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燃烧的地狱之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5年3月9日上午,第21轰炸机指挥部的飞行员们聚集在作战室里,等待出发前的任务指令。就在这时,机组人员获悉:他们将于当晚低空轰炸东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行员们议论纷纷,搞不清为什么把昼间轰炸改为夜间。


任务指令发下来了,它的内容更令飞行员们吃惊:轰炸高度为5000到8000英尺,低空轰炸;全部携带燃烧弹;除尾炮外其余全部武器都拆除。作战室里鸦雀无声,飞行员们心里明白低空轰炸拆除武器意味着什么。很快,人群中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声:"这简直是让我们去送死!""难道李梅病了?"


此刻,李梅将军内心也充满了矛盾。他素来以性格耿直,敢于创新而闻名,但这一次,他是以个人的前途和名誉担保来冒险,他担的风险太大了!在发布命令之前,李梅没有请示华盛顿。而且,他也听过早些时候用燃烧弹袭击神户的B-29飞行员报告说轰炸效果不佳。但李梅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反复推敲的。


根据对照片情报的研究来看,日本对于低空夜间空袭准备不足,日本人缺少雷达,预警能力差,高射炮也很少。其次,日本的房屋多为木板结构,极易燃烧。从江户时代起,东京就是火灾多发地区,1923年的大地震后,大火几乎席卷全市。


更主要的是大规模面积轰炸带来的大火可以极大地震撼日本国民,动摇其抵抗意志,并破坏其分散的中小工厂,使它们无法向大型装配厂输送在小作坊中生产出的预制品,这样就可以使整个日本军事工业陷于停顿。


李梅对东京的消防能力也有所了解。东京有数百万人口,城区面积达200多平方英里,却只有8000多名受过训练的消防队员,2000名辅助人员,1117部消防车。救火水管短得可怜,救火车被限制只能用2个小时的汽油。市自来水总管道的压力靠的是电力抽水泵,一旦电路被切断,水泵就不能用了。李梅断定,东京一旦被点燃,火势将无法控制。此外,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燃烧弹的威力,每架B-29都要卸下枪炮,这样节省下的重量,加上不必形成高空精确轰炸那种紧密队形以及不必飞到30000英尺所省下的油料重量,可使每架飞机比平时多挂载65%的炸弹,即达到7吨以上,这样,300多架B-29便可携带2000吨以上的燃烧弹,足可以覆盖东京一大平地区。


在第20航空队指挥官阿诺德将军批准的最后计划中,东京商业郊区的下町被选为首次火攻试验的目标。这一带人口密集,居民大都居住在沼隅田川东岸一带的板条房里。有些毗邻的2层楼房间隔还不到3英尺。这一地区被选为首次火攻目标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3月9日下午5时36分,随着1颗绿色信号弹划过天空,第1架B-29轰炸机从关岛机场飞上天空。50秒后,第2架飞机腾空而起,随后的飞机在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中一架接一架地起飞了。晚6时15分,从塞班岛和提尼安岛起飞的B-29轰炸机开始加入这个庞大的空中行列,引擎的隆隆声响彻海空。333架轰炸机编好队形,向北飞去。夜空晴朗,一轮新月在海天交界处升起。经过硫黄岛上空时,飞行员们情不自禁地向下俯视,那是飞机一旦受伤或发生故障的避难所。


从漆黑的夜空可清楚地看到,那里仍不时迸发出爆炸的火光,忽明忽暗,那是海军陆战队员在同残存的日军激战。


临近午夜,本州岛的海岸线出现在B-29轰炸机领航员的雷达荧光屏上,"各机组注意, 我们已到达本州上空,我们已到达本州上空,请穿戴好防护用具。" 空中指挥员的声音回荡在各机组的驾驶舱内。


空勤人员开始穿上防高炮的外衣,戴上钢盔。在起飞前,空勤人员被告知:若被击落,应尽可能快地让日本军方俘虏,否则日本老百姓会杀了你的。对这次非同寻常的危险轰炸,飞行员们都捏着一把汗。12时15分,导航的B-29飞临东京上空。夜空中响起刺耳的警报声,一些探照灯开始向空中照射。由于以往美机轰炸对东京造成的破坏不太严重,许多居民对警报声并不在意。但这次他们错了。


领头的2架导航机以300英里的时速交叉掠过目标上空,日本的高射炮手还未调转炮口,B-29便隆隆飞走了,它们的身后甩下了两串燃烧弹。几秒钟之后,两条火龙骤然腾起,似两道交叉的闪电划过东京市区,每条火龙长达10英里,在漆黑的地面上显得格外耀眼。又有10架导航机飞来,朝这两条交叉火线投下燃烧弹,似天女散花一般,"天火"降临了。


地面上的探照灯疯狂地向机群照射,高射炮手们也打红了眼,但B-29一架接一架地从低空高速掠过,炮弹无一命中。导航机的飞行员轻松地发出无线电话说:"目标明显,看见大片着火。高射炮不猛,战斗机抵抗无力。"


大队的轰炸机跟上来了,铺天盖地投下的燃烧弹在火光映照下像一串串香蕉。在离地面100英尺时,集束燃烧弹中的M47火箭爆裂,射出一根根2英尺长的燃烧棒,接触到东西就爆炸,把粘胶似的火种向四面撒去。一位法国记者在远离目标区的高地上目睹了这一战争奇观:

"明亮的闪光照亮了夜空, 圣诞树在深夜开放出火焰花,然后大串烟火猛然落下,发出嘘嘘声。空袭开始后只过了15分钟,大火乘着风势已蔓延到全城的木屋。"

空袭开始后仅半个小时,熊熊烈火已蔓延得无法控制,人们放弃了救火的打算。速度达每小时30海里的大风助长了火势,巨大的火球夹带着繁星似的火渣,从一所建筑物跃至另一所建筑物。大街上,日本的消防人员和警察既控制不了四处乱窜的火焰,也拦不住吓坏了的四处奔逃的人群。人们四散奔跑逃命,像老鼠似地疯狂乱撞,头顶上是雷鸣般的爆炸声,街道上火蛇乱窜,火光中到处是恐怖的尖叫。参加这次空袭的托马斯·鲍尔将军说: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东京那样引人注目的场面。"这一场面,用日本人的话来说,就是:"令人惊恐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熊熊的火焰逐渐由桔黄色变为白色,阵阵浓烟升向高空,地面则被火光映成橙色。火焰吞噬着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金属融化了,瓦片在火中变成黑色粉末,许多藏在防空洞里的人被活活烤死。人们疯狂了,见到水就不顾一切地跳进去,公园的池子里、医院的蓄水池里密密麻麻挤满了想逃命的人,但高温使这些池子变成了大锅,人们成百上千地死去。


在关岛,李梅焦急不安地等待着空袭机群的消息。他凝视着黑暗的天空,雪茄烟从他的嘴角垂下来,浓眉蹙成一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举起一双手搔搔头发,拭掉前额的汗水,转身对聚集在屋子里的参谋军官说:"这个决定完全是我作出的,当然由我承担一切责任,我要向五角大楼报告……"


正在这时, 司令部的门砰然大开,通讯军官将一份急电递交给李梅:"鲍尔发来的!"李梅将军默默看完之后,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平静地念道:"已经投弹,目标地区一片大火,高射炮火由密到疏,极少战斗机。"发报时间是凌晨1时21分。屋子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最后一批B-29轰炸机从东京上空隆隆飞过,此时距首批炸弹投下已有3个多小时。这些飞机在东京夜空中疯狂地俯冲、爬升,仿佛完全失去了控制似的。从地面反冲上来的由爆炸和大火产生的强热风冲击着每1架B-29,那60吨重的庞大躯体竟然像飓风中的一张纸,在空中飘摇。机舱内充满令人作呕的焚烧人肉的恶臭,空勤人员不得不戴上氧气面具。


空袭中,有9架"超级空中堡垒"被击落在火海里,有5架B-29身负重伤,勉强飞离东京后迫降在海面上,42架B-29轰炸机负伤,但安然飞返了基地。


黎明时分,大风停了,东京陷入死一样的寂静。透过微露的晨光,人们发现东京市中心一大平地区已经消失了,只有几根电线杆和铁架子孤零零地站立着。一些电杆上还在冒着青烟。逃难的人群陆续回来了,他们木然地走过隅田川上的小桥,河水已变成了黑色,河面上飘浮着无数烧焦的尸体,分不清是男是女。


这些幸存者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夜的大火,使东京25万座建筑物付之一炬,100万人无家可归。 鲍尔将军后来说道:"3月9日火攻东京是战史上单独一次轰炸造成最大损害的一个战例,它比原子弹轰炸广岛、长起的损害总和还要大。在世界战史上,这次火攻比任何一次军事行动都造成了更多的伤亡。"


火攻东京之后不到30小时,317架B-29轰炸机又夜袭名古屋,使该市的飞机制造厂化为一团火焰。13日,拥有300万人口的日本第2大城市大阪,也遭到300架B-29飞机的轰炸,1700吨燃烧弹从天而降,约20.7平方公里的市区在3小时内被焚毁。3月16日,厄运又降临到神户头上,2300吨燃烧弹将其变为火堆,神户的造船中心也在烈焰中化为乌有。


在短短的10天内,第21轰炸机指挥部共出动B-29轰炸机1600架次,到19日,空袭停止,因为美军燃烧弹告罄——在这连续攻击中,美机共投下了近1万吨燃烧弹。


这种史无前例的从空中火攻日本本土无疑缩短了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时间。自3月9日经历燃烧弹袭击后,东京老百姓的情绪十分低落。特别是李梅投下的警告性的传单,把他下一步要轰炸的目标事先告知日本国民,这就使他们更加惊慌与沮丧。日本城市居民中总计有850万人逃往农村,工厂工人的缺勤率到1945年7月已达49%。日本的战时经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炼油工业生产下降83%;飞机引擎生产下降了75%;飞机骨架生产下降了60%;电子装备生产下降了70%;600多家主要军事工厂不是炸毁就是遭到严重破坏。美国长时间的对日战略轰炸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