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同事的云南之行,居然碰到了台独分子!

前几日,我公司一同事出差云南,回来后唏嘘不已,说什么"没想到是这样"之类.众人不解,个中原委由他道来,口述其内容如下:



由于工作原因,我出差云南昆明,周六去爬云南的西山,坐缆车的时候碰到一对老年夫妇,一交谈,发现是台湾同胞,我很兴奋,因为本人一直对台海问题和台湾老百姓对大陆的看法比较感兴趣,因此,我就留电话给他们,约好晚上我请他们喝茶、聊天。

晚上我们正式开聊,这位老人的开场白是被出卖的台湾,说中国大陆历史上三次出卖台湾。第一次;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台湾人下跪求李红章不要割让台湾,但李红章上书皇帝,说台湾遍地瘴疠,不要也罢。第二次;打败日本的英勇国军49年败退台湾后,对台湾人民进行了屠杀,第三次;炮击金门。我当时听了还给他解释说第一次是清政府无能;没办法。蒋介石失去民心;他在大陆的时候也是大搞白色恐怖,杀了不少人,所以第二次出卖也可以理解。第三次炮击金门;我门是想统一祖国,战争状态下老百姓遭受战火是可以理解的。

接下来继续聊,他说大陆有许多事情做的不对,第一、不该和连战之流接触,因为连战在台湾被称为台奸(和汉奸一个意思)。第二、不该收留陈友毫之流,说他们要么贪污台湾很多钱逃跑,要么都是犯有刑事案件的人。我问他们持有哪国护照,他说美国。我回答说:既然他们都是美国公民,大陆有什么资格来抓他。再说大陆和台湾没有引渡条约,台湾也没发国际刑警通缉令,这怎么能怪大陆头上呢。

接下来,他说大陆现在对台湾的政策有问题,说大陆采取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根本不和民进党谈,不和执政党谈,怎么可能统一?他说:不管存在什么问题,先坐下来商量吗。我说:你们和谈的前提是国与国之间进行谈判,你认为可能吗?大陆公开说谈判的前提是要同意一个中国。他说:那这个前提是你们定的,他们没有发言权。我说:难道美国会允许他的华盛顿州和他用国与国的身份来谈判统和独的问题吗(我假设华盛顿州要独立)?

再接着聊,我问他倾向独立还是统一,他说台湾有三条路可选,一是成为美国的一个州,二是回归日本统治,三是独立。如果前二不行,就独立。我说为什么不肯选择统一,不采用香港模式和大陆统一。他说大陆在香港建立的样本工程不好。我问为什么不好?他说没有选举自由。我说这个可以理解,因为香港在英国统治百年下回归,那里的公民向着英国还是大陆,我们无法预测,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难道要大陆把权力交给不信任的人?我说大陆现在的做法是对的,至少要有几十年的过渡期,让支持大陆的香港人占多数后,才允许直选。

接着聊台湾的军力和大陆的军力,他说:他们预测台湾只要顶住解放军2到3个月的进攻,大陆就要完蛋,我党就要崩溃。他还说,台湾有许多先进武器,只要大陆敢打,就让大陆有3个亿的人员伤亡。我说,如果真的出现大陆因为持续解决不了台湾而要面临解体,那么,大陆一定会使用核武,我说一群死台独人,大陆也没必要可惜,干脆全部灭了算了,至于你威胁大陆,说要让我们死3亿。我说:你不要低估我党的决心和能力,50年美国牛比吧,解放军照样打死他们。

接下聊到台湾人在国际上的地位,他说:他们去越南等国家,越南人一看台湾护照,就pass,而大陆护照,则要求出示健康证,否则就索要5万。还有上次台湾宣布护照上加台湾两个字,巴基斯坦宣布不允许持有台湾字样护照人进入,结果台湾马上宣布撤资,巴基斯坦立即就不了了之了。我听了觉得好笑,没和他争论。

最后,他说中国大陆存在分裂的问题,如新疆、西藏。我说这个你不要担心,我党的政策是英明的,怎么可能允许他们独立,上次击毙那么多新**立分子,你不知吗。


还聊了很多,感觉这老家伙是个死硬台独分子,但处于礼貌,我还是很客气的送他回去了.


由他讲完,公司诸等皆木然,本来该同事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照他的脾气早就该和这个"冥顽不灵"的台湾人翻脸.但他看他们"双鬓斑白",谈吐优雅,只是思想还停留在"为党国效忠"的时代,始终不能接受GCD,他除了长叹,竟恨不起来.只得借用古诗一句"古今多少往事,都付笑谈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