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十一章 不会放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咽了口唾沫。毕竟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内心非常的紧张。放在扳机上的食指略微有些颤抖,但力度确保不会走火。

小心翼翼的避过了树枝等易发出声响的障碍物,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靠近。

发出声音的地方是一块被树围着的圆形空地,直径大约20米左右。白帆拨开树叶,凑过头去观察起来。

空地上躺着一个人,月光照在那张不知因为疼痛还是怎么的而变的狰狞的脸上。这个人抱着腿,或低吼或呻吟,不时的用拳捶地面。当白帆看清那人的模样后心里一惊。

叶文杰!

白帆强压住跑过去查看的念头,仔细搜索了附近,确定旁边没有任何人后飞快的跑了过去。

“阿杰,你怎么样了?”白帆焦急的问道。扔下枪搂住叶文杰,右手放到了他的腿上,想要查看他的伤势。“嘶~~不要动!”叶文杰倒吸了一口凉气,制止了白帆的动作:“不知道怎么弄的,非常的痛!”

白帆听后故不上埋怨他,飞快的打开背包找出镇定剂要给他打上。叶文杰却示意不要。

“会对我以后有影响的!没关系,忍一忍就过去了!”叶文杰躺在地上虚弱的说道。白帆见状抓起无线电就要联络:“白帆呼叫东一,白帆呼叫东一,听到请回答,听到就他妈的快回话!”情急之下白帆直接喊出了自己的真名,连不准喊名字只准叫代号的规定都忘了。

白帆又呼叫了两遍,但依然都没有反应。“没用的,从我们到这里开始后东一就把所有的通讯器材关闭了,他是听不到的。”

听了叶文杰的话后白帆把无线电扔到了一旁,拽过背包翻了起来。找出了信号弹,刚要发射,叶文杰又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我们三个人带的全部都是哑弹,根本不行!”白帆不信邪的试了试,果然是哑弹。

白帆恼怒的把把信号弹摔到地上吼道:“东一是不是想让我们死在这里他才安心!”

叶文杰看起来没有刚才那般疼痛了,他撑起身子对白帆劝道:“你不要管我,我会拖累你的,你先走吧。”

白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焦急变成了冷漠:“闭上你的嘴!我活了18年,学会很多的技能,但惟独没有学会放弃兄弟。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说完不管叶文杰我反应扔给他一个树枝当拐杖,然后拾起自己和他的背包架起他,准备返回自己原先选定的大树上休息。

路上,叶文杰极其不配合白帆,不仅叨叨着让白帆不要管他,还耍赖皮似的坐在地上不起来。最后白帆不耐烦了,绕到他后面重重一记手刀将他打晕过去,再背着他回到了大树下面……

早上叶文杰醒来,强烈的阳光使他眯着眼睛,调节着眼球适应。过了一会叶文杰扭过头看到白帆在忙活着什么,刚要说话便遭白帆抢白:“闭上你的嘴!现在要不然吃饭,要不然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要是你再敢像八婆那样唠叨我就将你打晕过去!”叶文杰听了白帆的警告,再感觉颈部隐隐的做痛,识趣的坐带白帆身边准备吃点东西。

看到白帆拿着瑞士军刀叉起一块块拇指大小的肉往嘴里送,禁不住也想尝尝。生肉叶文杰以前也吃过,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叶文杰叉起一块肉扔到嘴里,一边嚼一边问道:“这是什么肉?味道还不错!”白帆抬起头看着他一脸的微笑。等看到叶文杰咽下去后才用温柔的语气说道:“老鼠肉!”

叶文杰嘴巴顿时变成○型,有了一种要呕吐的欲望。生猪肉、生牛肉、生羊肉甚至生蛇肉他都吃过,但一想到巴掌大小、黑糊糊的拖着比身体还长的尾巴的,没事呲呲着两颗黄牙的老鼠,叶文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见叶文杰俯下身扶住石头要呕吐,白帆冷淡的说道:“不准吐!如果你吐了我会让你再吃下去!在战场上没有那么多供你选择!”或许是最后一句打动了叶文杰,又或许是叶文杰揍不过白帆,反正他是硬把涌到喉头的食物又咽了回去。

“做的不错!”白帆夸奖道,自动过滤了叶文杰那难堪的脸色和瞪着他凶狠的眼神:“我在12岁时就被我爷爷逼着吃蚯蚓,当时我连着一个星期都没缓过来,都是吃完就吐。”“所以你才会一入伍就到这里来。”叶文杰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白帆没有听青他刚才说什么。叶文杰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了。

吃完饭两人上路了,白帆左手端着枪右手架着叶文杰,后背承受着70多公斤的两个背包。看着白帆步伐重的前进,叶文杰又忍不住嘟囔起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如果输了,你将做不成特种兵!你现在应该放开我,前面还有很多障碍,带着我这个累赘会耽误你的!……”

白帆开始时充耳不闻,可叶文杰连续说了10多分钟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后终于发作了。对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狠狠的捣去。叶文杰没想到白帆会突然出手,一时不察被白帆得手。叶文杰向后退去,白帆追上他把他靠在树上用手肘死死的顶住他的脸,恶狠狠的骂道:“那怎么办?把你丢在这独自逃走?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永远不会放弃兄弟,不管是在训练场上还是在战场上!”

白帆放开了他,抖了抖手腕。叶文杰摸摸被顶的生疼的脸颊说道:“准2588,我现在以少尉的身份命令你,放弃我独自前进。”

白帆看了看叶文杰,把枪背了起来,抬起叶文杰的胳膊扛到了肩上,嘴里反驳道:“第一,按照规定我现在处于新兵训练期间,没有入军籍也没有授衔,所以你那一杠一星对我来说就是一根粘了糖的冰糕棍。第二,我感觉身上放一个肉盾比较安全!”

白帆背着枪扛着叶文杰提着背包越走越远,任他在背上挣扎捶打就是不理他……

翻过了高地,地图上显示的是一块为了训练而设立的沼泽。说是沼泽,其实就是一大点的泥坑而已。可是当白帆到达这里时,对地图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不知道上面所说的沼泽长100后面的是米还是英尺!

白帆找了根长长的树枝插到里面试了试深度。收了树枝,发现有一米多深。皱了皱眉。

“我说你不应该带我来吧,这下好了,看你怎么办!”叶文杰低声埋怨道。白帆瞪了他一眼,扬了扬手,威胁他闭上嘴。叶文杰缩缩头不再说话了。

“我扛着过去!”白帆说道。叶文杰吐了口唾沫不屑的问道:“那背包呢!还能自动飞过去?”“不就是300米,我走两趟!”说完又强制性的扛起了叶文杰。

迈出一只脚踩到沼泽里,冰冷的泥水灌到军靴里,把白帆一激使的他打了个寒战。叶文杰趴在白帆肩上,看着白帆吃力且缓慢的前进,心中一酸。

走过泥水的人都知道,再这种齐腰深的泥水里前进必须把腿抬高再迈出去,不仅很费力还必须要小心,因为一脚踏进也许就会陷下去。虽然资料上显示这是安全的人工挖掘的,可谁敢保证那万分之一的几率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这年头大便都会掉到马桶里穿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