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章 12月13日前 兽临城下

第二章 12月13日前 兽临城下




楚绍南原来就想过后面的指挥者应该是金陵大学的燕京老师和他的女友、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校医孟莉莉。过来一看果然是他们。燕京在指挥着担架队把伤员转移,孟莉莉在为伤员包扎着伤口。

燕京是金陵大学建筑系的教师,他是南京六合县人,家里几代都是书香门弟。六合地区是南京雨花石的主要产地,他从小就在南京的雨花石中长大,对地下的东西非常着迷,上学后自然就对建筑很感兴趣,在金陵大学攻读建筑科,毕业后因学习成绩优异留校当了教师,成为南京地区对本土建筑颇有研究的年轻建筑专家。从近年来因战事紧迫南京开始构筑防御工事以来,他就担任了城内的防空洞和城防工事的建筑顾问。楚绍南曾陪着他和顾问团成员视察过紫金山、乌龙山的工事构筑,解决遇到的问题。燕京在极度缺少钢筋的情况下提出了用坚竹和木材补充代替的权宜方案得到了当时南京警备区谷正伦司令的采纳。

楚绍南和燕京的深入接触上个月下旬,他刚从上海撤回的第四天晚上,他想调整一下脑里紧张的战场状态让自己清醒些,便身着便服出门散步,信步行到夫子庙,这里正在举办一场南京雨花石夜赏茶会。虽然战火临近,但这六朝古都的文化氛围依然未减,城内的秩序也很井然,历代的都城自有大家的风范。进入会场后他没想到,遇到了他白天相陪检查防御工事的建筑专家燕京老师,身边坐着温文尔雅的孟莉莉。燕京见到楚绍南进来亦是十分惊喜,很大方地介绍孟莉莉是自己的女朋友。三人相识后坐在一起,品茗论石谈兴顿起。

赏石茶会没有长篇大套的学术讲解,都是人们很随意地把自己珍藏的雨花石摆到大家面前,供大家欣赏并做以自己的见解说明。席间还有几名美国人和英国人。

关于雨花石,楚绍南所知不多,只知道雨花石是世界知名的观赏石,是从宋代苏东坡的《怪石供》一书始创了宋代以来的赏石之风。明代朱元璋定都南京,这里便成为全国政治文化中心。当时南京特产的晶莹如玉、图像天成的雨花石成为“天赐国宝”,更引起了历代文人雅士的瞩目。文人们赏石写石,形成了雨花石的文化热和交易热。民国以来,雨花石的收藏研究进入了新阶段,楚绍南经常在日本和法国遇到有人用雨花石做为从国内带来的馈赠品送给友人。但至于什么是高品雨花石,怎么欣赏雨花石他基本没有接触过。

众多雨花石收藏者纷纷把自己的珍藏小心翼翼地放到会场中心的观赏台上,有的人把雨花石放到水中观赏,配以大约十分钟的精彩特色介绍,引来众人的赞叹和掌声,现场还允许交易。

燕京在下面轻声给楚绍南讲着怎样看雨花石:“好的雨花石凝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孕万物之风采,是不假斧凿、自然天成的,从石中可以看出三山五岳、天地花草、飞禽走兽和人物文字,如画如诗,灵气四溢。只有质、色、形、纹都很优秀的雨花石才算精品,不过寻找这样的精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楚绍南点着头:“看来这小小石头里寄托着人们诸多的理想和文化。不过为什么要放在水里欣赏呢?”

孟莉莉放下茶盅接过话说:“天然雨花石要放在水里来欣赏,这样石质会更加晶莹和亮丽,好像遇水见知音,她从水中来,还洁水中去。”

楚绍南笑道:“说得好!孟小姐我还想知道,雨花石只南京有吗?”

孟莉莉看看燕京回答:“据我所知,只南京有吧。南京遍地雨花石,但它的产地又相对集中在三处六合县、雨花台和长江下游的仪征县。三处之中,又以六合为最,就是京京的家那里。”

楚绍南想了下说:“是不是因为长江到南京六合这里拐了个弯,又经过八卦洲的内江,加剧了江水的冲刷打磨和移动,才容易形成雨花石?”

燕京笑答:“楚兄就是喜欢动脑筋的人,不愧军中才子。雨花石的孕育到形成,要经过原生形成、次生搬运和沉积砾石层这三个复杂而漫长的阶段,也可谓是历尽沧桑方显风流了。事实上正是由于长江流域经南京六合一带遇阻才折向东方,加剧了这千万年的流水搬迁,把含原生玛瑙的基性火岩磨砺成玛瑙砾石,就是雨花石。仪征地区多雨花石也是这个原因。”

这期间已有七、八位收藏者展示了自己的精品,开阔的视野,迥异的风格,丰富的内容、高雅的品位,讲解得也很儒雅大气,一旁的几个外国人频频点头拍照。

一人展示了释放蓝光的雨花石,燕京告诉楚绍南:“这是奇品!上三品雨花石分为绝品、珍品和奇品。”一个大个子美国人出价3000美元购走。

又一人展示了菊花绽放的雨花石,孟莉莉悄悄告诉楚绍南:“这枚属于珍品了。对吧,京京。”一位英国女士出价5000美元欲购,主人未卖。

这时有一位留着分头的穿着质地很好的长马褂的男人站了起来,眼睛很轻佻的总瞥一眼孟莉莉,他把手中的红木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个红绸包,用软布拿起一颗乳白色的雨花石放在展示皿中。他满脸得意的讲道:“我这颗珍品叫‘闺趣’,大家细看,一裸女娇倚玉床,玉体横陈,胸前两道半月细线似其双乳,如此处再加两点红蕊就好了。”

众人哄笑中楚绍南问燕京:“他这枚属哪类?”

燕京道:“属中三品幽、精、淑中的淑品,本来挺有意境美的,让他这么解释给入俗了。”那个大个美国人出价1000美元购走。

这时有人问燕京:“燕老师今天可给我们展示什么绝品,让我们开开眼。”又有人问:“听说上次燕老师珍藏的四季图现世,可否一睹啊?”众人纷纷掌声催促。

燕京站起向大家拱拱手说:“今日因日间琐务繁乏,只想静睹各位风采,以润养精神。不过未料我一好友在场,此乃保卫我们首都的国军精英才子,故随意展一石,还望楚兄莫怪。”

说着他走到前面,从怀里随意拿出一石,放在掌心让众人观看。看样去这块雨花石不太起眼,除了有晶莹的感觉并无精纹,一个戴着礼帽的人小心地说:“燕老弟,看上去常品一块啊。”

燕京淡笑一下说:“哈老板,请你再站后十步,对,借你礼帽一用,你把礼帽翻过来捧着。”那人依然而做。

只见燕京一抖手,手中雨花石发出啸声射入礼帽中。众人不约而同齐呼:“响石!”几名外国人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表情。

众人纷纷要求燕京再展示一下。燕京说声好。然后他让茶馆老板把灶间的吹风竹筒拿过来。这竹筒有长有50公分,直径约有7、8公分。他让楚绍南走出来站在堂中,双手向前平伸水平端着竹筒。

燕京站到竹筒口10米开外,竹筒的另侧10开外哈老板仍然捧着礼帽,三点成一线。这时燕京对大家说:“这块响石要有速度才能听出它的奇妙,大家注意响石穿过竹筒时的声音。”

楚绍南和几个外国人一样觉得不可思议,离这么远能把石头投准吗?而且要不偏不倚地穿过竹筒。众人都提着心看着这一幕,只有孟莉莉微笑着不语站在一旁。

燕京调整下自己的位置,看了眼竹筒,抬手仍然是一抖,响石飞出。只听响石破空之声十米之间悦耳之极似鹤啼似鸟鸣,刚劲而柔和与刚才一投大不相同。响石瞬间到了竹筒口,饶是楚绍南心理素质极强,双手纹丝不动,响石准准地射入竹筒,声音大变,如隐隐风雷,瞬间响石出筒仍带着滚滚余音落入礼帽。

众人一阵掌声,外国朋友的照相机闪个不停。而燕京此时却很诧异地站在那里,和众人说:“这声音不对啊,平时是更加高昂悦耳,今天这样低沉,是不祥之音啊。”

一听燕京说是不祥之音,全场石友一下子都从刚才的忘我愉悦中掉回现实,上海已经沦陷,战争在临近,是什么样的灾难降临到南京和自己头上呢。主办者匆匆结束茶会。

这时那个高壮的美国人走了过来,用流利的带有苏州侬语音调的汉语说他要出价一万美元购那块响石。燕京摇摇头,美国人以为他嫌少,举起了三个手指头,见燕京不语又变成了一巴掌。

燕京用流利的英语说:“谢谢您对雨花石的赏识,如果我们有缘下次见面,我会赠送您一枚珍品雨花石。但这枚我要保存,因为它成了一枚警石。它在警示我们,防范灾难的降临。”

那美国人点点头,表示了理解,然后递过一张名片,上书:“美国***青年会 乔治•费奇先生”,同时向燕京伸出了手。

发生于南京大屠杀期间的真人真事

第三章 12月13日前 兽临城下




燕京和费奇先生握了握手,再次承诺,如果有缘相遇,会遵守承诺送其一枚珍品雨花石,言罢辞别。

走出茶社后,楚绍南和燕京、孟莉莉在夫子庙又转了会儿,楚绍南问燕京:“刚才你那手飞石穿筒的功夫不错啊。”

孟莉莉举着在路边买的小吃不无夸奖地说:“京京还会飞石打穴呢。”

燕京瞪了孟莉莉一眼对楚绍南解释说:“是小时候总在鹅卵石里打滚,天天去找雨花石,把不是雨花石的鹅卵石远远扔出去,练着玩的。哪能打穴那么神啊。”

楚绍南哈哈一笑说:“你这样有准头的人以后打枪一定会是神枪手的。走,我们喝酒去。”两人举杯互敬,一醉方休,那天晚上多亏有孟莉莉在旁把两个醉鬼弄回家。

从这天晚上开始,他们各为对方的英姿和才学所折服,乱世英雄惺惺相惜,从此成了肝胆相照的好朋友。梦绍南长燕京三岁,又出过国留学,自然成了燕京敬佩的兄长。

自从11月份南京政府决定迁都重庆后,政府机关和大工厂及大学等机构纷纷迁到武汉或重庆。金陵大学也西迁成都,校长杭立武要燕京做为南京城防工事顾问和本地人的身份奉命留守学校,然后他护送文物也去了成都。燕京便到处帮助市民修防空洞,这段时间和楚绍南两人也经常在一起喝酒议事。


楚绍南上阵地的第一天发现士兵们在加固工事时挖出了几块奇形怪状的雨花石,他便传信要燕京上来看看。结果燕京第二天上了阵地还没等细看雨花石日军便发起了对雨花台的进攻。燕京说死也没有听从楚绍南的劝送,留下来与士兵们一起战斗。三天功夫便在枪法如神、精通各种轻重装备的楚兄指导下掌握了轻、重机枪和手枪的使用方法,而且哪有事就出现在哪里,成了梦绍南的得力助手。

在日军成群进攻时,燕京的手榴弹成了掷弹筒,甚至比掷弹洞威力还大,因为他扔的距离远,手榴弹的延时时间是4到5秒,正好在日军头顶爆炸,杀伤力极强。更绝的是,燕京可以双手投弹,可以投向一处,形成子母雷效果,还可以相邻两处目标呼应而炸。

学会了各种枪械的操作后,楚绍南便开始教燕京练枪法的准头,慢慢地楚绍南发现,燕京用长枪打得比较准,便按着这个特点让燕京集中练步枪和机关枪。燕京从第一天的打固定目标十发三中开始,逐渐揉进自己飞石打穴的感觉,枪法突飞猛进,第二天达到了打固定目标十发五中,打移动目标十发三中,第三天便达到了固定目标十发八中,移动目标十发五中。

而梳齐耳短发,俏面细汗沁出,胳膊上戴着红十字袖章的孟莉莉,是负责雨花台阵地战地救护队的队长。她指挥着南京市民组织的担架队和茶水供应队,帮助部队抬运伤员和阵亡士兵遗体,组织茶水和炒面供应等。

听楚绍南赞赏孟莉莉的勇敢,燕京悄悄告诉楚绍南:“本来想在这个月的圣诞节结婚的,没想到日军这么快就打进我们的家园。这下生死都难卜了,何谈结婚。”

孟莉莉虽然是学医的,但满阵地上的死伤和鲜血还是让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坚持着,努力着,没有退下火线。这次日军炮轰后,楚绍南命令她和救护队,带着剩下的几名伤员撤下阵地,不用再回阵地来了。

日军是从12月6日开始进攻外围阵地的,虽经国军一线各防守部队的顽强抵抗,日军还是陆续突破了各外围阵地,对雨花台的攻击是从前天也就是12月10日开始的。

八十八师的全体官兵打得异常艰苦,三天的拼命防守使阵地前留下了上千具日军尸体,但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近6千名官兵倒下。时近中午,全团的官兵只剩下一个连的兵力了,楚绍南和燕京每人抱着一挺轻机枪,为了节省子弹打着点射。

燕京忙里偷闲,扭头大声向楚绍南喊着:“楚兄,我已经打倒18个鬼子了,够本了!你呢?过40个了么?”

楚绍南也大声回应着:“要是算在上海的26个,我打死43个鬼子了。够本?早呢!”

燕京现在用步枪已达到了固定目标十发九中,一个点射后,大叫:“哈,又报销一个,19个了,我要追上你,超过你!”

两人对杀鬼子的计数曾经相约过,一定要确定死的的才算,打伤炸伤的、判断不了生死的都不算。

又是一阵炮弹过后,一直注意观察局势的楚绍南,发现左右两翼都被日军突破,我方已无弹药的军队纷纷后撤。他当机立断地下令:“日军马上就会包抄上来,大家跟我撤退!”说着他站起身把机枪里剩余的子弹全部倾泻在对面的日军冲锋部队中。燕京也扔下打完子弹的机枪,把脚下的几颗手榴弹扔了出去。然后两人各提着一把手枪走在最后向山下撤去。

楚绍南随着剩下的数百名官兵,一窝蜂似的从雨花台拥向中华门。他一路保护着燕京向山下撤去,一面清醒地分析着敌我形势。


楚绍南在学习兵法时深知,不论是古代战争还是现代战争,敌我双方的胜败取决于势,得势者攻城掠地势如破竹,得势者得天下。日军现在是得势,是现代武器的先进之势,是日本大和武士的狂热之势,这个势是短势的,因为他们是侵略,是不得人心的占领,更主要的是,日军面对的中华民族是一只虽然昏睡但后劲十足的睡狮!

目前国军的大溃败有多种原因,现在主要体现在军队高级将领那单调低下的指挥素质和部分人畏敌如虎的怯懦,决策时优柔寡断战和不定,更有军阀的顽疾,私心大于公心,全局服从局部,时刻图谋自保,才造成被动挨打的溃退局面。华北开战一个月,数量占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数条战线全线溃败,日军香月清司的3个师团竟赶得10多个中国师沿平汉线一路败退。松沪会战后仅一个月时间,日军便乘胜追击,驱赶着中国的退兵打到了南京。

尽管中国军队有优秀的士兵,下层官兵也大多忠勇可嘉,有拼死报国之心,勇于血洒沙场,这点从淞沪之战的开局进攻和死守防御就可以看出来,中国军人屡有上佳表现。是因为没有好的战略战术,没有好的长官指挥而造成兵败如山倒的大溃败局面。而且看来这种溃败势态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中华门一共有四重门,他们撤退到第三重瓮城时,燕京突然发现孟莉莉正在人群中逆流而上。燕京高喊着“莉莉”两个扑到一起。看到燕京活着撤下来了,孟莉莉喜极而泣。

这时日军飞机大炮密集地向南京的13个城门集中轰炸,当年朱元璋修了21年的古老坚固的城墙被炸得乱石横飞,城墙四周房倒屋塌,城墙洞开,城里的守军都可以清楚地看见日军士兵晃动的钢盔。


八十八师残部在军长兼师长孙元良带领下沿中山南路、中山北路向下关撤退。城内的街道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士兵遗弃的装备,有各种枪械、车辆、背包等。到了新街口前面传来吵杂声,部队撤退的速度减缓了下来。孟莉莉对楚绍南说:“前面是国际安全区了。”

他们挤到前面的路口,看到路边插着两面白底红圈红十字的小旗。一个高大的胖胖的戴着圆眼镜的德国人和一名牧师正挥着小旗在用英语劝阻着军人不要进入中山路以西地区。一些背着大包小包扛着各种用具的平民络绎不绝地拥进去。

孟莉莉介绍说:“那个德国人叫约翰·拉贝,是南京国际安全区的主席,他们一共才20几名外国人,维护着这么大的安全区。”

由15名外籍人组成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和以美国圣公会牧师梅奇为主席的17人组成的“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在南京负起了救苦救难的重任。

燕京也向梦绍南介绍说:“这是我们金陵大学的杭立武董事长发起成立的保护和救济战争难民的安全中立区,这些有爱心的外国人都参加了。这一带使馆和教会学校比较集中,从新街口这里起沿中山北路到山西路广场,绕着新住宅区经西康路,再贴着五台山麓到上海路和汉中路交叉路口,最后回到这里,这一圈差不多4平方公里,占咱们市区面积的八分之一,四天前就向难民开放了。”

楚绍南点点头说:“这是国际惯例,国际安全区应该是非军事区,不得有军事设备,交战双方士兵不得进入的。”

说着他走向前去,向拉贝敬了个礼,用英语说道:“我代表中国人向您致谢!我会要求部队绕路而行。”

拉贝遇到个会说英语的军人,自是高兴。拉贝看着楚绍南黄呢子军装上的三条细杠的上尉肩章,走过来与楚绍南握下手说:“谢谢你,请您向您的长官和您的部下保护安全区的中立,不要让部队在安全区穿行,更不要把军人的绑带,背包和武器扔在这里。”

楚绍南转过头向士兵们喊道:“各位兄弟们,这里是保护难民的中立区,他们是保护我们老百姓的外国人。我们要顺着中山路走,不要向左入内!”

说完,楚绍南拍拍燕京的肩对他和孟莉莉说:“你们金陵大学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都在安全区里,你们也别大意,注意安全。只是我不能参加你们圣诞节的婚礼了,保重!”然后又向拉贝敬了个礼而别。

楚绍南刚走不远,身后有人喊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