扩张,更不会用核武器对外侵略扩张。第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不会变。第三,核力量规模的有限性不变,中国核力量再怎么发展也是有限的,适度的,只用于最低限度的核威慑。中国没有必要无限扩展核武器规模。第四,中国致力于国际核军控合作,防止核扩散的努力不会变。第五,中国寻求最终全面彻底销毁核武器的目标不会变。朱锋表示,面对世界军事技术革命的发展,在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前提下,中国需要继续充实和加强有限的核威慑能力。

《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首次公开了中国的核战略,重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立场。


白皮书说,中国坚持自卫防御的核战略,中国的核战略贯彻国家的核政策和军事战略,根本目标是遏制他国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中国始终奉行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无条件地承诺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


白皮书说,中国坚持自卫反击和有限发展的原则,着眼于建设一支满足国家安全需要的精干有效的核力量,确保核武器的安全性、可靠性,保持核力量的战略威慑作用。中国的核力量由中央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中国发展核力量是极为克制的,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


这是中国自1964年拥有核武器以来第一次公开宣示核战略,介绍中国核战略的依据、目标、原则、力量建设及指挥体制。


“作为对核运用的全局性、高层次筹划,核战略比核政策更具指导性。”军事专家罗援说,核战略的公开提出,反映了中国在核力量运用上的开放程度进一步提高。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姚云竹认为,中国的核战略强调自卫防御,其含义就是坚持战略威慑和后发制人,这与中国一贯奉行的核政策的本质和内涵是完全一致的。


“尽管这是中国首次提出‘核战略’的概念,但‘不首先使用’原则从宣布的那天至今没有任何变化。”姚云竹说。


1964年,中国在成功进行第一次核试验后,即宣布核武器的“不首先使用”原则。


“中国发展数量有限的核武器,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开始的。”中国核试验基地第一任司令员张蕴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当时完全是为了打破核垄断,反对核讹诈,为中国赢得和平安全的建设环境。”


“事实证明,我们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和平承诺。”张蕴钰说。


1984年,中国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后陆续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核安全公约》等10多项国际公约或条约。


1996年,中国政府宣布暂停核试验。


2005年10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参观了第二炮兵司令部,这是中国战略导弹部队迎来的第一位外国客人。第二炮兵司令员靖志远上将在会见拉姆斯菲尔德时再次指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中国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


“作为核武器国家中唯一承诺无条件地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中国对核武器的克制和谨慎态度不曾有任何动摇。”罗援说。


罗援认为,中国的核战略是完全透明的。

但是,我们反观俄罗斯核政策,

俄罗斯重新强化核威慑的过程

俄罗斯尽管继承了苏联76%的国土、52%的人口、近80%的经济潜力,但是自独立以来,经济形势每况愈下。到1996年,俄罗斯的经济总产值仅为美国的5%,退居到世界的第20位, 只相当于土耳其的水平。这在以科技为主导、以经济为基础的综合国力激烈竞争的今天,俄罗斯在国际上明显处于不利地位。另一方面,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利益不断受到侵蚀,国际环境不断恶化,北约已经东扩,并且将继续东扩,科索沃战争使俄罗斯更感到腹部被插上了一刀,这对1993年就提出要复兴俄罗斯、维护国家利益、树立大国地位总目标的俄罗斯来说,不啻为当头一棒。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要增强国内凝聚力、实现总目标,只有靠其依然显赫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核武器。所以,俄罗斯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核武器、利用核威慑的计划。

苏联解体后,俄国与西方曾有一段短暂的蜜月期,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口惠而实不至,对俄罗斯的援助非但不能兑现,反而不断压迫俄的生存空间。现实迫使俄罗斯重新审视、调整自己的外交政策。 1992年5月,俄提出东西并重的“双头鹰”外交政策,并于1993年11月,在《俄联邦军事学说基本原则》中提出“积极防御”战略,强调攻防并重,尤其在核威慑的运用和发挥上,放弃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加强了核威慑的力度。基于此,俄罗斯决定:一、将核力量的防御范围扩大到同俄保持着集体安全条约的独联体国家;二、将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范围扩大到向俄罗斯发动武装进攻的核大国的盟国和参与或支持核大国向俄罗斯发动武装进功的核大国的盟国;三、核武器不仅用来遏止核战争,也用来遏止大规模常规战争。俄罗斯的这一系列政策的转变,是俄罗斯强化核威慑的开始。

1995年,北约理事会正式通过了《关于北约东扩的研究报告》,决定东扩。1997年,北约确定波、匈、捷为第一批发展成员。面对北约咄咄逼人的态势,俄罗斯再次强化自己的核威慑战略。1995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研究所提出《对付俄国安全主要威胁的构想》,认为“北约是俄国安全的主要外部威胁和潜在敌人,用武力对抗北约东扩是一次紧迫的任务。”叶利钦总统也在1996年6 月的《总统国家安全咨文》中提出,俄“奉行现实遏制原则,要利用自己的武装力量坚决反击侵略”。1997年12月,俄在《俄联邦国家安全构想》中对“核威慑”作了进一步的阐述:一、在俄周围保留或建立强大的军事集团对付北约东扩对于俄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二、保持足够的核力量,用以对付侵略;三、确保核遏制的力度,防止核战争、大规模常规战争和地区战争的爆发;四、在俄遭到入侵,且俄作为独立的主权国家的存在受到威胁时,保留动用核武器的权利。

1999年3月,北约发动科索沃战争, 俄罗斯针锋相对地举行了为期100多天的军事演习,俄用实际行动表明,俄的主要威胁来自西方, 因此,更加强调自己的王牌——核武器。[6]1999年10月5日俄联邦安全会议通过了新的俄联邦国家安全构想,在谈及俄外交政策时指出,“在必须对付武装侵略时,在解决危机局势的所有其他措施已经用尽或者无效的情况下动用俄罗斯现有的各种力量和手段,包括核武器。”[7] 1999年2月4日进行的国家安全会议扩大会议上讨论并通过了国家军事学说草案,该学说与1993年军事学说相比,“对使用核盾牌的态度有了重大变化。其中一些条款曾在西方国家引起巨大反响,它们规定,不仅在侵略者使用核武器时俄可以使用核武器进行反击,而且在反击使用常规武器的大规模侵略时,在俄及其盟友的国家安全危急的情况下也可以使用核武器。换句话说,也就是‘在后面就是莫斯科,已无路可退’的情况下可以按下核按钮。”[8]至此,俄强化核威慑战略的政策转变基本完成。

适时的调整核政策是必要的,我相信国家的利益需要是一切政策的出发点与归宿点.小小弹丸之地的台湾就时时放出研发核武器的风声.

先发制人的政策越来越被多数西方国家定为既定政策,这不仅是一种政策,更是一种威慑!

台湾算什么,越南算什么,日本算什么!如果无路可退,那么只有奋勇前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