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官反思檄文:对日本用菩萨心肠还是霹雳手段

"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本是一句中国古语,用来警喻为人处世要刚柔并济,才有奇效。有意思的是,从政治和战略的视角放大一下,这也是二战中中、苏、美三大国对日本的国策大略。不同的是,有的是用前一句,有的用后一句,有的则两句兼用。用法不同,其当时产生的效果和此后的长期效应也完全不同。细思之下,颇堪玩味。

日本是世界历史上唯一同时向中、美、苏三个大国开战的国家。三国各自实力、传统和其他情况不同,应对日本的战略各异,因此也导致日本针对三大国的不同战略行为。这种"不同"的互动,不仅直接影响了二战亚洲战场的态势和进程,还影响了三大国各自对日本胜利的内容和形式,甚至波及今日乃至今后日本与三国的关系。

中国基本是"菩萨心肠"。自晚清以来,中国一直剜肉投股,先让琉球后割台湾,还车载斗量送上巨额银两,希望日本这只中山狼能够填饱肚子,感念大中华的温厚宽仁,从此心生感恩之心不再得寸进尺。谁知到了袁世凯时期,胃口奇好的日本还是提出了"陵迟"中国的"二十一条"。北洋军阀虽然个个混蛋,看上去凶神恶煞,但却没有一个敢于招惹日本;谁知到了蒋介石这位当时的中国陆海空军总司令也是畏日如虎,和副总司令张学良一起不战而送东三省。 比起蒋、张的空前大方,汪精卫更慷慨,干脆做起了日本人的" 儿皇帝",把半个中国都送给日本。

日本人的胃口于是越来越大,直到觉得只有吞下整个中国才算过瘾。日本与中国开战,是不是一开始就有灭亡中国的计划,大可讨论;但若说中国当政者的"菩萨心肠",极大地诱惑和纵容了日本的野心,从而引狼入室怕不为过。就这样,日本兵的皮靴从东北踏到西南,日本的轰炸机血洗了崇山峻岭的重庆和黄沙漫漫的甘肃。当年晚清王公瞧不上眼的"蕞尔小邦",已经被中国忍让退避"喂养"成了庞然大物的牛魔王。苏联4年歼灭了900万纳粹正规军,伤亡也不过2000多万;中国14年杀死的日本兵不过几十万,加上俘虏瓦解也不过百余万,而竟然死亡军民2100万,受伤1400万!这巨大的牺牲背后,属于当政者战略失误的因素几何?

苏联是单一、干脆的"霹雳手段"。日本占领中国后,因为觉得中国不足为虑,遂计划策应希特勒,实现称霸世界的梦想。但到底北下还是南上,日本大本营举棋不定。日本首先对近在咫尺的苏联进行了试探--这也是一般食肉动物对眼前大型猎物的习惯性动作,恰如日本在全面进攻中国前先制造"九一八"事件试探中国一样。

在苏德大战一触即发的1939年5月,日本关东军开始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日方称谓)地区向苏军进行军事挑衅。斯大林立即意识到巨大的、毁灭性的危险从天而降。这位冷酷而又冷静的统帅,从中国人漫长而血腥的教训里,认识了日本人贪婪而凶残的本性,如果不能一战熄灭日本的北上念头,那么当德国党卫军的坦克炮管抵近莫斯科胸膛的时候,日本的三八刺刀将会毫不留情地洞穿苏联的后背!于是,他派出苏军的中流砥柱朱可夫元帅。为一场边境冲突,而派出总司令指挥的个例于此诞生。非止如此,他还为日本人准备了日军根本没有见过的机械化兵团,和牛刀杀鸡的战术。只有斯大林才知道这小小的、勉强可以称得上战役规模的交战,是怎样与苏联的存亡生死攸关。战斗的过程惨烈之至,数倍于日军的苏军坦克、飞机,横冲直撞狂轰滥炸,日本人终于在残肢断臂、血肉横飞中明白了此路不通,于是掉头冲向太平洋。斯大林和整个苏联都长吁了一口气。

二战后期,法西斯败局已定。收拾完德国,斯大林完全不顾《苏日友好条约》,又一次挥起牛刀。这是一场远比诺门坎之战凶猛百倍的战役。150万大军潮水般淹没了日本关东军。二战始末两次"霹雳",深远的动机都是一个:让日本人从此胆寒,树立日本对俄罗斯民族的敬畏之情。

美国则是刚柔并济,软硬兼施。自从1853年佩里登陆日本之后,美国就一直瞧不起日本人。但是珍珠港的天崩地裂一下子让傲慢的山姆大叔如梦方醒。和苏联一样,美国最初也采取"霹雳手段"的战略。和中国始终小心翼翼地将日本人民和日本帝国主义区分开来的做法不同,美国把整个日本从天皇到平民都看成一个罪恶的整体。

美军陆军的海报上,一位士兵,一手提着上了刺刀的长枪,一把揉搓着太阳旗;美国空军的海报,则是一双鹰眼俯瞰整个日本列岛--灭此朝食的气概喷薄欲出。而美军太平洋第16特混舰队司令威廉·哈尔西的一句口头禅"杀!杀!杀!杀死日本人",几乎成为整个美军和美国的战争口号。随着对日本本土的逼近,塞班血战日本民众集体蹈海的场景和"神风敢死队"的出现,更让美国人领教了日本民族和日本军人的疯狂。美国人终于明白:这是一个兽性十足的国家,试图用理性的语言感化它不过是中国人说的对牛弹琴。美国接下来的打击格外凶悍:火烧东京、"饿死计划",招招直指日本死穴。虽然如此,美国的用意仍是"制服"日本,并不是非要杀日本一个鸡犬不留。

但日本的回答是"一亿玉碎",这让美国一下子陷入怎么办的困惑。于是,1944年,美国政府紧急委托著名女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立即展开对日本的全面研究,以作为对日本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政策依据。在这份名为《菊与刀》的研究报告中,本尼迪克特写到:"日本人是既生性好斗而又温和谦让;既穷兵黩武而又崇尚美感;既桀骜自大而又彬彬有礼;既顽固不化而又能伸能屈;既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既忠贞而又心存叛逆;既勇敢而又懦怯;既保守而又敢于接受新的生活方式",这个"历史和世界的负恩者"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诡异,"中国的‘仁'是被排斥在日本的观念之外的。‘行仁义'在日本是指杀人越货、强抢明偷 ",这是一个政治人格精神分裂型的民族和国家,不能以常理度之。日本精神分析家岸田秀后来也说,日本人的精神分裂症自1853年美国海军上校佩里率炮舰到东京外海叫阵,要求日本开放门户后开始形成,日本遂有两个自己:一个是"外的自己",一个是"内的自己"。"外的自己"屈从甚至拥抱对手,"内的自己"却是永不妥协。每当"内在"的日本崛起抬头,伴随而来的往往不是和平而是生灵涂炭。

日本人的两面性也可以狼性和狗性喻之:在弱者面前是狼,步步进逼,毫不手软;在强者面前是狗,逆来顺受,百依百顺。一句话:只服力不服理。这份报告导致美国采取了以下的政策:投掷原子弹以震慑日本的抵抗意志,保留天皇"挟天子以令诸侯",同时赦免大部分战犯,以继续领率日本为自己的鹰犬。从这时开始,美国的对日战略决策中,引入了"菩萨心肠"的部分。当时三个大国中,只有美国人把握住了日本人的两面性,"霹雳手段"以"震""压"日本的狼性,"菩萨心肠"以抚慰和利用日本的狗性。

三国对日战略,孰优孰劣,二战的历史已经做了回答。二战后,中、苏(俄)、美三大国对日本的战略,几乎都完整地延续下来。从日本对同是战胜国中、苏(俄)美态度的迥然不同中,三国各自战略的优劣又一次得到验证。蒋介石作为中国当时的合法领袖,一如既往地"菩萨心肠",不仅谢绝罗斯福送还琉球和派兵占领日本的好意,甚至连天经地义的战争赔款也免了。致使蒋公代表中国所得到的抗战胜利只是一个空壳而已,没有任何实质利益。由于蒋公此举,使中国自 1873年开始对日本侵略的抵抗,除了一身伤疤以外,一无所获;不仅没有得到72年的血泪补偿,连自己曾经失去的也没有完全拿回来。

由于不让日本赔款,致使日本右翼没有负罪感,几乎每一次日本对历史的翻案,都是对中华民族心灵之疮的一次新触痛;由于不收回战略要地,不占领日本致使胜利者的权利化为乌有不说,还使今天的中国仍被历史遗留问题牵扯。更有甚者,蒋公及其前任们的"菩萨"政策,使日本直至战败都不肯从心底里承认败在中国手下,并念念不忘伺机再从中国咬下一口肉来:据资料,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国曾想重新武装200万日军再入中国,而日本政府居然一口应承,并提出战胜新中国后仍将台湾交日本管辖。这是一个战败国对战胜国的应有的心态吗?

今日日本在政治、外交、经济、文化、军事几乎所有领域,都对中国咄咄逼人,不久前更嚣张提出要"视台海有事为日本有事",并展开以中国为假想敌的登陆演习,无理且无礼之极。日本与俄罗斯、韩国都有领土争端,何故只对中国如此?究其心理根源,二战中中国没有凭借自己的力量,给它来一次像苏美那样的"霹雳手段";战后也没有像日本当年对中国那样高价索偿,甚至没有像以色列那样以牙还牙清算仇敌罪恶,使加害者因犯罪而羞耻、因失败而恐惧,有很大的原因。

对于一个300年处心积虑谋华、害华,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的国家和民族,不展开穷追猛打式的清算,却将主要精力用于内战--原来蒋公不是没有"霹雳手段",而是为同宗同族的兄弟同胞准备的!蒋介石抗战有功,但纵日有罪。没有彻底清算日本的最大后果是,在日本以武力伤害中国的行经终止之后,今天仍在精神上不断伤害中国。蒋介石对日本的"菩萨"政策,后来又被当代汉奸李登辉、陈水扁学了个惟妙惟肖,李登辉数次访日,并公开主张钓鱼岛属于日本,卖国行经直追汪精卫;而陈水扁则认贼作父,一再主张和日本结成战略联盟,以防中国大陆。

千年易过,日本罪孽难消,万事蹉跎,蒋公之过何补?!

看看日本对俄罗斯的态度就明了这一点了。作为苏联继承国的俄罗斯尽管衰弱,但当年的"霹雳"雄风依旧。其副总理公开宣称:占领北方四岛是对日本发动二战的惩罚。此言快哉!动辄对华发表强硬或战争言论的日本政客,那些得了政治狂犬病一样的日本右翼,听了此话全都默无一言。为什么不攻击苏联"违约"进攻日本军队的历史事实?为什么不对俄罗斯占岛不还的做法言必称战?去年世界庆祝二战胜利六十周年,小泉不来中国,但不敢不去俄罗斯,让人不禁唏嘘:当年苏军诺门坎和远东战役的虎威犹在!俄罗斯不学蒋介石们的"菩萨心肠",倒是对美国对日本的"骑"术颇感兴趣。铺开东北亚地图就知道,俄罗斯占着北方四岛,与其说是贪几块领土,不如说是为了钳制日本"狼头"的战略深意。当年诺门坎的教训刻骨铭心,使俄罗斯再也不愿意看到这惊险的一幕,因此,在北约逼近边境这一问题上更是洞若观火。

当年"九一八"事件的策划者石原莞尔的儿子--今日日本东京都知事、著名也是臭名昭著的石原慎太郎,一直对美国为什么不对德国却对日本使用原子弹耿耿于怀;更对美国为日本制定和平宪法,"将日本变成一个没有睾丸的中国式太监"怨气冲天,但日本政府却不敢对美国说半个不字。何者?二战之殷鉴不远,日本欺软怕硬之秉性难移之故也。二战后六十年过去,日本对美国的态度都可用一个词形容:俯首贴耳。日本政治领导人,屡屡参拜靖国神社,发表否定侵华和殖民朝鲜历史的言论;但攻击美国对日本原子袭击的一个也没有。

知日本者,美国也。美国自1945年占领日本,此后就一直"骑"在日本身上,至今如此。同为战败国,德国早已实现民族统一,并在国际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日本依旧是美国的附庸,处处惟美国马首是瞻,时时看山姆脸色行事。在美国面前,今天的日本点头哈腰的角度与其前辈在 "密苏里"战舰上鞠躬的角度,几无二致。战胜者和战败者的形象,六十年后,依然清晰如昨。美国人心里非常清楚,日本人这样对美国言听计从毕恭毕敬是为什么。所以,不管美国人多么郑重其事地表示支持日本入常,同意其军事和政治松绑--等等,都不会让日本真正从自己的胯下站起来。

新加坡裔著名日本问题专家卓南生说,对于日本未来的演变,美国是有红线的:一是不许日本入常与自己政治上平起平坐,二是不许日本拥有核武器,否则日本将不再把美国放在眼里。美国笑眯眯地显示着"菩萨心肠",但"霹雳"之手同时也揣在口袋里,随时准备敲打日本一下。

战略的基本含义是关于战争的指导,现在有时也引申为基本国策。菩萨心肠也好,霹雳手段也罢,不能一概地说谁优谁劣,一切以时间、地点、对象为转移。中国汉朝和亲的故事史不绝书,但汉朝也留下了"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雄心霸气。在纷繁复杂的国际交往中,一味地"霹雳手段"不一定好,但在弱肉强食依然大行其道的世界上,仅仅有"菩萨心肠"肯定行不通。从这一点说,二战以前中国对日战略,大有可检讨之处,而苏联(俄)的霹雳手段,以及美国先刚后柔刚主柔辅的对日战略,特别是美国对日本研究细致入微对症下药的做法,颇多借鉴。

中国人爱讲谋略,但没有胆勇做后盾,任何谋略都不过是枉费心机。尊严只能靠强大来捍卫,这个强大不仅指实力本身,还包括展现实力的决心和勇气。有别于蒋介石等旧中国对日本的软弱,新中国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候,即开大军与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的美国大战于朝鲜;之后更在珍宝岛与高举核大棒的苏军针锋相对。新中国有今天的国际地位,不是"菩萨心肠"忍让出来的;今天的中国在世界上高昂着头,那是因为黄继光、于庆阳走在民族的前头。

英国战略家富勒说:"除非历史能教给我们如何去展望未来,否则军事史只是一部人类的血腥浪漫史。"在今天某些日本右翼分子嚣张之至,少数台独小丑也摇旗呐喊的时候,回顾二战那一段历史往事,及此前旧中国和此后新中国的战略决策给中华民族带来的负正效益,不是没有意义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