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秘录 行在江湖 第十五章 火烧黑作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

经历一场生死劫难,在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黑店居然如此劫财害命,手段狠毒,实在是匪夷所思。

木老六见自己身份已被暴露,也就不在掩饰,用力掰开那蛮汉僵硬的手指,只听骨骼“啪啪”直响。声音恐怖,令人毛骨悚然。拿回牌子,木老六想了想,朝那个曾经要夺他性命,看样子已死去多时的蛮汉胸口,连刺两剑,把一肚子无名火,换成了狠毒的发泄。觉得还不解恨,又挨个将地上尸体,或是尚存一口气息的伙计,一个个都从心窝刺进。屋子里皆是“噗噗”肉被扎破的声音。那些即使侥幸逃过众人眼睛,佯装毙命的,这回算是遇到冤家,劫数难逃。

没有人觉得木老六心狠手辣,换上任何人,都会这样。只是此刻,没有人会想到,木老六为何还会对这些死尸下手。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干完了这些,木老六对赵虎说道:“虎兄,时候不早了,我们走罢。”说罢,也不等赵虎回话,径自往作坊外走去。

赵虎笑道:“我这兄弟,就这么个怪脾气,告辞。”随向众人抱拳辞别。

朱高炽也不阻拦,知道这是两个普通人装扮的锦衣卫。刚才木老六掰开那死尸的手,取回锦衣卫牌子时,朱高炽就熟知拥有这牌子的人,是什么身份了。只是故意不吭声。让他们走了,这样的人,最好不打交道。因此,朱高炽一直隐瞒着自己身份。只是刚才杨公公喜极而泣之下,称自己世子。好在刚才人多,谁也不曾注意。

木老六与赵虎走后,作坊里就剩下朱高炽、木荻、杨公公、牛二,以及在一旁默不做声,一直在想心事的蝶云丸子。

原来,蝶云丸子本是打算趁夜偷袭,取些有银两就走,没想到,自己无意卷入一场血腥撕杀。起初,还有些后悔,不想抛头露面,却还是露了面。银子没弄到手,难免有些遗憾。众人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心去听,心里正乱七八糟地想着,朱高炽却走到她面前,脸上充满谢意,向她作揖道谢:“姑娘,刚才若不是你出手相救,真不知如何收场。”

蝶云丸子冷不丁见朱高炽向自己道谢,顿时一脸茫然,有些似懂非懂的样子,煞是乖巧可爱。这却惹恼了一旁的木荻。

“小姐,我们世子爷在向你道谢呢。”木荻脸色一阴,冷言说道。

蝶云丸子一愣,立刻反应过来,随即歉意道:“真不好意思。”言语之间却是十分的蹩脚。

朱高炽手里拿着那支镂有蝴蝶印章的菱形飞镖,若有所思地:“看来姑娘来自远方?”

蝶云丸子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话,忧戚说道:“我是伊贺忍者家族的蝶云丸子,家在东瀛伊贺山区,随室町幕府将军剿灭倭寇后,回国途中遭遇风暴,船沉人亡,回不了家,所以漂流至此。”

“倭人?”蝶云丸子话音一落,屋子里的人不约而同瞪大了眼睛。

一旁的杨公公一连“咳嗽”几声,慢吞吞走到朱高炽面前,病恹恹地说道:“世子爷,这里除了死的,就是咱自个儿了,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朱高炽道:“公公请说。”

杨公公佝偻着身子,嗓音颤抖地说道:“世子爷,当年高祖皇帝在世的时候,曾经下过禁海令,原因老奴就不说了,只是这东瀛女子身份奇特,如果让她自个儿走,恐怕多有坎坷,不妨顺个人情,让她随着咱家一起回燕京,王爷正是用人时刻,好歹她也救过咱们的命啊。”

朱高炽扫了一眼案板上那个百惨惨的和尚尸体,又瞥了一眼地上七零八落的贼子尸首,弥漫的血腥味简直让人作呕。暗想,若不是蝶云丸子及时出手相救,恐怕躺在这案板上的将不知会是谁。于是,扼腕叹道:“只可惜她是倭人,罢了,就留在我身边吧。只是谁也不能走漏一丁点风声,免得多生事端来!”

那蝶云丸子何等机灵,看出杨公公是在为自己说话,依稀听得朱高炽有意挽留,感觉这世家公子颇有来历,也不推辞,迈个碎步上前说道:“王者,愿为你仆人。”

朱高炽一愣,随即笑道:“千万别这么说。”

这时候,周捕头带着朱批文书,领着一班手持棍棒的县衙公差和两个仵作、以及地保进了作坊。将那些被贼子害死的屈死鬼开丧入殓。随后,把地上贼子尸首悉数拖出,与那贼首夫妻并着一排,往那院外柴垛上一扔,就地一把火,当场焚烧。直烧得烈焰腾空,半天中映得绯红。

折腾一夜,东方已是渐露鱼肚白。天际边一片玫瑰似紫霞,蔚然壮观。朱高炽等众人骑马离开青枫镇,巴不得走得愈远愈好。说实话,没有谁还想再回头看看那个充斥着血腥的小镇。

此刻,他们已经离青枫镇大概有五里路远。

刚才众人离开小镇,整个小镇尚沉浸在拂晓的睡梦中。王家客寓门前那堆燃烧的柴垛,柴垛上横七竖八堆放的尸体,在烈焰中发出“哔剥”的爆裂声,以及浓烟中散发的人体焦臭味,还是惊动了附近百姓。一些大胆的,喜欢看热闹的百姓,神情懵然,远远围在一边观看。周捕头和一帮捕快、公差,虎视眈眈地手持刀枪棍棒,临时围了个警戒线,防止引起现场混乱。没想到,还是出了点事。

眼看那黑店贼子的尸首即将被巨焰化为灰烬,忽然,王家客寓却冒出了滚滚浓烟,猩红色烈焰如张开血盆巨口的火魔,倏忽间,竟将客寓所有房屋给吞噬。而火光中却站着一个人。众人一愣,不是木老六么是谁?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木老六已是一个纵跃,窜到一边楼房上,抛下一句话来:“今天我烧这黑店房屋,与各位无关,只是不能留此祸患,再来为害一方,某去也!”说罢,人已不见踪影。

杨公公对朱高炽耳语道:“世子爷,那木老六心神有些乱了。”

朱高炽淡然一笑:“恐怕,他是咽不下这口气罢。”

好在那王家客寓,独处僻所,尽管火势凶猛,却也未央及附近的民宅。朱高炽要周捕头尽快了事,然后一起走人,周捕头道:“公子,这次未能尽心保护好杨公公,实在羞愧!”

朱高炽见周捕头是个爽快之人,也不遮掩,心里顿生好感,随笑着婉言相劝道:“看周捕头倒也是性情中人,你这捕头别做了,与我一道如何?”

周捕头心里早已知晓这世子爷是燕王长子,见无傲慢之气,以礼待人,自己又走了这般久,可能自己那空缺,不定已被他人替代,心想,自己独自一人,四海为家,到哪还不一样?见世子有挽留之意,也不好忤了他一片好心,于是,拱拳说道:“若是公子不嫌弃,愿为效劳。”

两人正说着,这时候牛二不知从哪里牵来几匹马,神秘兮兮走了过来。对杨公公说道:“干爹,您请上马。”

杨公公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不回是偷的吧?”

牛二慌忙解释:“干爹,您就给我一百个胆,干儿子也不敢啊,给了银子的。”说着,从怀里掏出大把银钱珠宝,却是那贼店的赃货。

杨公公道:“你倒会下手。”

朱高炽打趣道:“杨公公,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干儿子?我怎的不知道?”

杨公公道:“回世子爷话,昨天我那干儿子,就是被他一句话,断送了性命,还好,老天又送我一个口舌伶俐的干儿子,一失一得嘛,要不是昨晚你言语救了老身,看咱家不剥了你的皮。”说罢,恶狠狠瞪了一眼牛二。

朱高炽见那牛二甚是机灵鬼祟,虽市井玩劣,关键时刻倒也是花花点子多,兴许还是个人才。随说道:“好生随着杨公公,以后自然会有出息的。”

当下,众人上了马,一路往北而去。

半个时辰后,天已大亮,路上有了行人。朱高炽与杨公公并繸前行,牛二与蝶云丸子骑在中间,周捕头与木荻尾随其后。

路上,朱高炽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问杨公公:“咦,杨公公,小顺子呢?”

朱高炽无意问话,没想到如刀戳痛了杨公公。顿时,杨公公潸然泪下,双手颤抖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轴卷,声音哽咽道:“世子爷,小顺子在这里,咱要带他回见王爷呢。”说到动情处,几乎泣不成声。

朱高炽再看那杨公公,见他面容衰老,鬓染秋霜。

“杨公公,你就收着吧,等见到父王,你亲手交给他。”其实,朱高炽内心酸楚,却表面平静,只是一时找不到合适言语,来安慰杨公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